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2月 2008

寂迷心窍。

12月30日大晴天。眼里的山丘,总是挡着前视的光线。他于是做到极懒,地毯上靠着沙发坐到黄昏。天黑。数天前说着与光阴决斗的信念,都因为渐近呼啸的风暴,伤感地崩倒。 他想起旧年。前次的12月。那旧屋最初的暗香,那折转地铁线里最焦灼的意念,那短暂旅途里的胆小鬼与惊慌兽,那碎散不计次数的留言纸,那圣诞树前梦寐的两张脸,那互不对胃口的简单食物,那每次都K的纪念曲,那超级市场里最平淡的传奇……都在今次的12月里,变成一个叫做曾经的词。 不可思议。或许是气候的原因,天冷心冷。他觉得已满身是伤,后来发现原来都来于自己。 开了一罐莫名的巧克力,糖纸像电影一样堆积起来。火车行驶过的声音,原本极其细微,此时却异常庞大。他生怕一个人,但依然选择一个人。把大晴天的光线留给过去,把夜晚留给自己。 时间生猛。他也有身为笨小孩的时候。多年前,自以为谁都不爱,小宇宙膨胀。而手空空又总是觉得荒凉,需要有人牵住走。那时他深夜站在楼梯口,醉醺醺又仓皇地,执意不肯进家。门口盛载的心事迄今仍未能解开,多年了原来都没有成长。 身体里最洁白的被光阴焚化了。最顽固的硬颈不改地留了下来。心觉得可怕,连自身的能量都不足以解救。他于是不停地用身体破损意念,以求迷雾中求得安稳。而那种安稳,只是对寂寞陈词的最好起诉。 哪怕只是简单的一双手,落到肩臂,同等温度已让人心安。 对于安稳,他深信容易知足。就像一个人餐厅饮汤,一个人影院看戏,跟两个人旅馆拥睡,一群人派对狂舞。其实没太差异,都是乐园都是困局。软小的成分,往往只是需要自己照顾。 打自那一次,搬离那屋那地,他已坚决不留恋那人那事。觉得这次依然。忍耐着分佳节又重阳裂的痛楚,回到独身一人。看看书。写写字。

Posted in Diary | 28 Comments

那么多人,其实没人。那么多声音,其实没声音。

那么多人,其实没人。那么多声音,其实没声音。 那么多人,其实没人。那么多声音,其实没声音。 那么多人,其实没人。那么多声音,其实没声音。 那么多人,其实没人。那么多声音,其实没声音。 那么多人,其实没人。那么多声音,其实没声音。 那么多人,其实没人。那么多声音,其实没声音。 那么多人,其实没人。那么多声音,其实没声音。 那么多人,其实没人。那么多声音,其实没声音。 那么多人,其实没人。那么多声音,其实没声音。 那么多人,其实没人。那么多声音,其实没声音。 ……

Posted in Photo | 25 Comments

温暖的事。

要说温暖的事,却是不由想起北欧的冷调。我是没有去过欧洲,更别谈北欧。以往的旅程,最远也只达南非。只是北欧式冷调,多数,或者说几乎全部来自电影。 向来选择电影,会倾向两种类型:一是尖锐青春题材,另一就是冷调伦理题材。最近阅过的两部北欧电影,一是[职业男人],一是[生人勿近],便是非常冷静的风格。前者呈现出一种灰蓝色的残酷低调,后者则是冷酷中有温情,非常诗意。 其实很多时候,冷调并非看得让人直抵绝望。它只是用缓慢下落的方式,用冷眼客观的角度,来讲事。而对一个喜爱电影的人来说,也许再绝望再阴沉的电影,只要看到让人心起波澜的故事,其实都是一种温暖罢。 想起少年时间,也曾把一部热爱的电影看了四五遍。每一次看都深感痛楚,或者说俨然已入戏成主角。每看一次,便难过许久。只不过那时候太过于细小,以为生命、情感已尽如此,一截叙事便都讲遍。而后看的电影渐渐多了,遇的人渐渐不同了,经历的事故也渐渐混杂起来了,所获得的冷和暖都掺杂着不一致温度。于是身体慢慢坚硬宽厚起来。 不过,关于从电影中取获感恩,那种温暖,是多年不变。

Posted in Diary | 13 Comments

美棉艺术展。

成立于1956年的美国棉花协会(CCI),经过半个世纪  的发展和开拓,CCI一直致力于推广美国棉花、棉籽以  及棉产品出口并取得了骄人的业绩。美棉在进入中国后,在推广棉产品的同时,更致力于将  纯棉舒适、时尚高品质的精髓和可持续发展的生活理念  向消费者传播,努力使其融入至普通消费者的生活中。在与中国消费者的接触过程中,美棉一直在思考,用何  种方式来展现美棉的方方面面,来表达美棉对生活内涵  的诠释? 正如Karin Malmstrom所说,“Art and US cotton are a  natural fit, as both exude a high quality, comfortable  and fashionable lifestyle”。它道出了美棉与艺术的不  解之缘,也解释了创办美棉艺术节的初衷。  美棉艺术节是美国棉业协会与中国当代新锐艺术家/设  计师的联手合作,在展览形态上,是一种实验模式。选  择与品牌性格贴合的艺术家/设计师,利用美棉或者参与品牌的原料作为创作素材,以各品牌的气质与风格为  灵感,借由艺术家/设计师对品牌独特的理解,创作出  不拘一格的艺术作品。  这样的合作让品牌和艺术家/设计师们在碰撞中,各自  爆发出更多耀眼的火花,同时也延展了艺术家/设计师  与商业品牌之间的更多合作空间。 本届美棉艺术节,众多新锐艺术家/设计师将以  “Natural World, Hope fo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omething | 7 Comments

[IMG] 天光景。

隐形镜隐隐作痛。麦克风脉搏不定。 阴险的百子湾之冬里,与身体一起失调作祟的,是潜行之后的渐次喑哑。 纸杯泡面与咖啡暖壶,手帖彩虹与无名行李。 我每日拿着剪刀和铅笔,拼拼凑凑剪剪贴贴最近的70日。 擦乱的脸偶然想起割伤的长裤,我于是多想和你一起去旅行。 Existence-[17:11 PM] Existence-[20:46 PM] Existence-[15:27 PM] Existence-[13:50 PM] 天光景。是含蓄的存在。是非本我所能的境迁。 而无所担忧,时间在图里说话,只是过了那么一两刻。 我们每天与光阴决斗,以此争夺所谓的优越。 而何不放一放。留自己一天在公里之外的光景。 | PHOTO | 2008 | BEIJING/SICHUAN |

Posted in Photo | 14 Comments

[IMG] 223的阳光旅店。

旅行比什么都重要。 | PHOTO BY XIAOCHEN LEE |

Posted in Photo | 2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