Tag Archives: mus

[MUSIC] Fai。

我很想写一些声音脆弱的唱片。那些单薄的孱弱的。有痕的和会碎的。可是一如我一天看很多场电影我只想安安静静地渡过剩下的深夜。一般。我什么都写不出来。我会一直听一直听,听到黑夜退去,天空轮回了苍白。 按下心来。坏心情音乐不会腐蚀掉幸福。这样很干脆。 不知该不该高兴些,那些潮湿得几乎可以从空气里拧出水的春天,好像也要完蛋了。2004年快结束的时候,我似乎回到数年前迷恋Radiohead的时光,再次捧起一杯名叫英伦摇滚的茶,喝得快乐。耳朵度过了有KEANE和The Libertines和Embrace和Thirteen Senses呵护的2004之后,我或许依旧习惯暗地独听。而这是春末,潮湿未了的季节。气温忽高忽低,很无所谓。这样的日子很值得纪念,除了英伦,还可以与谁共沉沦。 [r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90854/1490854-FjaSGSJntg.jpg[/rimg] 我还是希望可以依旧过得安静一些。听Mus的时候很纯粹,比如只是独处,或者只在阴天,很少会在起床时便放入一张Mus的CD,也很少走在阳光下随身听里会流放出Mus的音乐。但是Mus的[Fai],已经穿越了摇篮曲的梦幻,却过于神伤和诡魅,甚至可以清晰地听见幽魂在低泣的声音。且不管是不是Mus刻意萎靡吊诡,要知道的一点是这张曾经绝人比黄花瘦版的[Fai],是Darla唱片为Mus首张专辑的重发版本,既为首张专辑,必定带有某种实验创作精神。比如[Deliria]出奇制造的犹如鬼魅暗泣的女声,比如[La d’amor]所营造的电影场景般的曲调,丝微轻松中歌者声线飘渺或低调对比。早期的Mus已经如此不朽,奠定下的Dream Pop风格在往后的路线中依然不败。去年一张精选[El Naval]让更多人迷恋Mus之后,[Fai]这张回头之作,有如Mazzy Star般的迷幻负荷是否依旧挥之不去。 这样的Mus,即使感觉空,像从以往隆重的听觉里抽离了一根丝一样,数十分钟却也能承受。 平坦安渡。

Posted in Mosic | Tagged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