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4月 2008

[壹场] 首映。

最后,我给这数分钟的短片起的名字,叫[壹场]。 拍摄的前后,关于名字。想了很久。 既然是三个不同的场。片场。情场。战场。 而命运是一场,爱情是一场,生活是一场,人生是一场… 一个量词以及无数个场。 极简的剧本,极简的拍摄,极简的准备,极简的剧组, 极简的方式以及极简的发布。 我想我的方式,对编剧来说,大概不是最有效的表达。 所幸小朋友们都很善良。 让我觉得,这样玩,还是非常美好的。 所以。谢谢你们。 这是我的第二部。超短片。    百字剧|孖自秀:横跨北京伦敦双城青年自我世界展示    4月30日晚8点,中央戏剧学院篮球场 - 中英百字剧优胜作品首映、作者交流 - 大屏幕直播来自伦敦的问候   活动介绍 百字剧计划利用2008北京奥运和2012伦敦奥运的传承关系,邀请中英两国青年用100个汉字或英文单词创作剧本,并将评委选出的优胜剧本拍成短片,于2008年4月30日(北京奥运百日倒数之日)在北京伦敦两地同时首映。随后,入围的5部中文作品将由英国国家青年剧团于2008年7月在国家大剧院上演。      北京现场嘉宾: - Natasha Betteridge (百字剧艺术总监,著名英国戏剧导演) - 杨乾武 (北京戏剧家协会秘书长)      伦敦现场嘉宾: - Rachel Parslew (百字剧创意总监) - Paul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omething | 7 Comments

光夏在四月。

这么久。见到光夏。小剧场里,他们这么称呼她。 她的样子,与臆想的样子。其实,大相径庭。 事后我没有忌讳地说,像是麦兜的妈妈。 而这些,并不相干。她的样子和她的声音, 还有淡定而模糊的线符,所组构的,完全的一幕。 睁开眼与闭上眼,是雷同。 那个被称作[左拉]的城市,楼梯,喷泉,长线灯, 带笑的手风琴少年。 统统住进了这一座看不见的城市里。 光夏讲故事的声音,如同我在CD里听的一样。 那时为了找到给[山什]的配乐。 听遍了她的声音。 再远一些,那时我听着她,做一些无关紧要的陈述。 那时已经偏爱。或是书写时间,那样子的声音,很是合衬。 哼着哼着。呼吸的声音。如同字间,隐约其词。 下午在给新片剪辑。搭上了音乐。 便想起她念书的样子。 光慢慢下去。声音便小小地出来。 [五月的阳光洒下,五月的风吹起。 便是年轻的故事,最潇洒的注脚。]

Posted in Diary | 11 Comments

贫困山区少女kulico个人首饰品牌ma petite amie

往生记的Kulico. 我们好久没有见面了,哪怕你说其实年关的时候,我们已经见过。 那时候在机场大巴的候车厅。我们说好歹回来了,总得见一见。 你从家到楼下说在拐角的地方堵了车,我都觉得时间过得太慢。 生怕下一趟巴士来之前,你都未到。 其实还是很久没有见了。我们各自都在忙碌着对方可知可不知的事情。 比如你开始做自己的品牌,我也是许久之后才知道。 你的生活圈子开始习惯没有我,我大概也习惯了互相不知情的现状。 不过还好的是,偶尔想起来的时候。还是会大大咧咧地顶上几句嘴,再扮作其实昨天才见过面的样子说话。 而且说的话,也让人可以知道,各自最近做了什么事情。 就说你这个品牌,应该是你的一个新的方向吧。 这样好好。就像那时候我们都一直说,做一些什么出来总是好的。 只是,你能不能做一件真金的给我? 手工艺人+无敌的贫困山区少女Kulico首饰作品ma petite amie 转自kulico博客:“这是我们2008用心的作品,我们是首饰设计师,我们是手工艺人,我们是批发商,我们是艺术家,我们是失控的纯洁的ma petite amie 对我们的设计如果感兴趣,请来ma petite amie和我们一起游戏”

Posted in Something | 19 Comments

hi-low网络杂志创刊

去年夏天都是去年了。今年夏天就来的时候,hi-low终于是出来了。 去年大王和我聊天的时候,本来想着的印刷读本,最终还是变成了电子图文。 这样也好,大家都太忙,事情太多,精神都匮乏。 网络能助我们更快实现所愿。 小毛球(也就是天天啦)首次担任主编,成为hi-low的最核心人物。 我其实都没帮到什么忙,被冠了[视觉顾问]一名。惭愧。 关于创刊号里面说的是什么,是一个关于[梦]的话题。 大虎所说的那支粉红色大象,跑了过来。 下载:www.hi-low.cn

Posted in Something | 24 Comments

[IMG] 223其实还是桃红男!!!

223其实是…系列消失好久了。 最近都没有人为老子拍照。凑着数的几张,表示游戏回归了!^_^ | PHOTO1.by Tiantian | PHOTO2.3.by Renhang / MAR./APR.2008 |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24 Comments

[IMG] 与小样们一起潜活。

潜活展之后。忙于狂欢和颓败。 小样们纷纷在blog和facebook上甩出展览现场的照片。 收集起来做一次图片报道。^_^ 我的展位。其他人的作品和展位,可以看安琥的博客。 Pao La小魔女给我和雷本本(女摄影艺术家)拍的合影。 琥哥给我拍的。(转自安琥博客)这面墙在半小时之后被砸出了10个洞了。是展览其中一个作品。 爱人Lucy(阿羚)帮我拍的。在我的裸体前。(转自Lucy博客) 安琥在我JJ前(&*()*(&*()(*#))__@…… 陈涛拍的我(转自陈涛博客) 我拍的小样们(把酒会上的番茄全吃光了!丢脸!!) 在我的某张照片前。并且邀请小样们来家里吃饭,就用这口锅做饭。!!!!

Posted in Photo | 39 Comments

五本有品摄影类时尚杂志。[A]

[A] 很久以前写过[A]magazine,点击:http://finger-blue.blogcn.com/diary,4018505.shtml 它的视觉优势在于不仅仅用最个人的方式去表现内容,而且连同方式也表达的尽致。 比利时时尚杂志《A》Magazine誓将个人式客串风格进行下去,继一大串fashion icon如MARTIN MARGIELA、YOHJI YAMAMOTO、HAIDER ACKERMANN、UNDERCOVER’S JUN TAKAHASHI、MARTINE SITBON客串《A》之后,这次轮到比利时本土时装设计师VERONIQUE BRANQUINHO充当主角。 时装界一向对比利时充满期望,可以说安特卫普的新锐设计代表了一众fashion victim的好品味。十年前的VERONIQUE BRANQUINHO在时尚界发散的独特的强烈的设计触觉,到了现在依然有效,且愈演愈烈。恰逢VERONIQUE BRANQUINHO品牌成立十周年,她用杂志的形式向读者呈现关于设计师本人最真实和温馨的一面。从而从内容翻开来,VERONIQUE的设计私生活便在读者面前打开来:关于她的生活,她身边的人,她的作品,以及她的独特好品味。

Posted in Something | 7 Comments

[展览] 潜活:公寓日志

我对这个展览的理解,其实就是对于我长期拍摄的一些照片的一个表象的诠释。 策展人告诉我主题的时候,我对命题产生了一些新的想法。 于是照片经过了三次挑选,到了最后决定用那些照片里的青春身体来说明我的私人潜活状态。 参展的九张照片,我能够非常清晰地记住发生的过程。 我们都毫无禁忌地在同一间屋里,裸露着光滑的没有线纹的身体。 或者如同患了肌肤饥渴症的病人,企图从另一些体温里获得丰收。 等待时间坠入悬崖。就这样活着。 由大未来画廊主办,冯博一策划、刘蓓、林岱蔚、吴悦宇为助理策划的题为“潜活:公寓日志(Hidden Life:Apartment Diary)”展览将于2008年4月12日在北京雍和家园的大未来画廊开帘卷西风幕。此次展览邀请了迟鹏、梁远苇、林志鹏、马秋莎、彭薇、彭蕴、沈阳、王田田、王子、杨大治、杨心广、周靖12位年轻艺术家参展。 展览试图通过艺术家以“潜活:公寓日志”的展览主题,呈现出他/她们日常现实中“潜在活着”某种状态,折射出他/她们的“浅活”处境与艺术创作之间的潜隐关系。同时,这也是一次实验性的展览。其实验性是针对当下中国艺术创作中存在的符号象征性、指向性过于直白和明确的现象,或者说在艺术商业机制作用下繁多的展览中,充斥着大量雷同的具有明确作品性的作品。所以,展览本身更像是他们居所的移植或由居所内繁复的日常用品、日常生活状态反观其对生活方式的态度、认知与思考。 这些多媒介作品的创作产生与其真实的生存空间、生活方式乃至各自的生活趣味有着密切关联。抑或可以说,他/她们的生存处境是为决定着艺术家艺术创作的价值取向之一。他们的价值在于总是从自己的欲望出发来给予自己真诚的喜恨爱厌,既不高尚到考虑大大小小的集体利益,也不低俗到单纯追求物质功利。这是他们纯粹自由的生存状态和创作立场的一种显现。而观者或许希望看到当下艺术的创作现状,还希望了解这种现状是如何发生的解释。也正是这种现状的表层背后隐藏着深层的原因,才使生存的原初状态成为一种他/她们真实自我的有意识体现。 时间:4月12日-5月11日 地点:北京大未来画廊(雍和宫tango club对面雍和家园,河边)

Posted in Something | 8 Comments

青岛。

早班的客机,匆忙得十分狼狈。 流亭机场的青雾,提醒我仍在清晨。 在客舱里的最末排,疲乏得不行。 闭上眼要小睡, 竟很快就开始怀念一个小时前,还在躺着的那张大的双人床。 在青岛,一路小走,造了十多个不现实的梦。 观海一路上那座楼,似乎不陌生。 两个人站在旧沙陈土的前院里, 规划着意想中的场景。 中山路上吃一碗米粉,想起那些曾一起出行的朋友来。 我在给他们的明信片里写不出秘密了。 不像那些年里,总有欲言又止的苦衷。 或者说未到云淡风轻的年龄, 对于世故,总是那么谨慎并且不怀叵测。 而今因此明白许多,谁都脱离不了俗世的干系, 圈来圈去总是回到起点。 倒不如放低姿态,把完美稍微剐出一点缺口。 当作是不可亵渎。 剩余的便是非常充足的世故了。 我为此改变了许多。 对一些事情并不那么热衷了。 并不习惯一些旧方式了。 只喜欢同一种东西,比如体温和味道。 学着收放更加简易, 并且把曾经追逐完满的脚步放慢一点。 让自己可以不要太疲累。 旅行的时候想要跟你在一起。 躺在干净的双人床上讲笑话也可以。 所幸的是,我们呼吸到的海风,还是令人觉得有幸福感的。 一名快艇新手驾驶员和一名哇哇叫的乘客。 一杯干白和一手混乱的海鲜味。 短途旅行也的确让人高兴。 那天那日。懒懒长长的海岸巴士线上。 乘客们是不是都站着睡着了。 我们都互相看了看。没有说话。 这或许是最好的电影情景。

Posted in Diary | 2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