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2月 2006

[T恤起义。4] Jellymon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66078331.jpg[/img] 夏天结束的时候,突然喜欢上黑色。黑色外套。黑色T恤。黑色CAP帽/冷帽。黑色VANS。黑色牛仔裤。 Linlin来广州前问我,想要哪一款。本是挑了一件蓝色款式。 后来她说蓝色款式大概是不适合我的尺寸。 于是见到面的时候,拿到的便是这件黑色款式。 却也正好投了我近期的黑色所好。 上面的Graphic结合了figure形象、对话和Graffiti于一体。 白色与绿色与T恤本身的黑色很有对比。 T恤是为Jellymon目前于上海DA>SPACE的展览[甜蜜伪宣传]所特别出品的限量制作。 总共三个款式四个颜色。每一件都是手工丝印,HOME MADE WITH LOVE. T恤其实只是这次展览的周边产品, 而重头的作品,则是于这个展览开帘卷西风幕便首卖的JELLYMONOGRAM玩具。 关于Jellymon。 是Linlin和Sam Jacobs组成的伦敦设计单位。从2003年开始插画、图形、动画、玩具及室内设计等项目的创意工作,以结合英伦Iconography、Pop Art、Street、Super Flat和Jellymon自家的搞怪可爱风格受到来自国内外不同时尚媒体的采访报道,也收到时尚创意人士的关注。现今Jellymon加入了上海DA>SPACE团队中,Linlin现任DA>SPACE的创意总监,Sam则担任DA>SPACE的美术总监。 http://www.adfuntureworkshop.com/jellymon/entries/00000065.htm

Posted in Something | 8 Comments

杂志设计生活。

杂志如何设计了生活?在我所接触到的国外杂志里,关于“设计”,似乎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关于工业设计,平面设计,或者产品设计这类简单的范畴。因为“设计”,我们的生活似乎有了一种心甘情愿的味道。心甘情愿被潮流所设计,心甘情愿被时装所设计,心甘情愿被娱乐所设计,心甘情愿被艺术所设计。而在数不胜数的杂志群里,大部分杂志承担了“设计你的生活”这样一个功能。 杂志不是群攻不是强攻不是逼迫你要接受它的思维,但是有多少人不是被媒介所左右了想法?杂志到底如何设计你的生活?我于是翻开我的杂志柜,一张清单很轻易地被理了出来,且角色分明。[VOGUE]、[EXIT]、[SURFACE]、[V MAGAZINE]这类高端时尚杂志,它们便是用时尚设计你的生活。[Dazed&Confused]、[i-D]、[Nylon]、[WAD],用另一种先锋时尚观念设计你的生活。[TOKION]、[CREAM]用艺术设计你的生活。[Rolling Stone]、[PEOPLE]用娱乐设计你的生活。而回到最原始,真正用设计去设计你的生活,其实在众多讲求时尚×生活方式的杂志里,也大有涉猎。但设计类杂志,大多还分成多种类别,比如生活方式类的[WALLPAPER]、[Relax],比如平面设计类的[XFUNS],比如艺术设计类的[+81],再或者是本身的排版设计便是一本值得借鉴的杂志,比如[Lodown]和[CREAM]。 对我来说,我所爱的比如意大利的[PIG]、澳大利亚的[YEN]、法莫道不消魂国的[PURPLE]和[WAD],它们便是设计了我的生活的杂志。热爱[PIG],在于它那种极不内敛,将生活以最激烈的状态呈现出来,它一样是谈潮流谈生活和创作,但是它吸引我的是那些图片形式,以SNAP SHOT的不矫饰的、粗暴的方式表现出来,自然成为杂志list里的心头好。热爱[YEN],是它即有直接了当的叙述,也有小情怀的抒写,它虽然是偏女性的杂志,但又多少呈现出一种独立的态度,而且极爱用宝丽来表现图形的形式,还是让人叹服的。热爱[PURPLE],大概不需要太多陈词,它用一种看似高高在上其实却又离自己很近的方式去设计我的生活。其实与其说被设计了,还不如说因为它的强大,让我受到影响。 说这么多关系模糊的杂志,其实想回到的重点,还是最初的纯设计。纯设计杂志,杂志柜里的固定项目自然不会少了台湾的[XFUNS],这本杂志虽然是有关设计,但是它所关注的不是闷蛋无味的专业领域,而是与潮流与新锐并肩,比如玩具设计、传单设计、独立漫画、街头涂鸦、二人团队、网站精选等等。它让人看上去是“好玩”,一如它的刊名。日本的[+81]杂志,甚至被香港潮流界捧为圣经,一本艺术设计类杂志能有如此地位,大概在于它总是具有超前意识。要知道,潮流与艺术和设计,已经是密不可分的几个领域,彼此影响彼此“设计”。而[+81]也往往不会只关注那些专业领域的艺术设计,它的眼光会一直放在潮流界所发生的巨大事件中,并有独到的预测。比如它关注过香港创意工业,关注过目前当红的时装插画师,这些话题,被[+81]涉猎到的时候,也正是刚刚发生的。 有朋友从澳洲带回一本杂志[LINO]给我,封面上关于杂志的定位,是“PREMIER DESIGN LIFESTYLE MAGAZINE”。里面涉及的内容,真的不仅仅是关于设计,也有时装、生活以及艺术。由此看来,“杂志设计你的生活”这个话题,其实已经成为泛设计范围,不仅仅关乎简单而遥远的专业设计了。 ·关于文中提到的杂志,可从我的[url=http://223.blogcn.com]收纳箱[/url]里获取更多信息。

Posted in Something | 9 Comments

一些依赖。

大概是这趟又是任性的奔跑太过于猛烈,内心的加速度异常旺盛。以至于跌下马来,几乎要支离破碎。难堪得像软化雪人。越显感情缺陷。 我曾经似乎想不偏不倚地用文字形容自己。却每个时期在变。Y和L都笑我,再恋永远如初恋。义无反顾且冲动轻狂,结果每次偏会过丧礼。我已不知道我何时能再恋。已不知道何时有另一双手把我双手从裤袋里拔出来,用手指捏着。 回老家参加的是中学死党的婚礼。我们各自曾经的预半夜凉初透言,都完全没有生效。谁谁说非陈明真非周慧敏不娶。谁谁说223一定最早结婚。我们明知那些都是小童的干净憧憬。连带上性幻想都显得不猥亵。如今我们都没有了十多年前的显明心计。甜的糖依旧尝,只不过对象换成了日夜同枕的另一位。 我说。她的语气亲和,日后一定太有福气。 我在给爸爸妈妈拍下几张照片后回来了。高速公路上短信里他说在听Eason。说我好久不更新。后来说要好好爱自己。 后来。 别人的晚餐时间之后我去吃我自己的晚餐。回转台上埋头吃寿司。等离子电视节目是拉阔的林一峰。旧的流行曲。有酒窝的笑。凉的三文鱼沙拉。芥末吃出泪。左右各五个空位。突然想笑。幸好有热茶。匆匆买了单逃走。 我把微波炉上铺散的电影票根收集好。仔细地看了六月到十一月电影院里几乎整个夏天的自娱自悲。然后一一把他们整理进小铁盒。盖上。 想起一些非常有营养的拥抱。想起今日路途上的好阳光。似乎就开心起来。

Posted in Diary | 15 Comments

乌雪。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65328410.jpg[/img] 旧的冬衣磨出了绒毛。便想起那些次背着背囊的旅行。 当我一个人站在没有边际线的冷光线下。麦田。湖泊。曲折的人行道。扬尘而起的大卡车。惊起的鸦群。 呼啦拉一片,像时光批发。 不怎么拖泥带水,就完散了。 怎么算是幸福。 那些年想的是,无非流离。行走。私有的感情虚构。 有时候连告别都是幸福。 傻傻的。 就那样连同安稳的恋爱,就告别成了有形的悲哀。 迄今我却是没有责怪谁。 我依旧想要有床雪白被单,有人帮我于晨早叠好,于晚安前铺开。 或许太多没有了结掉的惯性。 那床被褥虽是换了雪白。却仍是瘫痪。 就像起了毛球的冬衣也丢不掉一般。 坏习惯总是改不了。 这段时间一直在城市里。 难得快要去另一个地方,却因为工作有所拖误。 天气是冷了又暖。 刹那热爱的短信说。站在太平洋盈科前面,忽然就下起雪来。 我却是怎么始终都在耿耿于怀, 耿耿于怀这些年那些短暂的小心愿。 从来没有实现。 开始有些不能负荷。 谁带谁逃离。 能不能就此安心。 真他妈难过。 | PHOTO | OCT.2005 | GANNAN |

Posted in Diary | 21 Comments

黑暗之光。若水。女爵。

黄耀明。若水。 我记得早的时候在她的疗养院那里看到阿姆斯特丹。 看到他写。于是心有戚戚。 發現我很想有什麼發生 / 發現我很想吻什麼別人 / 二人或吸引 一個也開心 / 我以為情願愛一生 / 證實我很久已沒有今日 / 證實我很久已沒有興奮 / 往事正消失 未來亦消失 / 趁換了天空趁一個人換個靈魂。 于是很快我决定。在那篇未完成小说里。 那个他是喜欢周耀辉多过林夕。 雷光夏。黑暗之光。 我记得那时矮沙发里看台湾片。 美少年直面的青春。 曾经也梦到无畏歹毒的少年暴力。 坏死的青春绝望。醒来时又恢复平和的模样。 后来台湾片看得都忘了情景模式。 几乎也就忘了关于一部同名电影的章节与说法。 杨乃文。女爵。 我记得我也是在反复听的一间屋里。 后来你醒来说听音乐。于是在浴室里晨澡。 我把音响开得大大声。 生怕被花洒水滴声盖没。 那时的状态实在太好,以至于掉下来时没有安全保护。 好像就都受了伤。 我都不知道,你听到的是男声。还是女声。 或者什么都没听到。

Posted in Diary | 16 Comments

男版射手的1974。

所有温床到最后,都要因阴冷而慢慢凉。慢慢凉。我之所以还相信那些如神婆巫师所解的宿命,虽然无非生死聚散,无非福祸吉凶,无非傻瓜都能懂的预半夜凉初透言与慰藉。是因为我觉得,不到死去,至少三十七度热体温,能维持思维鲜活。 于是我又相信我还是活着。 奇异果小姐说。在天冷的露台里这样的面面相觑,哪怕其间忽尔肃静,也是心有所想所念。就连没有话说的三十秒,倒茶的姿势也有三分美感。 红茶王子说。你的须根剪得虽然并不整齐但是很有型。你笑起来的酒窝很好看。是不是如我一样是要永远面带童真,面带亲善。 黄糖小朋友说。这样土得掉渣的开场白,明知道是傻瓜式暗示,也偏要说,偏要说。并且知道,有人愿意讲,便有人愿意听。那些三年五年的开心难过。 这些像是过往烟的旁白,倒叙和述说,在另一段过往烟里过场。于是。冷的身体取索到的温度。也许并不是自身体温,不是火的栖息,也不是气候突围,却是空床独枕中所伸出的五指。抓住,抓住便不寂寞。 后来。我问那些小仙女,射手少年是不是土相。宿命的土相。 结果不是。我拿捏着几个字,却是没有惊奇不惊奇,满足不满足。因为说了我也不懂。是不是土相的亲吻会彭湃一点,是不是火相的手掌会安稳一点,是不是水相的耳语会暧昧一点。我实在一点都不知道。只尽力能让自己相信直觉,只要好好过。 枕空了,床冷了。绿茶卷公主说,好吧好吧,暖茶时间还是有的。请不要忘记,不论走过一小段路,还是抱过一个夜,其实等同于幻无。 我知道。我们所浅尝的遭遇,哪怕惊心动魄,哪怕冷静无奇。我如此面善。也一定能活过30。 就算你没听过Chandeen也好。我却是懂得Robin Williams如何。 就当我1988,你1974。无需等同交换。

Posted in Diary | 15 Comments

[IMG] 223其实是手机自拍狂 之一。

好了。是时候将手机里的自拍相片Load出来了。 成为一个真正的自拍狂的首要条件便是拥有一部可拍照手机。 那么我在这三个月里,手机里照片数量大概有一千来张。 除了少数的几张其他相片之外,剩下的都是自拍。 而且是随时随地自拍。 这几张自拍照是本周和上周的自拍。 从左到右从上到下的自拍地点分别是枕木吧的洗手间尿东篱把酒黄昏后尿ing,麦当劳等人ing,coco家的天台拍片间歇,公司会议ing,OK便利店聊天ing,还是麦当劳等人ing。。。。 既然为手机自拍,就几乎全部是大头相了。 这是手机自拍系列之一。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64946560.jpg[/img] 这些图我用索爱W810拍的,并且PS过颜色。不要再问了。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4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