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4月 2009

寻找独立乐迷。

  要拍一组片子,表达独立乐迷的生活,      “不是去看演出就是在去看演出的路上……”   更关注的是乐迷本身的私人故事,通过他们的私人收藏,私人房间等等独特的个人表达方式来展现他们作为独立乐迷特立独行的气质。      如有不错的人请推荐,或自荐~~~~      咻~

Posted in Something | 9 Comments

人肉记。

马达先生住在终年阴雨的阿根廷小城。街上的探戈舞步十分晦涩,他明明是一个依靠高超舞技便可赢得异性狂爱的人,可他并不如别人那般热爱。他的欲望旅馆里只有独家播映的晨跑小曲。关于大乳房小野猫的那些故事,似乎都跟他没有关系。 乐色小姐比浓妆艳抹的雏妓们多了一点点什么,老嫖客总想从她回头的姿势里吸收到一点线索,从而获得捕获她的伎俩,但又都没有所以然,未见端倪。她深谙时光的道理,就因为她拥有无懈可击的青春。 蟑螂大盗总是保持轻弱的连锁效应。他爱做佳节又重阳爱时唱歌,唱歌时飞翔,飞翔时骄傲。这些永远阻止不了房客对他的厌恶与慌张。有一天,世界终于鸦雀无声。只是他在厨房的角落里灭踪了。 铁皮约翰遇见春天便会着火。二三四月,他的唯一任务,就是在焚化堆里安眠。每天每天,小妞们的穿着迷你裙路过,他在火光里能看到的,却都是不见光的小小丛林。 包皮大少深为性别而苦恼,机关枪的外表里面,是一躯芭比血肉。16岁那年他操了芭堤雅姐姐,21岁时他又被圣彼得堡棍子干了。如今他觉得自己很完整了,但还是苦恼,十分苦恼。 笤帚婆婆会用易拉罐捉蝴蝶,而且从不失手。每次吃辣椒时,她会想起幼时初恋,那个有辣椒口味和粗糙胡渣的嘴,在她身上咬出过一只蝴蝶。他们都说那就是蝴蝶吻,她觉得可笑,知道根本不是这样。 荷尔蒙少年酷爱沙发运动、车床幽闭、穿山洞、开火车以及偷野果。他变成超人的那一天,却为没有合适超大尺寸的内裤而烦恼。但是,女王们都为此雀跃不已。他于是大胆赤裸。 猿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亨生下来的时候,并不是现在这样尖嘴猴腮。他本有十分英俊干净的脸,有一次他尝试用毯子飞翔,从床上跳到窗台,再放心往外一跃,以为真的飞起来。角色扮演最终失败,他不再英俊。 神枪杀手数十年来一直遇见同样的XX,他根本不知道XX是什么怪物体。软体,如面团和海绵的结合体,可以无限放大,且每次越来越大。每次他觉得自己越来越渺小。他深知自己已不可战胜XX,只要他不掏枪。 热血生物一家四口。爸爸妈妈总爱往水泥的空房间放水。有一次儿子说房里有鬼,长相似鼠,他睡觉时被吓醒,于是爸爸妈妈把房间的水放干。鬼便消失,房间因此坍塌。 药丸老师有一银河系的学生,所以他不在教室里上课。他超爱用短信息,一节课可以用十条短信讲述完。连见面都不用。他的学生们生性皆彪悍,飞天遁地,人手一部傻瓜短信机。他们穷极一生都不可能见到他。

Posted in Diary | 15 Comments

[IMG] 在极乐的外表空降。

重新来相信。我们每一个人都有极乐的外表。 不要告诉谁你那么自闭自私,因为那的确不是你。 最初的时候,我们都那么赤裸。 坦荡如一块新生的皮肤。

Posted in Photo | 13 Comments

[IMG] Going Low.

Posted in Photo | 11 Comments

煞有介事。

1。腹中有呼吸。很不能顺畅。那个跟你们一一亲吻作别的晚上,我竟然生起怀念。 2。在别处的旅店居住了半个月。回来。怀念的不是面肤相近,是他们的陌生与热烈。那些天我未曾跳舞,却在最后一天终于饮醉。 3。去看Tamas Wells的演唱会。简陋的听众以及高潮后凋谢的寂旷舞台。随着唱,眼睛就汹涌起来。轻浮之声,让我们一下子回到那一年。 4。期待新鲜的旅行。沉默不能的生息就要暂别。转程票已似成形的纸飞机,任意地启航和到港。很快地。就要去旅行。 5。看了很多出戏。每一部都沉重自如。而每一部又都比不上真正的生活。当我听说人马就此失散时,总有那么一点不安。而后,又幸好有人把剩余的爱恋收拾走。 6。晌午给自己煲了一锅海鲜粥。火吱吱地冒着,脸颊的热汗预知夏天真是来了。

Posted in Diary |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