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3月 2009

这一桌散乱的玄秘事情。

1. 我对于优良嗜好的解释是:爱恨如同生死一次。要不就活生生迷失身性,要不就至此没心没肺。好情人不将就。 2. 我是谁的核。等待剥离和啃掘,先至显出本性。 3. 从前都要苦苦相守。到后来又都相忘。到底谁的记忆腺比较弱,功能丧失。我承认有时是要让自己欠一些火候。 4. 你在三更接到闹铃。你生怕遇到记忆敌手,故作无恙。视冷漠为必要的佐餐。 5. 如果可以。感情必定不能应召。 6. 连睡眠的时间都要吝啬。为何又停止不了空想。 7. 我在羞涩的上海独自记叙。在火车开离以后。 | PHOTO | 17th. FEB. 2009 | BEIJING |

Posted in Photo | 20 Comments

[IMG] 气宇轩昂的声销迹匿。

死过的小 ** 再次气宇轩昂,无敌叫嚣。 过去内心最褐衣不完的状态被放到氢气球里。飘走。 如同幼时的凡尔纳长成了一个晦世的老腮帮。 因为故事都一一成真,我们都明哲地选择慢慢老去。自然,不带怨念。 我们一致认为的人都会因缘而爱因祸而死的定理, 得到了笃定评证。那时这样: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在最幼弱的时光深水里等待漂浮。 你突然替谁拉开了窗,谁的身体就亮起来了。 呵。

Posted in Photo | 27 Comments

[IMG] 晒下午两点半的太阳。

暖死了暖死了暖死了暖死了… 做阳光的奴隶,虐制我。 这是一个坐在大玻璃窗粗布沙发cafe里喝着梅子绿茶整理我的新书图文的时候被两点半太阳掌握的暖春下午。 |PHOTO | SEP.2008 | BEIJING |

Posted in Photo | 22 Comments

十年布景。

离走之后。盛春时有雪。火光遍天,轰鸣入耳。 街角的暗夜不浓,纷呈不灭。 我拿着当时拍他的相机,想起十年前的烟火。 当时的少年。手执火束,陌生对面。他和她的小酒馆。 而后他几乎忘记她曾来过他生命。 流星五色,扁圆形态。多少仿似青葱年少,张狂无弊。 拍照那日,本已是提前告别,欲走时被市井烟火阻留。 夜店区升平与炫烂。于是就驻留在街角看。 鞭炮声覆盖了所有音源,人群纷纷捂住双耳侧身看。 烟火从四方冒出来,绽放后在天空中形成灰,慢慢飘至头发和衣服。 那时大声叫都没人听到。之后久久不能忘。 就像少年时,关于他和她手中的花火,至今仍十分清澈。 而她的模样,却在他的记忆里,早已淡薄。 【词语】烟花(烟花) 【拼音】yānhuā 【解释一】烟花的颜色是由于不同金属灼烧,发生焰色反应颜色不同造成的。烟花是利用各种金属粉末在高热中燃烧而构成各种夺目的色彩的。使用不同金属就能产生不同效果,发出不同颜色的光芒。 | PHOTO | FEB.2009 | BEIJING |

Posted in Diary | 1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