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2月 2009

Nathan Zhang的二手改造时装

Nathan Zhang在五道营胡同61号有个小店叫Brandnv,是北京第一家以扶持农家女项目为目的的公益店。12月的时候,Nathan在崔各庄的紫云轩茶事做了第一场的二手改造服装的show。那天在现场看到那些他一手做出来的服装,穿在朋友模特身上,完全看不出来所有面料都是二手回收加以改造做出来的。 对于Nathan来说,环保是他所想要宣扬的概念,在他的公益店里,每天接受来自不同地方不同人的二手衣物和布料的捐赠,大部分旧衣物款式样式都不好看,就算囤积,100年也都不腐烂,于是在他的筹划下,开始进行二手衣物的布料再设计,目前已经制作出7套成衣,且不停地在持续设计中,预计到2010年4月份,会设计出3、40套二手改造新衣。作为创意始发者,Nathan并没有学过服装设计,他和他的Partner凭借自己的时尚感觉,用直觉设计出这些“没有性别”的概念二手改造时装。 所有的改造衣服,都会在他自己的店里售卖,以及做一些小型展览,所得款项继续做他的扶持农家女慈善公益项目。 这些图是12月在紫云轩的首场fashion show上。

Posted in Something | 4 Comments

[IMG] 怪力-文隽。

你说,现在又冷又衰,好好拍自己喜欢的就好。 我说,总会高高低低的,过去就好。 这是我和文隽最好的对话。 这个在手臂上填满文身的女生,不只是组乐队, 也拍很好看的照片。

Posted in Photo | 3 Comments

狂妄的杂志们。

身边能够相交很久的朋友,他们大都是热爱杂志的人。大抵是因为跟之前的工作有关,拥有同样志好的那些朋友,或者成为同事,或者也有工作上的合作关系。而往往,喜欢的杂志类型,都很接近。常常互相交换,彼此询问,询问近期又入手什么好杂志。   所谓好杂志,在我写过的众多杂志评论里,已经不只一次提到关于好杂志的说法。但其实自己也是十分模糊,就像拍照,怎样的照片算是一张好照片?我往往就会觉得这样的问题,是得不到最精确的答案的。因为照片和人一样,是有情感,能从照片里看出情感,那么或者就可以说它是一张好照片。这是我对好的定义,也就是情感。好杂志亦然。我十分不愿意对不同的创意者做出的作品加以评定,无论这个作品是粗糙的还是精美的,是简陋的还是繁复的,创作者对自己的作品,总会带有情感,那些私人的情感,外人是很难体会。   我喜欢的好杂志,亦是如此。经常是从封面便获得惺惺相惜的认同感,然后再翻到内页,继而选题和内容。有时也会碰到一本封面非常魅力,但内容枯燥单调的杂志,那种杂志,往往不会长久地购买。那些对杂志的认同感,很多是直观的感觉,人总会对出其不意的视觉所折服,买杂志也经常因为视觉精美,便好不犹豫地购买下来。   这么多年来对杂志的癖好,持续很久,坚持阅读和购买的杂志,一定不只是视觉精美的那类。《号外》杂志的主编对停刊了的日本多媒体文化杂志《SUDIO VOICE》的评论里,曾经说过一句话:能够长期锁住读者的杂志,很少很少。正如10年前可以征服很多杂志人的《STUDIO VOICE》,到了后期,却也因为杂志的选题重复,内容狭窄,再生产不出更有价值的创意,而 “晚年不保” 遭至停刊。其实当年的《STUDIO VOICE》无论从版式设计还是选题内容,都获得众多杂志人的追捧,状况有如当红很多年的《i-D》。但《i-D》已经成功将朋克文化市场化,而《SV》则剑走偏锋,越入牛角尖,所获得的认同感和读者群渐渐萎靡,直到停亡。   大概普遍很多人认为的杂志,都是快速读物,看完便可随手一掷,扔到垃圾桶里,或者搁在屋子某个旮旯里,很久都不会再去认领它,大抵也就是比报纸稍加厚重一些,印刷高档一些,纸质和设计也都比较精美一些,但无非都是资讯产物。像这样子的杂志,的确属于众多。我却是极少买这类杂志,能够成为我收入在书柜里,像藏书一般时不时也会翻阅起来的杂志,往往都是十分的狂妄,有极强的视觉元素、杂志人的独立创意以及平面设计。《i-D》,《Purple Fashion》,《WAD》,《PIG》,《HUGE》,《装苑》,《A MAGAZINE》,《SELF SERVICE》,《Dazed&Confused》……也有一些虽已停亡,但仍能在多年前影响多年后的杂志,仿若圣典一般会放在书柜里固定的位置,领域始终不被后来的杂志侵占,如香港的《CREAM》、《士多》,英国的《THE FACE》,台湾的《MISC》,以及不久前停刊的日本的《STUDIO VOICE》。   亦有一些零散收集到的杂志,是在某个外国的书店里偶遇,看见时便十分喜爱,买下当期,而后回国后,又再无特殊渠道购得。那些杂志,便零星地成为无法每期收集到的读本,一二三本断续地陈列在书柜。如丹麦的《MINT》,比利时的《S MAGAZINE》,加拿大的《/ MAGAZINE》,日本的《BEIKOKU ONGAKU》,个人杂志《AMELIAS》等等。   始终有这么认为,如同热爱拍照的人,一定也热爱他的生活一般,而热爱生活的人,他一定是沉迷于杂志的。往后,潮流资讯的杂志是越看越少,慢慢地读起生活类杂志,比如日本的《SMART MAX STYLE》部屋杂志,在搬家的时候,翻开读读,能获得许多十分有趣的idea。在我的崇尚摄影与时尚结合的读杂志年代里,收藏的杂志,唯一没有变化的类型,便是时尚视觉类。我的那些好朋友们,也都隔三差五地互相串串门,看看最近杂志癖们,又收入了哪些新读物。这样的方式,我们已经维持很久。    

Posted in Something | 8 Comments

[ZINE] S Magazine的身体时装。

S Magazine / 哥本哈根 / 半年刊 要知道S Magazine是怎样的杂志,先了解一下这本杂志的主编Jens Stoltze——居于丹麦哥本哈根的摄影师和出版人,从他的个人网站中可窥其作品风格颇为大胆、城市化的边缘情玉枕纱厨色、性与性别的强烈旨意。这或许也互相决定了主编与杂志的风格。出版人Martin Tradsborg Christophersen对“S Magazine是关于什么的?”的回答是引用了两个人的评论来解答。一是时尚摄影师Rankin说的:“为S Magazine拍摄作品一直非常愉悦,是因为他们独有的风格和原创的水准,可以合作出好玩而有趣的视角的作品,也决定了像我这样的摄影师能获得更多自我创作的空间。” 而时装设计师Jeremy Scott也如是说:“我觉得S Magazine在时尚领域有着非常大胆和独具一格的视角,它既立足于当代艺术, 也广涉各色文化。”而对S Magazine来说,它的读者是“每一个热爱杂志、艺术和时尚的人。但是他们具有独立的个性和观点,并且已经厌倦了传统杂志的雷同。” 这些看似是许多独立风格杂志都会追求的目标,但只要一翻开S Magazine,你就会发现,这个杂志团队,他们真的做到了他们想要的。作为哥本哈根的半年看时尚杂志,S Magazine用了4年时间便让时尚杂志界走出自己的一条路。而对于情玉枕纱厨色的关注,S Magazine虽不是杂志界的唯一位,但它更纯粹极致,甚至说是一种S Magazine自己的一套摄影美学。在我看来,S Magazine是一本身体时装杂志。曾经2007年的一期“Verge”主题杂志和同期的摄影展,便以其大胆“裸露+时装”风格喧哗了一圈。 本期S Magazine专访了美国老牌影像艺术家Michel Auder(法莫道不消魂国人),对他早期与Andy Warhol共事的经历、如今拍摄的情玉枕纱厨色注目video、以及他近期的作品做了一翻深度采访。像这类时尚和艺术领域的前卫人物,一直是S Magazine所关注,除此,观点文章亦不可少,而S Magazine往往还会结合不同的视觉作品来诠释文字。而接下来激进风格的视觉造型、摄影、插画和平面设计作品,则是留给它的读者慢慢观赏了。

Posted in Something | Tagged | 10 Comments

Beijing morning.

在慎微的命理里面点明一个小桌灯,顺着光,书写由夏至冬的几句说话。 情歌照常小唱,体肤也一直美好。 甚至在微弱的气温里,低头侥幸,遇见未来。 这样已经很好。 一起坐着火车离开热岛,那些年里一只独身前往的岛。 再从南方回来。 飞机上打的半个盹,伴着机翼的呼啦啦,巨大声响却更冷静。 认为右耳是听见了。 听见了每个晚上的那碎碎耳语。和呼吸。 时间就如此。是一株两个人的天竺葵,闻着很好。

Posted in Photo | 6 Comments

Lineart Fair@Belgium.

断断续续地联系了有近两年了的安特卫普的Dries Roelens先生,终于把我拍的照片放到了比利时的展览之中。在当地的朋友有空可以去看一看。我的作品在Stieglitz19 Gallery. LINEART Fair:Flanders Expo Gent , Belgium 4th. Dec~8th. Dec Opening hours: 4 dec : 11 am - 10 pm 5 dec : 11 am - 7 pm 6 dec : 11 am - 10 pm 7 dec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omething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