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6月 2007

no pandas exhibit@Toronto - Passion. Love. Sex. China.

我们都非常忙碌。工作和空大理想。Siya在多伦多筹划策办的小群展进入日程。 结束了独立杂志的组稿和排版,我们各自忙到连mail都变得精简。 no pandas展览是Siya为我们曾经有着共同热爱的小朋友们做的一次大餐。 虽然已经离开广州,但是凭借着不同的渠道,我们又总是能聚在一起。 这次no pandas多伦多群展,广州帮再次出动啦。^_^ 我,Alex So,Kulico,黄薇,my little dead dick,以及上海的bird head。 OPENING PARTY: July 20, 8pm till midnight. (free admission, cheap drinks + yummy Chinese food!) Show Date: July 20- 29, 2007, Wed-Sun 12-6pm Location: Xpace, 58 Ossingto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omething | 16 Comments

地图上每一处短暂的停留。

对旅馆这个名词,我是有些敏感的。多少是因为旅馆必然是跟旅行有关的原因。虽然经年来一直有旅行的习惯,无非是做城市的逃兵。起初并不是十分在意旅馆的大小,条件或者地理位置。刚毕业出来的那些旅行,都是考虑着价格的问题。而后因由有些出差,去其他城市落脚,五星酒店住得也并没有挑剔的理由。 后来的旅行也都没有太在意这些。旅馆纯粹变成了安置行李和寄居短暂的闲心的空间。 住过最有精品格调的hotel,应该是香港的JIA。2003年开业的JIA,是Phillip Starck的作品。印象深刻于Lobby的座椅装饰,房间的细节。比如用香港市井照片印制于上的茶几,比如Phillip Starck设计的卧室用品,比如沙发的形状,水杯的样子,都让人有起偷盗的歹念。比较有趣的是,JIA酒店的楼体,是由一栋单体旧唐楼改造而成。外表看不出任何boutique hotel的痕迹,而只要从跨入大门之后,才意识到boutique的精神所在。 因着常常是因为独自出去的旅行,旅馆大都只是落脚的工具。像JIA这种高价的boutique hotel并不是旅途的选择。 最近一次的旅行。从老挝过中甸。而后在丽江住在朋友的一家旅馆里。相对比城市里那些酒店,这家旅馆已经算是价格十分合理了。四合院般的空间,每间房间都是独立复式。位置也正好就在古城区内。经过了之前冰冷艰难的中甸数日,后来在这个复式旅馆里,我是十分享受大床的美好,以及热水的温饱。 大多数住过的旅馆,都是十分统一的格调。比如白色床单被罩枕头毛巾,比如窗帘的模样,镜子的形状。后来都非常羡慕起朋友照片里,拍下的在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住的小旅馆。有黄色的斑驳的墙,画着藏族特有的图案。老式的床,窗帘,洗脸盆。光从窗外透进房间的那些场景。 其实对旅馆是没太多记忆的。一来自己也非飞来飞去的旅店常客,二来就算出去旅行,往往不做事前功课,对旅馆的选择也都是随遇而安,只要不是太差,也都安心住下。 不过想了很多,记忆里最美好的旅行,也连接着最有感情的旅馆居住。那便是在越南的mini hotel。许许多多冠着guest house名字的旅馆,私家开启的房间。往往所吸引人的,总是一眼望到的那栋小楼的模样——爬满的花色,或殖民的格调,或越南人浪漫的用色。于是在越南的行程中,换着城市走,旅馆建筑的外表,总是成为选择落脚的首要条件。 也就这么多。想着下次的旅行,是不是还能遇见在夏天的旅馆天台躺着,听远处酒吧驻场歌手弹唱,闭着眼睛什么都不做就是虚耗着的时光。 (平媒用稿,请勿他用)

Posted in Diary | Tagged | 4 Comments

[IMG] 滥放。

  围墙内的小熊丢失了。不清醒或许是错。 当我们越清楚,缺乏的却是越多。 我说出口的到底是不是事实。连脸面都不做保障。 而最容易撒谎的,只是递加的毫升酒精的加速度。 此时得以借到的只是虚名慰藉。 钢管中间跳出来的,也是最心思慌慌的不惑。 亲爱的你你你你和你们。你们的不解与我的自私,都算是一次恶补失败的交情。 哪怕再空白无措,再萎靡虚落。 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个粘稠的拥抱,而不觉得右枕,连必要的填补都没有,是不是。 我们都要猜。到底是哪个混蛋做的祟。 你这样爱人,那么不爱人。 我这般沉落,那般滥放。 结果都在不可和解的自我臆测中,沽名钓誉。 有些东西。却终不得志。

Posted in Diary | 25 Comments

晚眠。

我把所有DVD翻出来。一些没有过的拆封,都被依次破解。 那些短发少年们不谙雾霾的日子,就像许巍唱过的那种缓慢的飞翔。如今没有尽头似的。我们又各自活在了自己的无望里。 这大概就是在混杂的酒吧街烧烤摊边,凌晨天光时说下的那个定论。我到底是几号人种,落得的悠然自得都看似不堪。 第二个等到天亮睡下的凌晨。臃肿的连续剧后,昏沉沉的觉得这屋不是这屋,这身体也不是自己。我甚至觉得,木地板白墙里的安静,是我从过往带来的安慰。 坐在不同的椅子上,侧身电视机开始放的是不同的电视剧,连续剧和演唱会。暗浪都不如往前。困如驯服小兽。但在安心不安心之间动荡。大概是前些天激烈太过,非常想要安息于屋。光线好也不出这门。 于是方便面,面包,牛奶,鸡蛋和大盒装冰淇淋,是周末木地板上最有意气的小伙伴。可以做宅男的时间怕是不多,对象有限。其实也非常享受能够见到过往少年的脸的时间。我们再见面的时候,似乎连拥抱都不用,笑笑已代表。 旧知己。新友人。某某与某某。这些关系有时只是编造。是我们足以证明的不寂寞。当我们不断地在一起的时候,却又连独听一支歌的时间都不如。 但身陷囹圄,自甘浮夸。

Posted in Diary | 12 Comments

[IMG] 223其实是神经菜头。

  | PHOTO BY 闲人 | JUNE | BJ |

Posted in Photo | 22 Comments

大声展零柒。

很快就是两年。那时我从广州兴冲冲地去到深圳看大声展。并且非常高兴终于有一个平台,可以将本土新锐创意文化集合起来。集体发声。 周末时见到linlin,聊起。其实我们并不缺像大声展这样的展示平台,我们只是缺少好的推广idea和相应资金扶持。对很多年轻人来说,这真的是太难了。 接下来的周末,由Jellymon策划的Like Water新锐创意平台的Launch Party,会在上海和北京发动。很开心又有一个为出色的年轻达人设立的组织出现了。Like Water不仅是网络空间,也是一个为所有年轻达人组织每季度面对面交流的团体。而且最重要的是,可能由此会有相应的资金可以扶持到众多有想法的创作人。 能参加大声展和Like Water,以及7月即将在多伦多举办的NoPanda(www.myspace.com/nopandasgallery),真的是十分高兴的事。请相信我,我真的很努力地在做佳节又重阳爱做的事哦。^_^ 关于我的大声展参展简介:http://www.getitlouder.com/UserFiles/File/artistnew/002%20223.htm 关于大声展视觉展部分的导言:http://www.getitlouder.com/blog/article.asp?id=219 大声展时间和地点可参照其官网:http://www.getitlouder.com

Posted in Something | 12 Comments

[T恤起义。8] STORY

为了获得更多有关STORY的信息。 我在豆瓣,博客以及STORY的专页上溜达了一下。 关于这件TEE的来源,是STORY的成员之一青箭在三月份的上海创意市集上相送的。 而后我才知道,这个南京独立品牌的第一次亮相,也是在那时。 在STORY的主页上是这么介绍的: [可以说STORY的诞生是随着创意集市发展而发展的。STORY第一次以正式亮相是在3月底的创意集市上海站那次,当时只是weiwei和echo做了t恤参加了那次活动,在上海滩遇见了青箭和ring2,STORY就这样诞生了,后来在短短的时间里受到了很多朋友关注和加入,自身也壮大了许多。] 如果单纯从这件TEE的设计上来说。 在一堆哗众取宠的GRAPHIC形式的TEE设计中,它算是并无太多让人眼前一亮的气场的。 但是就是因为这种不带惊喜的小低调,使得这款设计越为耐看。 经历了越来越多形而上的图形设计之后,我想,这件TEE的简单,包括色调和设计,更符合了我对T恤的新倾向。 STORY: www.welovestory.com

Posted in Something | Tagged , | 19 Comments

[IMG] 老挝04。

17. 18. 19. 20. 21. 22. | PHOTO | FEB.2007 | LAOS |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7 Comments

An interview from POCO.

·你觉得你是达人么?你觉得达人应该具备怎么样的素质,你心目中的达人是谁? 达人应该是在某个领域很出色的,我的爱好太泛滥,进入的领域也不够专。应该算不上达人。反正称谓都是人说出来的,该怎样怎样。无所谓。说我是混蛋也行。 我心目中的达人是黄伟文,是Terry Richardson,是Oliver Zahm.   ·关注你的人太多了,采访你的人也应该很多。那么,你是怎么保持NICE的个性的呢?有没有很火的时候……不想说重复的话…… 我的原则是以礼相待。不喜欢罗里罗嗦,唧唧歪歪,无理取闹和没有礼貌。 有时候遇到这种人就会很火。但基本上能令我讨厌的人并不是很多。只是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方式而已,对不上channel的人,也无需多少来往。 重复的话,,,,比如总有人问你使用什么相机,你为什么叫编号223。。。之类的。 不是不想回答,只是已经没有回答的必要。呵呵。   ·最近最大的生活重心是什么?然后拍照、杂志、自己的出版物以及各种其他活动都是怎么样来均衡安排? 最近主要在忙新的独立出版物的最后截版阶段。其实很难很好分配时间,按照时间来走。哪个时间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工作还是主要的,其他的事情都在工作之余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理解不对,我总觉得你的照片儿都很性感……那事实上是什么样的?你一直来想表现的是什么?灵感又是怎么来?一般小宇宙在什么时候爆发? 嗯。性和青春是我近两年来比较注重的题材。其实也就是借了自己生活圈子之便,也没有什么目的性,顺便的东西吧。我觉得年轻的身体就是应该展现出来的,也不是说老年人的身体会很丑,那不同,有不同的美感。事实上,我的照片应该都是有点胡作非为吧,越胡来越好。哈哈。平静的照片也会拍,根据当时的场景和心情来决定吧。比如旅行时的照片就很大不同。 我也没有为了表现什么而拍照。我觉得自己的照片不是为了表现某种深度而去拍,自白地说,就是纯粹为了取悦自己的视觉神经而去玩。很多艺术作品为了刻意去表现某种深度,但是往往又无法达意,太做作了。深度的东西往往又是外人给说出来的。 比如有人觉得我拍的照片是表现中国年轻一代的某一类人的生活状态,成长经验,OK,也成。有人觉得这些照片很无趣不知道要表达什么,那也成。就让大家去给我的照片做定义吧。哈哈。 灵感应该是生活中积累出来的吧,比如看电影,看MV,看杂志。往往出现于拍照的现场和瞬间。小宇宙是只夜猫,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动,什么时候隐匿。我也会拍出很傻逼的照片,大概是因为小宇宙那天刚好睡过头了。     ·之前的“裸体封面”事件,可以讲讲吗? 啊没什么好讲的了。不知道是该骄傲、该害羞、该难过还是该回避。哈哈。就大家一起玩玩吧。   ·除了地球人都知道的你的爱好之外,其实你还有什么不被人所知的喜好吗? 我最近狂爱蒲吧。啊啊啊我都不知道怎么自己这么滥了。结果就蒲病了。   ·关于“杂志停办”事件,大概你不太想多说了,可是你还能说说吗? 其实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难过。呵呵。我倒是很平静。《华夏》只是一个阶段,一个站台。我们总会遇到更适合的,或者自己来创造。我觉得自己还是一个有理想的有为的穷光蛋青年。哈哈。 倒是看到那么多《华夏》的忠实读者为此难过,为此出谋划策,心里非常感动。所以,人还在,创意不死。我们都那么的理想化那么的热血。请关注我即将到来的新作业哦!~     ·我觉得很多人都想知道,你现在心爱的姑娘是谁?= =0 我没有心爱的姑娘。   ·想过换个发型吗?那样就可以变更多了,也不用染灰了…… 有啊。大概你没看过我冬天时候的发型吧,会稍微长一点点,用发泥做一些凌乱。但是还是很麻烦。 灰色已经退掉了,回复黑色了。^_^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Diary | Tagged | 9 Comments

[IMG] 老挝03。

11. 12. 13. 14. 15. 16. | PHOTO | FEB.2007 | LAOS |

Posted in Photo |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