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2月 2007

流年期效。

其实我还是非常不适应说一些类似谚语的句子的。 以至于我终于发现自己的愚昧和无能。 感性的水果茶,再怎么样可口,也始终是二流华丽。 那时候始终觉得一峰对流行曲的钟爱与受难,是一定有自己的手段的。 哪怕下三烂,或矫情做作,或肤浅难当。 但是还是要受他这么一说,说流行曲哲学一针见血的厉害。 所以,这个时候我听一峰唱[与陌生人喝酒]。还是有一点点的。感同身受。 是因为,对 萧邦的音乐与Twins的流行曲哪个更有价值这样的问题, 已经比我们嘴对词唱出来的哲学,还要不解很多的。 今天算不上寻常不寻常。 中甸冷得我想逃。于是我愈加相信原来信任的冬天的美好其实是P话。 单人房的洗澡水像不调和的硫酸一样泼下来。 写了一封没有定论的信后,在深夜的无人街道上随便地哭了一下后就睡了。 我想我已经这样安静,安静到无人可以响亮。 还好冰雪日夜走了。误点的早班车转转折折在山路上。 巨大的转经轮在山顶上由大变小。我却又觉得不舍。 可是我们对时间以及距离,永远都是无能为力的。它们强大到你至死都不渝。而你只能渺小地慢慢消失。直到无人知晓。 随着海拔的降低,天气也暖和起来。 今天就算是我的私生活没有章节的一天吧。 在丽江我找到了难堪不定的厌倦。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 我不用像对感情一样,抱着对一切都要理想到无与伦比的态度。 这趟行程,对所到之地,我也终于没有了欢喜。 这比起小自闭地跑到DICOS无趣地喝橙汁来,又偏偏非常微不足道下去。 六年的属性,实在足以改变一个城一个人一纸书一枕情一口味道一手缱绻的质量。 有效期一过,没有人能阻止变革。 就像隔离了六年再到丽江。我旧有的单纯小热情,就在人潮拥挤的古城小道上被宣判死刑。 六年。于是未来变得忽略不计。 我能记起的,无非是第一次的独身旅行。第一次开始像破壳而出的雏兽去踩踩这个星球。 至今还是自行自步,远不了。是气力太有限,还是这个星球太庞大? 六年前旅途中遇到的新婚人,该是有快上幼稚园的孩子了吧。那时在摩梭男人的酒吧里留下的小卡片,应该早就变成乐色腐化了吧。那时朝着我吐舌头的藏族小女孩,可能会离开了那片地出外求学了吧。只有那时雪山上自拍下的影子,是绝对不具备猜测的可能性。因为,那个影子已经不受否决地苍老了。往后的六年里,它所遇到的阳光,已经给够它足够存活的射线,以及足够的时间成长与衰老。 束河。中甸。亚丁。西街。朗勃拉邦。北海。若尔盖。西贡。鼓浪屿。夏河。西江。边城。三江。以及被记忆暂时省略掉的行径。到底哪一个站点是最记忆。哪一个相遇的旅人是最合衬。 六年。曾忆城说,我们始终没有牵手旅行。

Posted in Diary | 13 Comments

此去经年。

把机票护照塞到行囊最外面一层的口袋里。 手写一段长长的留言在纸条上。 礼物和新牙刷摆放在醒目的位置。 回到电脑座位上,不小心看到一句 [此去经年。再见时你我都将老了。] 于是不太顺的心情愈加不顺起来。 天还是照样热。雾和已经见不着蓝的天。 气象预报再次发来未来12小时黄色雾霾预警信号。 不知道该有的旅行前的亢奋, 都灭在哪里了。 想想自己真的是非常愚昧。 再想想那时的用热精有暗香盈袖液和冷屁股做签名,也真的是不甘与怨恨。 而且这些哀伤频频出招。 动辄给胸口一刀。 每每都尽然晓得是庸人自扰,却总是停不下来。 真是可怕的贪念。 突然想起我的人字拖还没放进行李。 而且拿起它似乎就看到明媚的好天气。 走在行人廖少的大街上, 少年们互相追逐着并且说着我听不懂的语言。 我穿着拖鞋没有目的地闲走。 那些似乎非常真实的画面显现出来。 等到分开了独自了都能意兴阑珊, 我们是不是真的无所谓了放下了。 情人节快乐。

Posted in Diary | Leave a comment

硬颈。

心花在理智不理智的周末后,并没有怒放。我所期待的好结果并不是如愿。于是两三天里,闪回的画面非常快地哗啦啦倒回过去。 倒回过去的,所能述说的,并且不至于言不由衷的事情。其实就是简单不过的—— 下午和夜场的两个时段电影。[浮生]和[潘神的迷宫]。独立体和双生儿各自占据一角色。而没有剧场和光碟的时间里,听的是青春伤曲的[盛夏光年]OST。而后尝试着听了听陈绮贞的新单曲[Pussy],发现并没有往时那些掉不下尘屑的小美好。 文艺场落幕后。密密的饮醉让人转眼认不得自己是谁。一个人形链接里,一个日夜不分的盒子里,一个期求依赖好的拥抱来自救的漩涡里,变得不断敷衍应和。 多想就如一首歌的名字,[那是遗忘青春的海边]。没有辜负,不用饮醉后便见着谁都说对不起。然后只记得,对了一张脸说对不起哦,得到的回应好像是[傻瓜]两字。我也不知道为何酒精让人飘起来后,我要动不动对谁谁说对不起。对不起的是什么,连自己都极不清楚。以至于把身体都抖散了,才记得要回家。 于是天光。没有晚安。 那时以求光光的寸头来自我愉悦。却遇到了水火的不容。马桶边上的体态和液态,都是没有开启的跳楼机,有high无险。我不晓得那些是不是表演,就像我们抱在一起时,气不喘,心不跳。心猿意马如暗恋的是他人。 我同谁到底是最合衬。该知道的人不知,不该出场的人却不知好歹地自制角色。 那一天我说。喂,我给你写情书好不好。 好不好,好不好嘛。 怎么终究还是没有收到应答。 离程机票落在卧室里。等着被撕检。我最后是不是依旧要硬颈。如当年。决定了,却走得忐忑。 只要是,我同你是最合衬。

Posted in Diary | Leave a comment

[IMG] 日夜了。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71119200.jpg[/img]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71119199.jpg[/img] | PHOTO | JAN.2007 | GZ |

Posted in Photo | Leave a comment

[2007从广州出发]城市主题展。

贴下这几张照片后。想起我的出发时间是在倒数。 倒数三五天后。便经过出境入境。 在另一个国度。 到了临行,我的schedule依旧还是浑然不知的状态。 所获得的消息,只是机票,时间,以及目的地。 一切既定,我心里的数只是这些。 这一次真的是太过随便的出行。 想想广州已经是非常热的冬日。 这一周都是身着夏装短Tee。身体有说不出的通畅感。 我经常觉得,自己是喜欢冬多过于夏。 但是一到了繁复衣着的冷天时, 又企盼着简约的夏时。 是有一些矛盾的。 而要去的旅行地,是真正的热温度。 想起来便觉得十分痛快。 且不说无需挂心防寒, 而且背囊里也是轻装出发,对我这种生性最怕麻烦的人来说, 能减则减实在是最轻松不过了。 冬过夏时。我说快走吧。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9/7/finger_blue,20070209123859.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9/7/finger_blue,20070209123719.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9/7/finger_blue,20070209123754.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9/7/finger_blue,2007020912389.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9/7/finger_blue,20070209123819.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9/7/finger_blue,20070209123848.jpg[/img] | PHOTO BY SLOW | 这是在表现咖啡新店做的一个小型摄影展。之前的日志已经提到过。 照片是SLOW提供的,今天收到的新鲜海报和现场图。 有空的小朋友可以去看看。看不了的小朋友们就只能看图片了。^_^ SITE:广州天河南一路潮流站3楼垂直极限户外连锁内 (地铁体育西路站B出口东行500米) OPENING TIME:13:00—1:00

Posted in Something | 2 Comments

怎么突然就。

想起昨晚做了一个梦。 老板说经过我们的争取之后,决定不让[NEWAY华夏]停刊了。 继续做下去。。。 听上去是多么令人振奋的一个消息呵。 可惜是梦。醒来了就只能骂奶奶的。 干! 好饿了。

Posted in Diary | 4 Comments

[T恤起义。5] DBG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70668208.jpg[/img] 我已经弄不清这是DBG设制的第几个系列的collection了。 因为他们似乎一直在出品。 除了TEE,DBG的创作还有公仔。书籍。Video。摄影。与artists玩各种crossover等等。 Monster KaR崩牙仔是DBG产品设制的灵魂人物。 它作为Graphic icon出现在DBG的TEE上面。 而关于它的来历,DBG网站上有一句话: 它并不是不喜欢笑,只不过害羞怕嘴角露出可怕的虎牙;并不是喜欢寂寞,只不过是不 ** 朋友而已。 非常可爱。 DBG的每款TEE都是极其限量的。 与整个团队对广州潮流文化的推进一样, 他们的TEE也是强调独立与原创, 很有自我风格。 数数我目前已获赠3件DBG的限量TEE了。 下面这件是夏天时的款。 夏天时拍的照片。 [img]http://www.dbgworks.com/dbg/page28/page3/files/page3-1000-full.jpg[/img] http://www.dbgworks.com

Posted in Something | Leave a comment

[城市画报]×编号223=全裸。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3/7/finger_blue,20070203131048.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3/7/finger_blue,20070203131122.jpg[/img] 2007年NO 03/04 [城市画报]情人节合刊特大号“万物都有另一半”2月9日上。 本应是封面全裸D:em22:似乎因为尺度问题被砍掉了。只有看内页了。 老子这次真的是为文艺而献身了。在酒店房间里晃了一下午的屌。。。:em210: 还有我最可爱的肉艺拍档Emma.Z跟我一起献肉。 大概拍了八套图,正面侧面背面,在尺度的控制下能裸的都裸了。 看来我已经真的走上了一条肉艺男的不归路了。。。 目前在城画的官博只有这两张图了,要看更多的,请买下周的城画吧。 而且还有预留的最后一个大秘密要等到2月9日出刊日来揭晓了。(这个秘密真的是神秘到连我都不知道^_^ ) 应该还有223大谈关于[另一半]的采访文章。 2月4日追加一枚我自己相机里的一张图。这张图是城画里没有的哦。 非常喜欢那天下午的光线。白的纱窗帘。 哪怕裸体躺在床上,都是干干净净。 不带任何欲念。 阳光把我们都洗净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4/1/finger_blue,200702040277.jpg[/img]

Posted in Something | 9 Comments

[IMG] 小金宝。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70430286.jpg[/img]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70430287.jpg[/img] 好像是极其漫长的没有见面之后, 短暂的牛扒套餐和海鲜焗饭的夜餐里, 我们连话都似乎无法说完。 说不完了,就暗示着还要留到下次见面,再继续说。 [我们的感情就这样慢慢变淡]。 然后再慢慢回温。 | PHOTO | 27 NOV.2006 | GZ |

Posted in Photo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