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9月 2005

MTV×与非门。九月三十日。

MTV-LEE Passion4Music与非门音乐狂热演唱会将于当晚19时30分登场。 免费进场。 详情[url=http://m2.21cn.com/news/china/2005/09/28/2306607.shtml]点击[/url]。

Posted in Mosic | 2 Comments

因[长恨歌]而有所长恨。

台风渐逝的晚上看[长恨歌]本该是一件很愉快的事。在中华广场玻璃通透的升降电梯里,我突然也想起了死亡。就像上次和色拉一起看午夜场的[帝企鹅日记]时一样。在电梯里的人群。 她突然问,如果我们突然死了怎么办。 这是一个重复而又伤感的话题。一如关锦鹏以异性眼光对女人宿命的絮叨。絮叨了这么长久,依旧没有好转。那些女人们,无论是[阮玲玉]里的张曼玉还是[胭脂扣]里的梅艳芳,或是[红玫瑰与白玫瑰]里的陈冲,各尽媚态而殊途同归,都终归向无法 ** 的苍凉。而[长恨歌]中,看似雍容一生的王琦瑶,实是在空守一座孤城的寂寥中落尽繁华。 而我认为的关锦鹏,终于成为一个大男人主义的导演。而大男人的心态下,潜藏无穷缜密的女人思维。对[长恨歌]那个女子几十年的宿命来说,是一场瑰丽的穷风流。从老套的戏路,我是试图找出一点与别不同的形态,结果是陷入了两个小时的急行情节中,还没来得及咀嚼,便已落肚。 其实是一个很沮丧的晚上。好的心情被坏的观众打碎。广州的电影院里的观众们,请你们能不能做一个文明人,电影进行中,请关手机,请勿大声喧哗,请勿用闪光灯拍照。NND,真想一个一个枪杀掉。以后再也不看首映场了,菜市场文明太太太太太太让人阳痿了。我说关锦鹏和傻米你电影放到一半跑出来做什么?为了你们的大面子就可以停映电影影响大众的观影情绪吗?没道理,没道理。。。 如此一来。[长恨歌]可以说是更难看了。 补充一句,那些明知道别人在看电影的人儿们,就不要再孜孜不倦地打电话发短信过来了。难怪Teddy说宁愿回香港看电影也不在广州看,我原来以为在广州我多少可以忍受一些的,这样一来,真的是要羡慕起香港的观众们了,在香港看电影,我也从未为这种事烦心过。

Posted in Mosic | 7 Comments

[IMG] 花骨朵的姿态。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27760037.jpg[/img] | PHOTO | Pearlriver | 22 SEP.2005 |

Posted in Photo | 1 Comment

陈绮贞,巧克力人和小孩的独白。

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打开陈绮贞的[华丽的冒险]。眼睛依旧累,赖于眼药水一场拯救。浮肿了两日,却还想合上,关闭世界。 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一个梦。被单皱了,拒绝与我融结。 醒来的时候,陈绮贞已经安静地唱完。弥留在短小休眠中的,是一句[喜欢一个人孤独的时刻,但不能喜欢太多。] 很多年了,我一个人活。心里住过的路过的人,有的淡漠了有的不见了,有的被我谋杀了有的长长久久地定居了。那些像巧克力一样的男子女子,同时也像手中的苦药水。我们试图很好地相爱,又试图彼此医救。最终,我们都还是单一的独睡独醒。一个人,不快不慢。 当我很好地读一本杂志或一段文字的时候,我不能很永久地安定。就像我从紊乱的书柜里,点到了伊能静的一本[索多玛城]的时候,我发现一切竟成漠然。书上落了灰,落在这个我曾经以青春换取喜爱的女子身上,但如今,我觉得这些很陌生,这些字我只字未读,书是何时买的,竟也丝毫想不起来。 我喜爱的台湾女子,都有着一种言不由衷的孩子气。他们也像那些巧克力男女,路过了宿过了。留下温暖的声音和呼吸。而这些,在神经质地喜欢孤独的时候,都显得漫无意义起来。 于是在想,我究竟是不是一个心智正常的小孩。不太狂悲狂喜,不经常仇恨,不抽烟酗酒,不自闭封莫道不消魂锁,也不嗜恋暴力。只是偶尔喜欢独处,偶尔又狂爱喧闹,遇到高手时会战兢,惧怕琐碎,内心是越简单越好的抱负,而外表有时有极其繁复无常。这些描述,已与多年前那个单纯小情绪的我,有太大出入。我是不是有些无可药救,成天想着这些喳喳呼呼的欲望。 明知道,有了音乐,一切都会变得很容易。

Posted in Diary | 19 Comments

[IMG] 把迪士尼弄丢了。

01.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27231841.jpg[/img] 02.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27231842.jpg[/img] 03.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27231843.jpg[/img] 04.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27231844.jpg[/img] 05.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27231920.jpg[/img] 06.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27231922.jpg[/img] 07.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27231923.jpg[/img] 08.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27232500.jpg[/img] 09.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27232503.jpg[/img] 10.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27232502.jpg[/img] 11.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27232501.jpg[/img] 12.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27232504.jpg[/img] 13.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27231921.jpg[/img] | PHOTO | LC-A | 12/13 SEP.2005 | HK |

Posted in Photo | 7 Comments

[IMG] 我不到的平遥。

来自平遥的新消息。[走私热爱]五人展被评为国外策展权威评为最佳策展。亲爱的劳苦功高的Lora和Pan,你们是最可爱D ^_^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27232692.jpg[/img]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27232691.jpg[/img]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27232690.jpg[/img]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27232689.jpg[/img]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27232693.jpg[/img]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27233347.jpg[/img] [img]http://hk.netsh.com/eden/album/photo_data/1479768/1479768_1127232767.jpg[/img] | PHOTO BY PAN | FROM PingYao |

Posted in Photo | Leave a comment

我们彼此记得是因为我们没有淡忘。

亲爱的小玛你是不是还好。有时候,我们所能承受的一些坠落,或许在着地之后不会粉身碎骨,而发现另一种稳妥的安全感。我们一直都属于自己而不属于他人,所以,当你抿着嘴角站到我面前的时候,你开心的时候不开心的时候,你绝望或者失心的时候,都不要为自己生疼。我们的肉体在成长,像厚的花瓣包裹住脆弱的心蕊。生生世世,只求彼此微笑。你会很好的。 [img]http://b.4tv.cn/bbs/attachments/grhv_Negative0-04-04(1).jpg[/img]

Posted in Diary | 6 Comments

[IMG] 就是孩子气。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9/15/1/finger_blue,200509151192.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9/15/1/finger_blue,2005091513051.jpg[/img] 孩子气。一本台湾新Magbook提到的话题。借由成长到十六十七岁后的一些变化,身体的和内心的。我们在渐微成长。一峰说,当我们每想一次青春是什么,青春便会消失了一点。 这样不断不断地想,我们于是衰老。而孩子气,如同简约形成的一些烙印,阻碍我们过快成长。这样是不是好。我知道,心里想留低的,一定是那颗童年的波棒糖。 | PHOTO | 8/11 SEP.2005 | GZ/HK |

Posted in Photo | 4 Comments

不那么重要。

在火车上读一峰的新书。读完一半。这样的场景像是过去那一年,其中的某一日。夜晚一个人独占四人卡座的火车座位。这是第二次读一峰的书和字,上一次是[音乐·旅·情]。我无比清晰地记得他说世界上最寂寞的人和事,他写没有寄出的情书,以及他在某号公路上听某首歌。这些都成为了日后我更加记住这个笑起来有酒窝的小男人的另一个理由。 这次这个小男人依旧十足认真地写他听的歌走的路。依旧虔诚地崇拜某一个歌手而因获得一句对谈而心跳加快手足无措。这些安置在心房里的小日记,是不是也如我在极难过的时候给某人写过的一封信。那个人又恰好名叫一峰。我们素未相识。 这几天似是而非的旅途,其实是深陷在繁华森林中的一些急躁。尽管如此,我依旧拖着厚重的行李内心丰足地回来。迪士尼并不着迷的小游戏,偶尔获得的小点心却更为让人开心。后一夜在逼仄家庭旅馆里被雨吵醒,打开窗,看到微弱视力下的旺角烟雾迷朦。在书得起page one阿麦与Kubrick之间流连的结果,便是数个小时与数十本书和杂志。还有一些值得不值得说的小事情,在我回到这个熟悉渐变的窝里,都变得不那么重要。 只是这时。我又在想。当过完这个月,我的旅行会定格在哪一秒哪一桢。

Posted in Diary | 5 Comments

看到光。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9/9/12/finger_blue,20050909233754.jpg[/img] 周末的怡口莲一直吃。舌苔变厚。甜味在舌尖是没有体现,跑到舌根便美满了。 我在飞天遁地中过得很充满。有一个夜里在写字,马啦跳到MSN说很想出去。去哪里我说,她说就是想出去。然后过几天她就去阳朔。我一直想着想着,过完这些艰难的日子,我要去哪里。 去一些很辽远很宽广的地方,看地平线。有风吹,稀廖的人。 这样热的天让我想要一下子进入冬天。我怀念零度的那些陌生地,从口中呵出的气雾。简单的睡眠和深夜行走,有陌生人路过,坐同一辆车,听见一些小孩子的叫声,很美好。 要离开几天。明天我又要去一个数月没去的城。 我在临睡前把五年前的云南贴在白色墙壁上。这样闭上眼睛做梦,看到光。 | PHOTO | LC-A | 18 AUG.2005 | GZ |

Posted in Diary |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