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5月 2009

[IMG] 日夜。

告别旅行之后,都不需要逃匿。无处逃匿。积压的事情像失修的书馆,沉累无章。 每一次旅行必然如此。不管需不需要上班,或是离职。难得在旅行的时候,把时间当作波棒糖一般。 慢慢消磨。并且还很甜美。而后对生活愈是有所感恩。哪怕在临出发前的一晚,都有不悦的事情发生。 其实正因为有了差别和对立,才会对突然松弛下来的时间,心怀安慰。 那时每天在细沙的海滩,躺在太阳椅上,把眼睛眯成细缝去看视线能及的事物。热带树木,鸥鸟,低空飞行的客机,甚至由蜘蛛丝垂掉下来的树籽。白天就喝新鲜椰子水,晚上在潮湿的沙滩上走来走去。为了参加听闻已久的full moon party,夜里乘坐快艇去另外的小岛。就在电音和激烈的人群中跳来跳去。 很快的两个礼拜过去。旅行结束。日夜就又渐入我既往的北京时间。

Posted in Diary | 11 Comments

复刻海鸥-老克勒摄影展。

2005年的时候,在广州中山五路的旧货市场,淘得过一个海鸥相机。25元。 拍了一卷,颗粒粗糙。后来没有再用。 对于全手动的单反相机,最早的记忆便是我使用的第一台相机。 这次Jellymon邮寄过来的海鸥DF-1,当年的复刻记忆又来了。 说实话已经十分不习惯全手动单反,使用起来尤其笨拙缓慢。 旅行的时候带着它,最终只用它拍了2卷片子。 那些看上去静止的不动声色的照片,大概真的要用这种相机才能完成。 这是一个创作项目。 最后选了3张照片参加后续的展览,在上海的朋友可以去看了。 展览的时间定在5月22日。 关于是次项目: 由本土创意单位Jellymon策划及邀请,再造中国经典国货品牌海鸥相机,使其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市场上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海鸥×意工场”摄影展联手20位影像创作人为海鸥相机助阵,用各自的灵感和摄影方式点亮“海鸥”。 “老克勒”中的“克勒”是外来语,是“Color”彩色的意思音译过来解释的,也有Class作等级、阶半夜凉初透级解释的。所以就有了老克勒一词的由来。旧上海的老克勒,他们是最先受到西方文化的冲击的一群人,也最先吸收结合的西方文化的,那时的他们土洋结合,形成了一定时期的海派文化。 上海照相机厂于1958年建立。直到1964年才决定要投入出口贸易并改名为海鸥。他们起家于运用反光技术制作相机镜头,还曾经为江夫人(毛主人比黄花瘦席的夫人)制作过一台相机叫做红旗20(仿造Leica M4)。如今这台相机价值不菲,因为当初只做了200台。 从海鸥建立至今已制造了2千多万台相机,但是就像许多“历史悠久”的品牌一样遇到了艰难期。他们的老款相机漂亮精致,然而新款的数码相机却质量平平。他们不断的生产老款相机才使他们在现在的市场中生存下来,与高质量的数码相机或是Lomo与Holga的老款相机竞争着。

Posted in Something | 15 Comments

在清晨等待夜间的出发。

我并不是因为要上路了而感到惶惑失眠。大概只是因为晚餐太强,我的身体负荷不住。 今天已经天亮。窗外的鸟都在叫,想必阳光很快出来显摆。 出发的行李并未打理。 我于是又想,这趟旅行,我是不是还能一如旧往。 而旧往,到底又是如何如何。 往更热的地方去。 哪怕北京的夏日降至。也要离开。

Posted in Diary | 1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