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0月 2005

[ZINE] 欧式硬潮-PIG

一本创刊于2002年的意大利杂志,以世俗的平庸的“PIG”为名,以杂志本身的视角来看,PIG代表了代表某种生活的态度和观点,你可以如猪一般生活,单纯快乐,这依然美好。 [PIG]如同一本意大利版的[NYLON],在[NYLON]开始低迷的状况下,[PIG]显得比[NYLON]更为硬气,它所包含的意大利精神是用朋克方式所涂写出来的。作为一本艺术和生活方式的综合性杂志,[PIG]所显现出的人文潮流关怀,超过了意大利本土而染指全球,例如第25期,它所关注的便是日本潮流,并以潮流好品“BAPE”为封面。它也涉入音乐领域,如第30期,The Chemical Brothers就贯穿杂志并出现在封面,以波普视觉现身。《PIG》同时具有了[WALLPAPER*]的生活家气质,也具备了[i-D]的前卫注目,还拥有了[Dazed&Confused]的另类娱乐冲撞。不同的是它因于以意大利文发行,变得并不众所周知。 之所以爱[PIG],大都因为杂志内页所呈现的淡定而有某种偏激的图片。我喜欢的一些风格,比如生活化的snap shot,比如激进的生活异类,比如直接了当的揭示,或者赤裸裸的冲入私密。这些都是PIG所能宽容的、与众不同的特质。在网络上,经常可以看到一些先锋人物或地下组织,在创意创作上,都有被[PIG]报道过的痕迹。这个杂志它并不浮夸,看上去偏颇却也不失生活感。它是一本可以与年轻共享的先进志。 第31期《PIG》,以“Welcome to the Mu World Bitch”为日籍“贱婊”歌手Mu大开疯狂之门,封面Mu一副仿似《i-D》面孔照的造型,倒是极符合了西方人眼中的典型东方形象,但回到内容,英国定居的Mu并不代表多少亚洲形象,内容多少是为Mu疯癫抓狂的形象和第二张新碟造势。同期出现的《Heart City Blues》专题让人注意,城市涂鸦艺术家Alexandre Orion的作品以人形互动的形式出现在街头,从视感错觉上入手,颇具艺术趣味性。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0577754.jpg[/img]

Posted in Something | 9 Comments

[IMG] 贰拾+。无名抽样。

01.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0430281.jpg[/img] 02.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0430032.jpg[/img] 03.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0430034.jpg[/img] 04.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0430035.jpg[/img] 05.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0430031.jpg[/img] 06.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0430193.jpg[/img] 07.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0430033.jpg[/img] 08.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0430195.jpg[/img] 09.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0430191.jpg[/img] 10.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0430284.jpg[/img] 11.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0430282.jpg[/img] 12.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0430283.jpg[/img] 13.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0430194.jpg[/img] 14.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30430192.jpg[/img] | PHOTO | OCT.2005 | GZ |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 | 11 Comments

其实我好想就住在伦敦废人区。

空房间里的秋天来了。我的喷嚏一个接一个打,鼻腔是湿的,手心也是湿的。我忐忑习惯手心潮湿时带来的荒芜感。这也说明我的荷尔蒙正在蓬勃。 旅行结束后开始学习安心。 多久没有想这样窝心地呆着。不断地吃糖果,不断地打喷嚏和手心冒汗,不断地心绪腾空不断地与时间僵持。老男人唱其实我好想就住在伦敦废人区,其实我好想就走在伦敦废人区。口哨吹得颓唐毫不响亮,伟大理想似乎就随着苍老的嗓喉沦陷了。 老男人却还是像个童话人,坚持自己的一套哲学。时间在他身上得不到应验,没有报应没有生效。我记得他在我中学的时候唱夏天的歌,那时我觉得很难听但我却感觉到他的单纯。有多少手掌在时光中起了纹,有多少歌把生命唱老了。我企图在KTV唱恨情歌唱风筝唱思念人之屋唱汀洲路的春天而我却总是唱不好,因为我无法如他洒脱。 其实我亦很安慰于一个人的安稳时光。当我的手指在这么说的时候。 陈升说其实我好想就住在伦敦废人区。而我的手指们呢?

Posted in Diary | 6 Comments

[IMG] 我们还可以再骄傲多少次。

01. [img]http://www.lomochina.com/bbs/attachments/cvc4_Negative0-07-06(1).jpg[/img] 02. [img]http://www.lomochina.com/bbs/attachments/qRP3_Negative0-10-09(1).jpg[/img] 03. [img]http://www.lomochina.com/bbs/attachments/Yb _Negative0-12-11(1).jpg[/img] 04. [img]http://www.lomochina.com/bbs/attachments/jLNS_Negative0-16-15(1).jpg[/img] 05. [img]http://www.lomochina.com/bbs/attachments/ovKJ_Negative0-17-16(1).jpg[/img] 06. [img]http://www.lomochina.com/bbs/attachments/BejU_Negative0-18-17(1).jpg[/img] 07. [img]http://www.lomochina.com/bbs/attachments/IKb5_Negative0-24-23(1).jpg[/img] | PHOTO | LC-A | 7 OCT.2005 | GZ |

Posted in Photo | 7 Comments

[IMG] 我私人的百老汇· ** 。

001. 爱米。爱米戴上的手套,是不是会有魔法,让她一下子长大。 [img]http://b.4tv.cn/bbs/attachments/fNrA_qc02.jpg[/img] 002. Benjamin。那个下午你跟着广州的疯子们青春了一把。 [img]http://b.4tv.cn/bbs/attachments/BOEu_qc03.jpg[/img] 003. Benjamin。看着我用脚踩着充气筒,地面的Mary慢慢膨胀,是不是很想笑? [img]http://b.4tv.cn/bbs/attachments/fq2g_qc04.jpg[/img] 004. Mary。我终于让你斗胆地见了光。 [img]http://b.4tv.cn/bbs/attachments/kmhC_qc01.jpg[/img] 005. Ben&Alex。被阳光砸到了脸的下午。 [img]http://b.4tv.cn/bbs/attachments/n1og_benalex1.jpg[/img] | PHOTO | Polaroid636 | 06 OCT. 2005 | GZ |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15 Comments

到达与离开。

告别花湖,已经两天的时间。在花湖的路上我拍到地平线,于是很高兴地发短信对他们说。而那天是阳光很好的下午,我说阳光打在身上似乎可以听见声响。到达花湖,我知道所有在平日里微渺的声音,都变得无比巨大,在厚重衣物下身体的呼吸也如此。我看着廖少的几个年轻游人走过去,绕着花湖木桩走道很愉快地拍照。我想象着在这里的居住与睡眠,每日睁开眼皆是无尽空阔。 我之所以执意到甘南,只是为了看地平线。是一次庞大放空,或一次温暖袭击。 水鸟从发黄的草里扑哧扑哧地飞出来。另外的一些时间,我听风和水和自己的呼吸。阳光有温感地直射。午后一点钟的地平线,我让同行包车的Jessie给我拍宝丽来,我说要这样的这样的构图,试图让我停留在照片的一角并不起眼。而身后,是庞大无比的地平线,和大片大片黄的草。 十月花湖没有花,草在冬天里发黄了。水鸟从草里飞出来的时候我脑海里想着凡高的那些画。而宝丽来无意被凝固的化学液体,成为了一张水彩手工品。 我很享受于花湖的几个小时。我想那已意足。就算没有花,黄的草也很美好,还有我执拗要到的地平线。 这些安乐一直持续到旅途结束的最后一分钟。我执意地认为,我在落地回到这个城市的前一秒,都是旅途一段。我企图去记忆这些天来的细枝末节,到郎木寺清晨的雪,到红石崖寒冷中的日落,到回途中遇见的名叫土丹的喇嘛。 土丹要去兰州接他哥哥于是我们同路。土丹的中文说得并不好。他甚至不知道[节日]是什么。但他还是很诚恳地告诉我说等我下次再去郎木寺,他一定会把汉语学好的。我在巴士上用短小的焦距自拍我们俩的脸。我们在漫长的车途中有时几乎会沉默很久,我知道那都是很好的。 我在过安检的前几分钟两次试图在到达厅找到土丹,我想给他拍宝丽来送给他。却始终没有看到穿红色藏袍的土丹,我想我们就这样错过再次碰面。我其实很想跟他说认识你很高兴的话。他教我用藏语说223他用很单纯的笑来代替偶尔的说话他说他要给我寄金刚经,而我会给他寄我们两的简单合照。在飞行的两个多小时里,我听一峰的[离开古城]听到无比失落。我知道这些短暂的际遇很快开始很快结束,我在到达与离开之间试图让时光滞慢一些而,始终都要结束。 老婆仔说没什么可惜的因为长的短的旅途始终都会结束,而我们都会期待下一次旅程的开始。 嗯。我在深夜里翻阅那些照片,一些面孔依旧陌生却很亲近,一些风景如鲜活的生命体会有呼吸。记忆崭新的时候,我知道我并没离开。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29650829.jpg[/img] | PHOTO | Polaroid636 | 16 OCT.2005 | Gannan |

Posted in Diary | 18 Comments

在郎木寺。

我把前日的文字丢掉重来.这样看上去我似乎可以无故失踪了三日. 我想起离开 ** 的前一晚。加木样在很夜的时候送来帮我开光的佛珠。我说我明天早上就走了。假期并不多。他还是很愣地没说什么。然后很快就走了。告别时他抓着脑袋说不知道可以带什么给coco,不知道coco会喜欢什么。我笑说把你身上的藏袍送给她她会很高兴。加木样傻傻地笑,然后说,明天还要上课,不然就一早出去买礼物给coco了。 我们站在小旅馆的门口说再见。不知道会不会再次见。 冷空气侵袭的时候我在郎木寺。 这是我在郎木寺的第三天。这三天里我遇到了英国人加拿大人荷兰人法莫道不消魂国人和香港人。英国人长得很帅。加拿大人从台湾来,拿他的鱼眼LOMO给我看。来自荷兰的两个男子很愉快地讨论着旅程。我为法莫道不消魂国人拍照他们很高兴说拍得很好。香港人已经出走了三个月,她的普通话并不好于是我们说粤语。 陌生寂地里的温暖相遇。哪怕我们彼此只是一两天三五小时的面对面和说话。有时根本连一句对白也没有,微笑已经很好。 白天爬一两公路的山路去天葬台。周遭没有一个人,白云压得很低,山风带来没有温度的亲近。我给自己拍宝丽来,背侧的阳光被卫衣的帽子挡住,露出脸上的斑。我发短信对他们说天葬台很好,我一个人的草黄的山,很宁静。彩色的襟帆在光线下却是一种苍白,那些被遗落在草堆中废墟里的尸骨,无论完整的还是残断的,我都不敢多看几眼。乌鸦在天葬台的山头一直叫。Madi说要好好享受那些安静得可以听得到空气声音的时间。Coco说那时她坐在天葬台,那些骨头在旁边,她感到安静。 我于是更加在乎这一些时光。站在泥的山路上看太阳在云层里出现和消匿。我遇见孩子和老妇在山顶的庙边盘坐,我给孩子一支彩色水笔。我遇见阿三和他的女人,我给他们拍宝丽来让他们带走。我在藏家乐吃不太入味的早餐,我给孩子们拍的宝丽来贴在了墙上。我所能给自己和他们带来的一些愉悦,只是一些交谈和面对,以及照片的对白。 我希望我在离开以后,仍旧懂得这些来往与存在。并且深刻地。

Posted in Diary | 6 Comments

在夏河。

天渐黑。 ** 的空气极尽的干净。下午五点的冰雹打破了一日的肃静。我坐在路边的餐厅里,隔着玻璃窗呵气。空气极快地冷下来,正午时候的温暖变成了寒冷。天空晴朗地下着雨,太阳依旧骄傲地挂着。冰雹并不大,潮湿地面落满小的冰粒。落堂的孩子们站在马路中间不走,任冰雹砸在厚重的衣着上。然后咯咯笑。 这是新旅程的第二日。 我很庆幸匆忙地离开城市,一路颠簸在夜里到达夏河,这一些并没有破坏我的好心情。我依旧很享受 ** 午后洒脱的阳光。依旧感觉到陌生小旅馆的床其实很美好,依旧为提前到来的冬天感到安在。至于坐在城边的一个寺庙里度过的一点点时间,吃着白巧克力已经很感恩。天空蓝得出奇的下午,坐着的台阶上有鸽子落下,几乎没有游人行过,偶尔有一两个喇嘛路过,脚步轻爽。一个跛着脚的喇嘛走过来触摸我背带上的襟章说很好看,我笑着问他你的脚怎么了。他说很疼,然后缄默了一小会,离开寺庙。 这一天里我跟许多人有着同样简单的对白。当我这个陌生人侵入他们的生活的时候,他们好奇于我如同我好奇于他们一般。有时只是路过,我对他们说你好,他们便跑过来看我手上的相机或者背带上的襟章。 中午的时候Coco的朋友加木样过来,这是我在夏河认识的第一个当地人。吃早餐的时候,说到一些好玩的事他会笑,其他的时候,他并不喜欢多说话。我带他的朋友去邮局存款,在存款单上写下那个男孩子的名字丹巴加木措。丹巴几乎不懂中文,他会把上课听成桑科,然后指着路的南面说桑科,桑科在那边。我们用极简单的词汇交流,听不懂的时候他便傻笑带过。我于是不再多问。后来他很快离开。 我于是跟加木样继续走。我们推过200多个转经桶并与数个藏民和喇嘛错身过后,去城边的山上俯瞰 ** ,我们在有些湿润的草地上坐下。他依旧不太说话。我给他拍宝丽来他于是很欣喜。哪怕他并没有表露多少在脸上。他把2005年10月12日的宝丽来放进随身的红色小布袋里。那张照片上,留着闭上双眼的他,背后远远的是他的家。 与加木样暂别的一整个下午,一半用在和小喇嘛踢毽子上,一半花在了桑科草原上。 叫阿旺的很痞的年轻男人开车送我去桑科。11公里的公路上他不停地跟我讨论泡妞和打人比黄花瘦炮的事。他问我最多一个晚上可以打几炮,我随口说四五次吧,他说太少了我们一次可以打七炮以上,因为吃草原牛羊肉的缘故。我笑着说是吗的时候已经走神在车窗外微黄的草原上。地平线的视界让我感到太多安全感。我于是很满足。 阿旺的车跟他一样痞地在一个牧民家门口刹住,扬起一些尘。喝着浓厚热滚滚的奶茶的时候我感到温暖。坐在牧民家的炕上捧着烫手的杯子,大口地喝着奶茶的时候老阿姨站在一边看我,我说谢谢却忘了留下她的名字和姓氏。临走的时候我给她拍宝丽来,她出门送我和阿旺走,隔着车窗挥手,那张被日光晒出了光的脸,便转身不见了。我突然记起老阿姨家里绿色的窗帘布,小花图案记得很美好。 阿旺把他的车开得很痞姿势很吊,冲过了笔直的公路。他说他老婆外出,可以去他家住女孩子免费,我笑出声说那么需要女孩子很漂亮吗? 很痞的阿旺刚结婚几个月,他喜欢说很色的话题,他说话的时候有大蒜味。不说话的时候,他看上去很伤感。 她说,那时我两个多星期都那样呆着,可能我们都坐在同一个寺的台阶上。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

Posted in Diary | 12 Comments

[IMG] 我私人的百老汇·青春祭。

001. [img]http://b.4tv.cn/bbs/attachments/dNbZ_qc14.jpg[/img] 002. [img]http://b.4tv.cn/bbs/attachments/G3Ws_qc10.jpg[/img] 003. [img]http://b.4tv.cn/bbs/attachments/sNos_qc12.jpg[/img] 004. [img]http://b.4tv.cn/bbs/attachments/rugU_qc15.jpg[/img] 005. [img]http://b.4tv.cn/bbs/attachments/AWzc_qc09.jpg[/img] 006.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28751265.jpg[/img] Special thanks Nikita Hoi. | PHOTO(02-06 by Zhouwen)| Polaroid 636 | 7 OCT.2005 | GZ |

Posted in Photo | 19 Comments

青春祭。

一瓶梅酒的意犹未尽,在三个小孩离开以后,奔驰在Massive Attack的幻觉中。我继续修图,看上去很失败的照片们要归复原样,实在是一件很困难的事。连州展在即,留出的那些想法,还来得及实现多少。我开始腻味于一些旧情绪,像与一张白纸的惺惺相惜,缺乏膨胀和满足。 我在每个落枕的夜里,会醒来,继续想着一些未知的小玩意。自以为天大地大无与伦比,结果在再次闭上眼睡过去之后,一切又归空。记忆里似乎从来没有那样的几分几秒过。 有时候玩失忆会很厉害,有时候却对某个细节记念得无比深楚。 比如与一些人的第一次见面,ta的笑和表情和站立的姿态和第一句对话。而时间在刷新了数日数月之后,那些第一次碰面的人,也都成了熟悉不过的伙伴。 十月再次见到Benjamin,我对他说起上一次的见面,亦是十月假期。而很久很久以前我在北京在漫展在街上,与Ben的遇见。这些都像是简单的纪念日,一到既定的时间里,便会相见。这次依旧如去年,拍拍照搞搞新意思。一个下午的N次青春祭,少年们在有温度的空气里,是骄傲的猴子。 那些贴纸相,拿出来看,看到惺忪的成长中,青春再祭。

Posted in Diary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