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8月 2004

明日之歌。

一息间,变幻无定。听[我的二十一世纪],无谓料着他的下一次,会是翡翠,还是玛瑙。多数都是这般惊艳。 自是很多人迷恋这个嘴线因为唱起歌来而变得圆润的男人。似一个绵绵弧形,让人记得唇舌尽头那声节。迷离,大概刺穿印堂都只能想出这个字眼。或是有一点是非遗憾,他的音乐永远不只是一个词的喜恋,不能是。 唱过[光天化日],唱过[每日一禁果],唱过[下世纪再嬉戏],唱过[下一站天国],唱过[我的二十世纪],唱过[明日天涯],……意外缠绵直至这次的[明日之歌]。 都一一与时光贪恋过。 [r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NmrzF2Ajc7.jpg[/rimg] 当他唱[忘了吧忘了吧,明天不再是哀伤。]事实上又是在与旧曲调偷欢,无意外听到电子成分。当他唱[翡翠剧场],一句[被顾嘉辉的歌感染了,凡事要投入发烧。]明明交待是一场信仰,高高低低过后,一九七几过后,传奇依旧没有苍老。所以他唱他的歌,内心肃然,唱唱过的歌,表敬意。当他唱[浪奔浪流]的上海滩crossover爱痴怨恨,熟悉不过了甄妮哀怨声线,是KTV上嬉戏打闹的玩笑情歌,被他唱过,重听时自己便似做尽了坏事一般羞赧。个中仍有多年前达明一派黄金band sound气派。 春光重现。 而那次颁奖礼上,他放言达明的reborn。当年禁色的小王子,是不是站到了一个更美的地方,转身重现。多少是一场隆重期待。 那么,我也就这样,独自占一席位。

Posted in Mosic | 4 Comments

[IMG] 消失的七月>>香港。

1. 下过雨的铜锣湾。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BIe53JFavV.jpg[/img] 2. 计程车的倒后镜。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6HcKg32OtI.jpg[/img] 3. 铁人兄弟的office。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gsejtzHNfw.jpg[/img] 4. 轩尼诗道的一角。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gfze$5vVtP.jpg[/img] 5. 铁人兄弟的玩具。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OgLNqc1Slc.jpg[/img] 6. 地下铁扶手电梯上的少年们。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kEviEMCIwC.jpg[/img] 7. 地下铁遇见的朋克女子。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Avz8io2Id4.jpg[/img] 8. 回程的广九铁路。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wocZnmL$5w.jpg[/img] | PHOTO | 05-07/07/2004 | HK |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 2 Comments

旅途上一字一字唱出来的歌。

他走起路来蹦蹦跳跳,或许以为那是一个不谙盛世的孩童,或许是一只单纯的吃草的兔子,或许什么都不是,只是看上去很纯真很干净的一个情绪。 他最喜欢的歌手是Janis Lan。他会反复地说起那一年他飞到Florida看她的演唱会,在完场后她留在场内,他和她愉快地交谈了三十分钟。他欣赏她毫无明星距离的亲切。 他持续五年每个清晨起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Black Box Recorder或是Serge Gainsbourg或是陈绮贞的[还是会寂寞]或是其他音乐,然后端着一杯咖啡瘫在沙发里。任时间分割成几分和几秒,也只是为了做这么一个依赖许久的熟悉动作。 他的旅途是自由是疗伤,他在多伦多北面的一部车上听收音机,或者在加州的高速公路上听[魂断威尼斯]不可停止。他最容易快乐的事就是他国途中不花一分钱的旅行。他说过的一句话[旅行的整个过程其实很像人生],任他无论何时安坐在某个24小时营业的美式茶餐厅里,情绪也不会变革。 他唱起歌来声音干净,跟他的吉他弦一般不紊杂。他在一部电影里谈着比汤力水还单纯的恋爱,片子中他依旧弹着他心爱的民谣,唱歌给另一个他听。他或只是一个孩子,人越长大笑起来酒窝依旧没有浅,他真的只是一个孩子,他的baby face清净的笑后面,有着寂寞与共的内心。 [我所听过最寂寞的事,是一个人半夜醒来把私人游乐场的旋转木马开着,在幸福的七彩灯光下呆坐。]或许我会一直记住这句话,或者内心里构想出来的这个场景。这是他告诉过我的一个寂寞。 或许某一日,我可以把这个小心绪告诉他,他是否还一样会红起了脸,像一个孩子般单纯。 鬼节还没到,走回住宅小区的那条烟尘小路上,已经有人开始烧香。有时很高兴,走路的时候可以什么都不理,仿佛周身都是干净。不管饱暖吃喝不管意志单薄,或是手捧着一本可以随时溶掉的文字书,都是一个小幸福。 他在送给琳的书上写下他的书名[音乐·旅·情],歪斜不齐的字体用了几种不同颜色的彩色铅笔写下,看上去还是那般孩子气的字,天真的一笔一划中却看到认真,如对待他的音乐一般。热爱与认真。 [r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ZPztz5B4V1.jpg[/rimg] 翻开的第一篇文字,是[[url=http://www.blogcn.com/User9/223/blog/3520932.html]没有寄出的情书(一)[/url]]。看到第三段,已经不敢继续看下去。怕有些不安的悲伤在光天化日下作祟。 这样的情书,比旅途中孤身一人一字一字唱出来的歌还要疼痛。谁会想着很多年前,我们热爱过的那个人,我们一一写下的那些爱恋,我们面对的疏离散别与寂寞伤痛,都会在多年以后,翻箱倒柜中发现尘封许久的发黄信封,拆开来看,还会停不住地泪流满面。 如此天真。大概都是无人知晓的苦衷。 而林一峰,他把这些经历一一写了下来。关于音乐。旅行。还有爱情。 至于有关的无关的感动。一点点已经不够了。

Posted in Mosic | Tagged , | 6 Comments

[GRAPHIC] ECHO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o!VlAI9KBV.jpg[/img] | PHOTOGRAPHIC | 28-01-2004 |

Posted in Photo | Leave a comment

[IMG] 上海再再嬉戏。

[b]无论于什么角落。不假设你或会在旁。我也可畅游异国。放心吃喝。[/b]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GtGpwtNBqd.jpg[/img] [b]然后趁我未忘记。这个沙哑的唱机。仍然转动,仍然响亮。我想交给了你,趁独白未过期。[/b]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zjwLilEZMb.jpg[/img] [b]难道这世界一切。开始的美丽终须都变做灰尘。[/b]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OosMvKCNM.jpg[/img] [b]你还好吗。你失去的头发。轮回了伤疤。长出了鲜花。[/b]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E!rMr$zrBA.jpg[/img] [b]横街窄巷。流连谁人的身旁。然后再有些美丽。仿佛也不错。[/b]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9$c2gvZ4Zs.jpg[/img] [b]奔波的岁月里。不羁的醒与醉。所有故事像已发生漂泊岁月里。[/b]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qkqboraHgm.jpg[/img] [b]仍旧在辨认渐渐淡的气味。记起当天的鲜花会飞。游玩在大地。渐渐不再顾忌。[/b]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s8Ps7R!Ki7.jpg[/img] [b]但我没有说话。不算疲累仍旧坐下。转一个弯。让灰色知觉慢慢如微尘降下。[/b]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zJviFQ7vi.jpg[/img] [b]从今天开始嬉戏。愿快乐到死。从今天开始嬉戏。就算插翼难飞。[/b]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5MIP1LH3qz.jpg[/img]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eEwnm5nFh5.jpg[/img]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bJp!LLAdES.jpg[/img] | PHOTO | 17/18-08-2004 | Shanghai |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 10 Comments

心里面的一座城。

究竟这是谁人眼里的广州。 有人说在广州买不到夏天的记忆,因为这个城市的潮湿闷热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有人说一辈子呆在这里不走,年老的时候见到地铁出口踩滑板的少年会觉得自己依旧青春。有人说进入广州像走进中国的大农村,逼仄街道杂乱建筑满足不了心宽舒畅。有人说广州让他不陌生,市井平民化比任何一个庞大空洞的城市都要亲切。当然也有人说,这是一个暧昧分明的城市,你可以活得很彻底,也可以渐隐渐退地对它失望。 是太爱完美吗?是顺其自然吗?还是尽眼已是看破尘世?用尽情绪说这个城市的好坏,都是自己的内心在作怪。而要说广州,关于生活,是非问答言语之中都多少透露自私偏好。爱与不爱,都是他她的性格偏差。 很多人眼里的广州,大概都是有过于实际的人、偏有点干涸的文化、让人想入非非的情欲、总是华丽上演的娱乐笙歌、永不歇息的颠峰夜生活、一整日都喝不尽的茶市、煲尽口腹欲望的老火靓汤,当然还有被习惯了的去火凉茶…… 这是一个被外界不断矛盾着的城市。说到文化是沙漠,说到城市规划是杂乱,说到娱乐是发达,说到气质是草根,说到建筑是小巧,说到潮流是稚气。这里面,有多少是真实身份的广州,又或者说是内在的广州。恐怕从外面居后进入这个城市的人来回答,都是剖析得不够彻底的。就算这么多年在广州,我也只是学会开始深入地爱这个城市,仅此而已了。 说说实在的,让人对这些或是被误读的情节看深一点,至于爱或不爱,亦不需太过执拗。广州的文化,如果只是执意地要跟他城做比较,气氛自然是比不上北京这种轰烈的城市。羊城两千年精神亦是不可能淡退,新的风景线在大型的文化场所中诞生,如果要记忆,也别忘了岭南画派和经典粤剧。沙漠不是绝对,它或是隐着的绿洲。 如果还有一种东西叫广州品味,那那些有过逸乐繁华的西关建筑,是不得不提的。这一个沸腾表面下冷静符号,如水中央孤立于世的莲。你或许可以看不到,那是因为空气中有雾,你眼睛穿不透,你或许一眼窥见,也是因为你找见了所谓的“广州品味”。之所以总有人说这个城市的混乱逼仄而且没有个性,大约他们只是见着新城区的整齐外表内竟还包裹着像“石牌”像“三元里”这样的城中村。那么,倒是该放下心往城西走,骑楼和西关大屋的平民艺术,单单用手指圈成一个方形镜头,看着也是怀旧的风格画面一幅。 说到广州女人一种,不是个个都是精明能干的女强人,那也毕竟是喧嚣商业气息中被误读过的一个定论。于是暂时忘掉过去的年代,新广州女人也有一心想嫁个好老公过安定美丽生活的,想想也是,何必为何迎合别人眼里的一个定义,把自己硬化了。但换个角度去演绎一番,看上去便是现代人懂得关爱自己,懂得品味生活。而事实上亦是如此。 然后,或许有人还会一心加入这个夜不央的城市,或许还以为它的娱乐如奔跑的心跳般膨胀不止。于是有这个城市的人站出来说,其实我们也为此发慌,为何找不见那些华丽那些奢靡那些格调的尽兴地,而从来都是看见大声喧哗猛烈劈酒的失意人群。当然,如果死死要与自己纠缠不过,身处任何地方,都会被自己阻挠。 这个城市的好与不好,都心甘情愿地被不同的人爱着和憎着。当我再一次想以平视的心境去写自己这个城市的时候,延伸开来的,始终都是私密暧昧的。我们选择了这样一个城市,她的幸福与共她的悲伤独享,都只是因为她不过是你心里面的一座城,而已。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Olkz$9b27h.jpg[/img] | PHOTO | 06-08-2004 | Taojin Road | GZ |

Posted in Diary | Tagged , , , | 4 Comments

像Philippe Starck那样幸福。

[r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351005/1351005-HO89IBiqkv.jpg[/rimg] 那次半夜醒来,掀开白色纬纱窗帘,透着玻璃看到那个城市的市井一角。密集的楼层都在安睡,楼下的茶餐厅通宵营业,门口的牛杂锅冒出沸腾雾气。想着或者这时下楼,吃一碗鱼旦面再回酒店继续睡一觉,应该也是一种小小的幸福。 而事实上却没这样做了,只是睁着眼睛发发梦,很快又睡去。我躺在纯白色柔软睡床上,床单和枕头有简单的清香,裸着的身体安分地沉入床垫。床头靠着的墙,凹进去的一块墙面放着暖黄色镜子,几个字母跳进视线。于是趁着梦意喃喃出口,D,R,E,A,M,梦境梦幻与共,幸福的样子。床头台灯小小的,发出同样暖黄的灯,床头桌上放着酒店内部杂志KEE,白天时候已经为此杂志吸住过,一系列关于人居关于设计关于生活品质的图文,让人看得爱不释手。然后把身体翻转90度,放在地上的大面镜子软软地折射出幸福的影子。一圈视线再回到床头的墙上的Dream字,我似真的做了一场恬静妙曼的梦。 这是住在鬼才幸福意念里的第一个晚上。这位鬼才,当年也是因为一个外星高脚蜘蛛榨汁器而成为创造经典的家伙,后来又从纽约Paramouint酒店开始,始作俑者地带起了Design Hotel的风潮,再再后来,大概地球每一个角落都无人不知这个法莫道不消魂国设计胖子Philippe Starck了。 [r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351005/1351005-baPmf7lHqi.jpg[/rimg] 说起这个名字,多少都怀着私人爱好的情绪。也或许,我亦是千万个崇尚者中某一个不起眼的因子,因为他日遇见一个法莫道不消魂国设计胖子的作品而被折服,往后便一直记住他一直关注他的设计。嗯,都是这样子的幸福感,把这些人的生活浮夸了起来。 那么,美梦过后一觉睡醒,别忘了提起这家酒店的名字,JIA。起初在杂志上获知这是首个亚洲Starck Style设计酒店的时候,还未从一个“JIA”里读到什么。行走在旅途,不管是累了还是困了,睡一觉总是要的,既然家不在旅途上,那么寻寻走走始终也要找个有归家感的酒店。于是JIA酒店便存在了,它的名字,就是“家”的拼音。一个发音,让人百般温暖。 所以还是不要犹豫,家就在眼前。一脚踏进去,就爱上Philippe Starck的居住哲学。以往Philippe Starck的设计,他人知道的多数是家具,其实亦有一些出色的餐厅和酒店室内设计,在香港,除半岛酒店的Felix Bar and Restaurant是部分之作外,JIA便是首当其冲的亚洲首家由他全部包办的酒店了。睡觉的时候看到的毕竟只是卧室部分,跟Philippe Starck的design items共眠一夜。睡眼惺忪地从卧室走出来,把其他设计物一件一件细数开来。Romeo Babe挂灯,简约干净;Medallion Chairs在不同的桌子边上安静跳舞,就这样跳进眼球;饭桌上的Romeo Moon天花板挂灯无论白日夜晚都照亮半间屋,想起我们躺在桌子上灯罩下大玩怪异摄影时,便想笑;垂帘边的Flos灯饰清净稳妥地用三只脚站立,白色灯罩下有黄色灯光作祟;不论大小套房都有360度可旋转式等离子电视,坐入沙发中看DVD不亦乐乎……因此这样下来,要数的还有蔓藤花纹大理石洗手间,还有Philippe Starck本次创作意念重点之一的单间房分野式设计,还有厨房里让人心起私占之欲的那些刀叉碗壶,还有各种细节物件,数到最后,爱的却是客厅沙发堆中间的四脚桌,每一张不同的桌面图案拼贴起来就是一张地道香港情结图,可爱的Philippe Starck这次把香港本土地方色彩又玩了一遍,同样的意念,一转身一接近,都会看到墙上那些香港味道黑白摄影,又是他,又是他,心里打实佩服胖子。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351005/1351005-6ldoiPMo8B.jpg[/img] 既然是Design Hotel,赖着不走就看着设计物件发呆也不是过分的事吧,开始对这个设计环境感到没有陌生。终于出门回到一楼大堂,从简洁住宅过渡到奢华空间,想着这“好歹”有些堂皇格调了。一堆Philippe Starck设计或挑选的座椅沙发,她说真是crazy,这个crazy的设计师,举目过去混杂不同风格的沙发座椅,Mix&Match在这个鬼才身上全然不觉杂乱,却是个性。当时间让人懒散下来的时候,的确会想坐着不走,左右顾盼用手摸摸细节用眼端详个中意念,然后会想着,“我已经看完了吗?我已经都记住了吗?”实在是过多的设计元素,担心自己一不在意忽略了哪个。 差点忘了提及JIA的建筑,楼高25层,地处本土市井繁华物质与共的铜锣湾,于是那个夜里醒来,我会望见楼下那份光景。建筑的前身是15年历史的传统港式住宅楼,曾经亦改造成酒店,直至PC Asia集团购下大厦并发展成崭新精致的酒店JIA。JIA便是出自由Philippe Starck与John Hitchcox共同拥有的Yoo Design之手笔,那么,你是否又记起Yoo以伦敦为基地并把“仓库生活(Loft Living)”带入英国的闪光过往? 旅途停停走走,又要继续。我想我是被设计盛宴跌宕得失了神,走过其他长长的陌生路,终于转回自己的家,却又止不住想起那一个旅途上的JIA,那一个可爱的设计胖子。没有了那两个夜晚,是否依旧会这样爱?大概回答是否定。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351005/1351005-steO4Cigrs.jpg[/img]

Posted in Something | Tagged , | 1 Comment

[IMG] 2046。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hh$ro7GKCF.jpg[/img]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LA4m2teZZe.jpg[/img] | PHOTO | 06-08-2004 | China Plaza Cinema | GZ | 夏天的马路,热油油的空气把扭曲的声音传开来了。——陈绮贞。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15 Comments

[IMG] 7月11日桥房后事。

[b]便利商店>>[/b]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51005/1351005-wiPebkPNK3.jpg[/img]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51005/1351005-3d2p6zdHEa.jpg[/img]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51005/1351005-Kjgo9o322B.jpg[/img]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51005/1351005-evcKq5B6EE.jpg[/img]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51005/1351005-rtKAH97sGs.jpg[/img]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51005/1351005-ANOdnioMl$.jpg[/img]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51005/1351005-MGEzN1rSfO.jpg[/img] [b]坏碑唇>>[/b]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51005/1351005-nQBQwaQttc.jpg[/img]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51005/1351005-4EJgIJzGHa.jpg[/img]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51005/1351005-oiHPJa8pCe.jpg[/img]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51005/1351005-NnkhEbo!rI.jpg[/img]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51005/1351005-rZtSA2nmKF.jpg[/img]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51005/1351005-bGErt!o7V!.jpg[/img]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51005/1351005-hVrl$veJqR.jpg[/img]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51005/1351005-bnwc2bkvsP.jpg[/img] [b]与非门>>[/b]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51005/1351005-9Lbm9B237R.jpg[/img]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51005/1351005-!jzA$QkKhF.jpg[/img]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51005/1351005-LSF5k1ZiS7.jpg[/img]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351005/1351005-EOgmNigIbI.jpg[/img]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 , | 5 Comments

三部电影。一个厄困的下午。

呆着很困。打印机在错荡,眼睑快要看不见,合上眼也不错。 1.[b]千机变II。[/b] 看第一集是叹气的年月。情节都随感观游戏毁灭了,被失忆抹煞。因为渺小得只剩取悦他人,所以会被忘记。 看第二集榕泉厅外是35度气温。一个人坐在所有情侣前面很愉快。谈恋爱,谈得忘记了拖手,只得独自玩乐。亦是很自在。 特技是排山倒海地来。吞屎在女人国的第一次遇见开始,似是争奇斗艳地展示吊钢丝摆pose的型态。这是第一段让人忘记呼吸的高潮。第二段则是两个男人的挑战,成龙榛子丹比吞屎来得刚硬有型,会想起[英雄]的场景。而模仿了[骇客帝国]的瞬间时间手法,成龙从飞起掉落过程中的钢刀利落地拿过几把并脱手飞出,尽管这个动作拍得不够型格,但亦让人看得有味。 想说的只是这么多。情节和对白,是弱智。 2.[b]史瑞克II。[/b] 没看第一集,不影响第二集的愉悦。那些恶娃娃一样的造型,是发笑的第一要素。恶半夜凉初透搞了几部片子的镜头,公主拨开倒吊的史瑞克脸上的泥,深情的一吻,再想到[蜘蛛侠],就要喷饭。烦人的驴子像[NEMO]里烦人的多莉,唧唧歪歪,却惹人发笑。 是很快乐的片子。很久不会独自在影院里,看得笑出声。纵是娱乐自己,也冷静。却是[史瑞克]让嘴角开了花,兜一个圈回来想,又要笑。 若果童话都这般,白马王子是要失业的了。笑。 3.[b]春光乍泄。[/b] 美丽没浪费,青春无枯萎。CD里Anthony唱完[春光乍泄]后是[禁色]。请关上窗,寄望梦想于今后。黎耀辉不是何宝荣,何宝荣也不是黎耀辉,于是都会害怕和自殇。 零点过后DVD跳舞。第六或第七次的重读,或是三年前后。是那模样仍是那模样。 瀑布灯。是布宜诺斯艾利斯唱法[白鸽]下的欲望,大瀑布是遥不可及的完美梦想也是两个男人内心的暗涌宣哗。看到瀑布的时候,大概也只是听到低诉音乐。而黎耀辉站在其下,被淋灭的不只是热烈,还有曾经冀望泅渡过岸的力气。何宝荣手伤好了之后,衣着华丽地买了烟回来,黎耀辉也是这样望着瀑布灯。他一直有句话没有对何说,其实他不想何的伤那么快好。他受伤的日子,是他们最快乐的时光。 这样在绝望中疏常与共。 香烟。是单手凄美是疼痛锁链,他爱他,所以他半夜下楼买香烟给他。镜头一跳,无需更多过渡交代,从他说无烟抽到他站在深夜的士多店窗前。一如另一日,他要他从被窝里起来煮食,他发火说[你是不是人啊,要一个病成这样的人起床煮饭给你吃?!]画面一转,便是向爱情妥协。发生了燃烧了烟灭了消失了。后来一次,黎耀辉把顺路买回来的一堆香烟一盒一盒摆在何宝荣的床边,码得很齐却被推翻,他任性发怒,他亦无语面对,只是静静地拾回散乱睡在地板上的烟。 牵强倔强,任性流失。他再回到他睡过的居所,那些码得整齐的烟盒,对他沉默暗语。 护照。从他在屋外把何宝荣的护照从他衣服里抽出来那刻,他是告诉自己,他不想他离开。是自私宣示,也是任性对抗。过后的激烈矛盾,都是由于一本护照。或许,更多的是因为他是他的他。而在片子画面打开的第一个镜头,出境的公章稳重地盖在他和他的护照之上,那时仍是彩色画面,快乐暗示。 阿根廷出走,爱与疏理的纠缠。这样的任性倔强叫人疼痛。 黑白彩色。在再一次的[不如我哋由头来过]被实现之后,画面由黑白恢复彩色。这样是嬉戏到最后的摄影师手法,也是黑白恻隐到彩色美丽的因果。一个过渡的光影暗喻,揭示凡事黯淡与光辉。 持续爱,要不断裂爱。 Tango。探戈是孤独是快乐。立于花樽内,可以一朵百合,也可以是两朵,听到音乐,花骨朵会跳舞。华丽过也会枯颓,彼此吊诡。何宝荣拖着黎耀辉的手,他跟着他的步伐迈动。直到终于可以完美共舞,小小厨房成为孕育恋爱的温床。镜头是带着疏离态度的,光是很曝的,刺眼下的拥抱是无人错对。 灯塔。世界尽头。站在上面,把失恋的悲伤说出来。黎耀辉对小张这样说。趁独白未过期,他的录音机录下黎的哭声。一个男人哭,原因只有一个,心里面已经存不下那些无法消化的悲伤。黎耀辉似乎还有另外一个缘由,或是与小张的离走有关。灯塔如同吴哥窟的石洞,是包容伤口的纱棉。柔软入侵,痛楚被潇洒带走。 生命皆不过一刹那。幸福有时,唏嘘亦有时。

Posted in Mosic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