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5月 2008

关于如果有一天我成为专业视觉顾问这一事。

如果有一天我黄了。我要准备一本自传,或者我黄了之后别人帮我写的一本自传。 就要提到223年轻时曾经涉足过多少独立杂志和电子杂志。 并且成功为多少个杂志担任过视觉顾问(这个数未知)。 当然,自传里我也会很不屑地说,不都是 玩呗。 等到我老的时候,那么就可以开始做专职顾问了。 拿着退休费,继续做着不赚钱的事,并且像年少时一样不亦乐乎。 有一个淫荡的小朋友和另外一个不淫荡的小女朋友他们又做了一本电子杂志。 并且成功邀约到223这个淫棍脱人比黄花瘦光了衣服做封面playboy并且隆重 ** (这么说或许比较有卖点,博取下载率)。 杂志名不知道为何叫MOON,我只会联想到月经这档事。 不过这个杂志也不纯情,杂志标签都打上了情玉枕纱厨色。 并且用非常YY的形式把一些大小人物滚了一遍。 可能大家都没发觉其实是被人YY过了。(这也是卖点,快去下载) 好了,废话完。[MOON]下载地址: http://www.zcom.com/mag/yule/moon/9256.htm 同时hi-low也刚出了第二期,比起第一期,视觉图片上更精彩了。 我家天天亲自出镜做cover girl(虽然怎么看都不像)。 这就是自己做主编的好处,想怎么玩怎么玩。 并且让我学到了一个新词汇:干物! 下载地址:www.hi-low.cn 我干!

Posted in Something | 25 Comments

[IMG] 剪辑的姿势。

| PHOTO | FEB.-ARP.2008 | BEIJING |

Posted in Photo | 22 Comments

从未一起抱着醒。

夏天来的晚。这次。 夏天本来是非常高兴的事情。 蓝水的马赛克泳池。炙烤气味的阳光。好身材的少年。 冰镇的夜生活以及脱线的户外旅行。 本来都是非常让人期待的。 志哀的5月里。 阳光都是余灰里暗淡。 我们想象的蓝天,都不高兴了。 14点28长鸣声。不语的时间,想起都是伤疡的脸。 我给[蘑菇]写mail,邀请他们参与环保项目。 公司付的创意费,他们让我们代为赈灾。 说这样最单纯,也好心情。 说得我非常感动。 活了好久。 感觉是落枕太多。腰椎疼。 把负离子吊坠戴上。便可洒脱。 石田衣良告诉我们, 青春还是危险的。 孤僻内敛,锋芒放肆,或是词穷到最后, 一样都是万劫不复。 她和他的两年,最后原来根本不认识。 如果每个人都有先知, 青春大概便不是青春。 那些奋不顾身的感情投放与三流小浪漫, 偶尔走样也觉得是幸福。 人皆如此,谁都难做心狠手狠的爱情贩子。 心尽其用。未免杯水车薪。 过往那么多。 原来他们从未一起抱着醒。  

Posted in Diary | 22 Comments

薄雾浓云愁永昼震捐款。

那个时候在28楼的office. 头晕得厉害。把椅子推离桌子定睛看看窗外。 百叶窗啪啦啪啦响。 于是纷纷从楼梯跑下楼。 感觉28楼是走了很久,边发短信。 到了地面,写字楼的空地和草坪上聚满了人。 心有余悸地说着话,叽叽喳喳。 姐发来短信,问刚才北京是不是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了。 我说是啊,晃死了。 睡前看了看新闻。 四川伤亡惨重。死亡近万人。而且一定不止万人。 而我们那么一点点危险,已经都觉得非常恐慌。 居安思危。为四川灾区传递帮助吧。 李连杰壹基金计划淘宝在线捐款(如网页无效请刷新):http://www.taobao.com/cn/theme/site/dzjk_080512.php 腾讯紧急在线募捐: http://gongyi.qq.com/juanzeng/llj_dizhen.htm 银行转账募捐(相关捐款信息http://cache.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1224965.shtml): 人民币捐款账户: 开户单位: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请务必在附言处注明“壹基金天涯四川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救助”) 人民币开户行:中国工商银行北京分行东四南支行。 人民币账号:0200001009014413252 外币捐款账户: 外币开户单位(account name):Red Cross Society of China Jet Li One Foundation Project 外币开户行(bank address):China CITIC Bank Beijing Jiuxianqiao Sub-branch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omething | 24 Comments

[IMG] 一支春色。

其实都一样。 狗在侧睡。 人的五米。远。 问题的不知所以。然后。 假设,一些是伪的。 那时春色。辉煌无比。 有记得? | PHOTO | APR.2008 | Beijing |

Posted in Photo | 15 Comments

四月与半岛。

很少与人讨论娱乐,但是习惯上网。很少抽烟,但是耽溺拥抱,很少做饭,但是颇爱煲汤。很少读文字书,但是不能少了旅行。几年以来,无论一个人过,还是两个人睡,总是有一些习性,是与生俱来的、自身与自身的约定俗成。无需明言,在时候到的那刻,就清醒。总有一种规律,在你觉得空洞的时候,促使你忙碌充实,在你觉得麻木的时候,让你开始与生活一起感同身受,一点点都可以生产出触动。 都如同生物钟。非常稳准。 以前写过一篇文字,叫《准时热爱》。把两个人看的电影,一个人逛的屏幕,写成了非常具有生活味的消遣。其实这些年仍旧如此。电影是一场一场地看,却一幕一幕地忘。哪怕依靠留存的票根,打开手掌铁盒看回戏名,很多还是丢了戏份。唯独旅行,大大小小的行程,长短不一的出走,只要是身体历行的过程,都记得十分整齐。 到北京生活,已是一年。出行两次。出差不下十次。看电影不计场数。入夜店也成规模。相比以往在南方,有些习性做了变更,数目各自有所起伏。不同于那时,居在南方,要上到旅途总是显得轻易。一来毕竟南方的风景名地,相对有多。二来北京实在太丰厚,生活与爱好常常是占得满满。 本想这篇文字写的是,北京的文艺生活。开篇时翻到几张相片。想起不久前的青岛。于是觉得旅行更入内心。与那些抱着避开城市烦杂心态的旅人一样,期求安静。若为回忆他城的一些风光、人物或事情,写字也可当作是出行。在回忆里。 四月青岛是春末。按照旅行的观念看,其实并不为最好的时分。半岛城市,沿海,应该是夏季最为适宜,并且热闹。海滩上便会浮现出饺子一般的人群,一个一个网大海里跳。可是我并不喜欢过为聚集,因旅行,还是清静。哪怕并无太多风景,呆在小旅馆也是一种方式。 所幸青岛还算令人喜爱。虽只有三日于青岛,火车前往也并没有任何准备。临时安顿的旅馆,是位于鲁迅公园对面的“圣地亚哥”,第二日觉得昂贵,恰巧在中山路遇见一个欧式建筑,旧建筑里是格林豪泰便捷式酒店,且紧邻圣弥爱尔大教堂。不假思索便住下。房间在建筑拐角处,有三角小阳台。风进来,远远的是海的味道。 以往旅行,都不爱做功课。遇到长途或时间较长的行程,也就是带着功略于身,到达时简单看看。更不用说这种短途的周末出行了。基本上,在青岛,依靠的只是一张从火车站临时买来的07版地图。但也并没有去什么名胜景点。随行随看。 观海二路上最为深刻。在曾为幼稚园的旧别墅前,给自己买下这座楼做畅想。有点神经质的白日梦。有些路面和楼房,让人想起曾经广州的东山口,与那时的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印象。 还是有一些可以在意念里留下。比如一家名叫La Villa的法莫道不消魂国餐厅,下午餐时间里。带有气团的阳光,透过窗棂和玻璃,晒到了窗台的植物身上。腊肉和批萨,白净的水和小声说话的少年。留在了相机里的,就是这些微小的、无关紧要的时光。 总有很多可以再一一回想。但旅行就是如此,此刻去想,会有遗漏。许久许久以后,再遇到相似情景,或又无意想起。就感慨,时间就是这样过去。 | PHOTO | APR.2008 | QINGDAO | (更多内容见于[M世代]专栏 / APR.2008)

Posted in Diary | 1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