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2046

所有的记忆都是潮湿的。

看[2046],记住了两句话。 [爱情是有时间性的,认识得太早或者太晚,结果都不行。] [爱情其实是没有代替品的。] 1966至1969。2046。1224和1225。到底时间有多大的杀伤力,足以凝住眼底那颗泪。 21:09月最圆时,我在做什么想起谁靠在巴士车窗上有多久。 望月时我在想会不会变成佳节又重阳人狼。一直朝天吼叫。往更亮的地方一直跑一直跑。早已原谅过一些人一些事,可是我停不下来了。擦身过不记得他/她是谁,亦不懂得回望。 爱是天意。每个人或许都是周慕云。一生有几个苏丽珍,遇见或者错过。当你试图从新的苏丽珍身上找回旧的苏丽珍,你一定会力不从心。 每个人都企图说一些祝福的说话。中秋。 一些旧称呼,或是只有一个人会叫出口。今天你可以是大雄,明天你可以是豆豆龙,但你永远都是那个麦兜,留在昨天的麦兜。 有人叫你昨天的名字。你哭出来。 把头扭向车窗外。风呼呼吹,空气在拨拉。像黑白琴键轮流按下。听见记忆音轨。 当你越想要疏离,你越是躲不走。被记忆埋没窒息。 所有的记忆都是潮湿的。 潮湿的。

Posted in Diary | Tagged | 11 Comments

[IMG] 2046。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hh$ro7GKCF.jpg[/img]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LA4m2teZZe.jpg[/img] | PHOTO | 06-08-2004 | China Plaza Cinema | GZ | 夏天的马路,热油油的空气把扭曲的声音传开来了。——陈绮贞。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15 Comments

[img]无止境的2046

整个11月,有两件事,人民快活地谈论,趾高气昂。 一,2046终于有了眉目,狗仔队纷纷出动。《明星》。《欢乐城市周刊》。 二,人们在大街小巷谈论那个爱做佳节又重阳爱写字的女子。网络。咖啡馆。公厕。OFFICE。屈臣氏。 我的爱情也要过生日了。不知道算不算第三件事。笑。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OAbaSFk8vS.jpg[/img] [编号223]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 2 Comments

第一天

深夜回家,丛北到南地穿越整个城市心脏。 听李泉的2046,MSN和QQ不断出错, 最后被我索性关掉。 李泉说他的唱片名起得太有炒作意味, 于是效仿, 将自己的BLOG选项栏改了名字, 又不满意地修改, 不叫2046锐利,叫数字锐利, 来证明我的一意孤行。笑。 喜欢那首《这个杀手不太冷》, 会想起LEON手持花盆,冷漠暗恋。 而每个歌手的每张唱片,几乎都有一首会让我着迷。 比如艾敬《是不是梦》里的‘你是我的天使’, 爱她干净利索的声音,犹如爱一位天使。 突然之间,觉得每一个BLOGGER, 其实都是一个孤独的自恋者。 这是给我的BLOG第一天开启的唯一一句真心话。 笑。 [编号223] [img]http://fm974.tom.com/img/assets/200310/031013143705031013liquan.jpg[/img]

Posted in Mosic | Tagged , ,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