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6月 2008

[ME PARTY]——我的摄影个展。

我想我还是有些兴奋的。虽然每每忧喜不形于色,故作冷静。 其实就在拿到请柬设计完稿的那一刻,心里便在叫响了。 这些年来。且不说难免会有的小挫折小悲伤。对一些事情的热衷,始终都还能持续。 这似乎尤其不似双子星座。喜新厌旧,一暴十寒的双子。 犹幸的在于,我所长情的,无非是我所热爱。就算最低潮,这些热爱还包围着我。 Bono(李照兴)在香港出版的[潮爆中国CHIC CHINA CHIC]一书中提及过 顾铮和欧宁曾对223作品的评价,并且写到: [无论如何,他们都不能否定223的重要性。] [223尝试写实,他的私摄影更可说变成了这个时代的年青生命日记。] 不同的是非定论面前,我对创作始终抱着本我的感情意念。 所谓艺术,并不是我的目的。 虽然未曾想过我会开个展,签画廊。 那时还在广州的时候,最大的心愿,是在喜爱的书店,摆上我出版的书。 如今,书是没出版社来做。 走了一些其他路。 个展辗转着终于是要开了。 栗宪庭老师难得应承为一个人策展。 我想这些小福气背后,着实要感谢好几个人。 你们知道,虽然我嘴上不说,虽然我总是随性和犯错, 但是我心里存有感激。 并且,我想我们都会越来越好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派对》-林志鹏摄影个展 6月28日-7月13日 北京宋庄美术馆 策展人: 栗宪庭 主   办:景画廊       曾经在时尚媒体工作的林志鹏,养成了随身带着相机的习惯。他喜欢抓拍他的生活,他的朋友,他眼里的风景。他的作品里,无论具有有故事性的画面,还是瞬间感受,他都在追求一种他想表达的美感,一种违反顺序的,违反日常审美的,甚至有些破坏性的美感。他认为这是一种“原态”的美,他希望尽量多地去抓住闪现在眼前的“原态美”。 在他的作品里,桃红色的墙,绿色碎花的床单,这些艳丽的色彩都是他所喜爱和热衷扑捉的。还会出现很多他这个年代的商业标志,薯条,牛奶,名牌内裤,时髦的鞋子……这些具有强烈时代感的物品,构成了林志鹏的生活环境—— 生活物质对他以及他一代来说,不是拿来使用的,而是拿来玩耍的。甚至具有私密感的“性”,也是他游戏的方式。 他自己这样说:“我的摄影方式不具什么社会责任感,多数是自己与朋友的生活中的无数个瞬间。 抓拍是我拍摄最主要的方式。题材散漫,大多数关注的是年轻人的状态。喜欢那种虚妄的甜蜜,少年的桀骜与绝望,暧昧尖锐的青春和性。” 2008年6月28日,由栗宪庭先生策展的林志鹏摄影个展,于宋庄美术馆拉开帷幕。 (展览馆地图):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omething | 49 Comments

Satellite of Love.

过时的U2在不早不晚的屋子里唱。我当年极爱的一部电影,至今一直还在听它的声音。 睡眠并不充足。生物钟形成得不知不觉。这让我想起倒数绵羊的少年。那时他躺在床上,独自不能眠。内心像屠场,鲜血邋遢。少年时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晚上。火枪有暗香盈袖手相较的不在于快慢,半秒弹瑞脑消金兽药,无谓你死我亡。却是连开枪的兴致都无,叫谁能持续坚强。 腹语表演得多。见与散。留恋与不回。或者各自不改。都浮夸不浅,如行走的兽,步步钝重,却不知去向。相爱相斗,终都会相敬相谅。 多久没有独自周末,这样过。他们说我有变化,不爱夜归。我想起有些天亮讲晚安的时候。那时非常爽快,发条转速快,并且毫不紧凑。这段时日,因着种种事情,连相片都拍不多,戏都看少。 我慌忙走在秒速马路上,就想着,若是连电影都观看不能,想必真的是忙到坐不下。至少一二个钟都花不过来。极吝啬起时间。每日赶着长短路程。酒少饮,觉少睡。什么都少起来。 因感觉身体有异物。并不干净。好像有些秘密太污糟,垢气重。我一日这样坐在音乐里。时钟慢半刻。记忆中这些歌,都各有造化,跟年历翻过,心算一遍便得结果。如同这些年的相片。 很多相片都有完整记忆。每当天寒天暖,开窗闭门,与梧桐路过,跟斑马手语。之后。再阅读相片,就能觉得时间没有平白消耗。 个展进入倒计的时日。关于拍照和自述,腹稿的开头,本想着是从少年时,一本漫画开始。总认为,这么多年(真的是很多年了)来,小小的,热爱漫画的小童,少年时画画,写诗,长大后做书,拍照。带来的不只是成长并苍老,还有小宇宙的能量积聚。 时过境迁。草长莺飞。少年背后的庇护神,依旧沉默守护。这时都仿似身于旧罗马,等待成事的那一昼喜悦。 再往后。我想我不会忘记旧约里,那一支粉蓝色铅笔。

Posted in Diary | 11 Comments

我的第二个短片 [壹场] 在线发布。

当初接拍这个短片的时候,从数个剧本里面挑出了这个。 丁天写这个剧本的时候,用了很长的一段后记,描述剧本中的所呈现。 而且原本为舞台剧本,而名字却是[再见天堂。] 拍摄的那天下雨。原本设想的阳光也不了了之。 最后取而代之的,都是一些即兴的方式。 对剧本的理解,始终还是处于个人的身受之中。 我所能认同的,大都是那些密密嗔的生活情景和片段。 而剩余的,也并非处于不认同的层面,只是对于大部分人来说, 应该每个人,都是有自己的一本词典,诠释了对生命,时间,经历以及记忆的理解。 总之。看得懂看不懂的人,权当这又是我的一次小游戏吧。 谢谢那些提供帮助的小朋友们。 [壹场。] 监制:杨磊 导演:编号223 编剧:丁天 演员:关小       丹稀   摄像/剪辑:李斌 配乐:me:mo 化妆:Neco 场务:叶书林 翻译:张博 鸣谢: 张悦然 中戏志愿者协会 附:剧本原文。 题目:再见天堂 by 丁天。 (人物: 地图是贯穿全剧的唯一人物。 地图是一个女孩子,有一张非常干净的脸,总对世界给出一种安静的瞠视。 地图是一个路盲,虽然穿梭于不同的场。) 第一幕:片场 (床前。铁架子、白被单的床。床边有显示心电图的小屏幕。暗场,只靠背景大屏幕的光可见重病卧床、浑身插满氧气管吊针的奶奶,和床边的孙女。 作为舞台背景的大屏幕投影是费穆版的中国电影《小城之春》,少女戴秀边划船边唱民谣《在那遥远的地方》的长镜头,唱到“回头不断,不断回头”时,另一女角玉纹给出了一个回首顾盼的眼神。 静。) 女孩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reative | Tagged , | 37 Comments

闭眼说话。

  屋角百合少了一枝。我却找到了一首许久的歌。 那时在约翰尼斯堡的出租车上,黑人司机打开的电台。 反复都在放这首歌。 而后偶尔听到,熟悉到几乎都快记忆深楚。 生了病。被子里捂出汗。感冒糖浆会刺喉。 吃饭的时候,咽食困难。 咽喉炎又犯。想早早好,坐着飞机回广州。 哪怕三天,想着能回到那个近十年的城市。 非常高兴。 于是急忙养病。 小感冒快走。并健健康康带着笑,去见旧面孔。 个展的事情定下来。时间变得不够用。 早晨拖着软态的身体,坐在办公室都想睡着。 事情非常多。连记日志的时间都没有。 生日蛋糕是切过了,把所有都分给小朋友,自己并不留一口。 聚会上的人都十分雀跃。 小品演员也赚回了二十分掌声。 湿吻的少年说着不敢说的话。 醉酒的那些,互相抱着,就是笑。大声地笑。 那天是不是都吻了不敢吻的人,还是默默照旧。 我站在聚会结束后的凌晨街边。 等着回来的计程车。 陪我的那个人,我知道始终会回来。 重复吃着不变的芒果冰淇淋。 每天睡着并不塌陷的睡床。 坐着同样路程的计程车。 闻着一致的花香,说着不腻的情话。 特别想好好出一本书。以给不凡的青春做时间的注解。 怕很快忘记。或者经历祸害,人都不在了。 也还可以留下些什么。 书的模样想好了。等着自己做出样稿。 因为展览,把所有照片都翻过一遍。 很多看过一遍便装封起来的片子,重新看到。 都会很容易记起。当时的人。当时的场景和故事。 M说,对你来说,拍照的意义在什么。 我说。便是这样。看到照片,我总能想起彼时彼景。情绪之光。以及叙事的长短。 而人总不是那个人。时光也不是那时的新鲜。故事,也一样换了层层包装。 这就是拍照的意义。也是为了不变的纪念。  

Posted in Diary | 3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