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7月 2004

[IMG] 7月天空。途中掉落的剪影。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s1dVZjhip.jpg[/img]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naMK5peFGj.jpg[/img]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SdehCo4dA.jpg[/img]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4VdIsGkw8I.jpg[/img]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KVBwvqR4n3.jpg[/img]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386106/1386106-nAkR$VSdaN.jpg[/img] | PHOTO | 07-07-2004 | On Train | HK-GZ | 后期:photoshop 色阶加绿,滤镜添加颗粒。

Posted in Photo | 7 Comments

像LOMO一样恣意。

[i]如果回忆是回看过往的方式一种,那么影像记录,便是回顾往事最直接的方式。由银板摄影开始,人类开始依靠影像记录的方式来积累历史和记忆。傻瓜机的low-tech多少可以勾起多数人关于影像记录的记忆,直到今日手机越来越高端的拍照功能,将摄影变成随时随地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的记忆方式。LOMO的出现至今,从一个前苏联军事用相机已经衍变成十足的潮流物,更重要的是,LOMO倡导的新摄影文化,已经是年轻无禁忌的行为规条。拿起LOMO,请立即按下快门![/i] [b]用镜头代替说话[/b] 恐怕一点点文字说不清其中乐趣,于是看着桌面散乱摆放的照片,再通过影像做一些回忆记事。 要说的自然是LOMO。随身的肩包里也有一部——LOMO最经典、被最多人使用的LC-A相机。如果还有人会忍不住在网路上留言问“LOMO是什么”,我想我依旧会不厌其烦地为他/她解释:LOMO是前苏联军事用相机,如今是一件简朴的私人生活记录工具,也是自由即兴的生活态度。 那么一定又会有人继续问,“你使用的LOMO相机是哪个型号?”LC-A自然是最经典的选择。关于LOMO的快拍态度,关于LC-A的高端 ** ,怕是自己三言两语说不透彻。个中快感,想是一定要手心手背地亲自接触,才能从一场影像恋爱中感动自己。 然后时间回到20年前。圣彼得堡的列宁格勒光学与机械联盟制造出品了LOMO LC-A相机,这是一台为了大众娱乐和记录生活而制造的相机。于是前苏联、越南、古巴及东德人民于80年代开始一直snap下去,全面记录共人比黄花瘦产生活及偶尔于黑海嬉戏的情况。到了1991年,几位维也纳学生用LOMO拍出一堆随意随性的照片,其中的自由自主方式带来摄影的极大乐趣,于是渐渐引起摄影爱好者的兴趣。 于是,不得不说,LOMO带来了一场新的影像革莫道不消魂命。 这场革莫道不消魂命, ** 了传统的摄影规条,LOMO甚至告诉你,试着从屁股位置拍出去。结果因为怀着没有意想的心情拿到照片,为一系列鲜艳快乐模糊的效果而兴奋起来。当然有人喜欢有人冷目,我倒愿意因为一块色彩一瞬精彩,把自己的眼睛装点得花花绿绿起来。说到底,只不过是太爱用影像代替说话,用快门代替让时间凝固的精灵棒,管他是low-tech的傻瓜机,还是被恶炒的潮流物,通过镜头把自己的眼睛打开,生活原型在手边,身后细节亦是美丽。 [b]自由即兴的美学[/b] 很想知道,那一些连逛街骑车上厕所都手里抓着LOMO的lomograher们,是不是也跟我一样,焦心站在冲印店门口等着一卷或几卷LOMO照片拿到手后,心里因为寥寥几张模糊的快乐的鲜艳的照片而暗自感动。或者说,他们有多少次会因为这些私密的个人影像超过了意想而感动。不管如何,一个态度决定了自己亦是LOMO同类人。 这种态度,便是LOMO意识下的自由、即兴和随意。 也是因为自己不爱规条的无禁忌态度,使得自己跟别人一般,一接触到LOMO便知道是找着了影像发泄的工具。于是,独特,炫目,疯狂,痴迷,热烈,原始,恣意,感动……这些词,一个一个放在自己这个自恋的伟大摄影师身上,都显得谦逊起来。 那么,绝对不用怕承认自己是傻瓜,只会用傻瓜机。傻瓜也有自恋的美学方式。可以不懂光圈快门,可以不懂调校焦距,可以厌恶踏进影楼,可以玩失忆忘掉怎样用光,可以设身处地自己做模特,亦可以把这个世界所有人所有物当作是镜头下的玩物。在LOMO没有限制的摄影游戏下,没人会笑你是傻瓜。你是最伟大的私人生活摄影师。你拥有私人的相片纪录,你用影像涂绘周边声色,你深入再深入生活探究一切,没有什么是不能拍的。 一切,就是snap shot所造成的乐趣。 一种自由即兴的snap shot美学方式,产生了我们这些Lomographers。于是,又不得不说起这些人物。王家卫御用摄影师夏永康,没有学过摄影不懂用光的摄影师。即兴摄影的执行者,在很多国家和地区都有拍类似的即兴作品,关注周边细节,连垃圾也不会放过。美国后嬉皮士Nan Goldin利用傻瓜机记录身边朋友的一举一动,作品毫无忌讳地暴露自己及朋友们的私密时刻。有衣冠不整的惺忪模样,有走在大街上浓妆艳抹的异装男性,有她或朋友们做佳节又重阳爱后的距离与沉默。Terry Richardson为意大利时装品牌Sisley拍摄的宣传广告图片,与惯常的时装摄影大反其道,表现出强烈的Snap Shot抓拍写实风格,很多被传统摄影认为的误差与不足,被摄影师一一记录下来。告诉读者的眼球,我就在现场。还有还有——荒木经惟、杜可风、David Hockney、叶锦添……把眼球放大再放大,生活的细节永远是自己的私人玩偶。 而LOMO,亦有一帮忠实的名人成为它的使用者——U2乐队的Brian Eno、时装大师三宅一生、电子DJ Moby、导演Robert Redford……乐趣来于LOMO摄影所崇尚的视觉信条能丝毫无差地吻合个人偏好,我们所需要做的,只是按下快门。Just shoot it!

Posted in Something | 6 Comments

[IMG] 发条蓝,以及快跑的Robot。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351005/1351005-Ep1rp1jR4p.jpg[/img] 自从过了24岁以后就越来越想留在单纯的记忆里。承认小时候是过不到玩具的瘾,能想得起的玩物,大概也就是母亲单位发送的玩具飞机一架,某亲戚送来的橡胶洋娃娃一名,以及自己不知从哪里搜刮而来的子佳节又重阳弹壳玻璃弹珠公仔纸……铁皮机器人则是藏在邻家小朋友的私人抽屉里,每次只有羡艳的份。 现在买figure玩Lomo,大概又是像他们说的kidults一般,玩物也可以益志。Robot是在A1淘来的,死活拉着Ivan买下来,作为补送的生日礼物。货架上看到的三款,都很喜欢,无奈只有一次选择,惟有挑下最钟爱的一款。并不是十分精细的设计,表皮的漆甚至会剥落,倒是Robot的形象颇讨人喜欢,怪异得有趣。发条在身体一侧,最原始的玩法。想着要为Robot叫上一个名字,看到它的浅蓝,就顺口地叫发条蓝吧。拧上发条后,大叫Robot快跑,以为自己是很小很小的顽童。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351005/1351005-Qf8ihOcacg.jpg[/img]

Posted in Photo | 3 Comments

暗疮。

阳光掉得潇洒,清晨西门子的象素文字又告知地球升温。周末依旧是姑息着过。大概是地球表面的海洋全部死掉,这个夏天我依旧没带自己去沙滩。 我已经变成是我皮肤外的自己。 Beack在我左脑勺纹上平行曲线的时候,我的右眼在跳。心里诅咒着却又不知道是福是祸,明哥都唱了轮回的伤疤会长出鲜花,我又何必情绪自虐。剪光了头顶上常被挑逗的乱发,夏天又再次飞翔到旧年前年,波子头上有了花天走地的印纹。 走出[90年代]。右眼便不再无理取闹。 刹那热爱又过了MIX的一夜一日。再次夜落,便带上帐篷和男朋友女朋友奔赴长城一场music party。带了药带了套,准备红尘再飞扬。我笑说,留下力气长城上再肆虐。 快乐在心头。或许这样的方式很美。 我告诉小朋友我在头发上画了图图。小朋友说小心画成猪头。我说明明是美丽的头头。像Break Beat的跳动,脑袋会乱fing。于是小朋友说是美丽的猪。我走在建设六上偷着笑。 美丽猪的右脸被日光灯照出一颗暗疮。这让我想起那些旧时光灿烂处,我亦是一心奔赴网球场上的一夜摇滚party。那时有暗疮,有雨中猴群。所爱的不止一个,却都被我的记忆遗漏了。那个跟我一起看演出一起在台下乱蹦一起怪叫一起呼啸的女孩,或是去了澳洲没有回来,或是重新安放在这个城市却不再见。某年某月我们一起学跳街舞,说过了道别话却一直一直把对方面孔模糊下去。无端过去时,想是见了面亦成生人。 这发黄的青春帐单。我的GDUFS。 这个七月有人死去。今日依照琳的说话,买了一份[21世纪经济报道]。看见那些颇熟悉的画,和让心生疼的字。想着当年与西蒙和那个男人开车到远远的北郊吃一餐并不十分丰盛的农家菜,他的眼里有不安焦躁,想是那个她让他放不下心。事后听说,当时她正是在换血的时候。如今,终是上帝要错判一个人的命运,让她不见了。 琳说要把那段字和那张画scan下来,做电脑桌面。我说不要这样情绪自己。她说这样让她想起自己的爸和妈,事实不能改变但是情绪总会平复,记忆是一种仪式而已。短信久久停留在界面上,手指终还是离开按键。怕一切回答都太过耀眼,引来疼痛。于是沉默,对话成为碎末。 在听木马的[我失去了她]后,Black Box Recorder也开始阴郁地声带作响。爸的电话说他在上海很好。前日见过妈,容颜无改,心有慰藉。匆匆半日说过的话寥寥,越是爱看妈的笑,这样就很好。 暗疮停留在右脸数日后终于破碎。如同记忆里的繁华事散。深色疤痕亦是渐过渐淡,终也会消迹。 都是花非花。恋非恋。

Posted in Diary | 5 Comments

[IMG] 以爵士的颜色跳舞。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351005/1351005-kN3rRGa7mk.jpg[/img]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351005/1351005-qLCF1zSFwd.jpg[/img] | PHOTO | 10-07-2004 | Update Mall | GZ |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 5 Comments

没有迷恋会被掩埋。

困着的空气很稀。解开衬衣右排纽扣,发现没有汗。气温是微低了,掏出左边口袋里孤零硬币,往床头一扔,抛物线很清晰。我想应该已是微醉。 在Wim Wenders的书里看见被亲吻的尼克拉斯。而Anthony在今夜的现场唱,[几多派对几多个失散伴侣,几多个故事并无下一句]。我的最末排,在接近结束的半个钟头,被移植到最前排。他出场,用眼线迷乱地笑。想着听了这么多年他的歌,那一次和那那一次错过相遇,如今终也是见着了。 多少次倔强地表明,不是喜爱那一个人。明明只是一抹声线,寂寞与共。以及一些漂流过度的字词,像无穿线的针,仅是一柄凶器,可以迷恋自殇。而到他终于出现,内心却膨胀骄傲着,似是平静却已散乱。在身边的粗糙纸面上,有这样一行字,[我的二十一世纪的歌词在去年绝对算得上no.1],是某人的表态。不管会怎样,他还是出现了。 而在去的路上。我也没有缜密预测过会出现的人。于是一个晚上,因为一些本是极其喜爱的人一一出现,内心开始无比颠沛。 Chet Lam的身形与二手玫瑰同时出场,似是很年幼的孩童。蹦跳着笑,反扣着手在身后,站着的时候双足亦不安分。琳在同场的短信中说他唱出歌来,是很幸福的声线。而我在前日凌晨听着久久的他的歌,隔过了数小时,没有料着会见着这个干净声线的男生。他的baby face让人没有坚强的理由,卷起的酒窝像他在[天使]里简净单纯的恋爱,不忍有任何心狠。 Wyman在远远的座位上,我早已清醒于他的身形。想着近一些,再近一些。琳亦是远远地坐在视线中,笑我是个稚气的追星族。Wyman的[下落不明]拿下的奖,在他走上台,我亦终于见到他真实的脸。 便利商店是初初相识的乐队。[出发 西伯利亚]负荷在心房一侧,微微的假音踢倒耳朵许久的倔强。我想我是喜欢的。从昨夜的桥房第一场演唱开始。记住了[炮灰],记住了[低空飞行],记住了[Five Star]。 还有要说的at 17。木马。坏碑唇。黄舒骏。而夜已经过深。努力说一句晚安。侧身的夜枕,都要比自己幸福。 ------------------------------------------------ 编号223

Posted in Diary | 1 Comment

[IMG] 城市影忘书3(旧白云机场)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vspace=2 border=0>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vspace=2 border=0> | PHOTO | 22-0602004 | Baiyun Airport | GZ |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vspace=2 border=0>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vspace=2 border=0>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vspace=2 border=0>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vspace=2 border=0> 1.飞行是一种坚强的借口。有人说,离开一座城市和进入一座城市,其实是没多少区别的。如果距离告知我们,从这城到那城,需要用天空来度量。那便飞行罢。 2.在这座南方城市,每一次离开和到达,大概都是这样开始的:不需太积极地预备时间-距离登机时间一小时十五分钟出门-随手截住一部计程车并告诉司机往城之北行-穿行在拥仄市区,可以抽空在计程车上打个电话-路过机场路听见巨大声响时一定抬头望,似电影场景,以为伸手就可碰到飞机-天蓝,或者天阴,皆可快速到达,看看表,大概只是花掉了十来分钟-走进机场,直到离开地面,一切顺畅。 3.滑过头顶的巨大铁鸟。近在咫尺的起飞和降落。透过机舱玻璃窗看到的庞大城市。紊乱无序的电线和招牌。低矮破败的民房和批发市场。并行并进的地面车辆和天空客机。越过马路一端便可停落的机坪。市井态度的城市低空飞行。机场边缘为生存和欲望繁碌的人。黄昏下临着栏杆张望飞机的孩童。将城市人居生活和机场轻易隔离的铁丝网。城中村抬头随时可以望见的低飞剪影。日夜光临民居上空的噪音。候机厅内的百货商铺和水果摊。总有人说起的机场是市场。倒流十年的混乱残旧。惟一一条同时应付起飞降落的跑道。被抱怨无度的逼仄和狭小,却是最有市井味道的风景。 4.或者只是为了有所怀念,才会想起那些追逐的镜头。 5.他说。一共四年。习惯了在听课时老师突然停下来,等巨大的轰鸣声远去或者停止。如果能够爱上这些巨大声音和形体,那这求学的四年,生活着有骄傲。 她说。这就是这座城市的符号。不管是七十年的白云还是四十年的白云,它都浸染了这个城市的色斑和气味。形同旧巷菜市。形同骑楼人家西关大屋。形同凉茶牛杂茶市例汤。形同私伙局在广场上的吟唱。都是渗过城市和人的印迹。 6.于是又会想起。那些用镜头记录飞行的时光。站在铁丝网边缘,每一次抬头就是一次感动。眼瞳被飞行划过的轨迹。镜头被巨大铁鸟充斥的剪影。随着起起落落的飞机,真的似在做一次次隆重的迎接和告别。记得被黄昏客机飞过的暗色街灯。记得指缝三尺抓紧的停落瞬间。记得似要碰着建筑的下滑直线。记得导航灯中点线上被淹没的唤叫。记得忘掉的眨眼记得停滞的呼吸记得镜头的快感记得一切日夜的飞行和停固。 7.能流连这些真实布景的时间,却已经快到尽头了。 8.这个夏天。2004年6月走过7月的时候。一切旧场景被新风光一一替代。于是不再见城市上空低飞而过的飞机,不再见逼仄紊乱的机场生果摊铺,不再见趴着栏杆看飞机起落的人。快要说再见,却不记得挥手告别,所有惯了的残留迹象,都深深纹入了记忆。而继续张望的目光,移植到了远郊之外。花都。航空大港,最现代化作品,国际枢纽,一切与荣誉有关的赞许把老的旧的埋入历史。 9.有人惊讶羡艳,有人突然不惯,有人急行怀旧,有人期许完美。为了一场暗默的告别,和另一场隆重的迎接。 10.广州。白云。Try to remember。再见。再见。 ------------------------------------------------ 编号223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 | 3 Comments

菲林卷了一百零八下。床头歌前的喑哑任性。

今日云有异样,别样秀丽。花两刻钟坐空调巴士。走过七八条马路。惹一手沉坠感。拥抱两个女人一个男人。吃过一碗日式拉面,一杯麦旋风,三颗口味各异的冰淇淋。回复一封电邮,拨打两个长途电话。第一次坐巴士没有望见窗外。看一场演出菲林卷了108下。桥房的三小时逗留在自己身边。归家时计程车停下买了两罐百事。跟一个第二次见面的女子深夜说bye-bye。 阵雨没有来袭。我怀念那是我的暑期。早已变节。 今日见着的一些人,都像是童话里很小很小的孩子。然而从前的从前,他们或是也叵测过谁。一些,或者什么也没有。各自喝口中咖啡,FM里放的音乐我已想不起。 不知凭什么样的孩子气,又要独自去桥房。我以为很多人都在身边,一一挥手点头微笑拥抱,终不是一人。结果却依旧什么都不理。固执地挤在人群最前处,听见汹涌声音欲望。事后发觉自己像个傻B一样,按乱了快门。收起最末一卷菲林,手指比泥墙灰色,并且严重地不知所措。我不知道我谋杀了三卷菲林有什么目的,怀疑自己是白痴,不识拍照,只懂着猛烈按按快门。想着或只是一次任性无聊。于是开始不计后果。 一些毫无用意的开始和结果。 裸着身子站在家阳台什么都不想。她在短信里说不快乐的事。大概是因为这场演出。唱着唱着发不出声来。自己以为站在灯光下一夜变徒劳。我说不要紧,你已经做得很好。企望这样半勺蜜糖填平颓唐。怕是这个女子过于患得患失,一切看似轻浮,却已寸寸沉沦。 谁才是自己的完美对手。镜子也迷失答案。 希望接下来的旅途很愉快。无论在内心游乐,还是沉默上路。 今日云有异样。天分外蓝。久久想要去海边,今日更甚。深夜用手指说话已是习惯。这些字,留在你的枕边。醒来时,大概,我们已是在海滩。笑。 想起要听林一峰。打开床头歌。已是凌晨两三点。 ------------------------------------------------ 编号223

Posted in Diary | Leave a comment

[IMG] 这是梦露这是一个歧视。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vspace=2 border=0>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vspace=2 border=0> | PHOTO | 03-07-2004 | Qiaofang Bar | GZ | ------------------------------------------------ 编号223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 | 1 Comment

时光是碎了的发根。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vspace=2 border=0> 时光是碎了的发根,细细地找着何年何时掉下的一根。 凌晨1:25。床的右侧有人睡着了,发出安份的呼吸声。Mazzy Star的远寂不生疏地在小音箱里游移。 六月过得有些仓促。我不知道时光是这样失去痛感地划走。出其不意。在桥房的下午遇见梦露。她说hey帅哥每次见到你总是忘记你的名字。我说我也是。然后大笑。她说叫我玛丽莲梦露吧。我说梦露你好。我叫小P,你的新发型很好。 她眼睛一挺,说是吗? 在[1个歧视]的场刊上我看到梦露的自我介绍:[2003年10月13日出生,今年只有半岁,没有太多经历,傻X一个,没有然后。]右边的作品是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手描女子。左边的照片是真的玛丽莲梦露头像。 小玛更甜美的样子了。灰色的阳光下她笑起来也幸福满身。老三的展览本是不想我们去看的。旧的作品,很旧的。我说你们做平面设计的很厉害。他问为什么。我说因为很厉害。 大笑。想着自己也要搞的那个展览,不知道要花掉多少精力,才能实现。 晚上去看[自娱自乐]首映。吃小桶的爆米花。含着工作人员分发的口哨。实在厌恶尊龙矫作神情扭捏姿态。好在电影结束他没出场,否则我要用臭鸡蛋砸死他。笑。 并不是一部有份量的片子。电影厅的高温,放映过程中几乎只是顾着用杂志扇风。丢了兴致。李欣的出场有一句说话,你快乐吗。他说这部片子能带来一些快乐,就行了。 多少是有笑料的电影。李玟的火车来了,哭父,屋顶打斗戏,都是一些快乐的引子。除此以外,有拿[卧虎藏龙]竹林戏开涮的模仿片断,虽也是作尽唯美状,依旧被有漏洞的电脑特技和尊龙令人发指的媚态而扫光兴头。 如此一来。周末连续两晚被两部电影耗费掉了。于是更别提[古宅魅影]了,足有功力上榜本年度最烂最差最傻B电影第一名了。想着买了票进电影院看这片子是极不明智的选择,于是只有提前走人作为心安的选择。 六月看了一些好的片子也看了一些傻B的片子。有一些新的目标让自己在努力。听音乐时不会是躺在白色床单上发呆。因为持续的高温开始害怕走在外头。健身时很努力地修补身材的缺陷。见着奶猪后吃的TCBY让我更加爱HGDZ。见着花离时我觉得她像某个女作家。一到周末便发疯地想要掉进海里。开始决定学会游过三米距离。可以间接地在不属于自己的城市里穿行会很快乐。 于是这样层叠重复。我们在不断遇见。 你好。会再见。 | PHOTO | 5-6-2004 | Binbin Plaza | GZ | ------------------------------------------------ 编号223

Posted in Diary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