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7月 2010

Glacéau Vitaminwater AD. 2009.

5月底在上海拍的“酷乐仕维他命获得”广告平面图,终于拿到了全系列。 这组片子用的模特都是通过网站报名征选的年轻人。 因为都是非专业模特,所以他们的表现力才更自然。 Vitamin Water是诞生于纽约的可口可乐旗下的潮流健康饮品,6种口味。

Posted in Photo | 6 Comments

Francoise Beck & me

Françoise Beck是安特卫普的在校学生,兼职平面设计师和插画师。最近她做了一个独立的booklet,以我拍的照片为灵感,做出一系列的手绘/平面作品,结合她 的书写体,并把他们排列组合在一起放进书里。今日收到这本书,全书手绘,真是让人感动的用心之作。请越狱访问她的博 客:http://francoisebeck.blogspot.com

Posted in Something | 5 Comments

An interviewed by THE OUTLOOK MAG.

青春期是最有创造力的时期 采访_Pinko 摄影_庄严 他像玩儿一样游走于各种创意领域:摄影、平面设计、短片、杂志⋯⋯什么都玩儿出了一些名堂。朋友说他是个有着无限延长的青春期的人,莽撞中 又有那么点理性。他说自己是个马马桶桶的人,永远十八岁,随遇而安,有点懒,却也挺有行动力,“我不是一个很有计划的人,比较随遇而安,碰到什么好玩的, 我就想去试一试。” 你什么时候开始拍照片的? 在大学的时候就开始拍照片,2004 年的夏天拍得比较多。最开始我用姐姐的一台完全手动的理光单反相机,以前出去旅行的时候会用。到了大概2004 年才开始买了小相机,然后就一直带在身上。其实一开始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要拍什么,也没有刻意思考要去拍什么,我只是随身带着相机,拍多了之后就成了我拍照 的一个大主题。 你在广州多久?后来怎么去了北京? 我读大学的时候就在广州了,待了快10 年才来北京。我是一个不会在一个城市待很久的人,我喜欢有点变化的生活,所以当时也没考虑太多,就过来了。而且我的适应能力还行,不会觉得我这个南方人到 北京适应不了。相比而言,我更喜欢北京。其实两个地方是很不同的,广州城市比较小,生活氛围比较好,年轻文化更活跃一点。北京空间更大,机会更多,比如要 做创意或艺术的事情,这里的机会和平台要多一些,对自己的推动也比较有利。我也更喜欢北京的气候,广州的冬天和夏天不舒服,夏天特别黏,冬天很阴,很冰 冷,没有暖气。所以在广州拍的片子和在北京拍的不太一样,广州拍的片子穿得都比较少,到了北京后,反而是在旅行的时候拍得更多。 你做过很多事情,感觉你一直像在玩一样。 我是一个很相信直觉的人,比较感性,很随着自己性子走。我也不是一个很有计划的人,不会计划我未来要做什么,碰到什么好玩的,我就想去试一试看看。 我的好奇心很强,而且我在某个程度要求自己这样,因为我做的事情走的不是那种规规矩矩的路线,所以要保持那种新鲜感才可以不断地提升自己。(你也很乐于去 分享?)我觉得这个跟我的性格有关,我喜欢做东西,然后跟别人分享。我觉得分享是件很好的事情,你可以因为分享认识很多志同道合的人,大家是同样的人,这 对杂志人来说也很重要,而且我也喜欢看到不同的人对我的东西有不同的反应。 客厅墙上是他最喜欢的色情漫画,家具也多是很便宜的二手旧货,他很喜欢给它们做一些翻新处理,重新发挥物件原本的功能. 你现在还会去看以前博客里写的那些东西吗? 会啊,本来还想把以前写的东西整理成一本书。我几乎每个时间段都想做一个东西出来,我觉得这是对自己的交代,这样心里才会安定一点。比如你一直在做 一些很碎的事情,假如没有做一个总结的话,就会随着时间流逝掉了。就像以前写博客也觉得是某个程度上要求自己多做一点东西,多保持一下自己创作的心态。而 且也是对自己的一个肯定,这样你才会有动力去做事情。其实我是个挺懒的人,还好稍微有点行动力。 说说你的青春情结吧,在你的很多东西里都有。 有朋友说我是一个有着无限延长的青春期的人。我觉得青春期是最有创造力的时期,有点不谙世事有点莽撞,又带一点点理性,介于少年和成佳节又重阳人之间的状态是 特别好的状态,非常美好。青春期很有活力,很有创造力,是你的思维会很跳跃的时间段,我觉得创意人如果一直能够保持一种青春期的心态的话,他一定可以做出 很好的东西。我喜欢活得比较有激情,我希望等我到了四五十岁还能保持青春期的状态,这会让我的生活或创作都更有趣一点。我不是很乐意走一条跟别人一样的 路,可能这是一个生命必定的轨迹,但是我不愿意走那样一个轨迹,我觉得这样才是我吧。 平时的生活是怎样的? 我的生活还是蛮规律的,正常是每天8 点钟起床。没什么事情的时候我会去买花,或买点其他东西把自己家布置一下,比较居家的事情我很乐意去做。我希望有一个属于我的屋子,布置成我很喜欢的风 格,大部分时间可以去旅行,屋子是最终可以回来的地方,其他时间就在不同地方。 最近在忙什么? 最近开始做《TOO》杂志的线上版www.toovoice.com。最早做这本杂志的时候,多少还是带着一种青春的冲动。我是那种想到就去做的人,因为我当时觉得做了那么多年杂 志,也看了很多国外的杂志,许多商业或独立的杂志都做得很好,可国内为什么没有。所以那时候想做一个平台,可以集中很多创意人,给他们一个空间去发表自己 的东西。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omething | 3 Comments

不了期。

Normal 0 0 1 TOO 1 1 11.1282 0 0 0   钢琴声。早间无来由地怀念钢琴声。拼命翻查下拉菜单里,惯用的音乐界面。   很困难地终于找出一支。仅听前奏,后段声嘶力竭。演唱会。像2006年6月下雨后的中山路。过去的二十七八岁。   屋中的状况,是。鱼安睡。一夜喧腾之后,偷偷食细碎鱼食后,沉静下来。一趟旅行回来,偶数成奇,单出来的那一只,与谁共对。输氧棒的迷你电机,已经响了几月。隐隐温温,墙角来的声音。深积出来的角落里的书,纸片,糖果,零件和味道,沾染了富有的记忆。   旅行的最后几天,给你写的一封纪念信。埋头在细小的愉悦,忽计了遣词。十分拙劣,仅靠记忆书写本的虚拟翻阅,找些言辞。那些缜密慎微的爱呵,大概是怎么样都记叙不出来。那种揪着弄着,无止绵长的如同手腕表带的牵挂感,怎能止于三言二语。   我仍旧毫无犹豫写下来于你,一丝不挂的。十年。一年。仿佛俯见我们的身体,在咫尺,如胶片电影缓慢地播放。在空荡荡的候机厅,在荡动的靠窗机场,在阳光里在屋檐下,写下我们都有的过往。   旅行结束。离开这个屋子一个月。   林森北路,太平洋边。宜兰石崖上的风和亲吻,太鲁阁的清水和皮肤,石梯坪上的逆风背影,九份的声音和雨。虱目鱼和扁食,帕玛森起司煎鱼和美而美三明治。天气预报不及双手祷告,人字拖也爱自由脚踏车。等不经觉再见一纸互相寄送的明信片。原来过去了的,没有了的,都还在,身体里。   都是尘埃里最扎根的印样呵。   而后在斯里兰卡中部的Kandy小山城,我述说的白鹭,蜥蜴,乌龟,锦鲤,蝙蝠,猴子和鹦鹉,也都是借眼睛的传递,你便有感应。   书写本,同城快递。扉页的宝丽来,封面的日期。连同心肺里那些真念。   我是密封袋,你是食品。我们都还有那么多运气的架撑,在生命的途径上叮叮当当,足以走过许久。过不了期。

Posted in Diary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