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2月 2009

[IMG] 十分意外。

有些人变得很及时。有些事过得很缓慢。 有些光被遮挡着。有些眼神浑浊在望。 有些花朵找到了寄宿。有些幼虫脱不了茧。 有些情怀在游离消释。有些迷藏只是貌合神离。 有些行程是没有尽头。有些步履软弱不前。 有些成长索性停滞。但所有的人,都活得十分意外。

Posted in Photo | 23 Comments

[IMG] 223的东山口屋恋。

过年的时候在广州。爱上了L的工作室。东山口。 小的别墅,三层。工作室位于二层。一整层,一个可以喝下午咖啡的阳台。 冬天一样会闷热。我们在屋内屋外聚会拍照。 把怀旧的墙和地砖都放进了身体里。   我去看我当年的东山口旧屋。依旧遗留着桃红色的窗帘。 门上的拼贴被刷洗干净。新房客用一张双喜贴住。 我隔着小巷看那间屋,邻家的狗都不认得我,吠叫得厉害。 我的东山口之恋早该结束。我只是依然很爱门口那棵大榕树。 | PHOTO BY DIGITALGROOVE | JAN.2009 |

Posted in Photo | 24 Comments

[展览] China Now: The Edge of Desire @NYC

Feb.21st~Mar.21st, 5-8pm at Max Lang, 229 10th Avenue, New York tel: 212-980-2400 Through photography, drawing, painting and video, the artists in "China Now: The Edge of Desire" express a multiplicity of voices that echo the amorphous landscape of today's China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omething | 11 Comments

纸短情长。

混着很多无序的音乐在听。播放器和blog背景音乐,在线mp3和无名网站的弹出声乐。没有一首是无敌情怀。空白空白空白。 好久没有吃巧克力,好久没有见到那几个人。 过年的时候,在闷热的广州,见回了M。我带她去见另一个熟悉的面孔。我很任性地硬拉她去。她们见面的时候,对话都极少。我扮演一个好奇的四脚动物,穿行在妩媚的砖瓦屋子内。天气热。M跟我吃过下午茶。回家。后来我们没再见。直到我离开广州。 2月4日。M发来短信一条:[有保留门票的习惯真的不好…今天穿上一件旧外套,一摸口袋,里头竟是三年前去看那场周杰伦演唱会的门票。没事搞什么电子票呢,洗了多少遍,永垂不朽的…] 永垂不朽的。大概不只是一纸记忆。就如我之所以留存了8年以前的电影券,学生时代的红本证书,以及十数年前的小学寸照。都为忆念。仿似可以回去小童之时。或者以字书卡纸掘得逐被埋没的故事。 人要靠记忆度过昼夜,是非常难为情的一件事。当年的栖息停泊之地,久而久之总不现初衷模样。而又要想着那些终归要模糊的片段,只会越看越后,不再明哲。 S和M一般,都是我亲爱的姐姐。S在大白日发来一条短信,道新年好。简短来回的短信说出她注册结婚的事情。而我却是觉得比获得一场自己的恋爱都要欣喜。我高兴地说不出什么过分的话,就说你一定会一直很幸福的。我亦想给她和她的他拍照,那个她认为是她命中的人,终于给了她生命归宿。 云落在视平线。舍不得的只是斜侧的光阴。我们都各自经历了那么多年,若把时间剖开,可以看得见很多阴晴云日,各不一致。到今日再聚首,还依旧会是当年当时。 一纸门票可以证明,这么多年,我们其实都未苍老过。 Kid也竟然和我们重遇在北京。这简直是一件十分神经的事情。我几乎忘了我们分开有多久,她在美国真的见到了Terry Richardson,但不是作为受宠的model而遇见,却是在街边偶遇Mr.T真身。那年她去米国的时候,我托付她一定要在美国摄影界混出名堂来,并且我们都依托她帮我们在美国做展览的事,始终她都没好好实现。如今可在纽约做展览了,却不是Kid的功劳。这依旧是非常开心的事情。 我想起很多勇敢的怯弱的事情,在听混杂音乐的晚上。 什么相濡以沫什么海枯石烂,都滚到仓皇的分佳节又重阳裂里吧。

Posted in Diary | 1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