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2月 2007

223短片 山什(SANSAR)在线发布。

弄了好久,终于把短片弄上网来了。 因为上传的视频有限,所以只能小尺寸地看了。 其实还是首映时现场的大屏幕看着爽。 1月2日补充[关于配乐]: 按顺序来—— 动物黑白片段序曲:钢琴家林海的[自己的影子](专辑:[猫]) 主体片段两首歌:Edson的[I Wanna Be Alone]和[Sunday Lovely Sunday](专辑:[Unwind With Edson]) 动画片段:JUBILANT SYKES的[Angel's Lullaby] 片尾曲:mono的[A Thousand Paper Cranes](专辑:[Walking cloud and deep red sky, Flag fluttered and the sun shined]) tudou的发布: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HJAjp7JEEmU/ myspace的发布以及一些后话:http://blog.myspace.cn/1304707993

Posted in Creative | Tagged | 36 Comments

他说小熊不见了。

很多梦。碎片。每一段都记得十分清晰。清晨天有微光。好像不愿这样死心。便等到天光。拉上窗帘。借酒意,沉下去,闭上眼遇见彩虹。     梦里很多近日没有句号的事情,一一有了后话。梦里有人说我们还是抱着睡。梦里他说气炉记得关好。梦里我们的过失都得到最好的重合。   那年我常常在地下铁错失方向。也常常在现在深夜落单。甚至不拒绝任何慰藉,他他他。像电影。我想,如果许多年后我立志拍一出戏。所有记忆之殇大概,大概都会集体地到。表演的人,应该就是幼时的我。一切在不谙世事中成长。片段,还有整段整段的时间。   少年的单纯,在现在都变成了做作。我们都经历简单到世故,世故到险恶。   其实这么说着,觉得自己仍是并不十分擅于记忆。健忘,连前日昨日都会忘记。一餐饭里的食料,人物,说话都忘记。而且少时的弱小敏感,换成十年后,却时时在。是弱小,并且顽固。以至于生性里坏的因子,就会变得非常漫长。非常想要从谁手中获取一张处方。或获得赠与。   劝慰别人的时候非常清晰。入局后却自迷。   一切交予时间。我说过,永远是充满希望。所以不恐惧。   百子湾天晴。冷水不冷。网络,他说熊不见了,小熊失踪了。另一他又把小熊拿出来给我看。房间中,光渐渐暗。直到灭。哪里不想去。想下一道汤的材料。就好想吃寿司了。    

Posted in Diary | 13 Comments

[IMG] 二十。

试着将[二十]解释一下。如同电影。 证实有些东西。通过声音便可深刻。 [消失的气味]。 [苍老的手臂]。 若真如所唱,像二十年前看过的戏。 如二十年后,能让我记起。 所有过去的轻狂,能否于成年后再次成全。 ·听说昨晚是樊老师的告别演出。没去看成。。。。   此照片留存念纪。 | PHOTO | OCT.2007 | BEIJING |

Posted in Photo | 9 Comments

[IMG] Sun City.

都不怕酒店的地毯会脏。靠墙坐在地板。古惑仔们在电视里乒呤乓啷。 那样其实很relax.又有抹茶棒。并没有吃。 简讯息响不起来。想飞回我的百子湾。安顿,收拾起干净的屋子。 杭州又雨。干暖气。 当年我们都不曾经历这样。一起去他城,都是太温暖的经纬。 而现在这种business trip,都完全翻样。 少年当时是常常吵架。生闷气。 结果分手了,以为很快进入下一段感情。一切都会快好。 但至今连生闷气的机会,都好像稀缺。 另一些少年。我们也曾一起旅行。 想不到往后再见面。也不是那对身影。 高矮深浅的印象,都留在了最后的照片里。 大家都若无其事。其实都有心知。立起来变成小芥蒂。 当少年拨来电话,声音慌张地像落单的兽。 就知道那些最温暖的经往,都冰冷了。 那层关系,如履薄冰。不小心都会被各自销毁。连消息都不会再有通往。更无相见。 我把带阳光的南半球放出来。 好像那些就都是手里的了。 我们都一样光鲜。那样璀璨。 于是,慢慢的,我们都不需要对生命有所预计。 | PHOTO | OCT.2007 | SOUTH AFRICA |

Posted in Photo | 24 Comments

[IMG] 蓬勃小红样。

| PHOTO | 31st.JULY | BEIJING |

Posted in Photo | 24 Comments

抽样展。

跟贵明认识不过一个多月时间的样子。达成参与这个展览的意愿,也不过是我们第二次碰面的时候。 真好又可以跟一帮朋友做展了。 我的参展相片,就是曾经有人要求过的KISS组合! 全都是热气腾腾的KISS相片。^_^                                             抽样展 这力量是为了灵魂的纯洁、为了诚挚的良知、为了真正的美感、也为了完全的男性和女性的气质!                                                                   ——惠特曼 摄影走过百年历史并进入一个新的世纪。如果说19世纪是摄影的创世纪,20世纪是摄影的工业化世纪,那么21世纪就是摄影的全民娱乐世纪。互联网的迅猛发展,数码相机、拍照手机的普及化,摄影无孔不入的监视着这个星球的每个角落,并迅速超越了绘画、雕塑等前辈艺术形式,成为最普及的创作方式。一张普通的生活照也可以成为注目的焦点,刚刚创建3年多的Flickr 相册服务中,有人上传了第20亿张照片,这是一张极其普通的照片。在这样的一个图片包围生活的时代,摄影艺术家来自哪?又再以怎样的方式来展现创造力并进一步来影响大众? 相比较上一代人,这一代年轻艺术家的思想意识发生了根本的改变,最大尺度公开坦率化观念是核心的价值观念,查尔斯奥而森理念:“个人的即公众的,公众的即是我们如何行动。”年轻艺术家们在传统和刻板面前,更喜欢把引领潮流和展示个人审美情趣作为艺术创作的标准。 这次抽样展,在浩瀚的影像空间里选择中国当代影像标本性艺术家,他们在各自的摄影领域里表现出了同样强烈的创造力,传统的经典模式成为最不值得信赖的,而个人敏锐的判断主宰作品的灵魂。另外一个重要的共同特征就是通过新媒体紧密与大众联系在一起,他们有新鲜的思维,除了摄影艺术家,他们还是时尚、潮流、媒体、互联网上的达人。他们第一时间接触并创造新的审美风尚,他们把艺术看作是新鲜的血液,却又把玩着艺术。他们创作时全情投入,却又不希望它们高高在上,他们是艺术传播的播种者。 策 展 人:李贵明 艺 术 家:梁远苇、刘一青(青头一)、林志鹏(223)、马蒂+Patrick Tsai(My little dead dick)、冯嘉杰、司玮(早)、杨大为(daweiii) 开帘卷西风幕时间: 2007年12月22日,星期六 4:00PM 展览时间: 2007年12月22日至2008年01月21日 展览地点: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 798大山子艺术区2号院 潜•空间(红门画廊对面) 联络电话: 010 64337416 13911195654 画廊网址: www.pgart.com.cn 博客地址:http://buyart.blogbus.com  

Posted in Something | 13 Comments

[IMG] 新冬。

| PHOTO | NOV./DEC. | BEIJING |  

Posted in Photo | 9 Comments

十分人生。本博报道。

还算难忘。凌散的小团队七拼八凑把片子凑出来了。真的要非常感激。 还有接收到我的短信后到场的亲爱的们。 还有大王和大虎,做出来这个项目。让我也有机会涉足短片。虽然非常不专业,而且穿帮得厉害,但是也算一个新的开始。 真的是开始哦,我都觉得会上瘾。 关于我的十分钟短片: 山什(Sansar)Sansar是印度佛教里代表世界和轮子的意思,所有的事物和生命,最终都是Sansar,都会回到他最初的形态,从而不断复始循环。村上春树关于生存与死亡的一句话“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应验了这部十分钟短片里所想讲述的一个观念——生和死,只是两段不同的寻常路上相同的景色。也以此来让自己内心对死亡的恐惧有所减弱。因为生命只是如同一次晨早的洗漱,如同一次自我的游戏,也如同时间里的寻常作乐。 贴一张我顺手拍的剧照。 [山什 Sansar] 编剧/导演 编号223 演员 (男) Patrick Tsai (女) 天天 摄影/剪辑 朗朗 造型/化妆 Neco 插画 黄薇 Mee 动画 小秃 助理 单文胜 鸣谢 Neco 小白 上周六放映现场。满座也,最后一排加位。通道也站满人了。很拉风^_^ 其他片子的截图。 Shu&Joe [从那端到这端] 爱米 [大理异人馆] 谷巍 [à] 70岁老大爷梁增俊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omething | 16 Comments

没有什么比拥抱更好。

人的情绪。从来都是一时,一时的。就像寒冷时。一碗汤喝完。便暖和。 晚上突然想。若是死了。 若是死了。枕头套上的结散了,就没人再系上。相馆里的菲林取不回。加湿器水干了换不上。饮过汤的碗脏着。 若是死了。我的铁皮机器人凑不起新款。DV机还未归还。冷帽摊在沙发没有纳进衣柜。旧衫洗了没人收回。 若是死了。没人记得应该悲伤。半本书应该看不完。巧克力会被扔掉。那么多碟更是看不完。 若是死了。不会再哭,再流汗。高兴不能,行街不能,打手莫道不消魂枪不能,做佳节又重阳爱不能,失眠不能。蹦极跳不能,逛柏林不能,劫机也不能。爱也无能。 晚上的煤气炉。如果。如果我再留在家里,两小时。我就睡着不醒了。保洁阿姨后来打来电话。说不小心,没关闭。而我亦不知,傻傻地在家里一整天。吸了六小时一氧化碳。后来跑去TOFU家吃饭。缺氧,睡了一觉。回家的时候,一屋子煤气味。 于是呆呆地在门口站。半小时才进门。所有窗打开。抽风机打开。外面的冷空气呼呼呼跑进来。 有后怕。口渴了不敢开煤气烧水。喝凉水。坐着听歌。因为开着窗,屋子变得凉。脚也凉。像广州很冷的冬天。那两年在小屋子里,上网的时候脚很冷。弄了个电暖气,后来坏掉了。又懒得买,一到夜里脚冰凉。于是觉得阴天的冬天很不好。 还好那时还有人偶尔取暖。现在则没有。所以觉得更不好。其实,关了窗就好。我应该还是很健康。 继续学煲汤。做居家男。白天努力工作。好好跟人相处。这样想着,就很健康。 想起周末的车前座。Eason唱,不如这样,我们一直拥抱到天亮。 这样死了,就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没有什么比拥抱更好。 Harlem在MSN上说,其实我们都会死的。是的。

Posted in Diary | 24 Comments

[IMG] 223其实是坏死人。

| PHOTO BY FENGHAI | OCT.2007 |

Posted in Photo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