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1月 2007

今天回去那张地图的心里。

今天我要回去那张旧地图。的心里。地图有一个很有形状的名字 叫广州。 我想起许多年前。不曾出过小县城的少年。有一天 生活在另一张不同的地图上。 他们以为开始 但其实从未开始。 少年还是 贪婪于单纯。对于任性的childish,也是矫作抢掠。 那时终于有了关于北纬23度的说法。 后来又偏离了经纬,朝北的方向而去。留下来于是 又是另外一张地图。 我的回去只是一次路过。两三天。好像谁都可以倒流过去一样。 虽然日程一直都在抢我的时间,我还是要抽空去见见小朋友们。 爱米说,TOO在今天国际设计周的创意市集摆摊了。40元呐。 我只有明天去设计周,顺便走走市集了。 快快快,快到温暖的广州去。快告诉爸爸妈妈。

Posted in Diary | 19 Comments

[IMG] 在抹茶棒上想念周末的位置。

第二次杭州。MacBook里贝司手。跟我一样想念着周末的位置。树林。阳光。感叹的落叶。 酒店通道里不和谐的砰砰声。 有人跟我在网上拼命装稚嫩。还有流言。 有关无关的潜意识。有时短情歌。 我试着想对谁做表演。就几乎都忘了小时候粗鄙的恋爱感。 屋檐下雨里的小手,和马路边取暖。都想着不累了。 这本应很好。无与伦比的勇敢。 可是身体靠左的小小人虚虚地说,我们都是胆小鬼。 真的也。胆小鬼。 嘿!(这不是叹气,是壮胆) 让我们一起膨胀起来。 | PHOTO | DEC.AUG.2007 | Beijing |

Posted in Photo | 13 Comments

[IMG] 查无日期。

趴回来就凌晨了。找出一张照片。借以记住查无日期的十一月。 我们都因为说得太多,所以才值得为自己喑哑。所以不要说了。疼痛也不要说。愉快也不要说。 嘘。。。什么都不说。不说。不说。。。 就拉开窗帘。让天慢慢亮。 | PHOTO | NOV.2007 | Beijing |

Posted in Photo | 13 Comments

时装兽必修之潮流杂志。II

全新入手三本杂志。装苑 + HUGE + SMART 不做太多介绍了,读图学习吧。^_^ SMART:NIGO和BAPE已经让人看到吐了,但是内页对这个冬天来说,还是有不少有用的信息的。 TK菊池武夫在日本当红,国内也不少粉丝了。 装苑:头饰那组片子拍得超赞。女生服饰不太研究,看片。 HUGE:第一组时装片,低精度写真手法,也超赞。其他都是老样子,看片,看衣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osted in Something | 18 Comments

时装兽必修之潮流杂志。

不读杂志我会死(II) 下面这七本杂志,里面有的虽然我从来没介绍过,但确是每期必买的杂志。 其实好几本都很容易买到,在广州的话,书摊都会有。 [HUGE] HI-END STYLE的代表杂志 什么是hi-end?先去google一下吧。作为走在年轻hi-end风格前沿的代表,[HUGE]很好地将时装和摄影结合起来,无论对时装兽,还是时尚摄影人,都是非常好的进修读本。本期的主题“young Americans ”几乎用了大半的黑白照片,让人恍然回到那个年轻迷离而疯狂的时代,非常有感觉。 本期关键:白背心与皮夹克,属于美国50’s的青春印记,宽阔的操场与面无表情的年轻人,显示出“垮掉的一代”自我放逐的状态。 作旧的照片,黑色的法兰绒西装,还有红墨水标签,老照片中年轻绅士的面容已然模糊,这是属于美国的另一种格调。 UNITED ARROWS秋冬造型片,以 80’s前半期为背景,搭配随意而富有质感,不仅人在旅途,更重要的是一种“在路上”的心境。 giuliano fujiwara秋冬造型片,细身黑色西装加皮帽皮靴皮手套,非常令人惊艳,打造出很浓的HI-END气息。 一身黑色毛毛衣的设计很搞怪,显示出主题为“THE DRESS is MINE”的穿衣态度。 —————————————————————————————————————————— [TUNE]日本潮男街拍杂志 一整本都是日本的STREET SNAP,每期拍摄对象都以男生为主,此次的主题为原宿、大阪、东京的古着风,叠穿、混搭等运用得很普遍也恰到好处,看来古着的风潮仍然势头强劲。所以除了像[SMART]这种可以获得实用搭配资讯的杂志之外,有点领悟力的达人们也可以从他人身上获得混搭灵感。 ———————————————————————————————————————————————— [STREET]英伦潮男街拍杂志 与[TUNE]同属一个杂志社,[STREET]是英伦潮男的STREET SNAP(还有一本[fruit]则是潮女版,没买最新一期所以不做介绍了)。英国和日本这两个国家的“渊源”有点意思,英国STYLE一直影响着日本,而日本又能给这个老牌资本主义国度注入创新,奇特的新血和另一种审美态度。 本期关键:dior homme 掀起的细身风潮,skinny tight 黑色仔裤和质感马甲,打造英伦雅痞形象。 ——————————————————————————————————————————————— [YEN] 不只关注外表的女性潮流杂志 这本澳大利亚的女性杂志,不仅关注女性如何扮靓,还有女性所面对的社会、文化和政治问题,帮助女性塑造自己从内到外的美丽。它的32页别刊也是一大特色,介绍澳大利亚街头的潮流动向。关于[YEN]我以前介绍过:http://finger-blue.blogcn.com/diary,4018324.shtml 本期的别册为各式SNEAKERS和女鞋的新品详尽推介,值得一看。 本期关键:90’S特辑,今季大热的机车装和横纹、格子,映衬出怀旧的青春。POPING I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omething | 18 Comments

[IMG] 时间好瘦。但命还是命。

暖气来了。橄榄形番薯。我的第一万次飞机。 青春期的放低。扭计。 我的第十一个月。形同纵火。 一个两个说哀愁。命理书没有破解。 时间瘦。胖的是只身抱枕。 | PHOTO | OCT./NOV. 2007 | BEIJING |

Posted in Photo | 31 Comments

An interview from Modernweekly.

编号223:独自奔跑的青春 采访、撰文:健崔 摄影:BOX 编号223来北京了。广州潮人的损失,尽管北京潮流青年没有什么感觉,因为大家都知道北京压根儿就不是一个潮流文化当先的城市。但是编号223却说北京卧虎藏龙,他看到了所有青年都在这里向前冲,感觉很革莫道不消魂命,很血脉沸腾。他在博客里这样写道:“人生可以是多少枚大字母,平民设计都开始进入Collete。”他太潮了,女士们先生们,避让,避让。   要采访编号223是因为他刚做了本独立杂志——《TOO》magazine,在大声展的开帘卷西风幕仪式上,他神秘兮兮地从书包里拿出了它,笑而不答,于是我上钩了,它引起了我对国产独立杂志的高度关注。编号223的这本杂志大抵上还是他的照片风格,翻来看看,一个“remix”主题被他的亲朋好友们分摊而去,送回来到是图片、文字、漫画、实验视觉和服装报告,它的风格一点也不港、不台、不广州,它是如此典型的独立杂志的样子,你说我又怎能不多问问他一些为什么。 编号223来北京是工作原因,他说自己没有太多城市情结,哪里对他来说都一样。“我更看中的是城市里的人,只要有朋友。城市是没有区别的,最多是气候问题,但是人才是吸引我的重点。”在他的那本摄影集《My Private Broadway》中,他所记录的就是这群花样的少年,他说他想认识的人是越古怪越好,越另类越好。“我的性格是比较喜欢新鲜事物的那种,所以无论北京、广州、上海,只要人够好玩就行。” Q=《周末画报》   A=编号223 独在异乡为异客 Q:你为什么会选择来北京? A:我来北京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因为公司人员调动,二是我在广州已经呆够了,想换个地方。感觉我两个月在北京认识的人相当于我两年在广州认识的人。大概是因为我在北京乐于社交的缘故吧,但北京太大了,想跟朋友见个面都难。 Q:你喜欢夏天吗?现在夏天就快过去了,你有什么感想? A:我挺喜欢夏天的。我最近帮朋友弄另一本独立杂志,就想过做一期主题讲这个夏天马上过去了,你都留下了些什么。我觉得关于夏天的问题很难灰暗,夏天的感觉很青春。在广州基本上一直是夏天的感觉,我来北京带的都是夏天的衣服,感觉还没怎么过夏天就已经没了。 Q:北京是一个什么样的城市? A:其实之前我跟李孟夏就这个问题已经达成了共识,那就是大而傻。另外就是我特别害怕王致和的臭豆腐,有一次我跟朋友吃饭他点了这个,我不敢吃,就用手碰了一下,然后那个味道就让我抓狂了。 Q:你青春期做过的最牛逼的事情是什么?注意,请先告诉我们你的青春期是几岁到几岁? A:我的青春期是从我懂事起到我死,我应该永远滞留在青春期,永远18岁,哈哈。我觉得我做的事情都不牛逼,真的没有什么,关于青春的话题我觉得现在还早。 Q:你最讨厌别人怎么在公共场合介绍你? A:很久之前,我特别不喜欢别人说我是“中国玩lomo最厉害的”。其实我的口头禅是“I don’t care!”,所以无所谓啦,没有什么需要我特别在乎的。 Q:“烈火青春”这四个字让你联想到了什么? A:我首先想到了七、八十年代电影的感觉,感觉很复古,vintage,因为都是很老的电影里经常出现的词。另外一听你说要找灭火器作道具,我就想为什么这个栏目不改名叫“灭火青春”…… Q:有位美国人曾经说过他身边的那些家伙虽然不是著名的艺术家、诗人或者演员,但是他们都不可被贩卖的才华。这个美国人叫Andy Warhol,我想知道你有这样的才华吗? A:这个问题好深奥啊,如果是说我的话……我觉得是暧昧,还有床技好……我觉得暧昧是一种才华,如果你不表现出来别人不知道,你跟我面对面的时候不能感觉到吧,那是因为我没有表现它。暧昧就是我的不容易被别人挖掘出来的才华,我比较提倡暧昧,暧昧可以增进人与人之间的友谊。 无规无条风格志 Q:你做《TOO》magazine是出于什么想法? A:其实想法很简单,我就是觉得现在工作的东西不能满足我的很多想法,因为工作要考虑市场等很多商业因素,在受到限制和控制的时候我便想找个方法把自己的想法释放出来。做杂志是我喜欢的事情,后来我开始想不如做本平台性的东西,把纸张留给那些有想法的人,给那些没有平台让他们发表作品的人,也可以通过一本杂志发掘到有创意的年轻人,所以就这样做了。其实现在国内的大部分媒体都在关注年轻人,也在用大量的篇幅来做,但是我们关注的不是他们,因为他们已经出现了,已经不是我们的任务了。我想发掘出更多的、更好的、更有想法的年轻人。 Q:《TOO》magazine是独立杂志吗? A:《TOO》是一本独立杂志,它的定位就是封面上的一句话——无规条先进风格志。其实《TOO》是会根据我们的喜好来改变的,我们需要的不同了,它就会变化。每一个参与到这本杂志中的人都想通过《TOO》这个平台玩起来,我们想得很清楚了,它就是时尚跟艺术的结合体,很简单。 Q:《TOO》magazine遇到的困难有哪些? A:那就是钱了,钱是最大的问题。目前我们还没有广告收入,希望第二期的时候可以找一些赞助,比如帮品牌做点东西拿策划费等等,灵活的方式有很多,但是目前看可能性还是比较小。另外就是时间,所有人都是有全职工作的,所以导致第一期迟到了两个月才问世。其实这就是独立杂志的特点,如果有人投资的话,那么商业因素就成了主导。现在我们用自己的资金来做,很自由,从艺术和编辑的角度出发,也可以做敏感的东西,独立杂志的好看就在这里。 Q:你是怎么爱上杂志的? A: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就是喜欢上了。我喜欢的东西都是蛮视觉的,包括人和物,我向往好看的东西。 Q:据说这本杂志的编辑工作通过网络完成的? A:是,我们五个主创人员分散在五个不同的城市,由于时差的关系,我们连一次集体开网络会议的机会都没有。我主要是和广州的爱米沟通的多,然后她负责和台湾的Nini联系;另外我负责和多伦多的Siya联系。伦敦的区杨负责视觉统筹和设计,我和爱米是主导杂志的内容,而Siya和Nini负责的是采访和编辑。网络很发达,我们感受到了高科技的力量(223注:冷笑话)。 Q:你认为有什么是可以真正取代纸媒体的么?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Diary | 28 Comments

状态。

对生活的培养,于是开始晨早第一件事,有了妥当的安排。就是CD机按下play键,我不拒绝重复而且沉闷的重复,OST或者华语小众流行,都非常得人心。只是洗漱洁净,在镜子前穿好当日的衬衫外套,而后开始想,这一日的工作,在什么样的时间地点和会面的人中消耗掉。 有时候也会有一点无头绪。北京的白天开始结束得快起来,下午五点多,便似进入黑夜。近日雾多。Amy发短信询问天气,我差点有些回答不上。因为觉得空气并不是特别冷冽,但也许前一日和后一日,会差了许多。 没有钟点的限制,于是不得不在内心里给自己划好准则。比如早睡早起,定制好工作安排,写好schedule,保持健身和良好的午餐,控制贪玩的念头,以及利用屈伸的时间,很好地独自生活。 Kaiser事件终于因为心里忍不住,自我揭发了。这个事,便成为饭桌上笑笑而过的过往。此后慢慢地没有人会在记得。包括我自己。但是始料不及的,是D的死。想想那时在三个人的晚餐上,他还说着那段两年半的感情,得失挫败,以及情不自禁的忿忿。我都认为小孩子终会因这些生命的纠葛,而在长大后开始看得清淡。哪怕不屑当年也好,毕竟是要懂得。或许他真的不懂。我也不懂,好端端的一个寸头小眼睛,笑起来有小灿烂的D,自杀了。 如果我们都能有一种名叫勇气的酶体,更多的一点点。或许足以支撑意志不败的坚韧。 唱K的时候,故意飙高音。勇敢一点。知道声音其实很沙哑且细小。借微薄的酒劲,破了音都去唱。 有时候试图怀念最初生命的状态。小小的沉浸在液体中的雏形。所有意识,只是依据时间和营养的秩序,慢慢排列成一种形状。不需要担当,承受或者踌躇与决绝。但怀念来的,永远是面对到的。而关于本我的起源,因为太微小,又是不可能有所记忆。 一开始都是为了进入这个世界。便营营役役地学着强大。其实这样也不值得骄傲。那为什么会觉得残忍?

Posted in Diary | 14 Comments

不读杂志我会死。(I)

重新来写杂志。这三本是之前给平媒写的杂志推荐。 之后再介绍一些近期堆积的还没来得及仔细消化的新杂志。 [PURPLE FASHION] FALL WINTER 2007/2008 在杂志的世界里,时尚这块大面包被各类追求精致极美风格的时尚杂志所分割,到底是好品位还是坏品位,法莫道不消魂国的[purple fashion]总能用逆反传统的独特方式给众多时尚杂志一记耳光。因为在这本杂志里,你看到的永远是它追求的最本质最直接了当的时装和生活方式,就如同它的招牌摄影师Terry Richardson的离经叛道特立独行的作业风格一般,强调人比时装更为重要,[purple fashion]也企图用生活里简单直接的方式来表现时装。因此在杂志里,所读到的时装摄影哲学,往往都是与往常我们看到的时装杂志不同的视觉表现,更为本我。 秋冬季的[purple fashion]走黑暗路线,除了御用的Terry Richardson和Juergen Teller两大当红摄影师作品之外,更将几乎所有国际品牌一网打尽,用[purple]式的摄影视觉表现它们的秋冬新款服饰。在香港非常红的涂鸦艺术家Mr.A荣登本期封面(上周在北京见到MR.A本人,拍了几张照片,觉得的确如purple中那样子,在镜头前蛮会搞)。特别单元则有Terry Richardson在巴西里约热内卢的风光大片,有美国青年艺术家Dash Snow的作品别册(将本期的黑暗主题表现得更加彻底),还有2007 ANDAM(Association Nationale pour le Développement des Arts de la Mode)服装设计新人奖的作品合集。 —————————————————————————————————————————————————————————— [GIRLS] / 日本 / 年刊 越来越多杂志开始承担资讯+摄影视觉两者兼并的功能,毕竟在杂志阅读的快速习惯中,读图方式还是会持续很久。像法莫道不消魂国的[self service]甚至用了八成以上的内容用时装摄影来表现,当然要承受起这样奢侈行为的杂志,非得做得出色或特立独行,才有读者为它买单。两年前第一次买到[GIRLS]issue 01,当时纯粹是冲着日本当红时尚女摄影师卷川实花的作品而买,作为每年一刊的[GIRLS] 可以说 就是卷川实花的个人杂志摄影书,只不过它作为时尚杂志的身份,将时装与摄影的个人风格mix起来,相得益彰。 [GIRLS]的确更像摄影作品集,但所有的摄影则是将时装品牌结合起来,更集合了日本当红的模特(比如卷川实花的御用模特土屋安娜)。今年这期[GIRLS],脱离了[WWD]成为[流行通讯]的增刊。微碳酸饮料品牌Match为这期[GIRLS]买单。整本杂志依旧穿透着卷川实花式的斑斓色彩、花与梦幻境地。如何将饮料广告融入到时装摄影中,看一看,就知道卷川实花的功力所在了。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omething | 22 Comments

[IMG] 好望。

Cape of Good Hope.好的希望。 也许极微薄。毕竟还是内心存在。 这个万福的冬天来了。 | PHOTO | OCT.2007 | CAPE TOWN | SOUTH AFRICA |

Posted in Photo | 1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