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1月 2006

来去间歇。

三小时前我回到这个城市。高速公路上远远地看到海平线。 我跟madi短信的时候,我心里的龙猫巴士带着我走。 我在离开县城的公路上。 她在动物园。 那时的旅行,只是想去有地平线的地方。 不论哪里。荒原也好,沙漠也好。 或者是天涯,或者是月球。 在电影台看[天下无贼]时又翻起拉不楞寺的那些日子。 土丹一如既往地偶尔给我发发短信问候, 我不清楚他的中文怎么打出来的。 但是一切已经不要紧, 我跟他说希望你新的年一切顺利安康。 希望可以再见。 其实不知何时会再见。 新年给亲爱的们一一发短信。 说又是新的年, 无论过去了多少难堪和风光, 我们还是要一直年轻下去一直处于自恋和热恋的青春期一直红下去。 网络繁忙时要过很久才收到回复。 有时根本没回音。 我想这样已经很好, 他们收到还是没有收到。 我都是在惦记着的。 索爱会间歇性键盘休克。 我在听着Black Box Recorder的这会, 外面有轻雾。 我是在轻雾和厚的云的天气里, 回到这个城市。这间屋。 我有好几天没有对着键盘说话。 好几天地牵挂一个人。 好几天焦躁和平静地渡过。 而好,我想要的独自安静, 陌生地生存的小日子就要来了。 三小时后我又要离开这个城市。 去另一个有海的小城。 这是作为来去间歇的一次问候。 亲爱的们,我要你们都好好的。 :em216:

Posted in Diary | Tagged | 19 Comments

[IMG] 223其实是受虐狂。

01.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8126358.jpg[/img] 02.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8126359.jpg[/img] 03.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8126360.jpg[/img] 04.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8126361.jpg[/img] 05.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8126362.jpg[/img] | PHOTO by 刹那热爱/丁丁 | GZ |

Posted in Photo | 41 Comments

亲爱马蒂生日快乐 暨 毁灭美少女成立记。

【编号223。】 说: 那么我们去广外搞一场独立摇滚party。 tOKiLL 说: 好啊。 馬蒂 说: 好的,,tokill同学, 【编号223。】说: 。。。 tOKiLL 说: 好。 馬蒂 说: 还有谁 馬蒂说: 米萧? tOKiLL 说: 她说去咯。 tOKiLL 说: 马蒂生日都不去太不给面子 tOKiLL 说: 原话 馬蒂 说: 好~~ 馬蒂说: 当然当然 馬蒂说: 不过她去的话保安会注意的了 tOKiLL 说: 为何 tOKiLL 说: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Diary | 9 Comments

2月的NEWAY。

封面有些许改动。请认准[华夏]。 本期封面合作设计单位:古凡(Lowfish),3D动画师、插画师。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7918368.jpg[/img] 专题[玩爱情。]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7918370.jpg[/img]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7918369.jpg[/img] 男朋友。落寞绅士复兴。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7918371.jpg[/img] 圈子。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7918428.jpg[/img] 街头。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7918429.jpg[/img] 情人节礼物特辑。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7918430.jpg[/img] Idn新加坡视觉赏。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7918431.jpg[/img] N眼。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7918372.jpg[/img]

Posted in Something | 22 Comments

晚安未到。

1。凌晨时候突然下雨了。嗯。是真的下雨了。这个城市好久没有水了,就连门口破碎的花盆,里面种的花,都像是病了。 2。我的感冒好像是好不了。小宇宙都被病坏了。为什么打喷嚏的时候要闭着眼睛,鼻子为什么会被塞住而透不过气,发烧的时候为什么春袋会松软。病的时候我在想这些。 3。刹那热爱和丁丁又来了。我们相隔半米或千里,都彼此看望。拥抱的感觉是细微的熟悉,并且温暖。说了病快点好,我知道就一定会快点好了。记得在塞班,多贪恋一些美好阳光。 4。睡觉前坐在床边重新拿起[热爱]来看。曾经很喜欢的沈灏好早就不写字给大家看了。那些天上下的爆米花和黄色龙猫巴士的理智猜想。而莫小丹,是不是也已经幸福投胎。 5。曹方的声音很好听。电话里亦然。我说,这样的对话情景很熟悉,我像是回到五年前。我刚开始做杂志,帮时尚杂志做采访。我与蒋凡成为了好朋友,而我与曹方呢? 6。一月我几乎每天都在买药。我担心自己好不了没法造梦,于是买止咳药水、退烧药、感冒片和体温计,镇静地出入药房如优雅地出入上流shopping mall。快快好,我们才可以再玩耍。亲爱的爸爸妈妈,我要给你们好多钱。 7。我们一次接一次地恋爱,马不停蹄并且哀乐自知。我们也像处子一样脸红心跳,忐忑尴尬。爱米说每个人都有一朵小桃花。去年去,来年来。猪立叶们都找到了罗米欧。Batman是不是也该找到了他的KingKong。 8。雨停掉了。气温降了。晚安时间到。

Posted in Diary | 46 Comments

[IMG] 性别自溺。(I)

01.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7518320.jpg[/img] 02.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7518321.jpg[/img] 03.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7518322.jpg[/img] 04.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7518377.jpg[/img] 05.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7518324.jpg[/img] 06.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7174158.jpg[/img] 07.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7518378.jpg[/img] 08.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7518379.jpg[/img] 09.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7518380.jpg[/img] 10.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7518323.jpg[/img] | PHOTO | 2 JAN.2006 | GZ |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29 Comments

痴心不改 继续做佳节又重阳爱做 暨 [性别自溺。]预告。

那么很快我又恢复成一个身心健康的成佳节又重阳人了。 跟Charlie的再次对话, 让我觉得其实我是有救的。 2006年除了要走上自拍贴相路线之外,:em21: 还有就是捣鼓自己。 一鼓作气做一个用心力的拍照人和杂志人。 Madi说过223是实力派, 那么希望一切不假。 在期待着独立杂志与杂志书的2006年里, 好好利用这些机会做佳节又重阳爱做吧。 做牛逼的事爱牛逼的人。 我好容易满足的, 只要给我一点毫不留情的批评, 再来巨大的鼓励与肯定, 我就又会抖擞起来。 那么,亲爱的你们。 一起来。:) 二〇〇陆·壹月主打预告·[性别自溺。]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7174214.jpg[/img]

Posted in Photo | 46 Comments

[IMG] 三天。三月。三年。

三天前。(并排躺着说话的晚上。)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7087089.jpg[/img] 三个月前。(在枕木。)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7087090.jpg[/img] 三年前。(那时耳朵还没穿孔。)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7087225.jpg[/img]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30 Comments

乐色。

我们并排躺着叙旧和讲鬼故事。我想这样的单纯并且稀薄的时光已经很少了。我拍照和写字,工作和健身,无非是想让内心有少许沉淀。年岁渐长,却越来越不读书。可以说,我几乎是不读书的,我是文盲,学习成绩不好,却还可以厚颜无耻地领二等奖学金。大学时候,考试前一直写诗。那些破败游离的诗,而且毫无美感和语序,七零八落的关于漫长的疼痛和局促的自由。那时我很不自由,说话仿佛成了非常艰难的事情。我在一个人身上纠葛了四年然后结束。结束的时候很决绝。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可以这么无情甚至无理。我说,就这样吧,在我离开这个城市之后,我们就结束。H曾经在我奔走到那个北方城市的某一个在JAZZ里听摇滚的夜里,打电话过来威胁我说要死。然后挂了电话,我整个人瞬间进入冬天。我觉得很烦我不断地打电话回去。不断不断直到一切恢复平静。很多年后H又恋爱然后很快失恋,依然还是要哭得厉害。我想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情爱是自己的绝对,绝对的尺寸大小气味高矮年岁以及绝对合拍的包围和被包围。很多诺言是很灿烂,灿若桃花。可不知道,什么时候气候突变温度忽降,从冷霜到结冰。硬而无法突围,不小心就被敲碎了。小时候一直做一个梦,关于睡床的漂流。直到长大,那些漂流在某段时间里得到了应验,我像野兽一样左侵右袭,总是想着如何奋不顾身地离开,并且不回来。我们在喝了一口VODKA之后,说现在有机会让你离开,去北方城市工作生活,你会不会。关于会不会的问题,我从来都是时而含糊,时而坚定。我知道很多事情不到那一刻,都只能是X,未知数。但我有很强大的意愿,我会离开并且投入庞大的陌生中。像那些旅途,到达一些地方,闻不到熟悉的气味,连包围自身的空气,都有让人抗拒的生疏感。但是很安好,我是一个人,哪怕没有别人的体温来保暖,我还是毫无胆怯。自由得想抓狂。旅行的时候我经常想着迷路,迷路是一件很任性而美好的事。因为没人知道,就连自己会否柳暗花明都不知,如同走在一片雾气极厚的公路上,前途随时坠涯或者继续走,直到遇见人烟和光明。而那些殊途同归的陌生人,没有谁是讨厌的,因为我们只是陌路,哪怕交谈颇多,我们终究要分道而行。顶多留下一脸阳光在相机里。X说她旅行从不带相机从不拍照,不自拍也不拍风景。从自拍是一种害怕变成抗拒,于是生活中很少有关于影像的记录。这样其实也很好,我们都偶尔任性地消失一下,如同新情人翻箱倒柜如何也找不到的ta与旧情人的照片,或者蛛丝马迹。因为,旧的已经死了,会随时间消失。而真正的痕迹,都是在身体里,在虚幻无边的忆记里。有一个夜里我在楼梯口的书柜下翻找照片,很多都要被磨灭的故事又死灰复燃般重现。比如小时候与姐姐在草丛中捉昆虫的黑白记忆。比如某年秋天的北京漫画展前的两张照片。比如一九九几年我和他们在漫画展上的那些手绘画。比如毕业后的第一次独自旅行云南的照片。我都不会知道在这些年月里,相片里的人都各自改变了多少,包括我,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成长中茂盛并凋零了多少个轮回,心房里旧枝新芽再每一次蜕变时有什么不同。我和一些人根本已经互相忘记,或者没有见面。我想成长就是这样,像学生年代里我会想着为什么我对着那个人的香水味会脸红心跳,而我现在会想着为什么参加学校的歌唱比赛时要穿着白领衬衣并在中途要伴着音乐缓慢伸起手等等。那些傻冒懵懂的年纪,其实再也不会回来。因为,我们再也不会不谙世事单纯得做任何事都有足够强大的理由去说服别人和自己。然后白天的时候跟几乎有两年没有对话过的L再MSN说话。她说时间很快,几乎忘记了我跟她见面的时间。都成了记忆里的某年某月。某个秋天或仲夏。而她们还在一起。她的5年和我的3年。我说靠竟然这么久,真受不了。然后很快跑题。想想那些对爱情熟视无睹的情绪,是不是真的让人很难过。我们在一生中会遇到几个最美好的春天,有时哪怕走遍天边都没有遇见。最终还是委屈在一间屋里,与一个并不十分相爱的男人/女人泅渡一生。那些年轻时轻狂气盛的理想早就泯灭,那些春天里的私奔夏天里的冲动,都随着起了皱纹的脸,而掉进时光的黑洞中。我们以为的那个命中注定的人,也从初恋中永久消失。不再现不再见。而我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快要结束的岁末和快要现身的新年。我想我真的要学会爱自己。我知道,来年我一定会好好的。好好的。

Posted in Diary | 22 Comments

[ZINE] 梦想容器-dream case

2005年7月与[Dream Case]遭遇,纯粹是被当时试刊号上的一小句标语所吸引,并且很快与这本杂志书交好起来,试刊号封面上的那句话就是[Child Me我就是孩子气]。而且翻开封二关于主编的介绍,游走各创作领域的台湾新生代作家王信智(Kiefer)和他的搭档钟霓(Nini),而且在刊名之下一行小字写着:[所有梦想的集散中心]……基于这一些手心对手心的合拍感,[Dream Case]成为杂志柜里2005年新的心头好。 可以这么说,[Dream Case]是两个搭档成功制造出来的风格杂志,也可以说它是一本气氛杂志。里面关于生活、创作、文字和影像的内容,让人多少找回了两年前初遇另一本台薄雾浓云愁永昼湾独半夜凉初透立杂志[MISC札志]时的雀跃感,而[MISC]停后的许久,我还是把它当作宝典一样收藏。如今的[Dream Case]又继续了杂志人的台湾式抒情,不顾艰难地造一个梦想容器。 试刊号之后,[Dream Case]的创刊号01期终于也是出现了。一期杂志两本出品,不同主题和内容。[制造风景]一题足以体现生活类风格杂志精神所在,它纯粹出自王信智的风格习惯上,即[我总习惯在创作旅途中制造风景,创意剧情]。在一座城市里生活久了,会钝了,于是需要自行制造风景,自行酿造美好生活幻觉。于是在[制造风景]一书中,选题涉猎的范围从抒情式美食感慨,到日志式交际冒险,从ASK*设计新锐的经验分享,到角色掉转的主动访谈和Snap。无一不透露着关于生活中的风景,其实可以是空想,可以是旅行,可以是梦游,也可以是创作。 而同期的另一本题为[日常剧场]的书,同样是生活抒情和情绪书写,但更于细碎,影像更明确,参与性更重,有服装店野餐,情书嗅觉,诚实画作,也有乐队采访,平常日志,畅饮电子乐,台北东京影像书写,而最后把岩井俊二的专访作为了压轴末节。这一册书试图打开一个空间,让不同的创作人进来造梦,哪怕是极其日常的无聊打屁,都成为了一种小情趣。而那些干净的版式与纸质,让人确信这的确是一本容纳梦想的杂志书。 *ASK 是[Dream Case]文字出版之外的副线创作产品,以Ajin、Second、Kiefer三位设计新锐联名组成,目前已有品牌对象上市。而另一条副线则是Ninitango,2006年初上线。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6997282.jpg[/img]

Posted in Something | Tagged , , | 1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