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7月 2008

my interview on MILK X mag.

几乎所有中国媒体,在近期都做起了与中国和奥运或多或少有关系的专题。 铺天盖地的媒体,纷纷做起有志气的骄傲的爱国者来。 刹那热爱说,就如[强奸]一词的词性一般,我们也都纷纷被[奥运]了。 哪怕和谐的外表下面可能潜藏着不安, 但在网路上看到片刻的奥运开帘卷西风幕彩排片段, 被炫丽的演术小小地兴奋了一下。 中国人还是很牛逼的。 跑题了。。。 7月号的港版[MILK X]。 以中国创意为专题的内容里的我的采访。 在众创意名流里偷偷地露了一下脸。 (原来我也算一个创意达人,嗤嘴笑) 点击查看大图阅读内文: 1.引言 2.采访

Posted in Something | 16 Comments

半日谈。

半听声音都打不乱30多度气温。房间里的冷气,隐隐降落。 平静下午,安心躺着,或者就图来阅读。 很久不得的清心。 在烈日的旧货市场,在无人的小图书馆,在西城的计程车。 在一个展览。在一场fashion show. 在皮表的木箱,藏起坏过的时间。 有采访问我关于拍摄和感性。和艺术的关系。 我有些答不出来,并觉得创意是浇水养不出来的。 直觉影响任何一秒。 深宵我们去喝酒。半夜聊很多话,大概都不太记得。 醒来的时候T说梦到我了。 我说抱。 去旧货市场最开心的是买到老式木箱。 一个外层是棕色皮,另一个是暗红带花色。 和店主砍价,来回磨合了几回。 走的时候,顺便带走几个铁皮玩具。 遇见久未见的朋友,十分高兴。 半个白天就过去。 以及买书。多久没买书。就像多久没买碟那样。 书店陌生,碟店陌生。 下午的旅行欲望再次升级。我说那我们去加德满都逛市场。 很多事,说都是说不完。 这些天里那么想念旅行。 四面销魂。 也许,那时都是为了某些发生。 从来未知。 (照片的名字叫:Cry in the summer) | PHOTO | 11st. July | Beijing |

Posted in Photo | 20 Comments

我们依然那么丫挺。

| PHOTO | BEIJING |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33 Comments

我们都是环保一袋。

虽然全银河系都在做环保的事情,特别是环保袋。几乎已经成为了泛滥到恶俗的一个行为。 但不可否认,我们都开始因为环保袋的大量出现,慢慢地觉得环保,其实是生活必行的一件事。 跟大虎聊天的时候,说起他回台湾的时候,因为跟餐厅服务生索取筷子而遭遇白眼的事情。 才晓得,自带卫生环保筷都成为台湾民众一件习惯的行为了。 而我日日在背包里揣着环保筷却因为怕遭遇异样眼光而一次都未拿出来使用,感觉愧疚起来。 所以,很多都是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们都可以好好地做。 包括这次环保袋的邀请设计项目,虽然很多很多品牌都在做环保袋,到泛滥, 我还是乐意去做一点不同的。 这次邀请的五个创作人/创意单位,大部分都没有正式合作过。 借着ARRTCO品牌的力量,把他们聚集起来,为银河系的环保事业增添一点点小宇宙。^_^ 主要的是,这些生产出来的环保袋,会有2000多个是联合媒体进行免费赠送的。 我们都一起行动起来吧。^_^ ———————————————————————————————————————————— ARRTCO,即共同的艺术。支持中国原创设计,为众多原创设计师及其品牌提供销售和展示的平台。同时,ARRTCO长期与国内外不同领域的设计师和艺术家合作开发各类设计产品没,带给人们不同的时尚创意新体验。 这个七月,ARRTCO联合五大知名创意单位共同发起的“我们都是 环保一袋”活动,向大众传达环保心声,提倡环保意识。五款设计风格迥异的环保袋图案,都蕴含了设计者对环保的思考和态度。 7月17日,在ARRTCO店内将公开发布这五款“环保概念+创意图形+限量版”环保袋。届时,ARRTCO将邀请众多媒体以及时尚潮流达人参加本次发布酒会。 同时,从7月25日至8月30日,大家可以在[城市画报]、[MILK]、[1626]、[YOHO]、[观潮网]等媒体获得免费索取信息。为了ARRTCO将环保的理念真正深入到现实行动中,自2008年8月1日至2009年7月31日期间,凡是持五款环保袋中任意一款前来ARRTCO消费的顾客都可以享受9折优惠,鼓励人人都用环保袋。                                         《万物》by Nacha 生活中事物和物种有万千不同, 不同的物种中,通过一个形象作代表, 并且重新组合来表达创作者对万物的关注。 Nacha Studio:  成立于2004年,成员包括李勇、齐炎焱、张宇飞。作品以电视广告,大型商业活动视听效果设计、动画短片、电视包装等多媒体项目的创意制作为主。 《夏天》by 破壳 男孩即将拥有一个 能听到知了叫,能去游泳,能睡午觉,能和朋友一起跑着玩的夏天。 破壳:由司玮与金宁宁在2004年成立的艺术工作室,设计包括服装服饰、书籍,海报、公仔在内的产品,而概念主要来源于插画。   《猩猩》by 林文炫 保护动物吧,不要让他们只在画中。 林文炫:从事与音乐相关的创作多年,如填词、广告监制、MV导演、音乐制作人、策展人,也是个业余画家。 现居台北和北京,为EMI 风风火火厂牌总经理,特大号混合创意事务所(台北)执行有暗香盈袖长。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omething | Tagged , , , , , | 22 Comments

6月28日[ME PARTY] OPENING.

提前到场,在展场入口处留下个人纪念照一张。 德高望重的栗老师,和辛勤播种的两位老板仔。 开帘卷西风幕现场。这幅墙是临时决定钉了一些大照片作品里没有的。大部分是在北京拍的照片。比较新的。 整个 个展,从四年的拍照时间里储留下来的图片中,挑选出80多张。这些照片代表一个时间段的记忆。 我承认虽然时时提起记忆之事,其实我的记性并不十分牢靠。 而凭借照片来进行回想,是最好的方式了。 1000多平米的展厅里,承载的不仅仅是我的小兴奋,还有很多很多相片中出现过的人, 他们有些来了现场,有些无法出席。 那时我多想每一个照片里的人,都能一一站到我面前,我们好好地拥抱一下。 而那些拥抱不到的人,我真的真的很久没见到你们了。 展览一直到本周日。个展画册制作中。因为时间关系,画册要推迟做出来。 希望很快可以看到。 感激那些帮助过我的人。 让我们一起继续爆炸吧。 | PHOTO BY CRACK / NEMO | 28th.June 2008 | BEIJING |

Posted in Something | 78 Comments

声音旅行。

都有一段时间未能去到上海了。虽然以往有过那么多次,上海对我而言,每每也都是business trip中的一个城市。我想我始终也是那么热爱大城市。大城市里的楼宇,斑马线,霓虹灯。大城市里也有寻找旅行足迹的雅兴。 对于每一个不是生活其中的过客来说,他城都有一些新奇感。我也曾勃勃兴致地穿行过里弄,游荡过旧城,逛过苏州河,宿过马勒公寓,路过张爱玲故居,尝过隆福寺边的生煎包。渐渐的新鲜感失去,这样似乎显得没有太意义了。      这时我就非常地想去旅行了。旅行于我,就像朋友。新朋友,可遇不可求,老朋友,想念时便再相见一面。而还有一种,就是相见不如怀念的。 就好似此时,Carla Bruni喑哑的声音唱那首[Afternoon]。我想起那时在那个热带长岛,会安古城的小河边,花色地砖黄色旧墙的当地餐馆里,没有menu的晚餐中,初遇 Carla Bruni的刹那惊艳。那时是因着旅行而遇见好的声音,如今那段旅程早已结束变成记忆,听到原初的声音,反过来便想起美好的旅行。就连那个晚上的一张餐桌布,花色如何都记得。 这种凭借声音记忆回到身体旅行的片段犹如电影,就像听到Caetano Veloso的[Finale]想起黎耀辉,听到Damien Rice的[The Blower’s Daughter]想起[Closer]。而后,也再有这样的相似情景在旅行与记忆中往复。听到Leonard Cohen的In My Secret Life想起湘西。听到Plain White T’s的Hey There Delilah想起比勒陀利亚。 这样。没有身体旅行,也宁肯独自听着声音进行旅程。声音旅行是躺在沙发上听某个音线娓娓道来的雅兴,是私身公寓里对精神出行的想象与游历,是在声音故事和一些述说里到达某个地理的行程。LV Soundwalk里,陈冲一个小时里漫长的述说,就这样让我回到旧年的上海。那时穿行弄堂与弄堂间的兴致便突然又冒出来了。不同的是,她用声音制造一段行程,有声导游在城市爱情之间。连细碎的关于楼梯的样子,街道的名字,主角的模样,都描述得十分详尽。加上Kurbert Leung与Albert Yu为这段上海城Soundwalk制作的音乐,搭配Shan Sa [The Girl Who Played Go]和中国作家Mei Feng创作的声音剧本,虚构而戏剧性的声音旅行,按下Play键,就开始了。 LV Soundwalk的三个城市,香港、上海和北京。音乐和故事,文化和旅行,说故事的人,和想象的书写。声音的倾听后,我在地图上,再次memo了这些城市。  

Posted in Something | 14 Comments

执拗。

逞强最后变成了一场坍塌。 我以前确信我们不能再老。再老就不可动荡。再老就连兵荒马乱都生怕。 见到Coco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过得很惨。 那时不坏叵测的心境,和不安于困境的冲动,都在我身上慢慢褪去。 现状里我开始贪图享受,被矛盾打败。 我们面对面吃拉面,和寿司。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各自的话,沙拉上得慢都没察觉。 心猿意马的状况已不像当年在16楼。 只有在临走的时候,抱一下,才觉得,原来只有拥抱的熟悉程度,才最似旧时。 我突然怀念起谁身上的荷花香。再想想,便清醒。 我的性格还是那么塑胶。 生硬,迟钝,而且越来越无质感。 那时身为鞋湿脚湿的小学生不再有。 身为荒谬错乱的十九岁也隐了形。 我们都在风热感冒。 多想为你好,为谁好。 多想刮起二十年前海线风球,让你感到我体格的微温。 多想时差跨过08年。 2007年。于你知道我犹在。 落夜后在屋中。闻到花粉香。便知我们都在慢慢回到原地。 一个呼吸,还不够气力来做救。 我想很快便和你继续烈日下,如半岛上天真地走,海平线上狂傲地叫。 有些事渐次缓慢下来。 展览开帘卷西风幕已经结束。浮躁不安也即将过去。 对城市的疲惫感,隐形递增的速度,比想象快。 她想必已在大理。他想必结束柏林。 我连与同城相见的来人,都无法相遇。 更感身体枯槁得要死。期求一场旅行早早来拯救。 害怕那时生猛的跳蚤会快速死去。 温顺的小犊也无余地地夭折。 有些坚持,都离自己远了。 就像信东篱把酒黄昏后帘卷西风卡过期了,六千额度回不来。 幸得还觉得记忆好。 那时那夜摸黑去到访, 我们也都在风热感冒中。  

Posted in Diary | 7 Comments

[IMG] 发尾伤口。

| PHOTO | MAY.2008 | BEIJING |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1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