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9月 2004

所有的记忆都是潮湿的。

看[2046],记住了两句话。 [爱情是有时间性的,认识得太早或者太晚,结果都不行。] [爱情其实是没有代替品的。] 1966至1969。2046。1224和1225。到底时间有多大的杀伤力,足以凝住眼底那颗泪。 21:09月最圆时,我在做什么想起谁靠在巴士车窗上有多久。 望月时我在想会不会变成佳节又重阳人狼。一直朝天吼叫。往更亮的地方一直跑一直跑。早已原谅过一些人一些事,可是我停不下来了。擦身过不记得他/她是谁,亦不懂得回望。 爱是天意。每个人或许都是周慕云。一生有几个苏丽珍,遇见或者错过。当你试图从新的苏丽珍身上找回旧的苏丽珍,你一定会力不从心。 每个人都企图说一些祝福的说话。中秋。 一些旧称呼,或是只有一个人会叫出口。今天你可以是大雄,明天你可以是豆豆龙,但你永远都是那个麦兜,留在昨天的麦兜。 有人叫你昨天的名字。你哭出来。 把头扭向车窗外。风呼呼吹,空气在拨拉。像黑白琴键轮流按下。听见记忆音轨。 当你越想要疏离,你越是躲不走。被记忆埋没窒息。 所有的记忆都是潮湿的。 潮湿的。

Posted in Diary | Tagged | 11 Comments

[IMG] 仰望。阴云散掉。

终于修复模板。尽管版式几乎是从头开始做,还好有小哈。想说谢谢不止。 贴一张最新的LOMO图,表示今天开心过。并且标注改过,不再表明LOMO。这只是一个被玩大了的游戏。我想要的依旧只是美丽画面,而不是工具依求。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411522/1411522-AhSP!7rLC4.jpg[/img] | PHOTO | 24-09-2004 | Shenzhen Railway Station | SZ |

Posted in Photo | 6 Comments

顶不顺。

诸事不利。中秋前不安。 如今一打开页面,首先出现的底纹,已经让我开始反胃。对不起,我控制不了自己的郁闷反感。 等候站方修复。抑或重新做过。 暂停更新。

Posted in Diary | 7 Comments

我听这种音乐的时候最爱谁。

像吸烟一样吸着潮湿空气。天凉起来,蚂蚁上身。 18:40风大雨大。民生银行感应门前。躲雨男女在小小世界走近走远。一会倔强一会亲密。害了风寒的LC-A好几天没有感动,拿出来拍雨。拍到它慢慢弱小。 19:55环市东哭过,湿了脸。小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