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6月 2009

[IMG] 壮烈的微观。

所有照片拍于轰烈来临的热夏。

Posted in Photo | 24 Comments

小金宝的feed me show.

亲爱的coco,这么久了,你终于也要有自己的个展了。 我们曾经因为一起玩而迸发出那么多的小宇宙能量,如今虽然鲜有见面, 但能很高兴地看到你做了属于自己的展览。 收到你的男款首饰很开心,我戴着它们去人热闹的地方,很想告诉别人,这是小金宝为了让我也能戴上她的首饰而专门设计的。(这是多么让我感动的一句话呵。) 我自始至终都认为广州没有了我之后,你就是广州最才华横溢最有艺术家气质的人。(当然这句话可能不会被所有人认同,但是后半段的确是我的真心话。^__^) 你说要来北京看我的show的,但是又不来了。我今天偷偷背着你去做了新的文身,因为我实在等不到你来了再跟我一起去文身的那一天了。希望月底可以去大理看你,你要继续好好的。 —————— (以下为公关稿) 《FEED ME》 小金宝 插画,首饰综合展 minikinpo,小金宝,插画师,首饰设计师,有繁琐纹样强迫症的纹样设计师,大理小店老板,迷恋旧物和手工,迷恋离别情节和上路。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一直在靠手工首饰旅行和杂耍(juggling)旅行、生活。画画是记录她的梦境、幻想和旅行的方式,是湿漉漉的,流动的,赤身裸体去抚摸花朵和皮毛的感官旅行。 她 早期的画的主题里有很多蘑菇,液体,校服少女,强迫症似的纹样,植物。它们都来自她的梦境,她总在热带雨林里穿行,湿漉漉的植物、温暖的皮毛、粘稠的皮 肤,还有黑白色的小动物,而代表她本人的校服少女,可以抛开成佳节又重阳人的身份,无论做什么都可以被原谅。在她的画里,她们可以是郐子手,可以是受虐狂,可以是破 坏者,但她们始终用孩童的眼睛去注视这个残酷的世界。 她创立的概念首饰品牌Ma petite amie,这是一个法文,译为“我的小女朋友” LOGO是一个小女孩在银杏叶下打秋千,银杏叶是和谐调和的象征,而在纤细的叶片下打秋千的小女孩,暗示一种失控的、未知、危险的天真,ma petite amie并不像表面看起来的甜美可爱,而是一种savage innocence的传达,甜蜜中带着一些疯狂,天真里带着一些戏谑和黑色幽默,这就是她希望不同的人能从作品里感受到的趣味。她的创作理念是,首饰是体现一个人的精神世界、生活品位、性格等方面的重要细节,它可以说是一个人对外的一个微型的窗口,也是随身佩带的微型戏剧。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江南西路紫山大街12号102木马艺术平台 +86 20 84238275(pm3:00-am1:30) 时间:2009年6月15号至2009年7月15号 Web:www.muma-art.net

Posted in Something | 8 Comments

时间·微尘·荷尔蒙——张铁+223 视觉音乐会

我本应该在许久以后,在深思熟虑过了,才将这些关于时间和少年的照片,用另一种形式呈现出来。 Neco在我5月旅行的时候,兴冲冲地邀请了我参与张铁的这次演出。 我连想都没想,一口便在电话里应承了。 旅行占用了原本便不富余的时间的一大块。结束旅行回来,便匆匆将照片选了出来。 用火,水,和光来分类。 火,那些暧昧的情长与隐私。 水,原本用来替代我的城市生活的坦荡与潮湿。 光,几乎就是时光成分的再生长,再生枝。 其实张铁的音乐,我是不熟悉的。我只深楚地记得那时在KTV里,他唱伍思凯。 十分忧伤。 聊天的时候,他们说大家都认为张铁怎么还在用那么朴素的方式做那么“不流行”的歌。 我相信,一个用心热爱音乐的人,他的确是最朴素。又最真诚的。 音乐会上的视觉部分,我们赶拍了数十分钟的video。 将我大部分未公开过的照片打印制作,再以短片的形式结合一些创意的手法拍摄出来。 短片拍摄的最后一晚,我们在深夜的坏行动招甚至惹来了警车。 关于这些夏日夜晚的少年事件,请在19号的MAO现场观和听。^__^ ****** 时间·微尘·荷尔蒙——张铁+223 视觉音乐会 6月19日,新锐音乐人张铁携手视觉影像创作人编号223在MAO livehouse举行“时间·微尘·荷尔蒙——张铁与223”视觉音乐会。    音乐会分成三幕,主要以张铁和“编号223”的经典作品为明线,以各自在成长过程中的精神和情感为暗线,以张铁的音乐结合223的影像,完成由“火”至“水”、到达“光明”的充满欲望冲击和心灵反思的叙述与交流,与观众共同求得澄明。    原创音乐人张铁于今年年初发行了广受好评的第一张个人专辑《暴雨将至》,而在这之前,他已走过了十多年的音乐创作路程,一直用生命在歌唱,用音乐写生活,在充满岁月沉淀的音乐作品背后,“我其实只是一个纯粹的歌者”,张铁如是说。    编号223,不但作为一名媒体人和策展人而广为人知,亦是活跃于各个领域的影像创作者。创办独立时尚杂志《TOO》,独立出版《My Private Broadway》个人影像书。其影像作品大多关注成长、青春、暧昧以及生活,并入选《3030 :NEW PHOTOGRAPHY IN CHINA》、《大象》等摄影书典。    本次的多媒体音乐会,其合作契机正是由于张铁代表作《暴雨将至》引发了编号223的创作灵感,结合平面摄影,与团队成员为是次演出创作了全新的Video作品。    有关记忆生产的弹唱,有关微薄饱满的成长,有关时间,微尘和荷尔蒙,也有关所有支持本土原创的人们。 时间:6月19日晚9:30 地点:MAO LIV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omething | 25 Comments

小孩。

小孩。 她。她生性桀骜。可以为任何事和任何人而冷淡。她只爱跟指甲谈恋爱,她都不爱谁。懂事那年,她目睹昂贵的手指,因为廉价的戒指而葬送在抢匪手里。那是她母亲的手指。她跟着抢匪跑,可是根本追不上人家。而她也只是小孩子。小孩子的她便已经不驯。直到她在19岁遇到他。 他。他爱她,爱到就像木地板和脚心,就像枕头和侧脸,就像衬衣和纽扣。 天蝎座生性占有欲强烈。他和她都性格容易剧烈,但他只在夜间发作。他认为她的过往太过荒度,并且不受秩序。他占有她的方式,不仅仅是认为她的身体只属于他,还包括她的一切社交。他热爱旅行。他深信博尔赫斯的说话: 我认为一个人是为了回忆而旅行。有一年,他带着她去旅行。出发前,因为行李打包的方式,他们吵架。她再次不驯。扔掉手中他送的戒指。 戒指。戒指本用来感情之间的某种约定。无名指上那条连通心脏的血脉,用指环来套牢,关联两人。那时,他用微薄的收入给她买了一枚戒指,价值不菲。戴上它的时候,她想起抢匪的脸,抢匪的脸上有母亲手指溅出的血。那根被利刃硬生生切断的手指根部,戒指瞬间不见。这时,她把戒指挣脱掉,觉得自己终于挣脱他的控制。她那么乖戾,怎么可能驯服于他。 他们。他们注定不是日月合璧的两个人。他对她的热爱,已形同抢匪。她说她感到受抑,她不乐意活在记忆。他说,你终究还是那时候的那个小孩。 [写于09儿童节。]

Posted in Diary | 1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