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0月 2009

热爱的真实。

时装摄影师Irving Penn于10月7日早逝世于纽约家中,享年92岁。关于Irving Penn的故事,从一本《VOGUE》便可获知大量他的成就——1943 年他便开始为《VOGUE》工作,拍摄过的时尚封面就超过了150张,还再包括各类精雕细琢的时装大片。这位摄影大师在时尚杂志摄影界的地位几乎无人可以匹敌,而他最令人折服的是,一直到最后,他的摄影作品都不加任何的后期处理,以照片的真实面示人。 由牛仔裤品牌Lee发起的摄影比赛——MAKE HISTORY——第二届比赛结果不久前揭晓,杭州的Joe成为中国区的冠军。这个比赛以全世界范围内的年轻人为征集对象,鼓励年轻人热爱生活、敢于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以个人触觉和相机为工具捕捉真实的故事,记录真实感受。自2008年“Lee Make History”正式登陆中国以来,激励了众多有创作激情的年轻人纷纷用自己的方式表达世界和生活的真实面。 无论摄影大师和热流行下的摄影小青年,还有flickr网站上越来越多用“捕捉”手段抢抓任意瞬间的照片,很多人确实是在真实表达对生活的热爱,那都是他们使用相机的初衷。 Lee在其迎来120周年华诞的时候,选择鼎鼎大名的101系列经典重塑,打造出全球120条限量版“金装 120”牛仔裤,以此向品牌120周年的牛仔制衣传奇致敬,同时,便是向那群“热爱生活、敢于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的年轻人发出热力号召,与Lee一同Make History,创历史。关于101系列,是Lee于1924年,引进了一种13安士的重磅丹宁布,专门为牛仔量身定制出一款更加牢固耐磨的工装裤——这便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101系列。此后,101系列开始了它的传奇,不断创造历史。 以下是Make History部分国外国内参赛作品:

Posted in Something | Tagged | 5 Comments

即言的于衷。

离开若尔盖湿地,我们搭乘深夜客机回家。R在相册里给我留言,说那张从脑后凝望睡眠的照片,看着好感动。我这才发现,那些比沙漏还缓慢的光,正如你所说的,凌乱房间里任凭光线一点一点倒进来那般,已经吃进我们各自的身体,许多天。旧时我们记不得身陷何处,何地,与何人耗光阴,与哪个空房间同渗透。如今觉得共一起,恍若未隔那个上世纪,真的是一世纪。 旅行中我们匆匆地跑出矮房间,看一口月光。一年里最圆的月球。然后又冒着冷空气跑回房间。及时地睡下,然后起身,用身体试探清晨的温度,出门,然后在路上。每日就这样迎接陌生的空气,随着充沛而温和的阳光,一路不知疲倦地走过沙漠,草原,石山,湖泊,古城,高原,雪山和公路。然后再临花湖。 我未曾想过,时隔四年,再临花湖。仍是同样的时季,同样的湖色,同样的空气。已不同的光阴,和身边这人。当年未料的这人。 我在手机里这样记着:10月3日。我们坐在播放着响亮的藏族民歌的巴士上,一路前往夏河。巴士最后一排,你困得闭上眼,靠在我旁。我们一路牵手的旅程。 这剧情,是不曾构想的一段。 回到那些旅行的日子。在西安古城深夜流连小吃街不走。在内蒙古巴丹吉林沙漠,一路像坐过山车颠簸地到达湖泊和沙地,找到落日的方向,遇见干涸的盐湖地,和路过的鹫鹰对望,赤脚走在无际的沙漠。在张掖傍晚的透亮天空下,抓住暗蓝和淡黄,在多彩丹霞地貌间,用黄昏阳光开影子的玩笑,在马蹄寺呼叫密集的鸽子再次出现,在祁连雪山下躺着黄草地一起晒太阳。在夏河跟白马说你好跟冰雹说再见,跟冷空气合影跟唯一的月饼过中秋,跟小旅馆过夜跟陌生人说短话,跟深红色的藏袍一道一道在窄巷擦身过。在尕海湖边看阳光,顺着光线拍下一片草,寻找秋天里找不到的禽鸟。在郎木寺热闹的过往游客中找到最清净的餐厅,走路到天葬台寻找鸦群未果却在下山的另一座无人山头获得它们的盘旋,费了整个早晨和中午雨雾中探寻峡谷,而我念挂的记忆里无敌山景,在红树绿地里,被那日半山石洞里的小故事替代,我们再说起,一定会窃窃地笑,都不说。在花湖的湿地里得到了无敌青春片的光景,沿着长长栈道简单分辨水中的倒影,那时我想起只身一人曾来过的这个花湖,因为光阴变化,说誓的心都长大,那片路遇的鸦群早不见,手里的号志灯也似换主人。离开花湖,天色暗。你在口袋里取出的小石块,来年会不会仍在旧地。 那几张宝丽来相片,逆着最潇洒的光,把我们包围一起。 阳光攻占了整个夏,和初秋,记忆十分率性地留在相纸里。你的耽溺,其实等同于我的抒情。我借这些书写,给时间的结果造一个火堆,予后面的冷冬天。冬来时,都勿忘再借双手取取热。

Posted in Diary | 1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