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5月 2007

530。抱。

好想抱抱。有几人可以给我如此。 黑色感冒,坏组织没能好。 办公室窗外是深夜甲虫。02:38. 我为着理想忙碌,甚至不计倒数。 他他他他发短信来。说要高高兴兴。 有用许久没有说起的昵称叫我。 借的幸福持续到后世。 懂我的人依旧在。未过时。 深色药丸也会打喷嚏。 黑夜过来的都是记得住的字数。 短而庞然。寿命常在。 比起下午我是感慨而低温的兽,的状态, 现在更要觉悟。 入夜积聚的疼涩。都感觉不到了。 我很快便不病了。 那些无所谓有无和去留的恋爱们, 都狗屎掉了。 所有自动保存的感恩。 都告诉我,有一个小朋友, 又过了一次18岁生日。

Posted in Diary | 38 Comments

一些些杂碎的无所谓。

那么,从一条裤子开始说。如果这条裤子,是在慢慢的台北小镇或散文般的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出现,再或是在村上春树式的《东尼泷谷》电影里遇见,大概都再平凡不过。怎么说,因为那是一条名叫无印良品的裤子。灰色。细小格子。瘦身。休闲的西式剪裁。简单低调的款式。它偏偏是被我从最繁华的商业购物大楼朗豪坊带回了家。这么说,似乎这条裤子不应该是以这种状况出场,而更像是应该在村上春树的小说里存在。 我想说的是,我的城市,你的城市,再喧繁不过,满身浮华,都还有一条像无印良品一样的裤子,带给我简净。 然后再是一本记事本。当时我从创意市集的小摊买回来。买的时候,承认多少是为了捧朋友的场,支持一下小朋友的手工作业而买下。封面是手工的拼贴图。内页是绿色线纹的格子纸面。一直是没有拿出来使用。但每每在书架上看到,都会想起儿时读书用的那种文稿纸。是略有不同,但一样很简单,简单到方方格格间,没有流行的图式、graphic插页或者抢眼的色值。 自然,我其实更倾向于一本白纸。封面最好也是白色,不要任何图案。所有书写,涂鸦,都由自己作。 大概是前两年太过于追求流行,mix&match毕竟不是多种载体的crossover,它们不同。在一副身体上我选择过的桃红孔雀绿,标签ICON和大小徽章,再或Punk style的二手拼贴领带和裤链匙扣加公仔挂饰我也都试过。冬天起,突然就喜欢起纯粹。 于是冬天春天里,我执意收买的衫,都是纯黑,纯白,连极少尝试的灰,都揽上身。除却一些朋友设计的TEE,其上有一些特别的graphic design,其他,都变成黑白配。 其实不敢说,一切要回到简单。对mix的喜好,只是暂时被收敛起来。到底还是不喜给自己一些过于执着的定论。就像一个模棱两可的问题,得到的也会是横纵向相存的答案。 比如一直有朋友说,是不是会一直把拍照的题材放在同一个范畴里,青春,性,暧昧。那么不想要改变吗?我说,啊我怎么会知道。我是没有计划性的人。那么一切随性吧。或许有一天,并不热爱了,对拍照,对杂志,对性和爱,对旅行和其他……也不要太所谓。 傻瓜相机。Low-tech。手工作业。步行出游。白TEE。帆布鞋。Skin head。二手校服。铁皮玩具。素色被单。人字拖鞋。生活本身就是一场较量。就像我爱UNDERCOVER里的Kurt Cobain,也爱夏天里的Tamas Wells。我爱喧闹腾腾的流行文化,也爱低调素净的本色生存。 这样说回来。那条名叫无印良品的裤子,我能在穿着D&G,Sisley和Comme des Garcon的时尚青年里遇见它,也不会是并不搭调的选择了。 (平媒用稿,请勿他用。)

Posted in Something | 13 Comments

坏呼吸。

这是微尘作乱的一天。难能开启的电视节目里,除了男声学院的第一堂课之外。 民生新闻里,路人甲乙丙神智清楚,但呼吸模糊。 今天我患上了坏呼吸。K先生说,听到X仔再次唱的新歌,心里难过。 我说你要开始新的恋情。放下吧放下吧。 不知道我们是不是都太顾自尊,以至愚蠢。 我们挂记的那个人,都对过去放手不管了。我们何以假借难过,对自己残忍。 而我却因为坏呼吸。面目沉沦,神情无主。于是懒得直躺着。听皮肤说它并不舒服。 我感觉到体温在上涨。 烂北京我怎么买不到抗生药。浮尘又来凑热闹。 我只有对K先生说皮肤在发烫。咽喉炎难过。 而后用文字相互安慰。 大白天的。 若我们都是冷静的两栖动物,水陆皆适。 是不是落入任一种状态里,都不至于窒息难受。 夜间我蹲在藤椅上想要书写。假惺惺地作了一些字句。 并不知道言语里说的是什么。 我对L说我还是经常梦到那个人。混着有八脚恶蜘蛛的梦魇。 惊醒的时候却是想起了橡皮擦抹不掉的耳目口鼻,眉毛嘴唇,颧骨下巴和额头。 L说你只是没有人代替那张脸。 而又总会有的。 F在office里帮我占卜。说恋情在八月份来临。 那么现在呢? 现在的23:57时间。我靠点击蔡健雅来获得依赖。 温习一个人的能够享受的安稳。  并不觉得好。 因为坏呼吸。因为我病了。  

Posted in Diary | 19 Comments

性感放浪纪念周。

小性感大放浪的周末。 在My Show上看到了理工大学的男鱼妖,会写歌的工厂保安,拿花花的勇猛少年,十年老成的90后,死缠烂打的肥草菇,唱流行歌饱含乡音的东北汉,打了厚胭脂的雄性调羹,以及突然下跪的雪狼。 因此饱受了周六的崩溃与戏剧之后。 周日罢半夜凉初透工。 小同事良纯在周日继续我的崩溃。 非常秀斗。 而后通宵达旦地努力泡吧。不轻易醉。 带自己回家。 梦见旧人。遇不到新人。 金属链丢了。次日的次日想不起。 左手在清早有淤。 林奕华的话剧很彭湃。 拍片的下午很知足。 总结出来,真是一个过山车般的周末。 充实完美。比出墙还汹涌。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IMG] 那个下午很知足。

提前的生日礼物。再次索爱。K790C。 赶紧交作业。关于那个下午的知足,还有一些随手的拍摄。 美丽与哀愁。^_^ 手机拍照。320万像素,足以当作日常的数码相机。(我还没买过数码相机,^_^) 自动微距。马啦家的玩物之一(仅是冰山一角)。 又美丽又哀愁。^_^ 林奕华的话剧。包法利的夫人们。二楼看台。用16倍数码变焦。咻~

Posted in Photo | Leave a comment

无性感放浪纪念周。

我们都曾经 游说过一次1999年的夏天 明信片的厚度其实 是不自觉的旅行 离开 回来 我把游船放了锚 死心塌地却停不到港于是 帆布鞋走丢了 鸵鸟也可以在夏天里找到它 并且说为了回来 在这些冰淇淋会好奇的中午 花猫静悄悄  蜗牛打盹  还有 吃着书写体海报的小镇 后来后来 我闭着眼所遇见的你和 你的消息 都驾驶着旧游船清醒了 歌手在唱  音乐响起我  一个人演出重覆的舞曲 第二口奇异果小姐被时间 搁浅 在凌晨深夜

Posted in Diary | 38 Comments

[T恤起义。7] eno×没兴没废

  上海的本地潮流品牌eno,这次与[没兴没废]艺术创作项目合作推出的别注TEE。 一个是于近期推出3/3艺术TEE的本土原创品牌,另一个是支持本土设计艺术的全民创作项目。 这款TEE是由WZL大王设计(他也是没兴没废项目的发起人),分男款和女款。 我拿到的这件男款背后写着“没废”,由此可推断女款的背面是印着“没兴”。 图案也是一件是“肺”的图形设计,另一件则是“心”的设计。取没心没肺的谐音而设计,非常玩味。 在moleskine展览开帘卷西风幕上撞见大王,非常大方地送了这件TEE给我。^_^ 虽然尺码并不合身,哈哈,但是还是要谢谢的~ eno:www.eno.cn 关于[没兴没废]:http://www.upnub.com/

Posted in Something | 14 Comments

[IMG] 223其实是兔的挟持犯。

  假期倒数第二天。传说中的树森迷境,黄色鸭兽,永不迷路的兔子,以及一群没有炊具的少年。 出现了。 倒三角和比基尼们都很兴奋,觉得自己比黄沙大道的街市还要纷呈热闹。 伦敦小马甲和蘑菇头就像姗姗来迟的宇宙黑太阳,凝聚了能量降临。 全太空的无敌少年,领衔主演了气志昂扬的剧场。 没有门票,没有开场,没有独白,没有角色,也没有观众。 等到白太阳被击败,黑太阳很屌地攻占了出来时。 树森精灵跳出来说,嘿,GAME OVER了。 于是,少年们纷纷从树干里,草堆里,灌木丛里,跑回来。 轰一下又散走不见了。 | PHOTO BY MOUPIG | 7th.MAY.2007 | GZ |

Posted in Photo | 27 Comments

不老歌。

我们坐在小屋子里的第二层。最后一次喝酒。洋洋洒洒地喝酒。非常八卦地说隐私。并且毫不隐讳。凌晨调和了的瓶装汽酒,他们是怎么喝都不醉。却十分尽兴地无忌惮地笑,耍大人和小孩的游戏,说自己最后一次哭泣的时间地点和起因。 我说。回到这间屋的时候。那些毫不犹豫的难过就出来了。关于旧的无所复返的情景。历历在目却杳不可及了。看似坚硬的逞强始终败在眼泪。而且,哪怕再逞强决绝,其实真的是无能为力,无能为力看着情景戏下幕。 这七天的广州。除了有些让人烦躁的潮湿高温,粘住颈项的汗。时间都是变得十分矜贵起来。不敢跟谁谁说我回来了,歇不下来的无法见面更不堪。于是什么都不说。 24个箱子的终结。废弃掉许多曾经不舍的杂碎。就连许多尘封已忘的相纸,都看出旧模样。他们说,你大学的时候很范植伟也。是说发型。我拿过那张证件看了看就笑。而后又随手不知搁到哪去。 改朝换代的名片,证件照,书信,相片,涂画与书写。累积出来的是对时间的顺服。那些年我们都那么的傻冒单纯。就连笑起来的表情都是唇齿尽露。大大咧咧且天地不畏。 于是行李们很快从屋子消失。空置出来的地板有些不协调。洗澡,穿衣服,简单的爽肤,匆匆把背包拉好。出门。都没有时间转身。 CA1302上空深夜。瞌睡是没有味道的。气压和耳鸣。不易想到什么事。干脆丑态不忌地沉睡。 出了机舱气温是十四摄氏度。深夜。找不到吃的食店。走十分钟去7-11买关东煮。口渴,烧开的白水。凌晨一点钟光着身子在淋浴间给自己理发。灰色头发快埋没。青黄不接,非常不景气。我想次日精神熠熠地在这个城市生活。忙碌而没有时间不快。保留一点点足以暧昧的时间。 等到终于再有人同我紧紧握住彼此手的时候。我会依旧不老。^_^  

Posted in 未分类 | 2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