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9月 2008

[ 时光成分。] 展览现场。

广州帮的行动力还是非常强的。 GZOP的新空间,是由DBG的Gary和做礼品玩具又非常热爱艺术的Dily合作开起来的。 不是处在一片艺术区内,而是开于六运五街小区内。 GZOP空间开启后的第一个展览,就是我的时光展。 并不庞大,更适合做小型的概念展。 于是在几个分隔的区域里,我做了照片、文字、以及跟时光和记忆有关的物件的混合展。 开帘卷西风幕聚会,再次见到熟悉的广州帮们。。 虽然很多当时一起游戏的少年们,已经不在这个城市。 开帘卷西风幕之后,带领另外几个小朋友去郊游去了。 详情可以查看Emma的blog 这趟假期。就结束了。 | PHOTO BY ABU @ GZOP | 12nd.SEP.2008 |

Posted in Something | Tagged , | 21 Comments

[时光成分]——编号223摄影展@广州

——我所记挂的有如电影般的场面。都是我回不去的从前。 [写在·时光成分·之后] 晚上在两年未归的老家旧厝床上,迟迟未能睡。思维如夜间奔跑的巴士客车上,停不下来记忆。写这篇文字之前,时光似他所形容的 ** 幻觉里,那些彩色树叶铺成的瀑布,哗啦啦滑落,毫无秩序,只遵照地心引力加速度地发生。 因为展览,要撷取一些文字果实,植入墙面。把这些年写过的不多不少的文字,偶然性地选择打开。那时候有的文字还隐藏着少年荒唐的秘密,有的文档还需输入密码方能阅读。而今看来,那时的少年荒唐,无非是青春期的逆冲,给自己建筑了螃蟹外壳。并以偏执的心态拒绝亲近。时光是用来缓冲,缓冲任何思维上,观念上,经历上的稚嫩。而得不到和解的,却是日渐苍老的皮肤与发色。 未确定有展览之前,[时光成分]其实已经在悄悄成形。图片在脑海里,被自动冲印成口袋大小的形状,按照时间、人物、光线、气味以及疏密的程度进行排列。等到真正需要的时候,很快,他们便被一一挑选出来。连同那些物件,用以辅助念记光阴的道具——护照、手写本、玩物、宝丽来相片…为这点本已不是雏形的记忆,讲究成新的叙述。 而这些叙述,无非又将我的内心,用相片的方式,不具保留地散布在你们眼里。在这个偶然回来的9月。 [关于展览] 这种形式,更倾向是一种个人的记忆展。照片是展览的主腺体,空间的运用,是将每一处地方,都以有意思的方式进行实验性地组合陈列。而后,投影里是早前拍摄的两部短片,墙面有所设计,更接近我个人的方式。 这时我想起,大概是这么多年的博客方式,我把它活着搬到了一个体积里面。呈现给一些人去看,去摸。 唯一的缺憾是,我早已希望有足够时间精力和资金,再去制作一本新的个人图文集。仍旧用最直接的独立方式。那样子,我才能够完全自我。 此时已在广州。周五晚上开帘卷西风幕,希望可以看到最好的朋友们。 —————————————————————————————————— 『时光成分』——编号223摄影展 时间:2008年9月14日—10月15日 地点:原·动!实验空间(广州天河南二路六运五街11栋103) 电话:020-87540447 网站:http://www.designbyguangzhou.org

Posted in Something | 28 Comments

等到心里面的炎夏再次醒来。

后来。寺山修司并没有拯救我。缓慢的半个周末也没有给我留下完整的光驱记忆。 我冒着十分烈的阳光,跑过半城为了买一本书。其实只是为了多在太阳底下呆多一会。无所谓路程和目的。摄影书后来是没有买到。跑了另一个书店,也没有任何收获。 秋天卷着夏天的脾气而来。十二级而至的并非台风,喧嚣的是无比透明的天空,和无比透明的心境。忍不住是给最好的人发了信息。讲授那日最好的心情的模样。S说这样的天气会持续到十月。 连云都看着是虚构出来的十月。 我跟天天在MSN大聊假期的行程。以至于我翻出旧往的旅行相片。都十分惦念花湖的十月,和路途中的鸦群。有人以为我的旅行早已在进行中,对于膨胀的旅行欲望,说得很多,总是没有成形。于是几乎每天都在念叨,念叨着这一年里,其实我哪里都没去。 有些天,想说很多事。说不出来。写几个字都变得艰难。于是我在想,我是不是真的需要这样一份工作。每天锁在办公室里,所能面对的,无非是MSN上的人来人往,事务性的文件与关系,还有困身十分的任务。而枯槁的思维,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了。 大概所有像我这样的人。都会造同样的白日梦。想的就是晨早自然醒来,不急不慢地洗个澡,喝杯果汁,做份早餐。拎着laptop到附近的咖啡馆坐下,露天或许很好,看当日的新闻,回mail,随意书写。下午可以在任何时间,去看近期进行的展览,在冰饮店会会朋友,看看书。并且在任意的早晨醒来,想要出去旅行,于是便背上行李出去,在任意的时候回来。写字,拍照,阅读,看戏,见不同的好玩的人,做任何想做的事情。并且不为生计困愁。 这也许只是我在[巴黎型男日记]里阅读到的某种生活方式,再加上自己对完美生活的写实造句,做出来的一场梦。而并非是为自己一个人,也为许多人。 原来说过我们都伟大。现在似乎情非所愿。我所能做的。 就是等到心里面的炎夏再次醒来。

Posted in Diary | 2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