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0月 2004

边城。III

终于是下起了雨。 闹钟调到六点钟,为的是一早起床到沱江边拍洗衣女的场景。想象如此多的当地居民各自占堤岸一席位,无处不传来棒杵拍打衣物的声响。 结果雨下了起来。给自己温暖借口继续瘫在被窝里。听见江对岸的苗女早早唱起歌来,哪怕没有游船经过,她们依旧唱得欢。惺忪懒散地睁睁眼,玻璃门外的江景已毫不同前两日。尽是阴灰迷朦。 很快又睡去。 再次醒来竟是被雨声闹醒。雨打江面,打屋檐,打在阳台的木地板上淅淅沥沥。穿睡衣站在阳台上看沱江。江水已涨,因着这场雨,原有清透的江水亦不再能看到浓密如发的水草。却显污浊浓稠。 急急带相机出门。走过江对岸。吊脚楼的木屋结构,被雨水打湿,颜色深厚起来。镜头里的每一处,像极了水墨画。不加修饰,淡淡平缓。 北门码头游客依旧有。卖纪念品的阿婆依旧如昨日模样。在狭小的木桥上与陌生人狭路相逢,忙着看脚下的桥路,生怕侧身会掉落下水。 雨是一时一时的。天一直是灰的。 雨巷因着一些色彩艳丽的雨伞,而浓烈绽放开来。虹桥边卖手工剪纸的婆婆留笑脸在我的镜头里。湿润的石板路穿过一个小小雨世界,来来回回。虹桥路上的苗乡原味餐馆里,血粑鸭吃得尽兴无忧。路边贩卖的猕猴桃花茶,用五块钱交换清净的傍晚五六点。 几乎是走遍古城每一条路。 一整天是在停停走走。都在这里。午后两三点,雨止。吃路边买来的炒板栗,味道很美。傍晚依旧清凉空气中,坐在旅馆的露天酒吧。用纸杯喝热茶,一杯一杯,后来几乎在靠椅上睡着。 五六点过去。天暗下来。小旅馆的江边。Leonard Cohen又慢慢唱起来。 而后。昼夜不明。 一天一天。

Posted in Diary | 6 Comments

边城。II

这一晚睡得极其安稳。一整夜。从合上帘卷西风床头书,躺下闭眼,到睁开眼睛。沉寐没有隔断。身体没有醒来。 睁开眼睛之前,睡梦里隐约听到沱江上苗家女唱歌的声音。做了几个散乱的梦。迷糊不堪的,也有关于欲望的。起床时已是近正午。穿着坚硬的拖鞋,第一件事就是拉开窗帘,透着缝看一眼今日的凤凰。天亮,无阳光,似广州的初冬的气温,游客像是甚少。 昨日预计着到江边拍民居洗衣的想法,在沉睡过后无法成型。 洗过晨澡。就想起昨日清晨走进这座城时,见着的热腾腾的街边小笼包店。于是去吃早餐。顺路走到北门码头,看看今日的码头,是否有什么不一般。结果只是人少了一些,而那些洗衣服的妇女,过了时间,早不再聚集一端,用洗衣棒槌打脚下的衫裤。 走着遇见凤凰小学的孩童群奔群走,是放学时刻。学校边的小吃摆遍周围。心里却想着那甜美小笼包。 白天还剩余多半。便跳上一辆正在拉客的面的,去都罗寨。近一个小时的路,多半多山路。颠簸异常,精神却很好。一心想着看那些石头古屋,土家民居。 一日剩余的时间。在都罗消耗掉了。哪怕许久,我想我都会记得一些场景。 小学校前看石桌上的乒乓球局,看课间嬉戏玩闹,看孩童的调皮或乖敛。 寨子中红蜻蜓飞来了,手中柑橘猕猴桃甜得笑了,穿校衣的孩子唱山歌听得我快哭了,吃南瓜苗的婆婆端着碗走了。 一天留下了什么。我大概能清醒铭记。 我给杂食摊上的婆婆拍了照,她说你要给我寄照片呵。我说我会的,我会叫孩子转交给你。她笑。她的一生或许没拍过几张照片,或许一直如此生活。 晚上的小旅馆。楼下露天酒吧里,Leonard Cohen的声音依旧喑哑无比,如前一日,水波边听到那一般。一时想起那些面孔。他们身上尘土仆仆,笑时无比简单。他们用即兴的歌词唱山歌,嘹亮于山间回转。他们一直在那里,没有离开。 而我离开了。想要看看那个北纬23度城市里。你们告诉了我一些什么。 或许在我走失,也会听到。 28日 凤凰/都罗寨

Posted in Diary | 4 Comments

边城。

一。 一路睡睡醒醒,深夜坐在黑暗中听车轨有节奏地发出声响,很熟悉的记忆呈现,也很落难。那些不复提取的爱与不爱呵。似乎在火车穿过每一个隧道,都会被吞噬一些。一些一些直至为零。我的目的地快要到,清晨会来,我准备前行,将有所遗忘。凌晨一点坐在车厢的卧铺上吃苹果,路过衡阳停时买的农家水果。在梳洗室洗苹果的时候,看见镜子里的这张脸,这些天赶工熬夜的残迹退去,脸色依旧苍白。她们在我房间里看到我两年前的照片,笑着说我老了。苍老是一个很痛楚的词汇,我们笑着哭着单纯得像手中的那颗青红苹果的青春,一个转身,已去。我时刻怀念。仍旧不止。火车在不知沿途的荒郊停了下来,黑暗中开始有人群悉索说话。而我,就要睡下。 27日凌晨。广州—凤凰。 二。 走的时候没有告知谁。马蒂说不愿听到有人要离去的消息。哪怕是短暂,是会回来。走的时候很难堪。行李匆忙收拾,凌晨五点钟预备着中午两点多的行程。一夜还未睡过觉。早晨还要送稿子到客户手上。赶着回家又赶着出门。 在火车上睡觉,下午和晚上都不安稳。隔邻卧铺位的旅行团似乎过于亢奋,大声吆喝,无休止地。到达吉首是清晨七点半。微凉的火车站广场并不显陌生。坐上拥挤的中巴末排。一个半小时路程,睡了一半。隐形眼镜戴了一天一夜没摘,眼睛干涸疲累。哪怕巴士在迂回山路上颠簸不止,亦不多知觉。 凤凰古城似乎更为凉一些。裹紧外套,走在微朦的石板路。 找了几家临江的客栈,终于在一家叫[一页情]的客栈停下脚。只因背着行李走得实在有些累,想快快歇息。而且[一页情]环境亦颇好,临江的房间有狭长的阳台,打开落地窗门,坐在微风中。手中无烟,也迷扰。 白天只是在城内游走。探究这个并不熟悉的地方。几乎是无目的地。沿着沱江两岸走,拍照,遇见的旅客多数是广东人。对一些只在书籍和明信片看到的风景过目不忘,如今眼见真实。吊脚楼甚是特别,其中的典故也从城墙上的一些招牌上得知。 简单的一些接触,对凤凰的喜好逐渐浮现。它的江景,它的建筑,它的民风,它的石板路和并不十分市侩的街巷商铺。 走的时候经常遇见狗,各种类型的狗,而且不怕生,亦不凶。很乐意地拍下它们,喂它们吃手边的小吃。笑称这是漫画中的贱狗。 一切安静地开始。没有着想着何时离去。旅途没有任何多余的计划。 目的地有两个。凤凰是其中之一。而后,是广西三江。 给小朋友说我在这里,我想要跟你在这里。给马蒂说安心,我很好。 离城第一日。 27日晚。凤凰。

Posted in Diary | 14 Comments

[IMG] Travelogue。

那时。如今。而后。 我们都一直在走在奔波。 在聚合在分离。 旅途中风景走过便走过,消失了。 等到再次回来,那画面, 一定变了模样。 然后我们再怀念再记录。 直到有一天,彼此都渐渐老去死去。 才发觉,或许那些记忆从来没有出现过。 1.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11522/1411522-cH18!mpbK8.jpg[/img] 2.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11522/1411522-6jlFrcbmQi.jpg[/img] 3.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11522/1411522-jt1HiZsqLa.jpg[/img] 4.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11522/1411522-hv5RlIkgcj.jpg[/img] | PHOTO | LC-A | 24-09-2004 | HK |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 1 Comment

[IMG] 城西乐园。

陈珊妮在唱风景好。我在贴图。 外面风消失,只因啡色玻璃窗阻隔出小小小世界。我的你的我们的。 想是某月,那下午风景爱着谁。 一年后我们再次走在沙面,那时的诗意在相机里存档。 路过的时候,请记得拍照。 一年一瞬间。 1.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11522/1411522-N9kfROdKs8.jpg[/img] 2.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11522/1411522-ZSkpK$9wZw.jpg[/img] 3.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11522/1411522-M$Ric98nRG.jpg[/img] | PHOTO | Pearlriver Camera | 14-08-2004 | Shamian | GZ |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 3 Comments

我们在一起。

微凉。听过Chandeen再听Autumnblaze。那几个凌晨的独自忧伤,小心地逃掉了。在美院旁边的小小咖啡馆,我对亚璇说我喜欢德国。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很喜欢这个国家。 如我听到的这些音乐。 常常是喜欢一些什么。找不到理由。如同爱人。 电影院中阿莫多瓦看得忘记离场,这是爱。告别时不要出声以紧紧拥抱代替,这是爱。深夜凌晨迷信一口火锅深陷不走,这是爱。西门子更新换代数年前的短信依旧存藏,这是爱。吃那一口冰淇淋挂记着剩半给你,这是爱。 若果我们时时刻刻在爱。那许久以前,青春刹那,接过的吻是不是还留印迹在下唇,比任一次都沉重。 其实不该说沉重。我们只是一并在怀念过去的快乐不快乐。而能所给予的,亦只是遥遥的一个拥抱。哪怕以为疼痛得说不出话,哪怕都在一根钢索上动荡,哪怕一切安慰其实对己。只要内心在唱歌。而后,我能听到。会一起哼哼,会笑。 我希望我所能怀念的,还有那些凌晨三四点走在无人马路上,饮醉时的无目的奔跑和几副肩膀并齐着的行走。 我的生物钟开始走反方向。 她们抱着我的熊公仔躺在床上,像是很小很小的孩子。睡房音乐是四月物语和[url=http://www.chandeen.com]chandeen[/url]。我念Ann的文字给她们听。短的,一篇接着一篇。几乎念完整本书。听不到一些呼吸声,我不知道她们是在听还是已经睡去。除了Antje声音幻觉,其他很安静。而他坐在电脑前写blog臆想曲写[url=http://www.blogcn.com/user19/alexso/blog/4357762.html]一起私奔[/url]。写我们的共人比黄花瘦产生活,写我们的理想家园,写我们想忘记旧的事我们都太穷我们需要更多激情我们都需要一个新的开始。 然后清晨来临。 每个人安睡。入梦。梦里想起那些奇异幻想,一个穿着世界上最后一套衣服的男人,无数次的变身和人生的跌宕起伏……这终是我们所能构造的幻像,还是期许。 过两天有些事情会落下结局。有些行程会开始上路。 所有阴霾会拨过密云。 我们。定还在一起。

Posted in Diary | 13 Comments

[IMG] 小明星。

我说。 戴上我的太阳镜。 你是超级小明星。 小小明星,凡人拍不出的戏。 令我没法。忘记。 1.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11522/1411522-MC$PjsPKiA.jpg[/img] 2.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11522/1411522-ghg7QSaC61.jpg[/img] 3.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11522/1411522-oCP9Q8!LZ8.jpg[/img] 4.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11522/1411522-fEpNGFkEPt.jpg[/img] 5.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11522/1411522-j48HQzZpfn.jpg[/img] 6.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11522/1411522-g7MPPr7zei.jpg[/img] | PHOTO | LC-A | 25-09-2004 |

Posted in Photo | 10 Comments

十月的AB面。

很贫穷。而且固执地幼稚。不为自己担心什么。像明哥那样穷风流。明日阳光不入天堂,亦无恙。 [b]Side A.[/b] 6月20日写过的男人。我们隔着两三米,半条马路,三五秒钟。到达面前。这次他的头发白掉了,蔷薇泡沫不敌宿命苍老。这次他笑着说两三年二三事,仍不确定记得住时间,还是一首歌。这次他不说那篇小说,他只是问你写字越来越短。这次已不是那一日,我们依旧不多话,自顾自喝手中那杯热茶。 一张面孔没有跟时间共失散。驾驶座上[暗涌]是不是依旧听。我自知不多。 我们不过是曾经遇见。吃过几餐饭。喝过一次酒。兜过一趟风。在酒吧偶见几次,聊过数语。送过一张黄耀明,说还放在车上,几年。 自那天在西门口。已无法追。 自那天快乐拥抱。情绪还在那夜店。 自那天说咖啡冷了。风景也凉了。 [b]Side B.[/b] 最动人的方法,依旧是手指记录。落地上天,比谁自恋。 她走过来睡眼惺忪。我带着廉价的梳打饼和相机。 是嬉戏亦是作业。Alex写童话,成佳节又重阳人世界里的小童真。Kid蹲在公路边,写我爱北京天莫道不消魂安门。池塘的塘虱玩捉迷藏。芭蕉叶是神话道具。黄狗黑狗叫破了宁静。而下午五点钟的跳房子,两个大男孩玩不过一个小女孩,笑也不当真。 跳房子。跳过七八楼,跳过后天堂,我们便长大了。 [b]Hidden Track.[/b] 凌晨4:48。她正在离开广州。 她问我。爱错一个人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我们的流行曲哲学到底能拯救我们多少。或许这一切,不过是幻觉。 那一年,我对她说,谁要娶我家的你,一定要先让我过目答应了。这句话有没有期效我不知道。她开始爱,我是许久后才听说。时间是在哪年哪月我亦不知。 只是。第一次。你们两人一起坐在我的对面,饭桌上那些麻辣小肥羊过了这么久,是不是还是那一种味道。 有什么是不变的。 在最后。

Posted in Diary | 3 Comments

[IMG] 少年残像。气球。

少年活在她的幻觉里。 他的说话她听不见。 他消失是为了她能刮掉记忆里他的一切。 他们笑着胸口刺青是一场诅咒。 直到那一日,她看到他站在空气中, 背着手抓紧一束气球。 飘。飘过城市的脸。 到他眼前。 她笑起来。 尽是残像。然而。 他的存在。消亡。暧昧以及陌生。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11522/1411522-BbtbJzhmNv.jpg[/img] | PHOTO | LC-A | 25-09-2004 | Panyu | GZ |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 5 Comments

黄耀明。

[r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11522/1411522-lKAfjhPw7M.jpg[/rimg] 现在四点快二十六分。蚂蚁爬上了黑色水杯。我戴上了有色近视镜。 现在帘卷西风十月十五日。Boy Marley的木板海报却还在。房间被充斥了,安睡只剩一张大床,两米乘两米半。 趁夜打字,把黄耀明的字字句句写下。努力想着那日,面对面的墨镜里看到了什么。是笑长的沿线,是初开的瞳花,还是媚尽的睫毛。那日我是争了分秒地看他听他,生怕漏了一微米细节。 一瞬间。迷恋成真实。 我那日没对谁说出口。是否代表我已开始忽视淡忘。 而今日,到天光。请约定彼此高兴,暂且。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11522/1411522-OOwBdmzsSm.jpg[/img] | PHOTO | 23-09-2004 | HK |

Posted in Diary | Tagged | 1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