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4月 2005

[IMG] 2.5年泰沙路。

01.一条名叫泰沙的路,一段每日走过的平民景点。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513444/1513444-qAKAJpOgeK.jpg[/img] 02.走着每天都走的路,平淡无奇。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513444/1513444-!1JeRQNRA6.jpg[/img] 03.有时候小区管理员会坐在这张凳子上,看着我出出入入居所楼房。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513444/1513444-bl57vVpKzc.jpg[/img] 04.泰沙路上开个窗,杂货铺里贩卖的是日复一日的小幸福。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513444/1513444-tnq1Qa1eg!.jpg[/img] 05.过完一个春,路上的垃圾车被遗弃的桃花堆满。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513444/1513444-NfhLshIpom.jpg[/img] 06.五凤乡幼儿园的白日梦。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513444/1513444-Ak5JmfIAra.jpg[/img] 07.五凤乡幼儿园的午夜场。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513444/1513444-hKpRc88vd3.jpg[/img] 08.被写满城市写实标志的小屋,对面是制衣厂。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513444/1513444-bGKGhf2i12.jpg[/img] 09.几块钱消费的路边理发档,一张凳子一面镜子做起来的小买卖。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513444/1513444-m2pCIZZ1pL.jpg[/img] 10.离家最近的82路公共巴士,终点站五凤乡。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513444/1513444-MgfSaeQNCg.jpg[/img] 11.一堆工具,一张板凳,一个拐角的一场生意,修伞工也这样活在泰沙路的传奇中。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513444/1513444-5bqveeeAif.jpg[/img] 12.十二月开始每天像一条狗似的走东晓南路。次年四月收场。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513444/1513444-zq8rg355Jq.jpg[/img] 13.贯穿泰沙路与东晓路的后巷,每天每天而后终结,或不再见。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513444/1513444-htHaK36wA2.jpg[/img] | PHOTO | LC-A/PearlRiver | 2004-2005 | Taisha Road, GZ |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 8 Comments

[ZINE] 冒险式的个人杂志书-A Magazine。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90854/1490854-QIHBel3itM.jpg[/img] [A Magazine] 比利时 / 半年刊 比利时时尚杂志No.Magazine与Flanders Fashion Institute以第E期[Viktor & Rolf] (Issue B for Bernhard Willhelm;C for Hussein Chalayan;D for Oliver Theyskens)合作结束后重出江湖,出版以同样概念式刊名的[A Magazine]杂志,并每期邀请一位时装设计师做客串编辑。前者以游戏式的字母排序为刊名,后者虽定名为[A Magazine],却依旧可以看出承前的字母刊名概念。 如果要给[A Magazine]做一个风格定义的话,在我看来,[冒险式的个人杂志书]应该是较为恰当的。 所谓冒险,[A Magazine]的编辑Hilde Bouchez和Gerdi Ersch自己说过:每一期都是一个新的冒险,是因为我们的客串编辑[设计]他们自己的杂志……。而所谓[杂志书],也正是因为每期邀得时装设计师客串,做一本个人的创作集,其间还会有人物采访及该设计师相关话题的涉猎,自然也是一本值得收藏的资料书。例如第一期邀请Maison Martin Margiela制造感观风雨,与之相关的各媒介艺术人和模特均有参与。而[个人]的解释,理所当然是指每期独立当家的名设计师了。 第二期[A Magazine]找来日本时装艺术家山本耀司客串始终,整本杂志讲述他一人,如同他的艺术时装一样充满禅意的大气。每一个与之有关的人物,皆是由一段对话开始,有时候,寥寥几字也都足够说明其中事态之美。前半部分大都是有如Wim Wenders、Giorgio Armani这类艺术设计大师对谈山本耀司. 在与Hans Ulrich Obrist对话中,山本耀司说他宁愿去设计时间,在我们看来,似乎没有多少个谁会如此接近地去实现自己的事业。全书不仅包括山本耀司的个人作品图片,亦呈现与之相关的创作人的作品,时装、Graphic、平面设计、摄影……如同一场盛宴地一一出现。 [平媒用稿请勿转载]

Posted in Something | Tagged , | 3 Comments

[IMG] 因物之名。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90854/1490854-1oCpO9wqk2.jpg[/img]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90854/1490854-Pwf6i6Mkdo.jpg[/img] | PHOTO | LC-A | FEB./MAR.2005 | GZ |

Posted in Photo | 7 Comments

21:38在办公桌前听歌。

手指关节在作响。广州大雨,大得缩不回去了。于是一直下一直下。 2.5年打包好了,从一个旧地方,两小时间转换到了另一个空间。我是不是还在那里,是不是还每天每夜走着八层楼,是不是关上窗听到汽车的喘气声,是不是依旧像狗一样走在东晓路。 泰沙路的传奇,就这样杜撰完了。我依旧很坦诚很坦诚地生活。 依旧忙碌,忙得没有了声响。依旧拍照,来不及翻阅和陈词。依旧走在这个城市,只是,那里已不是那里,这里则成为了我的这里。

Posted in Diary | Leave a comment

[IMG] 重庆的森林。

三月去看电影节。一直是很习惯了尖沙咀,东南西北地走在迷宫一般。有日看完电影,闯进重庆大厦,那种感觉,是要比《重庆森林》里摇晃不止的镜头虚景还要飘忽。哪怕还是黑皮肤黄皮肤夹杂着某种混合气味,翻新过后的重庆大厦似乎是找不到电影中的那种肃煞和浑浊。这是电影之旅中的一个小情节。叮叮当当零零碎碎的杂货铺电子铺,就像广州的老鼠街。只身走在其中,与不同国界不同肤色的人错肩而过,偶尔扫一下眼神,都觉得像是在电影中,仿佛故事随时都会有新的起伏。 01.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90854/1490854-PRVFK1MeIq.jpg[/img] 02.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90854/1490854-MmzSdKm35h.jpg[/img] 03.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90854/1490854-bS44NMj4aZ.jpg[/img] 04.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90854/1490854-hrHjP4GnMw.jpg[/img] 05.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90854/1490854-ZBQGibMFfE.jpg[/img] 06.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90854/1490854-Bi7SZ2cz9q.jpg[/img] 07.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90854/1490854-KL2IKfRvVq.jpg[/img] 08.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90854/1490854-RnrmL2FJPv.jpg[/img] | PHOTO | LC-A | 24 MAR.2005 | HK |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 | 17 Comments

漫无至尽。

要搬家。断了网,每夜的枕边书复活。看小畑健的[ ** ],铸造空想。 是很久没拿起一套漫画,逐格逐字地看。 小学六年级看[龙珠],直到人都长大了,初中都结束了。直到几十本单行本被翻皱了,又被数本不同类型的漫画所顶替。他们的名字分别叫[城市猎人],叫[乱马1/2],叫[阿拉蕾],叫[篮球飞人],叫[三只眼],叫[幽游白书],叫[我的爱神][圣子到][多重人格侦探]。那些红极一时的漫画家都找不见了,那个1994年建构的本土漫画天堂也崩溃无尽。[雪椰]撑下的旧时半边天,使得颜开十年后再次跑出来说,我要重回漫画界。 这些少时的狂热呵。大概也只属于了那些涉世未深的单纯做梦者吧。 在[卡通王]上看到采访林意菲的一篇文章,那个在某个年代也是狂舞飞扬的国内漫画手,已经不再是一个画漫画的人。多数皆是因为漫画的低廉收入与耗费时间有所反差,我们终是要让自己过得好一点再好一点,于是选择了其他路。 而那些不断追求的人,以漫画作为生存的人。或是有极具创造力的手法,或是有丰厚的家底来支撑梦想。这样的人多少是让人羡慕和赞佩的。 学生时代画漫画,很用心地去投稿然后看到被刊登的某些作品,热情十足地办漫画同人志,很认真地去参加漫画展。曾经最大的满足感,来于[漫友]以专版介绍漫画作者的名义,写下了我的名字和文章,以及用印刷品告慰我那个时候热腾腾的沸血画作。那是颇有抱负的几个年头,却从不梦想做一个漫画家。我很现实,现实得像一只快跑的鸵鸟,有时也会把五官埋起来,看不到桀骜张扬。我那个小小书柜被上千本漫画逼仄无空,我的热情也随着逐日狭小的空间而荡然。铺开一张画纸,拿起一支画笔,所需要的热力,也已无存。 我依旧多年如一地买[北京卡通][少年漫画][漫友]和[卡通王],就连消亡许久又重新出水的[科幻世界画刊],重拾时我仍然会感恩不尽。对久违的记忆一一怀念。 而那些单纯的小梦想,却依旧存在内心基底里。等待出发。

Posted in Creative | 14 Comments

[IMG] 游乐过。

01.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90854/1490854-2FZNIztPdt.jpg[/img] 02.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90854/1490854-LJ7BCJkRkb.jpg[/img] 03.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90854/1490854-jve3I779fC.jpg[/img] 04.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90854/1490854-8aZJnah!4K.jpg[/img] 05.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90854/1490854-iAcNP54o3i.jpg[/img] 06.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90854/1490854-iNHLdCVzB!.jpg[/img] 07.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90854/1490854-HmoPLNvZiS.jpg[/img] 08.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90854/1490854-p3N3bJCsRc.jpg[/img] 09.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90854/1490854-NmsBAVrs1R.jpg[/img] 10.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90854/1490854-mlInn13cbM.jpg[/img] 11.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90854/1490854-Owo3aVMEvm.jpg[/img] 在三月拐角的嘉年华。看一眼。直到熟悉。直到晕眩。 公园游乐过。票根丢弃过。头发飞舞过。手指惊叹过。 时光如心跳,逐次逐次像奇迹,烧掉了褪掉了,分分秒秒忘不了。 | PHOTO | LC-A | FEB./MAR.2005 | GZ |

Posted in Photo | 15 Comments

[IMG] 孤单守护。

[r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90854/1490854-HelAKmjI6E.jpg[/rimg] [异心圆] 笔尖长出两个太阳 一个在荒漠 一个在翰洋 隔着万千个咫尺的距离 激烈的时间之战 砍下两条换日线 让心的重合点 错开在星球两极 孤零零地演戏 | PHOTO | LC-A | 14 FEB.2005 | GZ | | WORDS | SEP. 1999 | GDUFS |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 2 Comments

生生慢。

一时间,一些想法不由地来。我们的生活如砂砾被潮涌被海蚀,谁不是任着时间匆匆来去,急走城市。 关于慢生活,是早要说的话题。因为那个叫欧阳应霁的男人,在那场讲座上又如此说到。于是接下话端,说一些想入非非的话。买杂志,为的看Topic看Graphic看Design看Cover. 往往发现,一不小心,总有许多杂志如买衣撞衫,撞到同一个Trend Topic。 2004年几多个国内平媒在炒LOMO这锅板栗,很快焦了食不知味。而香港人人要做Kidult,大小孩老小孩男小孩女小孩,一个Edison代言Kidult,所有玩具设计师也都吃了香,转身回头便被按下Auto键成为潮流当下的一个组合名词。而后要不就是Global全球本土化,将[上海滩]和[衫旗帜]荐为时装中的Global典型,要不就是Vintage复刻古着越旧越好,且大家一并开始怀念旧时光开始铲记忆典藏。 这把铲子在2005刚始,落在了Slow Life之上。[url=http://www.surfacemag.com][Surface][/url]年初某期主题大字讲城市慢生活;[url=http://www.theoutlookmagazine.com][新视线][/url]已于数期前开始慢慢细啄每个城市的主题旅行;欧阳应霁早以[半饱]姿态驯服城市人戒禁狼吞虎食,自己动手慢慢活;待到三月的[url=http://www.eslitebooks.com/reader][诚品好读][/url]则以封面大字开始[寻慢味]。 [寻慢味]一主题,[重新思考饮食与生活、生态之间的关系,探讨国际慢食运动对于生态美食主义的实践,也邀请您静心沉淀,在缓慢时光中细细品尝,寻回食物的朴实美味。]慢生活,是一种京都式蜗牛生活,像急速的office生活背后的一次偷闲旅行,回到最原始的时间里,让生命稍微减缓下来。 谁都会想要过欧阳应霁文字里的那种生活。大工业时代的快文化中,吃饭旅行运动睡觉,似乎都要听见时间滴答滴答的绕进声,因着如此,生活线已然被拉紧,失去弹性。于是开始讲求慢,慢是节奏上的慢精神上的慢,是一种生活态度而不仅仅是让时间减缓。不是空白等待的慢,而是丰富的慢。Slow is more,慢下来,才能渗透进生活的乐趣中。 我们所能知道的自身的结局,皆无多少差异。这次听杂志的话,生生慢。

Posted in Something | Tagged , | 5 Comments

[IMG] 十七岁之前她的名字叫县城。

1.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90854/1490854-i1dmsmdm41.jpg[/img] 2. 收藏我最多中学的杂志漫画友情与热爱的记忆的信箱。 [img]http://b.4tv.cn/bbs/attachments/oHuy_025.jpg[/img] 3.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90854/1490854-OEEIelv5S4.jpg[/img] 4.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90854/1490854-rovKjsS4vC.jpg[/img] 5.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90854/1490854-bAskh5ai3n.jpg[/img] 6. 城里最大的汽车客运站。这荒废的客运车,或许就是我年少时见过的那一些。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90854/1490854-rgpNKi8!5E.jpg[/img] 7. 还可以随处见到的黄包车。记忆里多年前的人力车,还是简单的一部单车。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90854/1490854-p4CqGo2E9g.jpg[/img] 8. 在城中心闹区某个投影厅里看真人脱衣show的人群。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90854/1490854-MntlFkhiov.jpg[/img] 9. 巴士开了十五分钟离开城区,远远看到海。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90854/1490854-lhzKVI9K9a.jpg[/img] | PHOTO | LC-A | 4-9 FEB.2005 | Hometown Chaoyang,Guangdong. |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 1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