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1月 2007

[IMG] 223其实是彼得·潘。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70245011.jpg[/img] 闲人终于拍了一张有点意思的图出来了。赞一下。 最近比较喜欢这种有点超现实情景的照片。 虽然闲人的梦想是做电影导演, 但其实往摄影界发展发展,应该也是有希望的。^_^ 准备跳楼的223。其实是要做小飞侠。 这类危险动作经过专业训练,其他小朋友们无事请勿模仿。 否则死伤一概不负责任。 (看着都要捏一把汗:em220:) | PHOTO BY XIANREN |

Posted in Photo | 2 Comments

无序。

生活似乎并不那么井然有序。或者有些耐心过于稀少。 比如看电影。有两三年时间里,把看过的电影用本子记录下来。 其实并不十分善于记忆和表达。 所以用笔零散地写下来,有助于日后整理这些细碎。 可是很多时候又总是忘了做这样一件事。 以至于后来连那本手抄本掉到哪里去了,都无从知道。 又比如有一次我狠心说不再见。 行李和身体,连同短暂的相处请一并带走。 隔了几天的一个夜间。 面面相觑的两个人。却什么残忍决绝的话都说不出来。 想是当时的忿忿,排到见面的档期里, 都早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而且自己并不是十分懂得规划的人。 夏天时说不如去学一门新外语吧。不如去上调酒和占卜课吧。 后来也都不了了之。 (如果你知道广州哪里有调酒班可以上,请告诉我) 想尝试的事情太多。 对做一些自己毫不力所能及的事情也颇感兴趣。 以至于动起念头, 去MTV玩了一把客串VJ的试镜。 我竟是没有任何准备就跑去见到Kuang。 她问准备得怎样。 我说啊。于是无语。兼并傻笑。 假装的节目中有一段,是卡拉卡拉榜的前三揭晓。 于是想啊想啊。编出了[华丽的冒险][富士山下]和[小情歌]。 并且说出一堆貌合神离的话。 觉得十分有趣搞笑。 既定的行程前后的几天,还没完全决定下来。 很是怀念两千年一个人到的云南。 而这次的旅行,云南会是来回的中转。 那年落下未成行的中甸, 这次希望能完成。 再怎么样。有旅行的日子还是最好不过的。 想起来,心里都感觉到非常的茂盛。 至于生活里的那些一时无法顺理的音节, 就先给它一个小小的休止符stop一下吧。 *突然想起哪段情节。 她说,休止符跟人一样,都是有情绪的。 (谁能提示一下是哪部电影里的情节,好让我想起来。)

Posted in Diary | Leave a comment

[IMG] 煙。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70172191.jpg[/img] 非常喜欢繁体字的[煙]。 比起火与因的[烟],多了几下隐俗的笔画。 相片里的楼房屋顶,那天像起了火。 习惯性地要拍下办公室玻璃外的小世界。 显影后在电脑里看。隐约是微弱的超现实。 于是想起很多关于煙的记事。 后来觉得。说再多,总是太残酷。 我们都还没真正成长,却假装纷纷苍老。 所以,想想。还是不要轻易怀念。 总有一天,都会一张口便真的唰一下老去。 于是欲言又不止了。 | PHOTO | 09 JAN.2007 | GZ |

Posted in Photo | Leave a comment

一月说事。

发了一场蕾丝般的以及整齐刘海男生的梦之后,混浊的惊心动魄随着假借时日的过山车一起,轰隆隆地滑到了轨道尽头。 于是还是想安于平静。 收到了懒猫快递过来的她的书。[url=http://www.douban.com/subject/1947357/][比如,单身][/url]。我翻开中间那篇故事来看。看着看着觉得十分熟悉。句式,语调以及碎片的说话。却又记不起来在哪里看过。因着不是特别习惯在网上阅读长的文章,所以拿着印刷本在手上,大概可以补足了早些年我并没有很仔细地看她写的长篇小说的缺憾了吧。 想起来。其实我跟很多人都是如此。这样。那样。认识很多年。连仅有的一两次见面都不记得是哪个年月。MSN上是常客,却极少说话。各自做着自己的事。多年里的对话大概不会超过20句。或许偶尔一次心血来潮,各自说出很多自己的近况。而后才知道,原来她的他还是不变,我的你已经不小心改朝了换代了。然后突然有一天,跑出来说,喂我儿子两岁了,喂我在英国结婚了,喂我在哪本杂志上见到你,喂我跟女朋友分手了开始喜欢男孩子了。 懒猫则是很久以后。说,喂我的书准备出了。 但是书在我手上,还没来得及看完。所以还没有资格说什么。但是句式我是很喜欢的。于是我想起上次的MSN聊天,她把多年前我们的QQ聊天记录发给我,看得我发寒。那年我们都非常做作,矫情得厉害。就连不开心,都要十分认真地酸一把。后来我们就在MSN上笑那时候的傻气。如今却是没有这个勇气去像小孩子一样矫作也矫得有理。而书里面的文字却不是那样子的,却是简单不加过分修饰,用心的说话的那种。 下午在东山口的露天酒吧,完成了团队小朋友的毕业合影。大家非常开心地穿上白衬衣、各式领带。像极了中学生,唧唧喳喳,唧唧喳喳地在二十度阳光下露出整齐而白的牙齿。然后笑着跟某些东西说再见。 合影的照片将刊登在杂志的三月号里面。我仍未想好相片一边的卷首语该写些什么。若无其事地写一篇无关痛痒的话题文字?还是寥寥几句狠心说再见?不过既然阳光都那么好,小朋友们笑得那么开心。我们也应该勇于跟一个旧的过往告别,跟新的开端牵手。 还有。在新表现咖啡店里的[从广州出发] 微型摄影展已经开始,有我的,Alex的,以及表现的两位女主人龙贝尼和丘雅的广州相片。有兴趣的小朋友可以去看看。地址:广州天河南一路与体育东路交界处的潮流站三楼表现咖啡内。为这次摄影展而印制的限量书册也即将出来。

Posted in Diary | Leave a comment

07年2月的[NEWAY华夏]。

本期主题词play-girl. 封面。这次由Nikita做美指统筹,玛雅摄影的东哥操刀拍摄,封面插画Kulico(她很激动地说说终于轮到她了)。Cover Girl Wendy是爱好收集PUNK和复古衣物首饰、喜欢Vivien westwood的设计系个性女生。另一个造型是采用上世纪80年代的金色眼妆和油亮的飞机头,充满玩味和调侃的气质。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7/7/finger_blue,2007012713946.jpg[/img] 专题。这次很大胆地把48页书纸部分全部用上做一个专题了。编辑部共同策划,爱米和鬼树执行的[Play Girl 生活、物好、性趣、营养、运程大解密]。第一次大尺度地谈论独立女生最私密的话题。我们笑说我们是女版的《男人装》。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7/7/finger_blue,20070127133029.jpg[/img] 专题-Play Girl 采访 左:北影文学系 董爽——我是一个快乐的性享受者 右:巴黎彩妆师&兼职模特 Annie Zhang——一个女人有自信了,自然就有悦己者。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7/1/amyrock,2007012713828.jpg[/img] 专题-Play Girl 妆容 包含四个气质完全不同的模特,四组完全不一样的妆容指导!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7/7/finger_blue,20070127131013.jpg[/img] 专题-Play Girl 搭配 又是四组完全不同的Style!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7/7/finger_blue,20070127131115.jpg[/img] Play Girl 情趣游戏+情趣物品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7/7/finger_blue,20070127131158.jpg[/img] 90%粉红指数的开篇图(kulico画的)是非常露骨的了。有很多隐喻。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7/7/finger_blue,2007012713135.jpg[/img] RORO在上海NEO Cafe操作的服装片,外模样子很娃娃。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7/7/finger_blue,20070127131413.jpg[/img] 他城·罗马:美男的真莫道不消魂相。JINGLING做的,12页全讲的是意大利帅哥,并且告诉你,在适当的时间、适当的地点、遇到罗马男……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7/7/finger_blue,2007012713159.jpg[/img]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omething | Tagged , , | 5 Comments

[NOVEL] 飞行兽。

因为感觉好像要没任务做了。我突然变得很想写小说。 就像那个很晚的夜里。飞快地噼里啪啦打出的这段故事。 它或许压根不算是故事,充其量大概只是冥想碎片。 但我想,其实我也能用简单的方式讲我想讲。^_^ —————————————————————————— 木偶剧团是在地下铁隧道的尽头。不是柏林也不是东京。连亨利老团长都不知道这个木偶剧团是身处何处。好像梦境和现实总是有差异一样,那天他们所有人,衣着光鲜地进入到这个剧场,竟然是闭着眼睛到达的。 于是有人开始想,如果记忆没有产生时空偏差或者无端空白的话,木偶剧团里的成员,应该都是各自在某个地方的某个儿童屋里床上、窗台、玩具箱、抽屉或地板上。而且谁也不会想到,会有哪个大人是某个剧团成员的主人,却偏偏又把木偶弄丢了。 他是木偶剧团里唯一一个长着兽角的男孩子。17岁。像城市里的中学生,穿深蓝色校服一样的外套。牙齿整齐皓白。额头上的青春痘被汗水盖住。他们不知道他的名字和来历,于是都叫他K。K有一把神奇的工具,像锉刀又像魔杖,他称它矢。他经常可以用矢制作出很逼真的物品。但矢也被K用来做另外一些事情。 比如K经常偷偷到剧团的图书室里偷书,并用矢一页一页撕割下来,揉成团吃掉。他以为多年来这么做,未被任何人看到,更不用说被亨利老团长知晓。但是猫却是知道的。 有一次是剧团宵禁时间。地下铁在最末一班到达后,结束了一天隧道里轰隆隆的声响。K睡不着于是到图书室偷书吃。他是挑着吃的,从这本书里撕下中间几页吃,再从那本书里撕下几页吃。所以图书室里的图,大都变得残缺不完整。但木偶剧团却没太多人读书,于是也就没人知晓。 但是猫却是知道的。 那天晚上地下铁维修。有昏暗的灯光隐约从远处照进隧道尽头的剧团里。K从书柜的最顶层拿下一本硬皮封面的书。翻开吃。这本书的名字叫《哈扎尔词典》,由帕维奇所著。他照旧用矢来撕书,刚吃下书的两页纸,K突然感到庞大的孤独。无以名状的那种,根本不知道从时光的哪个角落里突然就生长出来似的,很快蔓延了整个空间。而那个空间,似曾相识又的确不知何处。 K想起家。那些残缺模糊的往事,在经过十岁的记忆礼之后,便基本消失殆尽。这时他又突然想起。因为《哈扎尔词典》和无以名状的孤独感,使得一切又复燃起来。 K终于想起家。 绿色屋顶。铁皮窗。有雕花的金属床。白色被单。屋子很空,没太多装饰物和家具。窗台上有一小盆长出长苗的伊豆和一个相框,里面的相片是少年和K。少年的面孔不甚清晰,似乎被水化过,或是相片太旧褪了色的缘故。 K又看到了自己。他十分清楚自己的模样,同丢失掉的7年记忆里的一样,他们又回来了。 K于是觉得高兴。把被吃掉两页的书放回书柜最顶层。并且整夜无眠。 次日。早班的地下铁轰隆隆准备出发了。K在一整夜里,用他的矢给自己做了一副翅膀。他在亨利老团长的房门前留下一张字条,说他走了。 于是K背上新做的翅膀。尝试着跳了两跳,就要跟着早班的地下列车一起飞出去。 这时猫跳出来。突然一把抓住K的衣角。对K说。带我回家。

Posted in Diary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两个问题。

这两天被问得最多的两个问题。 一是为什么[NEWAY华夏]会停刊。 二是我接下来要去哪里。 停刊的原因昨天的日志里已经说了。但只是[NEWAY]阶段的[华夏]停了。 暂停过后的[华夏]不久后应该会以另外的姿态出现。 但一定不是大家原来喜欢的[NEWAY]风格的了。 豆瓣里我对某个读者说: [华夏]只是一个载体。只要人还在,团队还在,大家都还在,就不怕没有继续。 原来的载体消失了,也意味着会出现新的载体去表达我们自己。 撒旦娃娃的留言说的对,其实[华夏]并不是最纯粹的。 因着大环境需要,我们依旧做了很多迎合市场需要的东西。 但最终还是被判定在小众杂志一圈里。 或许“生不逢时”这句话真的是对我们的最好安慰。 接下来的我还没有打算。 才获知停刊的消息两天,哪有那么快就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 虽然公司对我另有安排。 但是我还需要时间消化一下这个过渡期。 先把最终的三月号做完。并完成计划中的旅行。 再静下来想想自己接下来要做些什么。 不过呢,不管我未来做什么杂志,做不做杂志, 或者用做杂志的方式做其他事情,甚至改行… 223依然还是会做一些事情出来的。 并且理想的东西还在做,而且已经于早前便在进行了。 希望很快又可以看到223做的新的东西出来。 也希望[NEWAY]完美小团队能有机会继续共处。 因为他们都是最可爱的最有激情的小朋友呐。^_^

Posted in Diary | Leave a comment

偷游日以及告别日。

很累地回到屋子里。坐下来。手里端着东山口牛杂档的一碗萝卜牛杂。今天气温是8到18度。阳光出奇的好。地下铁三号线人十分多。我在这些十分多的人群里,从游乐园来往。 本应是没有借口的偷游日。彻底变成了堂而皇之的工作缺到日。十环过山车我们坐了六次。U型滑板我们坐了四次。飞天摩托我们坐了四次。往往复复以为亲身力行只不过是让身体渐次麻木。不仁到可以在过山车时间里从一数到十数着数着便睡着。 后来的确我们都快睡着了。也都数不清我们到底轮回了几场机动游戏。似乎没有什么能让我们持续亢奋了,就连大力水手都成为勇敢小朋友们的手下败将。后来是梳打饼和西米布丁拯救了我们。饥肠辘辘着还能在二层旋转木马间,上演一场滥情偶像剧。 谁都不知轻重,无晓好歹。 有几个人分别于清晨午后和傍晚给我发短信。以求关于一本叫[NEWAY华夏]杂志停刊的事实验证。Roro说亲爱的真是噩耗。我故作冷静地说没事的,我们还可以做一些其他事情出来。 可是回到家上网,想看看今天编辑部小朋友们的自留地里有没有什么异样。打开爱米的blog,虽然都没什么太多不妥,但是几张旧照片便打败我了。 两年前两年后。我在这本杂志里面的总共两年零一个月时间。所有的无奈和难过,不是因为时间长久所累积出来的职业感情,而是对这么一个可爱的热情力和创作欲十足的团队的即将支离掉的事实。 我甚至都觉得在这个时间里面,非常不该是用来做回忆的。这个时间那么短那么短,我和亲爱的们都还未将自己养大,却要为更小的孩子来做回忆录。可说的不多,可是却又很多很多。 于是不知该说什么。干! 很多热情十足的想法还未来得及在其中实现,很多想要邀请的牛人还没来得及合作,很多亲爱的读者给予的意见还没来得及消化,这本杂志便突然被判了死刑。 总结众多往复不断的意见,关于这本杂志的致命伤便是:叫好不叫座。媒体业界认为好,毕竟只是小众,但广告客户却把它忽略在计划之外。在国内大环境下,好的作品不一定就是好的商品,小众永远不及大众强大。 老板宣布[NEWAY华夏]死刑时说了一句话:你们杂志生不逢时。 我们都过于理想主义了,以至于轻浮得太高。掉下来速度也很快。我们曾经以为的理所当然,也在强大的市场面前显得渺弱无力。我很努力地让它能够大声说话,能够表达有态度年轻人的生活品质,可是我还是很对不起地让它被打败了。 关于我与[NEWAY华夏]的关系也即将终结。我的去向未定。三月号[NEWAY华夏]是终结号,绝人比黄花瘦版的这期我们又可以集体亮相。如果你还爱这本杂志,最后一期可别忘了买哦。^_^ 最后,请你们都一定好好的。人犹在,我们犹在,创作不会停歇的。杂志死了,但是意念不死,223是强大的不败的。^_^

Posted in Diary | Leave a comment

[img]223其实是手机自拍狂 之四·黑。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69460675.jpg[/img] 自拍狂连载最终回。还是原来手机里仅存的一点图。 觉得没意思起来。 因为发现所有自拍都很自恋的一副表情,傻逼逼的,真想狠狠地抽丫两巴掌。:em210: 所以以后再也不贴手机自拍了!!! 。。。。。 。。。。。 。。。。。。。 贴别人拍我的。。。:em211:

Posted in Photo | 2 Comments

[IMG] 一组杂志片。

这是早前给[1626]拍的一组片子。结果玩过头了,没达到他们想要的效果,我觉得稍微好点的也被砍掉了。:em213: 造型和美指是Kulico。Model是YOKO和朝浩。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69362537.jpg[/img]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69362566.jpg[/img]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69362541.jpg[/img]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69362538.jpg[/img]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69362540.jpg[/img]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69362539.jpg[/img] | PHOTO | RICOH GR DIGITAL | 24 NOV.2006 | GZ |

Posted in Photo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