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8月 2005

这只是小高潮前的萎靡不举。

这个晚上极想坐火车。在便利商店唱[出发 西伯利亚]的刺骨中行进。 我不断地喝水。几乎把水机里的半桶水吸干。喉咙间歇性开始疼痛,闹别扭。开药瓶的时候放出一堆蚂蚁。我把他们从有我妈妈的老家带到广州,400多公里后在我自己的屋子里苟活下来。吃完20颗黄色小药丸后,我于是累了,于是想带他们去坐火车,上路上路,去旅行。 忘记了怎么飞。那些小时候放的梦。睡在飞行的床上,它带我去很远的地方。 我还是极想坐火车,我就要现在出门。卧在有车轨巨大声响的白被单床铺上。所有的幸福就都跟一些局促的理想奔离了。而那时,我在沉寐,安静得一塌糊涂。像[暴雨将至]轮回至死的那些时空交错,还有那些广袤苍凉的土地。我在飞的时候掉眼泪。我不知道为什么。 我那么骄傲,以为坚固无比,却受怕于一场任意的暴雨,被泥石流掩灭。 而阳光明媚。我每天经过的门前大榕树,明日后天也都要经过。每天坐的巴士,都要日复一日地坐。每天偎着的枕头,每天定点要给我呵护。每天想的小心思,是不是可以光辉起来。灿若桃花。 这只是每一次希望有些小高潮之前的萎靡不举。 而我仍旧在岸上。 [img]http://b.4tv.cn/bbs/attachments/kcOh_081.jpg[/img] | PHOTO | INTAX200 | 2 AUG.2005 | GZ |

Posted in Diary | 5 Comments

223's Blog Tag

从上周到现在,已经有三个人点我玩Blog tag,最先是嘉美由,后来是Kulico,再到今天是刹那热爱。虽然我觉得我的癖好还都蛮正常,而且还很多,想一想,不知道有几个是不是比较荒谬的。那么来玩吧。如果发现我是胆小鬼,神经质或是暴露狂,请不要偷偷笑我。也不要拿会飞的蟑螂来吓我,谁这样做我跟你绝交! [b]癖1[/b]。关于裸。我不喜穿底底,请不要笑,咔咔。习惯一回家就裸身,习惯裸睡,习惯裸浴……特别是夏天,穿着底底觉得闷热不自在,觉得JJ要得到充分的释放,不然闷上一天是不是就有异味了,这样幻想,其实最主要原因是比较舒服一点,穿着底底扎扎的痒痒的不好受。而习惯回家就剥光光也是同样道理。冬天裸睡在被窝里,实在是一件很nice的事情。顺便提一下,一天要洗两个澡,偶尔三个。 [b]癖2[/b]。关于颜色。袜子一定是彩色的,就算某一天不是穿彩色袜子,那一定是为数极少的白色袜子。家里的袜子有红色、粉色、湖蓝色、黄色、橙色、绿色……就是没有黑色,因为黑色是穿西装配皮鞋时穿的,问题是我没有皮鞋!!彩色的袜子比较骚包,不过都是骚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脚丫。脱下鞋,看到有些荧光色的袜子时,是不是心情也colorful起来。鬼知道。 [b]癖3[/b]。关于睡。每天晚上一定是变换不同的睡姿,从身体正面到侧面到反面。趴着睡是必要的而且是不得不趴着睡,一条腿伸直了另一条腿弓着,或者两条腿都弓着。不然我睡不着。还有一定是要盖冬天的棉被,一年四季不变,肚子上没有被子铺着会没有安全感,心慌,一定睡不着。另外棉被是有一半夹在大腿下面,夏天时露出一条腿。睡大张的双人被子,睡双人床的左边。 [b]癖4[/b]。关于脸部表情。用QQ或MSN聊天时发出某些表情,或者在画漫画的时候,自己的脸会不自主地跟着其中同样的表情做。如果是呲牙咧嘴的笑的也就无所谓了,最怕是生气时的表情,像个神经病。千万不要在我聊天或画漫画的时候看我的脸。不想吓着你。 [b]癖5[/b]。关于坐电梯。坐有玻璃的观光升降电梯时,会面朝玻璃外,发出低沉持续的喉音,模仿制造像是电梯在行运是发出的电流或摩擦声,而别人又都不知道是从我喉咙里发出来的。发生地点经常是在中华广场的升降电梯,每次电梯里都挤满了人。企图让大家觉得不安,会很有满足感。这件事只有小朋友知道,说我是神经病儿童。 我点5个—— [url=http://alexso.blogcn.com]闷骚男Alex[/url] [url=http://livebj.blogbus.com/index.html]豪迈女马啦[/url] [url=http://www.36588.cn/user1/842/index.shtml]臆想女梆梆[/url] [url=http://www.miss25.com/teenblog/blog.asp?name=marteen]酸莓男TEEN[/url] [url=http://www.tianyablog.com/blogger/view_blog.asp?idWriter=120632&Key=417522915&BlogID=108012]婉约女玎玎[/url] 因为婉约女玎玎的blog锁上了,于是追加[url=http://leeloo.blogcn.com]婉约男leeloo[/url] 串联游戏玩法:被点名后,在自己的blog里公开自己的五个怪癖,然后再点五个人名,延续这个串联游戏。

Posted in Diary | 11 Comments

一张拨拉片的记忆拾荒。

我的贪婪是一个巨大的容器,我每天用41码的脚走路,我的Converse穿着穿着就烂了,于是又买又买。 我的鞋架上面住着七双鞋。其中六双是Converse.剩下一双,也有着Converse的外表。我不断在街上走路,走着走着脚上就多了一双新的帆布鞋。 帆布鞋带给我安慰。穿着去旅行,走在沙尘中荒草中。我想得起的那些旅途,帆布鞋总是沾一身泥领我回家。 不断出走和回家,回来再走掉。快十年,连记忆都荒老的年份,帆布鞋长满青春的苔。葱葱郁郁,极想旺盛一世。而十年后,牛仔裤下面的那双鞋,是不是帆布依旧。 当一双脚走出了茧而苍老破损,几多鞋穿不见了支离了丢弃了。关于帆布鞋发生的记忆,是不是要卖力算计缜密。而我这样想,很多时候都是想不出我曾经穿过的鞋的旧模样。 我承认我有时是一个失败的记忆拾荒者。 [img]http://b.4tv.cn/bbs/attachments/W3uO_086.jpg[/img] | PHOTO | INTAX200 | 02 AUG.2005 | GZ |

Posted in Diary | 12 Comments

[IMG] 廿九号春光屋企。

01. 伸伸手不代表可以拥抱,闭上眼不代表亲吻已经生效。 [img]http://b.4tv.cn/bbs/attachments/0WfT_096.jpg[/img] 02. 唱罢伤歌要会笑。哪怕回忆像破了的静脉血停不了。 [img]http://b.4tv.cn/bbs/attachments/ySWn_102.jpg[/img] 03. 谁令谁任性,谈谈情放不了,没有因亦无果。 [img]http://b.4tv.cn/bbs/attachments/Fy74_093.jpg[/img] 04. 若旁人谈情,失手在暧昧,是否会如这衫褴褛如这身体刺痛。 [img]http://b.4tv.cn/bbs/attachments/495g_092.jpg[/img] 05. 当那些怕光怕热的时间烧着了,谁还留下这身线。 [img]http://b.4tv.cn/bbs/attachments/RdoC_100.jpg[/img] 06. 薄衬衫红花边,我们要的是不是只是沉厚安抚。 [img]http://b.4tv.cn/bbs/attachments/hsHd_099.jpg[/img] 07. 一双脚的高昂与落漠,遇见一双鞋的繁华,足够完美几生世。 [img]http://b.4tv.cn/bbs/attachments/AxWR_098.jpg[/img] 08. 留多少芳心再发放,偷偷笑偷偷笑,可以轻易弃掉拥抱。 [img]http://b.4tv.cn/bbs/attachments/zoug_101.jpg[/img] | PHOTO | 16 AUG.2005 | INTAX200 | GZ |

Posted in Photo | 12 Comments

偏执狂的空K轮。

极想过得清净,没心没肺地活。尽挑一些寂寞得不能再寂寞的歌来听,没有了19岁撕心裂肺的那种哀伤,也没有木然地坐地下铁错过好几个站而不知回途的惶惑。我于是怀疑我是不是长大得太快了,内心里的化学溶剂什么都没有了。 跟D聊天,突然冒出你一定要过得开心的莫名其妙的话。他说,如今已经没有了以前的那种抑郁。我说那么你是长大了。长大了,是不是就更简单了。 QQ隐身地过日子,MSN也开始隐身。想起某些歌里唱偏头痛,可以让人暂时忘掉什么。我在什么都没有发生的一个夜里,突然很怀念坐在车里兜风的日子,想得要崩塌了,那些毫不计较因果的青春里。我于是给一个失效了三年的手机号码发短信,新索爱哔哔两声暗示失败。失败,或被拦截,两年前的备份换来一个过期号码。那些喝不醉的夜里,那些城市规约的拥抱,那些湿润的晚上的那几根烟。我记得车窗摇下来,我们转身说走吧。 我的西门子休克了。很多很多曾经见着笑的人,一面两面而后不见的人,都就此消失。或许彼此再不会想起这么一个人,或许这个两三个字的姓氏其实并不在这个几十年的生命里出现过。 无端端突然微风凉。凉的深夜看二十三点四十分的帝企鹅午夜场,透明的电梯里Coco问,如果现在死了怎么办。 这样是不是有点神经质。有时候谁都会突然坏了,是冰箱里过期的早餐奶。 在超市碌卡买的是八喜,大桶装的绿茶口味。小冰箱不够冰冷,拿出来吃的时候,奶油化掉了,于是吃得很快,像把无所谓的时光吃掉。面带甜蜜蜜的冰淇淋笑容。这些天一直听半首歌,那些猝不及防的前奏和音节,有如暴风雨里被夜班客机刮过的呼啸。而我其实是在那班客机里被挤在人群中间的一个失聪的孩子。 每次iPod的半首歌行到一分十五秒的时候,准时按下后退键。从头听过。前半段歌唱给我维护,打一个空转的K轮,意识里是谁的嘴谁的唇。 妈的我无法离去到哪里了。我内心的跳蚤和猴子吱吱乱叫,像是天气变坏海啸来袭前的预兆。S说finger,现在你是不是还有着短促的头发,偶尔孩子气的笑,阴郁的内心吗?我说除了笑起来老了,我还是以前的我。两个礼拜后再次理发,为了在杂志一周年时的集体无耻亮相。于是这个夏天头发怎么怎么都不过一寸。还要迷信冬天会及早到来。发型师笑着说,冷天的时候是不是可以留长点头发。我却说不知道。 我很坦诚而造作。一脸没有世故的传奇表情,背过人群,趴在白色棉被里的时候,我还是习惯把冬天的被子胡乱地压在身子上,冷的空调风里有我习惯不了的轻薄。我还是那个会裸着身子虾米一样躺在睡床左侧的无名躯体,哪怕有一天我突然闭不上了眼睛整夜整夜地疼痛失眠,哪怕有一天睡床的右侧没有人来睡了没有人手指交叉发出奇怪而暧昧的睡梦声,哪怕白被套有日破损了污糟了被撕毁了焚烧了弃置了。 若是你能够如此坚忍,也勿需担心裂成碎片。 有人问,为什么是白被子,像是陌生旅馆。而我,为什么要把自己知道得那么透彻。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8/26/1/finger_blue,2005082615535.jpg[/img] | PHOTO | LC-A | 27 MAY.2005 | GZ |

Posted in Diary | Tagged | 20 Comments

摄影私。

[b]关于朋友[/b] 在一盒用五颜六色糖果纸包着的巧克力里,我始终无法摆脱某种隐秘色彩的纠结。在这里,如果一切能用图片代替说话,透过一张张面孔去依稀辨认那些人的身份、性别、情绪、皮肤的颜色,迟早会有人突然潜出水来说,嘿,那不是我么? 嗯。所有那些我拍过的五官面容身体四肢,讪笑的皱眉的,偏颇的素净的,苍老的幼嫩的,明媚的低丧的,都是我能见到的能彼此说话的朋友。朋友,在我看来,是一种可以毫不受制的拍摄对象。有时是极为熟稔的一些颜容身躯,有时是陌生的初次见面say hello的,有时是许多年不见而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往往他们都是同一条路上的某只不同形不同色的跳蚤,互各不同,却都有自己内心最与众不同的小世界。 [b]关于私[/b] 所谓私,一定有隐秘的不可泄漏的小玉枕纱厨秘密。是私人的,私密的,私生活的。童年时抽屉底层藏着的日记书,第一次看 ** 的青春记忆,亲吻过某个躯体时的暗涌情欲,对一种奇怪癖好的不可自拔的迷恋,一些角色在非光天下的自我痴缠,吃饭时洗澡时行走时安睡时笑时哭时,以一种常态的或非常态的姿态出现,都是一种揭发。 而我意非在揭发,我曾经说过自己是没有责任感的人,在拍摄上,不以记录或真莫道不消魂相的表达为方式。我只是在用镜头交换生活。有时候是自拍自己的生活,有时候是追捉身边的私人私物私事,与每一个可以用相机映下生活的人没有任何区别。而那些面孔极少在人群面前显露的小情绪,都一一放了心交于我用影像保管。 在成了像的那些瞬间,按下快门的那一刻也许是即兴的,也许是设定好的画面,这些方式都不罕有。但大多数时候,我希望能与人分享的,是每一个被拍者不同于常人面前的另一些真实面,这或是他们不经意流露的,或是刻意表现的,有时甚至是被设计出来的另一面。常态的非常态的,更接近于一种嬉闹。杜可风所言:不要太尊重一张照片,不要太尊重你自己,不要自以为是。 [b]关于他她[/b] 明明他在人群面前是阳光少年,这时他却成为妖冶的花。明明她是一身素净,转去身又充满情欲。也有不悖逆的时候,比如他素来面容淡定没有起伏,比如她与人错身过的时候总是如小说里的女子。在这些琐碎罗嗦的一秒半秒中,我爱的方式便是捕捉,而后从成像中试图透视某种情绪。是一种对细节和瞬间窥探的迷恋。 在[露西亚的情人]里,女人用宝丽来拍下她做佳节又重阳爱的一些章节;在[高潮艺术]里,女摄影师用Snap shot来入侵时尚杂志;在[东京日和]里,荒木经惟日复一日地拍他的女人;在[放大]里,摄影师在放大再放大的照片细节中发现隐情。 如此用力度过每天,皆因为生活如一出戏,热烈,于是热爱影像,热爱来往,热爱流落的快感,热爱桀骜面孔,热爱青春肉体,热爱某一种暧昧交换。有如落地开花的高潮。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8/23/9/finger_blue,20050823171255.jpg[/img] | PHOTO | INTAX200 | 16 AUG.2005 | GZ |

Posted in Diary | Tagged , | 9 Comments

[IMG] 赖子,张含韵以及嗜睡的猫男。

赖子01.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8/22/2/finger_blue,200508222536.jpg[/img] 赖子02.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8/22/2/finger_blue,200508222554.jpg[/img] 赖子03.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8/22/2/finger_blue,200508222826.jpg[/img] 赖子04.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8/22/2/finger_blue,200508222620.jpg[/img] 赖子05.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8/22/2/finger_blue,200508222634.jpg[/img] 张含韵01.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8/22/2/finger_blue,200508222647.jpg[/img] 张含韵02.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8/22/2/finger_blue,200508222736.jpg[/img] 张含韵03.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8/22/2/finger_blue,200508222813.jpg[/img] 张含韵04.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8/22/2/finger_blue,20050822266.jpg[/img] 嗜睡的猫男01.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8/22/2/finger_blue,20050822272.jpg[/img] 嗜睡的猫男02.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8/22/2/finger_blue,200508222842.jpg[/img] 嗜睡的猫男03.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8/22/2/finger_blue,200508222858.jpg[/img] 猫。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8/22/2/finger_blue,200508222754.jpg[/img] | PHOTO | LC-A | 26 JUL.2005 | Beijing |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 | 14 Comments

周末流行曲混乱哲学。

[r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8/22/1/finger_blue,2005082214329.jpg[/rimg] 不紧要,这个周末过得甘心有余。因为舌苔有点滞慢,极不想与谁谁谁亲吻。于是愈发想要独处,不参加party,不接电话,不见一些脸,不去汹涌的人群。 我呆在某条路29号门牌的一间屋。坐在左右无人为邻的电影院。卧在堆满抱枕的沙发里读碟。以及走在浮夸动荡的湿夜中。 很久没有人这样问我,你今天快乐了吗。今天,十分钟睁眼代替清醒,十分钟淋浴代替拥抱,再十分钟想念当作一次做佳节又重阳爱。也很久没有这样地过。可以看碟到天亮,身体冷静而睡眼坚强。而其实,这个周末是这样的,一张碟两场电影,两段昏睡四次沐浴,听了很旧的歌。贴起了很久的照片,相框在白墙上有新的排序组合。冬天的白棉被依旧在盖,不知道是不是窝在叠了好几层的被子里,要比单薄一层一定安全。旧的牛仔裤还一直穿,新的也很快不新,像那些生出了锈的门匙,每日每日等待有人用它来开启,一些人一些门。 喝酒喝水喝药水。打架打波打飞机。做戏做梦做佳节又重阳爱情。哪一个是你,哪一个不是你。 | PHOTO | LC-A | 26 JUL.2005 | Beijing |

Posted in Diary | 4 Comments

[IMG] 盛夏的潜浮与绸缪。I

盛行高温的七八月去泡水去海边。很快乐的七八月。关于一些单纯的笃定与坚持。 01. [img]http://b.4tv.cn/bbs/attachments/ldBP_finger_blue,2005081815553.jpg[/img] 02.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8/18/1/finger_blue,2005081815527.jpg[/img] 03. [img]http://b.4tv.cn/bbs/attachments/mPmc_finger_blue,2005081815319.jpg[/img] 04. [img]http://b.4tv.cn/bbs/attachments/GAKB_finger_blue,2005081815332.jpg[/img] 05. [img]http://b.4tv.cn/bbs/attachments/mD2Q_finger_blue,2005081815343.jpg[/img] 06. [img]http://b.4tv.cn/bbs/attachments/a39n_finger_blue,2005081815415.jpg[/img] 07. [img]http://b.4tv.cn/bbs/attachments/j7Gi_finger_blue,2005081815427.jpg[/img] 08. [img]http://b.4tv.cn/bbs/attachments/HEVv_finger_blue,2005081815440.jpg[/img] 09. [img]http://b.4tv.cn/bbs/attachments/A6IW_finger_blue,2005081815359.jpg[/img] 10. [img]http://b.4tv.cn/bbs/attachments/K7P6_finger_blue,200508181577.jpg[/img] | PHOTO | LC-A | 11 AUG./10 JUL. 2005 | Shantou/Huidong |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 9 Comments

[dOodLe] 新Angel恋。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8/16/1/finger_blue,2005081603924.jpg[/img] sophie zelmani又径直地走进心里。[Going Home]在神圣地跑,一直不断。 听这首歌时是某一年夏令。我很想回到那些从前,那些没有真莫道不消魂相的成长中。在深夜里总是思想淫乱,如同抱过空气,被轻挑入怀,或者踩着一些荒落的薄冰。2005年过得相当急速,与日历对号入座的时候,时光不知飘向谁。 哪一次身躯赤露。哪一次温润湿吻。哪一次激荡不渝。若是当我拥有这双翼,带着占卜的少年,千年前后还会走失在哪里。 请忘记我们如此淡薄过。那些热爱们。 | DOODLE | 6.AUG 2005 |

Posted in Creative | 1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