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0月 2008

[IMG] 青春的小刺仔。

| PHOTO | SEP.-OCT. 2008 | BEIJING/SICHUAN | 频频外出。已经不习惯带音乐上身。 路上都在听车窗外的风声。十米开外,十公里之内,没有非样。 苍白的未来,也都会因为湛蓝的风而明朗。 有十天没有回去我的屋。 一直在外面。 从上海回来。Leeloo问我会否去罗国。我说多希望。 他说去缅甸的话告诉他。 我给旅行的一张图片起名叫突然独夏。 裸露着皮肤表层的少年呵。 多像幼时我们叫唤着冲打着的小刺仔。 无所讳忌,拼命沥血。 青春的小刺仔们大抵都没有斗殴致死。 轮换到我们,却死死记念, 那些剧情电影般的无关事情。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29 Comments

My interview on wallpaper.com

早前徐静蕾作为wallpaper杂志的客串编辑时,采访了我。 昨天在上海见到了3030press的John. 提到说在网上看到了我的采访。 很是开心~ 虽然不在公司上班了,计划依旧充实。每天都在冒出新想法。 见见许久不见的朋友,又可以磨出一些新花火。 TOO magazine的刊号有转机,我的摄影集也出版有望。 一些激进的小宇宙还在散发热能,我想我还是算积极的吧~ wallpaper的采访如下: Lin Zhipeng Q&A Guest editor: Xu Jinglei   Photographer, artist and magazine creator Lin Zhipeng chews the fat with our guest editor Xu Jinglei. Xu Jinglei: What is the differenc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omething | 15 Comments

许巍。故事。我们。

那时,很多年前。 他很爱许巍。 KTV里面独坐一角。点歌的时候只点许巍。 蓝莲花。旅行。漫步。时光。 他很寡言。隐忍但不善变。 我们极少一起K歌。但唯一记得清楚的,就是他唱许巍。 他在公司写文案。他给一个少年写诗。 非常意识流。但十分蹩脚。 少年似乎并不介意,写了更自以为是的诗回去。 但他们并没有见面。 直到一起K歌,他听到他唱许巍。 再后来。时光过去了。 他们似乎再很难见面了。 于是最终失去了彼此的音信。 那时,也是很多年前。 他也很爱许巍。 他说少年时光,听许巍长大。 他说话像充满气的球,唱歌声音浓厚,像李宗盛。 但是他唱许巍,总是唱不准音。 好像没有心机的播放器。 有一次他说,我终于见到许巍。 我屁颠屁颠地跑过去跟他合影。 偶像不过如此。 后来,他仍是不是津津乐道于此。 而充满热爱的他,长大了长大了。 再也不听许巍了。 我听过许多少年里许巍的故事。 他们都忡忡地长大。并学会慢慢遗忘。 许巍的歌有故事。有我们年少的影子。 许巍这次的主题邀请摄影展, 用许多少年们的影像,记录正在成长的那些记忆腺体。 我们可以看到许多关于在路上,在成长,在爱恨的少年的图片故事。 我选了几张关于少年关于路途的相片。在这个短暂的展览中。 希望以此来记挂起我相识的那些热爱许巍的过去的少年们。 —————————————————— 许巍 故事 我们 主题摄影展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omething | 17 Comments

前后。

1. 孤独感。突然想起。 拿出来听,塔里的男孩,陈升的孤独感。离得好像远了。那时,孤独感陪我长大。 2. 旅行结束。广州帮聚首北京。又一起在夜路上走,又一起去纹身,又一起很窝囊地挤在屋子里,烟雾缭绕地讲笑话。冷笑话。他们说我是速冻王。足以代言速冻饺 子。可是很好,好久没有这样。那时一起玩耍的群体又回来了。哪怕只是短暂。等到都老了,再在一起,也还是那样感觉。很好很好。 3. 纹身。已经不再有痛感。大概是皮肤的缘故,王可说。日晒到的皮肤,痛楚会小。我说这样就好。怕疼,但又没后怕。于是再纹。那个数字,通过梦境的检测,是有结论的。2017年前后,命是否还剩多。我同样怕死,于是往后延。60岁足以。给自己一个限期。 4. 旅行。仇敏业有一句话太好。旅行是热烈收集意外的过程。这趟旅行,路途最兴致。公路稻田,晴天日光,都比目的地较好。康定。这么多年。似长非长。未能想过 再去。以及再别。高原反应。头疼剧烈。夜晚发梦,噩梦,于是惊恐,内心仓皇。幸及只是梦。一路习惯的是,停停走走,拍不像风光片的片子。拍到GR1又罢 工。 5. 可以不断出行。是最想的生活。路上我说,很想去莫斯科。有电影感的城市。夜行车上读字,又很想去格鲁吉亚。但不知地图位置。没有方位感,地理学得差。都是动帘卷西风乱的地方。包括曼谷。包括新德里。 6. Coco快要去新疆。那时我们说,越是动帘卷西风乱的地方,危险或不安,她会越兴奋。若不是还有事务,我都想同行。下午还在说,热爱旅行的人,一定热爱生活。 7. 下个礼拜,去上海。做完工作的最后一个项目。MSN上得少。一旦上,都在问换了什么工作。不知道。在考虑。怎样最心水。离开写字楼,这样自在。不用慌张为 考勤早起。白日的schedule亦安排的饱满。有时间见朋友,拍照。计划做新的photo book. 趁还算清闲。 8. 好的事情太多。每天都有。风景无常,相拥不腻。2045年前后。时光罗盘里,拾爱不昧。哪怕皮肤色墨都荒芜,我们的那首不老歌,再弹亦不坏。

Posted in Diary | 2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