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日光机场

[img]日光机场

再小的一个幸福,也要被手掌紧紧困厄。 流年。来年。去年。陈年。 枯槁的记忆里,神经像触须往背影里伸。站在机场南面500米的天台上,我一片空白。A70旋转显示屏里面的我,被幸福爬满了一脸的表情,依旧还是木讷冰冷。习惯了这样的表情,或许只有在被窝里从背后抱着你或者深夜的大街上用三秒钟牵着你的手或者深黑色的影院里的末场电影下或者想着你钻进长长的列车车厢往北纬23度行驶…,我才会笑出一个温暖的面孔。对着你,或许你不会看到。 第几次站在冗阔的天空下仰望。西边的日光。巨大的轰隆声。等待几分钟,再以崇敬的眼神瞻仰几秒钟。等到脚轮延伸,定位,触地,摩擦。然后一切安然止静,镜头却迟迟不肯睡眠。 站在你的身后看你的手指按在金属键子上面。我做安分的遐想。这一刻,你迫不及待地证明你的快乐。我则随着望你的视线把自己皈依。暗地私舞。 归结到一天。越南。尼泊尔。从北纬23度出发,日落日起。 出发吧,我说。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1smkatco4k.jpg[/img] [编号223]

Posted in Diary | Tagged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