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5月 2006

18岁脸红红。

姐把巧克力放在桌子上。绿茶和摄影书从电视桌上不见了。我在吃小集体的晚餐,讨论着放片会的时候突然无话可说、第二碗饭也没有来,于是没有吃饱。 美院后门很湿。世界湿湿的。今年夏天雨水多,于是很凉。早晨起床冲凉,用很暖的水。旅行暴晒后的死皮掉光了,似是重生一般。冬过夏来,甦醒了一地时光,和一条停不止衰老的生命体。 我收了一个信封。一张碟。两颗糖和一段录像。深夜身体很饿了,于是吃昨日没有吃完的芝麻饼。我并不爱吃饼干,可是饿了,没有烧烤我只有吃饼干。白开水也不会有顾虑。 我突然想要门口开些花。我不想亲手去种,就像不想养宠物,他们死了,我赔不起自己。可是夏天都要半了,我只在异地看过蔷薇,一回来,世界就又黯淡了。我很爱这些独自相处的时间,屋子和空气,白冷水和流行曲。所以,它们要避在花朵的后面,同我一起保守温暖,盼望结果。 如果幻想即是存在,我藏在胶囊里没有释放的小情愫,是不是可以轰一声膨胀。我们所要铭记的,往往要让他/她来揭晓。因为我们的记忆腺太幼稚,沧桑一些年,还是太有限。 那日在另一张餐桌上说起的那年那年。那年那年,我们在深夜的暴雨里打湿了青春,稚气得跳舞也气短。那年那年他和她十日同窗,多日相恋,分手时他在上铺哭,我们全都消失。那年那年我们的单薄年代,那么多人相爱如同一支歌的词曲,始终和声线。还记得什么的那一间课室和那几张面孔,是不是都没有老。 那时我们都是18岁。说起来都要哭的18岁。 那么始终都是长大了。去年来年都要说的话,因为心情哽着,还是作罢。 我把和一峰的合影晾在MSN上。很想问,那年给他写的信他收到了吗。我说了什么不记得了,我们后来在十几分钟里又说了什么,却什么都不像回忆。我们还是太陌生,言语客套礼貌,天暗了就离开了。 他问,你为什么叫223,那我就叫411。 411给了我一个没有来路的生日礼物。他不知晓,那日我我走近他,如18岁时的脸红。 (认证码是9888,干!)

Posted in Diary | 25 Comments

[IMG] 上海胎儿。

01.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8831296.jpg[/img] 02.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8831297.jpg[/img] 03.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8831294.jpg[/img] 04.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8831295.jpg[/img] 05.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8831293.jpg[/img] 06.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8831342.jpg[/img] 07.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8831340.jpg[/img] 08.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8831339.jpg[/img] 09.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8831341.jpg[/img] | PHOTO | RICOH GR1 | 20-23 MAY.2006 | ShangHai |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 12 Comments

[IMG] 上帝杀死一支夜猫。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8760456.jpg[/img] | PHOTO | RICOH GR1 | 21 MAY.2006 | GZ |

Posted in Photo | 3 Comments

[ZINE] 法莫道不消魂国时尚蓄意-WAD

要说有态度和锐气的杂志,英国法莫道不消魂国这两个可谓时尚杂志大国各自都有影响整个世界的杂志出品,在英国有[i-D][Tank]、[Daze&Confused]、[SPOON]等,在法莫道不消魂国也有像[Purple]、法莫道不消魂国版[VOGUE],以及这次要说的[WAD]。若是非要有所对应,[WAD]可以算是浪漫版的[i-D],他们同样是有先锋意识的年轻力量,而有所不同的则是,[WAD]比[i-D]多了一种特有的法莫道不消魂国式优雅。 从封面来看,往往会陷入[WAD]蓄意表达的某种传统影像的混淆中,而它实是在意影像的力量,往往在内文中,总是传统与现代手法结合的新看头。在时尚的圈地里,[WAD]所坚持的是不受限于时尚,它往往把眼光放到跟时尚有关的领域,包括最领引年轻人的潮流创意。实话说,[WAD]其实并不十分法莫道不消魂国,却多了一股英伦尖锐的硬气。 继去年的颜色主题后,今年的[WAD]决定把目标放到欧洲,一年四期将欧洲从地图上模糊地划分成东南西北四个主题。由这期的东欧开始,发掘关于新时尚的一切。于是从德国到波兰再到罗马尼亚,[WAD]走访了Adidas、Puma,亦发掘了一些年轻设计师的小品牌,比如瑞士的Alprausch,保加利亚的Petar Petrov,澳大利亚的Wendy和Jim,德国的VSCT……这次杂志之旅还通过最潮流的城市,以“Family”为题采访了到各地最好的创意团队,甚至还包括了德国的[Lodown]杂志团队。其中一个有意思的版块,是[WAD]特别挑选了东欧各国的八位designer,给他们一个城市和一个旅行箱进行平面创作。 [url=www.wadmag.com]www.wadmag.com[/url]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8662509.jpg[/img]

Posted in Something | Tagged , | 3 Comments

拥抱着祷告。

这样的下雨天,是不是也如电影中,屋檐下你和他她在同一道雨帘后面,稍不留心就错过那个注定的人。可是生命毕竟总不是那么多可爱巧合,哪怕一秒钟擦肩,下半世再来遇见,也会起伏颠沛得不记那张微薄的面孔。 今天又陷入一首歌的旮旯里。湿的柏油路上车行人行,都被一个小宇宙孤立到了外界空间。i-Pod在耳朵里,足以把可耻的寂寞桎梏入心。活在一首歌里仿佛活在一场有情节的音乐剧,全世界没有对白,就连噪音都被埋掉。广场上女子在生男友的气,于是掉头走。抽烟的男子蹲在马路边皱着眉。杂志摊的小年轻在扫摊前的积水。卖DVD的胖男人坐在藤椅子上面容冷淡。我所有能听到的,听不到的,都兀自在反复不断的一首歌里出现消失,再出现再消失。 至此我才知道。原来不是人人如我所想像。当我在深夜停电时,耽误在路边弱小的消夜中的时间里。才明白,爱情中,多少人的忙碌与盲目,都是为了建立安稳美丽的国度。很多的他与她根本就是过家家,睡床上不做夜情人,不要进入和被进入,不要触摸,不要灯光,不要除衫。只是拥抱,拥抱到天明,却依旧很相爱。就连一些做gay的男男,也会抗拒湿吻,不要blow job。那些快感升腾的床单上面,可怜得只剩下了拥抱。 拥抱大概是所有性人比黄花瘦爱里最美好的动作。单纯,毫不被联想至龌龊(虽然于我,所有的性人比黄花瘦爱方式都是纯洁的)。我们在童年里过家家的那些时光,谁是小老婆,谁是小老公。那时自是不懂得小情人小二有暗香盈袖奶,419攻和受,还有深喉坐脸 ** 主奴……呵,单纯的过家家早就死在年纪里了。 到底是要怎样的。人的接受度太有限,不是人人都是[苦月亮]里的男女。所有的那些性趣技巧,最终都要在新鲜中告解,成为厌倦,于是要再有追求,像一个处子般追求更高的境界。追求再追求,所有的额度都到了没有退路的时候,于是一段关系便顺利瓦解破灭。 那么,好吧。人们继续拥抱着进入高潮吧。这样不疼。

Posted in Diary | 12 Comments

[IMG] 223其实是男体纽扣。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8219284.jpg[/img]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8219283.jpg[/img]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8219282.jpg[/img] 好吧。焦点应该在那些配饰。是一直处于新晋状态的首饰设计师Kulico的首个首饰品牌P.U.B.[Part Of Ur Body]。欲查更多产品可登录[url=http://kulico.blogcn.com]Kulico博客[/url]或[url=http://photo.163.com/photos/kulicochen/32288592/#p1]相册[/url] ,联系购买可直接发mail给她kulicochen@hotmail.com | PHOTO BY Kulico | 21 MAY.2006 | GZ |

Posted in Photo | 29 Comments

长岛之恤。V (end)

而后的最后两天。在旅途停止了零星的书写。于是依靠图像来获取微薄的记忆。我在白日的长途巴士上独坐两位。行囊靠在身边,挡着外来的空气,不懂是不是安全感。同行的人预先走了。穿着数日的人字拖,累了便光着脚蜷在座位里。偶尔变换左右侧身,眼睛却始终要望着车行窗外。 这是从西贡往大勒的途中。这么几天来的第一次日行有暗香盈袖长途。于是睡不着,外面的风景让人回到那些年的一个人的旅途中。时间不一,而旅途却是毫无异样。 路途光亮。可以看的很多。很多很多望不到尽头的森林,环形包围公路线。越南人爱国的情结,在一路的纷纷扬扬的国旗中得以验证。5月7日的婚事异常多,新婚男女在路边大排挡宴摆酒席,因炎热而面无表情的新娘在接受镜头的拍摄。那些一直看不懂的公益宣传画,手工的色料因时间长久而掉色淡化,看上去却很美。 七小时后进入大勒。这个山城,着与越南其他城市格格不入的洁净与崭新。住的小旅馆在弧形的,开窗对着的屋檐,一整排的燕子窝。清晨的时候,燕子吱吱地群飞群归,在屋檐与黄墙壁间划下灰黑的赢。 山城的燕子尤其多。不知是否雨天快要来临的缘故,漫天被黑色燕子落下的斑点,像一张脸的记号。 夜晚很好眠。心想着次日一早便要再去大勒火车站。这个让我迷恋不已的火车站。我又要为自己无法做任何贴切完美的形容而感到抱歉。第一次见到大勒火车站是到达的那个傍晚。太阳已消隐,傍晚的光中的铁轨,车厢,花和草,已经为一幅极美的画卷埋下伏笔。于是决定次日清晨再次到这里。 我所迷恋的一座完美火车站,像电影场景中的那般童话的火车站,在大勒火车站中得以实现。我为之沉迷的一张皮沙发,一辆老式轿车,一排涂了色料的天窗,一道漏进候车室的光线,一位身着制半夜凉初透服的女服务员,一道经久格调的门,一地磨得光滑的红砖。以及穿过候车室的一道窄轨铁路,一部红蓝两节车厢加上一个火车头的列车,另一部陈列的俄罗斯老式火车,一片覆盖了铁轨的草,另一片参差其间的花骨朵,还有望不见铁轨延伸所向的远方的绿色田间。 童话是如此,天真如爱丽丝仙境。我站在轨道旁想着一部似曾相识的电影,却始终记忆不起。那些往山花中麦田中蔓延的火车啸叫声。哪怕并没有坐成那趟列车,我也觉得潜伏的小幸福并不会太难苏醒。 幸福是清晨十点左右,蜿蜒在大勒清净的马路上,看结束弥撒的人群从教堂解散。幸福是午间十二点再度去前日遇见的潮州人米粉店,吃一碗便宜美味的云吞肉米粉。幸福是耷拉着人字拖走在夜市中的人潮中日间的市场中,获得一束花的安慰或者一袋水果的欣喜。幸福还是佯装当地人一身随便地走入小街,遇见在广场路灯下踢球奔跑的少年们。 阴的天终会在次日消去。蔚蓝的空气才是带得走的幸福。 至此,大勒作为越南行的最后一个停点,在那个午后小机场的客机中被远离了。结束了。 我的终点又再次变成起点。西贡的混杂与暗涌再次将越南的形色铺张得明显。一切行将开始的其实都在结束,而一切已经结束的,其实又是即将的开始。 我于多年后的记忆盘点中,重获一张地图。名字叫越南。

Posted in Diary | Tagged , | 9 Comments

[IMG] 长岛之恤-会安/岘港。

01. 花恋的热情。这些已经在数日行程中验证再验证。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7974042.jpg[/img] 02. 午间的会安小街空无一人。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7974043.jpg[/img] 03. 连后巷都是内心的颜色。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7974044.jpg[/img] 04. 理发店的窗。海的颜色。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7974045.jpg[/img] 05. 在这家小餐馆吃特制的冰淇淋。墙上摆着主人年青时的画像。看到时光在漫游。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7974046.jpg[/img] 06. 穿过小城的河流。日光晃人心。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7974091.jpg[/img] 07. 餐馆厨房的后门。围裙的图案是蔷薇的颜色。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7974092.jpg[/img] 08. 后院人家,在门口睡着了的女孩。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7974093.jpg[/img] 09. 这样的景象我始终没法用有限的文字来形容。很杀人的。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7974094.jpg[/img] 10.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7974095.jpg[/img] 11. 漫天蔷薇。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7974127.jpg[/img] 12. 住在这里怎么死都可以了。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7974128.jpg[/img] 13. 准备去上学的小孩子们。嬉戏声打破了小街的宁静。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7974129.jpg[/img] 14. 这里的花不只是一个颜色。但都是妩媚。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 20 Comments

长岛之恤。IV

台风过境。我在深夜的四壁里怀念礼拜前的越南阳光。那些高温炙热,汗液粘稠,皮肤快要长出沙漠刺的日子,却于喧嚣的暗涌中,食饱了过度的平静稳定。 在40度的阳光下。连心思都懒于发作。 我用11个小时的夜车长途告离芽庄。曙光依旧磅礴地在睡眠中来临。被同伴叫醒已身在会安。这座曾是繁盛的港口小城,旧日已去,弥留各式风情的老式建筑,只剩平和的安静时光。建筑比芽庄的更多彩,以黄色为主。颜色在这里,是过于自然之事。 住在有阳台的临街小旅馆。清晨的阳光才刚刚到。把弯路而来的车人拉成长的影子。越南的路名甚是难记,一是不识越南字,二是发音很拗口,总是带有厚重的鼻音。我就在这些不知名的小路上游走。依旧有妖冶的花色在屋前。 在有历史的古城,穿街走巷其实是最幸福时光。 阳光透过树荫打在地面。靠着墙停放的电单车被晒褪了色。枯萎的黄半夜凉初透菊耷拉在墙角。灯笼店里的人不见了。路边的缝纫车上也只剩下半匹棉布,裁缝躲到一边乘凉了。戴红领巾的小学生嬉戏跑跳。穿国服奥黛的少女骑着单车匆匆上学去。Art Gallery里的画手在屋檐下画未成形的油画。 眼睛是有所沉静有所起伏的。那些光影色斑,树荫流水。脚步在阳光下行走,内心便一直在呈现某种安定的图注。 光着身子也无计于补,于是租了单车去海边。会安的海浪与芽庄的来的汹涌。水依然清澈无比。去海边的时光里,太阳却要很快不见,渗入远西厚的云层。遇见随和的外国人,爱开玩笑的本地小孩,以及卖红豆冰的戴斗笠妇人。路边的红豆冰极不卫生,却十分甜美。 晚间的会安,灯光中迷离,像那年那年的丽江四方街,阳朔西街和凤凰老城。顺着会安河流而行,慕名去到Café Desamis吃晚餐。老板是皮肤黝黑的本地人。餐厅是没有菜谱的,一切随性。菜式分海鲜餐,肉餐和蔬菜餐。每人四菜一份,到底能吃到何样菜品,凭的只是厨师的决定。但皆因Desamis的菜品是极有口碑的,于是只要放心地吃。 到后来。我依旧不只是怀念Desamis的美食,还对它的斑驳的黄色四壁,老式花色地砖,旧得蒙尘的摇头风扇,摆在高处的镜框和供像,以及Carla Bruni喑哑的声音在空气里回绕时的时光愈加迷恋。 在会安。这是我遇到的最美丽时光。 躺在不太干净的旅馆毛毯里。这段旅程已经过去一半。 次日到达邻近的岘港。越南第三大城市岘港,经已代替了会安,成为今日的港口。去岘港,去大海几乎是唯一目的。早晨的China Beach泳客极少。还未正午,太阳却猛烈起来。 公路线上高温蒸腾了变形的景象,沿着海岸而行,可以看得很远。戴太阳帽的冷饮小贩顶着烈日站在路边的椰子树下。海边非常宁静,除了偶尔鸣着喇叭而过的行车。躺在沙滩,几乎也只剩海浪声。于耳边由远而近,忽近又远。 而后我还记得在城区里喝冰咖啡的下午,冷气机带来另一个让人沉睡的世界。记得岘港最大的市场人群里漫游,逼仄中有不同气味混杂,周围是听不懂的语言和呼叫声。记得在瓷器小吃衣物食品肉菜的集合中,那些营营役役的越南人的脸,长满了阳光的味道。 岘港时光只是一个白日。在阳光沙滩和嘈杂的车辆穿行之后,到达岘港很小很小的机场。候机室并没有客满,很多外国游人等待飞离这个小城市。我隔着玻璃看机场,用宝丽来拍下天黑前的导航车。 而后,安静地成为等待离去的一位,等到再次回到西贡。 会安岘港的两三日。时光无视倒流的目的,生狠地前行。留成往生的记忆。

Posted in Diary | Tagged , , | 2 Comments

[IMG] 长岛之恤-芽庄。

01. 蓝得令人神经的海。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7792351.jpg[/img] 02. 从标语广告板前走过的男人。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7792352.jpg[/img] 03. 早晨即将上课的学童在校门口匆匆吃一顿早餐。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7792353.jpg[/img] 04. 教堂前的广场。我的影子和他们的单车。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7792354.jpg[/img] 05. 火车经停芽庄的片刻。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7792355.jpg[/img] 06. 婆那加塔下读报的奥黛少女。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7792451.jpg[/img] 07. 一到傍晚,小吃档便出现在街边。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7792452.jpg[/img] 08. 越南人有着一双什么样的眼睛,为什么只看到美的颜色。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7792453.jpg[/img] 09. 被阳光追随。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7792454.jpg[/img] 10. 默哀的少女。十字之影。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7792455.jpg[/img] 11. 越南式的爱琴岛。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7792555.jpg[/img] 12.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7792556.jpg[/img] 13.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7792557.jpg[/img] 14. 正午时分的公共巴士上。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47792558.jpg[/img]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2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