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3月 2004

[FILM] 女人一场。

[r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295023/1295023-bowVl4AMsw.jpg[/rimg] UA时代广场扶手电梯终端,离上次的到来已经是两个年。外间有雨,影院人稀零。票根撕过检票女子的手,她会是女人一生中哪一样角色。最辉煌,还是最黯淡。这样想着,已经安稳坐入数百个梳化之中的一张,未满十人的现场,遇见三个女人的一场宿命。 ——by 编号223 [b]20[/b] 小洁(李心洁),马来西亚青春期女孩,离开父母到台北追求自己热爱的唱歌事业,尽管热烈理想始终因为难堪现实无疾而终。认识同样热爱唱歌而到台北投靠石哥的女孩,而后更被道出石哥其实是她母亲深爱过的男人。破落而单纯的小梦想,心大却眼浅,划不到梦想岛,一场信望终成落水沉物,惟得无奈回归父母身边。青春敏感,留几十日同性情愫在内心,和许久以后想起仍会掉泪的旧梦想。记忆之物在张艾嘉电影中重新出演,这次是李心洁的录音机,前次是《心动》的想念你的天空的照片,都是过往存留,小小伤怀。 一个关于蓝色的故事,没有然后即没有下文,自己也无法预料,暗示梦想毕竟尤远,设计完美的生活曲线也会偏了轨。然后呢?没有然后。 开始从另一个角度看李心洁。完全失却[见鬼]中惊滞惶然又无所适从的表情,被有时看上去会是矫作的笑脸所替代。觉得这样的青春很好。如同毛虫蜕变之前的百般敏感,一不小心,再走过十年,也许美丽如蝶,也许灰惨如蛾。李心洁构思的这个故事,多少隐示了友情至上的年轻心境。没有丝微受色的单纯。 [b]30[/b] 想想(刘若英),在半空生活,习惯了对不同手机另一头不同的男人说我在packing,马上就要飞了。今天是有妇之夫Brian,明日是稚气未脱的小齐,如同自身职业空姐一般,繁复的下一站与下一城,麻木至迷失了去向。对男人有不同暧昧方式,身体彻夜激烈过后,飞往他城,然后回来,要不有另一个他拥抱呵护,要不雨中冰冻着说再也不要见面。男人是她的心结,亦是心网。等到真的想弥留安静独自拥抱的时候,温暖又会不期而遇。是宿名作怪,还是爱神怜悯。 一个人生存,寂寞的时候最终想起的是离去许久的母亲。企求天国的她赋予小小暗示,好让自己不再置疑爱情而迷掉了方向。陌生城与陌生人,到底哪个更让人无助。或许都是一样。游戏因果。 表演欲超过平实生活的刘若英,就连拉阔一场,也无理由地成了自身舞台剧。剧本亦是内心幻想,矛盾从中而生。看她的文字多过看她的电影,始终保留一种独有神情,游离于淡定与绝望之间。 [b]40[/b] Lily(张艾嘉),中年百合也会遭遇婚变利刃,丈夫的外遇在她口中依旧只是没有谁对谁错的宽容。与喑哑植物人对话,看似无畏,其实是对生命的自我解剖。花店亦是精神寄托,却也避不了逆插玫瑰的无情刺伤。纸醉金迷的夜后白日,如同失忆一般在机车警报器中忘却自己要找觅何物。忽而与网球教练玩 ** ,忽而情迷初中旧学友,始终认为自己是一个被男人抛弃的女人,白日遮掩的内心在镜子之前暴露无遗,难耐无终。 往日美丽不复存在,丈夫成为她人枕边温度,女儿亦是逐渐有了感情裂痕。独处孤家,以为韩剧加冰淇淋可以疗情伤,却未知眼泪滑干之后仍是失落。始终都是一首[把悲伤留给自己]最能翻出内心痛楚。那就这样吧,我会了解的。 与任贤齐的配戏是喜剧,与陈升的清唱邂逅则让人心酸,比轻松播放一张CD的感触,深楚许多。这样的女人,懂得宽容和收敛,不固执亦不偏执。所以别有用心地导演这三段故事,也许只是对走过的生命的一次半途清场。回身张望,是哭是乐,亦不是最重要。那就这样过吧。她的平实内心,在片子中的婉转体现,比起[心动],又是内敛十分。同样是淡淡写实,却明显收起了青春浮躁,以及生命情绪。

Posted in Mosic | Tagged , , , | 1 Comment

[IMG] 请彼此怀念。

[r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295023/1295023-MRrrjekKcl.jpg[/rimg] 临行前, 想起旧的Folder里面 有一些就要被遗漏的照片。 拿出来扫扫尘, 认真地上一层自己喜好的油漆。 看上去, 依旧像是在当天。 在那个光鲜之城, 用四日往旧故事里寻迹。 请彼此怀念。 26-12-2003 | HK | [r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295023/1295023-MnvZSnNJG9.jpg[/rimg]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 6 Comments

在阳光下,无比美好

2003年12月31日。光天化日。20年末的摇滚列车开进这个南方城市。 广州。 他在呐喊,他在狂乱,他在尖叫,他在闪跳。这趟昭示未来轨迹的列车以不平静的方式持续驾驰了12个小时。所有的乘客没有人内心静止,没有人途中睡去,没有人越轨也没有人劫车。相对理智而顺畅的行驶过程中,我看到摇滚的未来,在阳光下,无比美好。 这是来自木马乐队《没有声音的房间》里的一句歌词。“在阳光下一起舞蹈,在阳光下,无比美好”。我没法为一个晚上的热烈划定下明确的美丽蓝图,所有乐队的出现,只不过是20年来摇滚在中国的一个转瞬刹那,就像声音玩具卖力歌唱的《未来》,“我所渴望我所喜悦却都是我所惧怕的啊”。我只是独自幻想摇滚在内心的未来,是一场白热化的完美盛放。 如果说声音玩具、木马、二手玫瑰、无了期、铜镜是新生代摇滚乐势力,那么崔健甚至是王磊却处于一个尴尬的老而未能弥坚的罅口。站在铺满沙地的现场,众多热烈彭湃的孩子(请允许我叫这些狂热的80年代中后期的人为孩子吧)们纷纷扬起HIP HOP的典型手势,跟着那些鼓噪的Post Rock狂烈蠕动,我感到无可名状的尴尬,或者失望。有人背着背囊从另一个城市过来跳舞,有人丢了昂贵的ZIPPO打火机四处寻迹,有人露出右臂的尖锐纹身无至尽挥动,有人在崔健出场的时候甚至问着身边的人,这是谁。对于这样的无知,就算他再满腔热烈,也让人觉得残酷。 崔健的老去没人能够阻止,正如他在台上诚恳地说出这样的话:“我们老了,你们还年轻,你们来 ** 我们吧。”这种面对自己的停滞,把力量披在新摇滚势力身上,真诚得多少让人感动。也像他刚一出场唱的几句某个流行歌手的歌,然后说到:“你们愿意在今晚听到这样的歌吗?不!我的歌要用真诚去唱!” 真诚。音乐里内含的硕大声音。所以人群中有人奋力地打起“真唱运动”的旗子,所以连场边卖啤酒的男人都不停询问“崔健什么时候出来”,所以左小诅咒不三不四的抒情方式遭到了巨大的冷落。 新摇滚的使命注定了这个“时代的夜晚”,是新生代乐队的侵略仗,所以我没看到盘古,没看到舌头,没看到废墟,没看到沙子。木马的上场,张口《Fei Fei Run》,数千乐迷的欢腾亢奋状,足以证明新摇滚音乐的力量。还比如二手玫瑰的妩媚艳丽是一种新鲜,比如CO2的南方新金属亦是一种领域的告示,比如还未老去的吹波糖重型英伦摇滚同样震撼。等到王磊在台上动用了他著名的甩头发运动时,电音霸道让人群彻底成为了锐舞动物。 让摇滚乐先解放你的身体吧,解放思想还谈不上。王磊这样说。他比那个晚上任何一个乐队,都要吃力地激烈运动。而人群的亢奋亦恰如其分地证明了王磊的音乐势力,依旧庞大。 混迹摇滚动物之中,我也曾经盲目无从过。在高分贝的HI-FI鼓动之下,听见崔健的诚恳,听见王磊&泵的狂乱,听见木马的低迷,听见二手玫瑰的戏谑,听见声音玩具的诡异,知道我曾经的迷惘,已经渺弱了去。这个春天,清晰得如一场仪式,等待摇滚乐的隆重入场。 在阳光下,依旧无比美好。我为此感到快乐。

Posted in Mosic | 6 Comments

[IMG] 下落不明

[r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295023/1295023-rCm2zIteFE.jpg[/rimg] 不明飞行物坠毁东山, 永胜上沙的陷阱排成城。 他每天边走边唱, 谁知掉进蜥蜴胃囊里, 还以为是菲林在黑房。

Posted in Photo | 1 Comment

[img] 城东半空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295023/1295023-nsSnBnn!w1.jpg[/img] 03-03-2004 | 天河 | GZ |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295023/1295023-18N5JjFnZ4.jpg[/img]

Posted in Photo | Leave a comment

[CULTZINE] 朋克奶酪

江南大道的半个下午。8张CD和2本杂志的际遇。 基本上很多时间,在MSN上谈起杂志,都会几分感慨。未必是自己太过偏颇,知道比自己更爱杂志的人是无数。看到中意的CULTZINE,都要为自己所处的空间感到惋惜。 那种心情,跟画漫画写字又是不同。画漫画写字,成为完成式后的短期内,都会自恋兮兮地看过好几遍,或者多少因着是自己的心力后果,如待着孩子般疼惜。而遇见强大的CULTZINE,那种热烈总是被瞬间引发出来。想着,如果我能做这样一件事就好了。 一件让自己应该可以交待得住年华的事。 上个月在阿涛的blog上看到[为什么要看一本叫CREAM的杂志],忍不住要留言。面对一本喜好的杂志,看到一些共同的言语或者幻想,如同遇见一杯符合口味的冰淇淋。 而这杯冰淇淋,就叫CREAM。 奶酪。尽管从来不会这么叫,但在长期的阅读中,已经被一种市井的诗意所浸淫。随心所欲唾手可得,不稀奇不矜贵。阿宝说:潮流也好,文化也好,不是一定要名牌,不一定要很贵,我们知道很多大学生、中学生,甚至小学生,他们做了一些手工的东西,很有创意,但没有机会去发表。我们这本杂志,想告诉大家,不是花了一大笔钱去买衣服,它就是很好的。老实讲,有多少年轻人花得起那些钱?我们想读者能够亲身体会到其他的创意。比如介绍一件几万元的衣服,但这与读者距离很远,他根本接触不到。我们不想提倡很拜物的文化,而是想介绍一些东西,可能在街角的小店就可以买到。 奶酪是物质一种。在纸质媒体的这种表现上,它是一种精神。CREAM杂志代表城市最普遍精神,它可以是肉菜市场,可以是白饭鱼,可以是Snap Shot,也可以是周星驰。五个编辑的想象力,集中起来,就是平凡而让人感动的Cult元素。CREAM的口号[生活原型],就是他她的身边物,平常得不会被关注,有时是城市细节,有时是low tech的复古怀旧,老土物件也会有潮流外套。 被逐渐惯用的精神坐标。 看杂志的时候,最怕看到有太多共鸣的东西。会为自己感到难过,会觉得年华心慌,会惭愧无助,但也会憧憬确信。 如果说伦敦比东京潮流先行20年,东京比香港潮流先行20年,那么香港比内地也是潮流先行20年。Elsa说五年十年后,我们也会有CREAM杂志精神,我依旧回答,这个时段应该是20年。她笑说,20年后,我们要该有[Dazed]了。我照例抱着不乐观态度,尽管造梦,也让自己造得现实一点。 17期CREAM是革新号,结束了大多数幻想,却依旧美好。[101 POP 04]看得入神,碰见数月前开始恋上的湖蓝色,给宝贝和自己分别买的Tee和T-shirt,也是潮流应照。想起北京15楼的窗帘,热爱被阳光透过的深郁。[功夫]题材不是最新的创意,早在去年[JET]杂志便涉及这个选题,由李小龙入手。而CREAM更立足功夫潮流,涉入电影、设计、文化领域,引介出功夫本身内涵。而细心时又可发现书页右下角的comic shot,快速翻动的平面动画,细微的怀旧方式让人感动。Levi''s 501 Reborn又是向早前在日本举行的NIKE运动鞋Reborn展览致敬,同样找到本地设计师和业余玩手,以天马行空的方式将501重组再生,创意无度,design味十足。[Reading Fashion]定是给了[TOM新视线]阿华灵感,同样介绍国际潮流读物,对除了老去的[i-D]、[THE FACE]这类前朋克杂志之外的后年轻Culture读物赶尽杀绝。幸得这些有心人,让我又多认识了[No.]这本类型杂志。 关于Cult,2003年由[IDN]荐入国人精神读物领地以来,一直没有最完美的中文解释。“Cult的字典定义向来非常广泛:字典定义为所有宗教的崇拜都算是Cult。但我们日常的用法一般比较狭窄。美国家庭基金会就采取这个态度,因为它要从基层的家庭战线反恐,为了分清敌我,就不得不界定Cult就是反常。由泛指一切偶像崇拜为Cult,到收窄为只用来指某一种会威胁传统价值的团体组织为Cult,字与义的变化可以说是一次意识形态的战争。而惟一可以避开意识形态左右的做法,当然就是要了解事物的相对性……Cult的相对性不在主体,而在受众,它没有绝对性,一切讲求互动,这也是Cult杂志的重要设计思想。”这是[IDN]最初的释义。到了[城市画报],Cult被生动地剖析成“大概是有点无厘头、又似乎隐含文化哲理、貌似很艺术另类、却十分有观赏快感。”。我的意识里,Cult是一种年轻无禁忌态度,Cult是边缘群体的精神坐标。[时尚财富]则强调了Cult是创意和诚意。嗯,比较喜欢听到这样的词汇。 如果还有情感气力,我还会持续造梦。 这是我的热爱。 P.S. 彭浩翔和Quentin Tarantino就相当Cult,比如2003年的[大丈夫]和[KILL BILL]。 再P.S. 我的收纳箱[url]http://223.blogone.net[/url]

Posted in Something | 5 Comments

热烈。

[r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295023/1295023-58hGQJ!mzN.jpg[/rimg] 扔下手头的急稿, 发帖一篇。表示今天我开心过了。 如果没有blog,我是否还会那么多心思?笑。

Posted in Diary | 4 Comments

[IMG] 如果每一片天空,都是士多啤梨的颜色。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295023/1295023-ZCJvlwkrLA.jpg[/img] 02 | 28 | 2004 | 大沙头 | GZ |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IMG] 欲倒未倒

[r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FmE7fIeKdc.jpg[/rimg] 如果按照小树的说法, 原来的页面“太惨了”。 这个欲倒未倒仿似悬吊着的傀儡, 看着心里也不平衡起来。笑。 新的底图诞生。 大部分坚持了原创,包括原图。 换了一种手法做图。 POP拼贴Graphic,自己看着却觉得是很蹩脚的设计。 不管怎么说。 多少符合了目前的爱好倾向和怪趣味。 说过了。关于爱好,总是三分钟热度。 第四分钟,不想未来。 BTW.丁薇的[Dear DingWei]很好听。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4 Comments

飞过时间海。

是carrot今日在MSN上面的名字。 飞过时间海。 熟悉不过的歌词,想了许久, 终于记起是[遇见]。 我往前飞 飞过一片时间海 我们也常在爱情里受伤害 我看着路 梦的入口有点窄 我遇见你是最美的意外 [b]广州细碎。[/b] 近日无心写字。 新工一月,终于等到出粮。 朝早照例困睡至接近正午, 被西雅图蜜蜂蛰醒, 熊宝贝在枕边应时地吹起一阵风凉。 望西门子坚挺时钟,已经滑过一夜, 和整个清早。 步履整洁地走在陵园西, 木棉火辣辣地附在了天幕之中。 原以为夏天未到, 依旧为不暖不寒的空气,细心打量着每日衣衫。 旧衣藏在衣柜里没有出海, 有时放了心起航,在皮肤汪洋表皮, 便已经成了新色块。 Z说你又买了新衣, 我笑,大学的旧衫用来假作今日的新肤。 只是想不齐,这样的20度, 我是应该被包紧,还是应该被滑翔。 所以每日干净地置身, 安全地上路, 笑着飞过时间海。 [b]苹果绿的橙。[/b] 柳丁先是稍息了一会, 在眼瞳里停留数分钟, 终于消弭。 爱上的橙,有时却又不比苹果绿来得热烈。 如果有一间屋, 墙面一定是要苹果绿, 有陈仓暗渡般的干净。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Diary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