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2月 2008

[223] 其实是邪道修女。

最后。给这间屋留点自拍。 前半夜没有睡着。 BLUE CORN也在宝盒里蠢蠢欲动。 我们一拍即合。 我是你的大将军,你就是我的左右手。 沃尔夫冈与科学睡眠,怪修女与绿巨人。 游戏呼啦啦来。 | PHOTO | FEB.2008 | BEIJING |

Posted in Photo | 36 Comments

[IMG] 马马桶桶。

擅自的嗒啦啦。 回收的嘟嘟嘟。 马马桶桶的爱。 药片的恶灵魂。 和 倔强的靡靡幻。 | PHOTO | JAN./FEB.2008 | BEIJING/SHANGHAI |

Posted in Photo | 26 Comments

阳光布鲁斯。

阳光好。照样。锁在家里。清晨醒得早。而昨夜又是晚睡。赖床,又小睡,再小睡。背酸,大概是健身。睡觉前喝可乐,睡醒又喝。Louis Armstrong的Sitting The Sun很应景。于是清晨就这样开始。 而Dean Maretin的I’ve Got My Love to Keep Me Warm,是温暖紫外线。搅拌着阳光一起打在身上。我对E说,我越来越喜欢,周末屋子。屋子里面一整天,不出户。叫外卖,听歌,看碟,上网。阳光就在路边,可以跑下去晒一圈。我对J也说,我都成为居家男。学会煲很多汤。 想念人的时候。给他们发简讯。我说颠沛不定的状态总会过去,像北方冬天,亦就是如此。阳光来了,怎样都高兴。后来我说想念你。连同几近都要在记忆消失的名字。 南南结婚了。她说我们认识一年。我说原来都一年。那时独自旅行,从绝望冰冷的中甸,转道至丽江。虽然我已经非常厌倦,厌倦丽江的拥挤困顿。南南带我吃好吃的家常菜,让我住有天井的院子。后来她又去海南又去上海,最后还是回到丽江。娶她的男人,应该还是那个他。我也没问。 有几个人丢失手机。丢了我的号码。我说是我了,于是大家又很高兴起来。原来。都没有忘记。亲爱的爱玛,说我总能在她不快乐的时候,及时出现。那时她把某人身上最后的一点爱放掉了。我于是,再给她一个大大的^__^ 而口口还是了解我。即使我还这么叫他。晚上我听[与你无关],就想起他。那时听到这首歌的时候,状况已经非常差。听的时候哭,现在听还是想到那时的不安。 9寸庄Pizza。海鲜口味,一个人可以吃完。可乐和布鲁斯。侧面的阳光,在屋外。 于是我就要出门了。  

Posted in Diary | 12 Comments

颗颗颗颗颗…过年了。

hey,小男孩们,戴上你的大围巾和贝雷帽,到大街上找名叫黑皮的泰迪小熊吧,第十二只的时候,他们带你去金银岛。 嘿嘿,小女孩们。吃完妈妈做的汤圆和点心,凌晨前,在城市的A出口,牛奶糖也会告诉你烟花的位置。    去玩吧。男孩女孩们都好好地。^_^

Posted in Diary | 27 Comments

回程。

候机厅。耳机在耳朵里,没有声音。城市里的人纷纷走了,公务车也减少了。因此很早便到机场。往南方的登机口人声沸腾。非常吵杂。戴着耳机都隔绝不了。短信新闻里说,十天时间里,广州人为因素使得飞机延误事件,达到了一百多起。因为旅客的取闹和冲击,谁都受影响。 耳机这时有了声音。我又听起我们的歌。 问起我关于想念。我说。 每天有24小时。每小时有60分钟。每分钟有60秒。86400秒里有人都在想念。哪怕明显这些都是讨巧的小戏言,或者小谎言。我们知道不知道都已经不重要。如流行曲里所言,約好要每年回当初拥吻的地方,划一个记号写下相恋的感想。时间里我们都在求证各自的真实感。生怕错失半秒钟,都以为会变得虚晃。 而我叫你的昵称,确实是专属的一个说法。 大部分的时候,愉悦和迷惑,淡定与不安,在睡眠里都能够得以铺叙。有时我实在是不太确信梦的折射能力,是否具有一定说服力。但说起那几个被书写下来的梦的碎片,我所知的真实不真实,其实都变成绝对。我们在时间里所受到的心伤,至少是曾有过。 夜班客机很快起飞。时隔数个月,再回到南方。小朋友们应该没有变了样吧。H提早给了我一个电话,照样没几句话。回去的时间是很迟才决定,可能飞行的时候,还有人并不知道。 天都那么冷。我们一起温暖吧。^_^  

Posted in Diary | 1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