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2月 2004

[IMG] 旧石路。新足迹。

摄于2004年2月29日。东莞南社古村。 [r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295023/1295023-LCm18Mwn7O.jpg[/rimg] [r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295023/1295023-kGnKvOHRCs.jpg[/rimg] [r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295023/1295023-hv3hhlZoz8.jpg[/rimg] 民居。祠堂。书院。店铺。家庙。古榕。楼阁。寨墙。古井。里巷。牌门。雕艺。 南社一日。镜头内暗涌。 我们是外出郊游的鲸鱼。 携巨硕幸福,到达彼岸。 登陆时。 听得见迷杳的声音么?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 | 1 Comment

[IMG] 这个城市跳森巴,我的眼睛就犯罪。

摄于2004年2月25-26日。GuangZhou City。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eq77dQ5Zoo.jpg[/img]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3tKGhgwvHA.jpg[/img]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2aa3tMoZqZ.jpg[/img]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RLgOj72eQv.jpg[/img]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Fpozto39K8.jpg[/img]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KteLMnAbbd.jpg[/img]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GNSGS4r1Qp.jpg[/img]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Lhh4drFE39.jpg[/img]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IdewhPPPBS.jpg[/img]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c8mcVlHBv6.jpg[/img]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4nh2pwvZm9.jpg[/img]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 13 Comments

行空。

下巴长了一颗青春痘的今天,季候风显然不会出来作怪。 平淡无奇的春天,蚂蚁也开始热得在office涡旋。 我以为我在马赛一般的dream pop中添了翼, 可以行空可以浮沉可以讪笑可以静憩。 陈升这个男人也容易受伤, 迷惘却无法挡。 今天的天空其实很受伤,我仿佛见到了补丁的硬伤。 D的SMM终于成为尘埃落定的过往, 他突然很想念那个人, 我说,我也喜欢,很喜欢。 你是在为你们的感情高兴和骄傲。 虽然。 有些情歌唱着唱着就会淹没了, 有些悲伤唱着唱着又会疼起来。 谁都不比谁优秀。其实。 一切矜贵,来自内心。 他终有一天成为明星。也是我心中的Brad Pitt。 她有自己的寂寞,总有一天烟火泯灭。 他也许会有记忆,有伤或许无伤,依旧是他人最爱。 她一生喝准一口Cappuccino,只有在第一次下咽是最美丽。 我们跳起来的时候,会预准跳进的那个房子, 就是恰中的那一间么。 住在心房的那一位。还在。就好。 如二月的烟敦路, 花事犹存。

Posted in Diary | Tagged | 1 Comment

[IMG] 亘迹。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mCmwSzNimA.jpg[/img] 摄于2004年2月17日。钱岗古村。从化。

Posted in Photo | 2 Comments

[FILM] 镇魂歌。

看了一部半片子。 [Lost in Transation]是一半。 play到40多分钟的时候, 开始画面与台词错乱。 没法看到结局。 干脆拿出快被尘封的[镇魂歌], 娱乐一夜。 从城市的塌陷开始, 后面便充斥了被导演百般玩弄的血腥。 没有态度地溅放。 跳不出首集的思维框, 一味地讲述争取生存而被迫杀人,或者无辜被杀。 如果说第一集给人带来感官刺激和新鲜面孔, 那么第二集——我赞成大部分人的意见——实在是没必要被creat出来的。 只是重复。 三年之后再次挑起眼球血丝。 可是,老去的愤怒,已经是落套的手法。 片子放到越后,每个人临死之前, 都要猝然没有了硝烟没有了枪声, 甚至敌对的人也似乎在为他们的生离死别做暂时的退步, 留出时间让生人死人慢慢告别。 笑。 而那个叫青田的男一号, 造作的愤怒状,面孔没有一丝可造之处。 唯独留给我厌倦。 表现愤怒,难道一定要张牙咧齿瞪大眼睛把眉间一系, 才能在镜头前自然地表现情绪吗? 看到最后。几乎疲得在随便坐里睡去。 零食吃了一堆。 开始口渴了。 于是按下stop。 由水机里斟一杯白水。 喝下。 然后便忘了疲倦。

Posted in Mosic | Tagged , | 3 Comments

游戏机。

[r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LzAkAHBFOl.jpg[/rimg] 二月开始,整个人都神经了。 听回古巨基的歌,丢失了旧时的哀怜。 我以为我不再是一个过分疼惜自己的人, 会存活在一个巨大的空气球里。 神也会用他的双手看着我长大。慢慢。 毕竟还是个贪玩的孩子。 神情干净,却依然狡黠吊诡。 会脸红也会市俗, 会激进也会沉沦。 原来。我亦是从来没看懂自己。 白天睡到午后,抱着一本读了两个月的小说在巴士上啃。 阳光隆重地在书纸上登场, 觉得刺痛。眼睛对着印刷体久了, 转头看窗外,一片眩晕。 也许我,终有一天在万尺天堂,跟现实决裂。 如他唱的。[任天堂流泪]。 抱回旧机箱,打开D盘。 找到分隔数月的旧文档。 那些图片和文字,记忆和幻觉, 历练过某个年代和月历的毁灭。 重新打开来,没有变。一切安然。 我知道,丢失的,只是一些痛和乐。 于是继续翻来覆去听那几张存留在F盘的CD。 不会再次记得歌词, 也不会有足够的心房装下它们。 只是听,或者假想一些场景。 像某年某月的另一个城市, 某月某日的游乐场, 某日某时的心跳, 某时某秒的枕边诺言。 仿若穿山隧道, 公路在里面,是黑暗,出来,便又见到光亮。 有喜有悲。 于是想起那年独自去云南, 一路上穿越的那些黑暗隧道。 又有一年坐火车去北京, 一路上没有睡,只是数着到底经过了多少个隧道。 即便不确切,也都是一场独角戏, 值得许久后怀念。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Diary | Tagged , | 4 Comments

[FILM] 在路上,途中的沉沦或潜行。

[r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8FbpqInA7J.jpg[/rimg] 如果。开始假设。我所看到的只是一部小说,有集中的灵魂却沾染恶俗的躯体,我知道我只会持续看上三分钟,然后放弃。买了碟,最终还是跑进了影院,坐进宽大的双人沙发。看他们在路上。沉沦或潜行。 [我爱天上人间]。 散场回家。生硬地把最初的剧情介绍看完,便丢失了所有的感觉。 [b]1.他她。[/b] 他和她七年婚姻。到云南,是第七个纪念日。临行前,一个营营役役为两人生存却被停牌,一个在超市没钱付帐丢尽脸。纷扰从物质的无从美丽开始,从平淡的油盐酱醋到此起彼伏的吵闹。生活中,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也许是贫贱夫妻百事哀。那些困扰,是生了牙的马铃薯,被物质毒素侵占。看似没有幸福的空间。他说,总是这么争吵,离婚吧。 他她,新婚。本应是情投意合暧昧纷呈。却彼此因为心里有伤,一个害怕遗失爱情,一个害怕失去自由。她获知怀上他的孩子,诚惶诚恐万分忧心。他的枕边耳语,说不要孩子会过得很好。因此她在旅途上隐瞒。云南是蜜月一场,却因小事沸腾,恩爱成了不快。一个人会孤独,两个人怕互碰。她牺牲掉肚中胎儿,换回他的一次懊悔。 他是浪漫,他爱文学,他梦想站在香格里拉,他坚持生活应该的美丽。她是现实,她爱物质,她喜欢泡在玫瑰沐浴中,她以为她会成为明星。怎么协和最好,两个人都没有最好道具。身体的爱恋,开始有了鸿沟。他说,我知道你不想去香格里拉,那么,我一个人去吧。于是,这样的分道扬镳,预告片过后,爱情便瞬间分佳节又重阳裂。顺其自然地偏走另一介体——女导游——之上。 [b]2.红白蓝。[/b] 颜色是导演着力刻造的分段标志。向基耶斯洛夫斯基致敬。却抛却了欧洲电影惯有的沉重题材。偏向港片娱乐线索,轻松简洁。 尽管在叙事手法上,导演抓不紧密实的表现,亦缺乏深入的个性描写,流水而过,留不住痕迹。故事的轻浮,只是三场都市小品,平实无味。 幸得表面的浮华,多少透露内里的参照意义。比如吴镇宇与袁咏仪这对偏执夫妻,香港典型小市民。命运起伏,暗示港人现实痛楚,历经经济滑坡带来的心灵萎靡。同时这对吵闹夫妻,虽把离婚挂于嘴边,最终仍是珍惜彼此的七年,不言放弃。积极心态,从侧面给港人注入精神元素,表达持续追求的延伸意义。 [b]3.爱情素[/b] 天上人间,是片子情愫线索。云之南的行走,象征三段故事在某个节点的意义。七年纪念日,新婚蜜月,以及情侣携带彼此的游走。而油画、雪碧和小学校长,又是另外三段故事的三个引擎,借此点燃,即产生冲突。 爱情不是先锋素,还是会受伤会暗泣,会发炎会溃烂。只是这些误区,容得下多少妥协与谅解。不同爱情试管,会有不同的容量。只是,片子最终都是朝向完美一幕,历经病痛还是会愈痊。天上人间,其实是爱情的美丽现放。 片子中周璇的歌曲。[陋巷之春]。是某种强调。人间有天堂,天堂在陋巷。心中的卡拉卡尔蓝月亮,是天堂是春。 爱情究竟是一场假象,还是华丽天堂。 内心自有准则。

Posted in Mosic | Tagged , | 6 Comments

[CAFE] VOOM

[r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Ri$hv2aC9g.jpg[/rimg] [r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js7tjP96eg.jpg[/rimg] VOOM LOUNGE CAFÉ VOOM,好似一巨深沉的爆炸声所带来的震撼,也像城市马路上跑车发动的车尾,发出含糊不清的气流声。在VOOM CAFE,这种摸棱不清的概念演变成了暧昧不明的LOUGE格调。首先是被大玻璃窗上的紫红珠帘所惊艳片刻,夜晚从外部看上去,那种色彩像对情玉枕纱厨色的迷恋。紫色迷离之后便是火红艳丽,室内中心的圆柱被桃红色珠帘围着,异军突起便成为空间的主要调子。另两种色调,啡色与墨绿带来安心抚慰,沉着地为你应付夜晚之外的烦嚣。而吧台后刻意的白色圈成的弧度,是Tequila、Vodka、Chivas的栖息地,成为另一个色调焦点。色调与空间的碰合,便成了香艳和怀旧的夜间情怀。 VOOM CAFE的起源,全因三名广告创意人的一次拍手叫合,搞一搞新意思,爱设计爱音乐爱夜晚也爱唇舌间的味道迷恋,于是把LOUNGE带入咖啡馆,再不约而谋地做了一次空间格调设计的吻合,让VOOM在夜间诞生绽放。而且无论是失意是得意是淡然是亢奋,在VOOM里安坐,调酒师都会因心情制宜地调配一杯最吻合心情的鸡尾酒,沮丧便不会继续,愉悦却还会维持下去。

Posted in Something | Tagged , , | 2 Comments

[IMG] 外面。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RRMhlVprL.jpg[/img] 摄于2003年6月28日。Express Caf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回来这个城市。 带着微靡的疲惫。 其实是自己制造了机会,借工作的名义,放懈片刻。 行程很短暂,一日半。 走过两个古村落,颇为艰辛地登上广州区最高峰。 即将到达山顶的时候,DC宣告无电。 我想我又可以慢慢开始有所行走了。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情流感。

[b]1.新城事。[/b] 2月13日。 漫天空气找不见落魄。 早早离开office,阳光路过西边,城市一片偏色。 下午的城市是一个三边形。 我沿着线段虔诚行走。 两点钟在西边的盗版碟店间浪荡。 四点钟在东边买PUMA白色棉袜。 最终的七点,我在东北偏北终点停下, 等待5米出口一点感动。 情人节前夜。 看的是深夜场[大城小事]。 今日过后,记忆在2004留下一道划痕。 我们都被一开始的电音给打动了。 如同爱上爱情。 不自觉地拿[大城小事]对比[恋爱中的宝贝]。 前者是被显微镜扩放的美丽细节。 后者是姿娆双翼下的破碎镜片。 而[大城小事],让我记住了上海的妖冶与情迷。 毕竟。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QCpdmh1Qli.jpg[/img] [b]2.加年华。[/b] 现在是14号。是林夕词里二月局促的天气。 这一日。城市是乐土,牙苗一寸寸幸福嚣张。 行于街边,玫瑰恣意幻彩。 有人喝彩,有人执迷。有人痴缠,也有人哀艳。 每个人都有苍郁茂盛的手心故事, 时到今日,讲一句对不起我爱你。 用同一张口说出来。 坐临近中午的巴士去另一个区间。 花掉一个小时到达快乐园。 明知嘉年华是一个小型谎言, 为了一日快乐荡存,背着承诺上路。 没有困扰地升天遁地。 拖着手仔做一回花火,在青空半途说我们万岁。 我爱摩天轮我爱海盗船我爱罗宾我爱蝙蝠侠。 温暖年华,一日。准我说谢谢。 不为任何人忧愁,亦不为地球降落。 太愉快,便不知了身世。 [b]3.二人道。[/b]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Diary | Tagged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