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8月 2008

[IMG] Hable Con Ella

蜜桃小姐只吃墨西哥烧牛肉,顺纹切条,横纹切片。却从不下厨。 X先生从未独自去过理发店。因为有过于习惯的童年记忆。成佳节又重阳人之后,理发必有人陪。 F在鬼节末日,患了半分钟失心症。丢失了一箱未剪过吊牌的新衣。 矮儿童和毛先生在多年后,分别出现,但佐罗与帕洛玛是斑马线,并不相交。 Z不是Zorro,抛下年轻时的锐剑,开门关门,誓死已休。 P猜不出A的某种喜好,不知道Ceril Campbell和Rachel zoe谁更是谁杯茶。 9秒69之后,我们已不再极限。 我找到了蜜桃小姐。 | PHOTO | OCT.2007 | SOUTH AFRICA |

Posted in Photo | 12 Comments

[IMG] 223其实是一间咖啡店。

左右过后的结果就是回到直线。 电影里教会我们的那些,那些离经叛道的经历, 无非是等同于在餐盘里尿东篱把酒黄昏后尿的做法。 阿羚以爱人的手笔,与我一同做起杂货梦来。 书签,刀具。蓝颜色婴儿,斜线剪裁的短装裤。粉状呼吸,再生回力。 加了葡萄牙白兰地的混合果汁,以及交叉谈话的液体气质。 到后来都觉得浪漫得太多。于是一起停留。 在最好的构想里。 223其实是一间没有执照的咖啡店。 | PHOTO BY CYNTHIA @ MILK HK | JUNE.2008 |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42 Comments

[IMG] 苹果。

晚班机。客舱里异常精神。不睡。19摄氏度的地面温度。行李沉重。带着飞行的感情回家。 夏天很爽。 一起等待一颗苹果成熟的时间。我们发现彼此都在老。 失措佯笑。 | PHOTO | JULY 2008 | BEIJING |

Posted in Photo | 16 Comments

寻找i-D式面孔。

Q:什么是i-D式面孔? A:当我们看英国《i-D》杂志时,我们总是能看到不一样的面孔。你不一定要很美,但一点要有强烈的特征。你可以长满雀斑,但不要太甜腻。你不一定要高挑,甚至可以是丰满肥胖,但请自如地面对镜头。       Q:寻找i-D式面孔的目的是? A:我的个人影像project,并有机会让这些面孔出现在媒体或展览上。或许某张面孔,由此成为模特界新的关注(我的能力有限,所以只能是可能,^_^)。       Q:参与方式? A:请推荐和自荐i-D式面孔。将照片发送至finger223@163.com,并留下联系方式。

Posted in Something | 11 Comments

我只想沉静下来好好地书写。

我把浴室里细小的毛发清扫干净,瓷砖地面呈现出原有的光亮之后。坐下来。时钟滴答的声音异常放大。家中无人。桃红色表面黑色镶边的钟,跟我走过了好几个年头。 啃过的西瓜。剩下的表皮十分孤单地,横七竖八地摊在地面。 我想起穿白布鞋的少年,坐在人声沸腾的南方小酒馆里。独自吃完三道便宜的菜式。对于晾在酒馆门口的腊肉,尽管看起来似乎十分的污糟,也因为它的入口实在是舒服,吃再多也觉得无所谓。那时候,他想起到看过的健康杂志里,提醒读者,熏过的腊肉里是含有致癌成分。边这么想着,还是伴着粗粮,毫无顾忌地入食。而后绕着迂回的石板路,回到阁楼一般的吊脚楼旅馆,从脏的行李里翻出一本早预备好的书。翻到上次阅读的章节页码,坐在旅馆自家的露台上,喝着热水看书。记得那时的黄昏会凉,脚几乎是蹲在藤椅上坐着,渐渐凉了都不知道。朝着有雾气的河边。偶尔抬头,会因为被河上小船叫唤的,有着黝黑皮肤的少年,或者细腻脸色的少女的声音吸引。觉得这样子很好,被打断的阅读,也可以随时在低下头后继续。阑珊的晚上和清净的早晨,其实没太多不同。人行稀少。他可以很早醒来,踩着咯吱咯吱响的旅馆楼梯去洗漱。隔着窗,远远看到水气里的桥墩上,跳跃游戏的小童。或者蹲在河边搓洗衣物的妇人。心想肚子还是饿了,再去昨日的小酒馆,点同样的食物。匆匆赶到人还未密集的古镇东门。坐在大石墩上。什么都没做,因为清晨寒冷,一边磨着牙一边这样呆着。凭着多久的记忆力,能把这早已走完的事情想得这么亲密。在这番密集且杂乱的生活里,少年偏觉得尤其矜贵了。 其实并无出色。只是他与这段生活,已经写了太久的告别信。 又有什么让荒芜可以再次葱郁。连我都坚韧不起。 纷纷地向人告知,某某想要旅行的欲望。名利在旅行的憧憬里,已经变得毫无意义。 刹那热爱说粘稠的空气向即将离口的痰。爱米借给我布鲁塞尔的浮木,还未翻开便十分感慨。Coco似乎离我都有一个世纪,我们的状态相差太远。马蒂从大理回来,让我去看看Coco,说去她的店里买多一些东西。其实这样呆在十分好的气候里,卖不出好价格赚不到太多钱,没什么不好。Leeloo将启程去印度,问我还能再一起旅行?我说多想一起。K早说你应该去摩洛哥,如今画廊的合约解除了,我势必要依靠自己努力达愿。 我离自己太远了。需要把放任的线往回拉一拉。始终觉得我该如何散漫和自私,才是好的。 牙齿松动。听俗气的歌。咽喉不畅。W叫我录个Demo给他,懒得开口。慢慢地这样生活,就好像失去了意义。结巴不当。 当时我的年纪,其实与现在无差。我无需倒过时间,依旧可以任意顽强。 我们在傍晚差点丢掉的门票,还能讨得当时欢心。而在落魄乱世里,我只想沉静下来好好地书写。皎洁如水。 2008-08-05

Posted in Diary | 2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