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1月 2004

[IMG] Banner的异想版本首末

[r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OkwAnp5n3p.jpg[/rimg]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03年2月的最初的版本。本想做在个人主页。终究因技术笨拙而放弃。 [r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Eai5J$Ceok.jpg[/rimg]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为了配合blog色调修改后的2004年1月版本。比较喜欢这样简洁的构图强烈的对比。可是blog页面需要,必须拉长。于是,现在使用的banner就是页面顶端的那一张了。还是杂乱了些,觉得。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3 Comments

[IMG] 壁虎剧场

[r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RggK5h!Jpa.jpg[/rimg]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摄于2003年11月。CLUB TOKIO。YUFEIMEN。

Posted in Photo | Leave a comment

壁虎剧场。

可以睁开眼么?壁虎问。 于是我比往日提早醒来。深白色被子被Tricky幻觉声线卷入深夜,又跌宕进白日。在我睁开眼的瞬间,西门子在枕边响起来。 喂,还在睡?我现在开车过来。两小时到广州。深圳的鲸鱼打来的。 3年前在一个论坛认识鲸鱼。那个论坛已经消亡,我也像早已不听Louis Armstrong一般不在必要的时候,不会记起。没想过要见面,第一次却是在北京。三里屯。我在北京的半年时光里,见了一个与我原来停留的南方城市相当近的另一个城市的人。我却从来不知道他的名字。至今。于是代以称号,鲸鱼。 而今天。我是壁虎。 鲸鱼带着满满一袋的书和碟给我。他要生活在别处,暂时离开。身边的碟无处安放。许久以前便说要送我。怕我不喜欢,我说,只要是书碟,我都中意。 碰面的时间一向是匆忙。每次都如同路过彼此城市的行人。见到了,理所当然地点头微笑说你好再见。就算一起坐到了酒吧里,也是安静的。不善言语。拼命只闻到孤独的烟草味道,混杂在酒精与音乐中。 鲸鱼曾经喜欢一个ID。他送给那个ID一件T恤和一本书。ID在那之后,就离开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T恤宽了,不经常穿,偶尔穿在浅色外套里。而书,好像一直也没耐心看完。是文字竖排的港版书,李碧华的某本小说,估计是不习惯垂直的阅读方式。 壁虎说今天空气不好,阴天,风吹进脖子里潮湿冰冻。我喜欢北京11月天气,秋凉干燥。空气清净,像野外可以闻到荒草的味道一般。 今天很冷。跟最近几日一样。壁虎说。 于是我窝回屋子。拆开严实的袋子看。壁虎企图再次提醒我,囤积的结果就是废弃。我仍旧满心欢喜地淘一张张碟,尽管我很少看书了,是只看杂志的文盲。 鲸鱼的书和碟尽管没有意外,也多少让人喜乐了一下。连色情小说都有了,还有什么比情欲更让人直接快乐的呢? 情欲干枯的时候,我看到壁虎因冻伤而龟裂的指缝,就开始喉咙干渴。更加想要喝水。不吃任何食物直到下午4点。 拿着周杰伦送的5张冲印Coupon去冲照片。有我的照片宝贝的照片壁虎的摄影和设计,还有涂鸦漫画。这150张纸质影像摆放一堆,就会像感官盛宴。阿部定和 ** 猛男,谁更诱人。感官直觉来决定。 其实我对谁都一无所知。 晚餐是两部电影。我依旧站在人群扰攘的售票窗台前,对穿着制半夜凉初透服的阿姨说,买六点三刻的[狂想曲],学生票。我耳边想起[风筝],我不知道这几天为什么总是想着这个老男人的声音。宝贝喜欢唱明年你还爱我吗。壁虎则喜欢[风筝]。我也想着。然后全场的人都笑了。 全场人笑得最狂妄的时候,是刘青云把麻将一颗一颗塞进嘴里的一幕。像肥青蛙,壁虎说。第一排座位是看不到观众的表情的,这次我是被设计的,我只有被所有人从后头看到我所有的喜怒哀乐。当然,我还会在别人完全安静的时候,咯咯地笑起来。 我知道没人会笑话一个看喜剧电影大声发笑的人。 刘以达的脸真的是登峰造极了,镜头框住他,就是一块笑料。[买凶拍人]里杀人越货,杀十送一,杀得越多送得越多的白痴杀手;[千机变]里走在红地毯上的吞屎的爸,都是一张脸木讷恐惑而无厘十足。尽管张栢芝那副带孔的近视眼镜看上去颇具丑态,我还是想起她在[忘不了]里面的认真容颜。受伤的小兔般让人怜悯。有悲剧戏分,没有人发笑。 这场喜剧。有人在哭么?壁虎问我。我一点都不知道。我身边都是陌生男女,所以我没走神。 散场后买一盒章鱼小丸子继续看第二场电影。[怒海争锋]。壁虎看得特别枯闷,看来这种大制作而只是一味颂扬某种精神的战争片吸不住他。就像爬在油光滑腻的瓷砖壁上,哧溜哧溜下滑的困窘。所以,壁虎这般无瘾,我自然也是死撑下去。罗素·克罗的粗腰让我对他失去了原本就没有的好感。 吃下两个炖品,之间相隔了5个小时。两部电影是三个半小时。剩下的一个半小时,我和壁虎在马路中间失踪了。 骚气蓬勃腥人类登陆广州 邀请您开始使用查看网络摄像机画面。您是要接受 (Alt+C) 还是拒绝 (Alt+D) 该邀请? 我按下了[接受],看到一张骚气蓬勃的苍白的脸。

Posted in Diary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摇滚睡眠。

[r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6M7borP8rr.jpg[/rimg] 一整天在玩PS玩图。 手脚早就冰凉如尸。 困得不行了。 总是那么不爱护自己。 却总是叮嘱你。煞有介事地疼惜。 母亲劝我去读书。 我亦是这样仇恨工作。 却还是背过手心,一一承受。 劝慰的话语总藏有一套, 也从没认真地放在自己身上。 说到底,认识了心神, 明白还是如孩子般轻狂。 黄耀明已经蒙灰。 陈升也谢幕了。 我该睡了。 说宝贝晚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摄于2003年8月12日。Unpluged Bar。Wanglei live music。

Posted in Photo | 3 Comments

然而宿命。

然而。是个白日梦。 没有人晓得。甚至自己。 连续两日划过午后时间才醒来。 身体受厚的被子包裹。 几乎不透气的温暖,皮肤有热气的粘稠感。 如被风干的泪水在脸上。咸的。粘的。 裸着身体冲进浴室。像沙丁鱼。 热的澡让精神起劲。 一个白天是这样起始。 买了新的床被。许愿以久的深白色。 顾不得白色易脏, 爱得比睡眠还单纯。 于是橙色的床被被白色替代。 喜欢这样的干净。 坐巴士去吃唯一的晚餐。 突然忆起近日的梦。 记得不明朗却深楚。 在摩天楼上的俯视,恐慌心悸, 惊怕十分。 仿佛一失手,堕入地狱。内心暗战。 但现实中不是一个恐高的人, 亦喜好刺激的物理运动。 百无聊赖地询问各种暗示的可能性。 手机短信迅速送出。 Annie Lennox说。是对自己现在所处的状态感到不安。 Cranberries说。是梦就别太计较, 但肯定你是个自我保护意识很强的人。 某一天Cranberries在我的好友名单出现。对我说你好,我爱你。 我问Cranberries我不恐高但是我在梦里恐高。 Cranberries还说了梦见自己坐在飞机上,急速飞高, 于是一直问四周的人这是飞往哪里, 是向南么。 我对自己说也不知道。或者说不是。没有回复。 这样的迷局不晓得破解。 Mazzy Star回复的短信。梦都是这样错位的, 你是只有臆想症的鸟。新年快乐。我在海边放烟花。 我看着像素文字发笑。 我说记得看烟花是扁的还是立体的。我想起岩井俊二的电影。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Diary | Leave a comment

零点零一分。

[r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HiIImh1Rhv.jpg[/rimg] [零点] 寂寞之魂 孤守着失爱殖民地 舌尖遥控着 挂在难过中五颜六色的欲望 秒针咔嚓一声 剪断又一个夜的脐带 拧打在零点后的酸痛之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字于1999年11月。GDUFS。 摄于2003年3月。UP CONCEPT。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记忆缓存。

终于还是没熄灯睡下。隔着块咖啡色玻璃,看到外面根本只是这个城市沉寐的一刻。 有时候人会活得很天真,有时候却很臃塞。H说他有苦衷。长途距离的行走,在另一个国度回来。疲累只想有人陪。在酒精沉溺后于是更加寂寞,我知道。W的失恋带来神色萎靡,5度寒温他看上去却是冰冻的。无时不在想一个人,深夜写信祈求回心转意,却始终走在寂寞铁路上。或者渴望肉体的一个拥抱嘴唇的半次亲吻,欲望分秒之后也不过枯死风景一道。太小心爱,太麻木爱,太倚赖爱,太放纵爱,让自己身不由己。 偏偏心甘情愿。 如果谁都像腓力帕和他爱的女人一样,寂静逃亡。在草地跑跳,在黄昏的树下做佳节又重阳爱,在乡野小镇拖手,在不属于自己的地方剃光了头发如两瓣花相爱。这是对《Heaven》的记忆缓存。直升机垂直飞走了,新的美丽在半空之中溅散。 那些令人心动的画面呵。 最近天频频降温。这个城市又开始惯有的潮湿阴冷。有时候很想2004能不能不要那么一般。我想我已经是疲老了,冲不过这5度水银柱。因而想着缠绵而故作失眠的夜里写下这些字,好让从前都会变成沉淀,自行自恋。哪怕双臂撑入空气中冻到僵硬,也自有暗香盈袖慰。 去把90张免费冲印的Coupon兑现了。把从来都是像素中观察的影像捧在手中,看得开心。感叹PS的力量让幻想变真实。认真地嵌入相册,一页一页翻开,看到自己夜夜手影。 照片里的你看起来像一个洋娃娃。这是W的说话。我希望这只洋娃娃会快乐会笑。会一直给我买巧克力。笑。 提前两日订下的大巴。回到爸爸妈妈身边。从来对这种稍微有些远途的离别,有些莫名怅然。会手足无措。会幻觉空白。这次没有对着谁,只是这座城市。说5天别离,会怀念。 而你。我会用力地想你。 离开时。如果不撑伞。用双手拥抱着说一切都好。新的春。

Posted in Diary | 4 Comments

文字暂存。

不知怎么地突然在破旧稀廖的论坛里找帖子。 那个很久以前小众人说话的声色圈地, 却也早已面目全非了。 翻开刹那热爱在两年前写下的贴。[往更冷的地方去]。 那时他在恋爱。他的情人在北方的北方。 就连说一句春节快乐。也透析着幸福的味觉。 身体到内心都快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往更冷的地方去 刹那热爱 于 2002年2月8日 13:45:00 发表在:影音娱乐 我在寒冷的假期,要往更冷的地方去。 看俗气的冰灯,暖人的冻豆腐。 我将坐7个小时的车, 在车上看N部电影,听《人山人海》,握某人的手。 明天早上8点就要开始出发, 从北京到沈阳。 而我什么都没有准备啊, 除了在广州买的皇上皇腊味,一头颇为像我的乳猪,一盒香格里拉酒店作的年糕...... 除了这些,喧嚣热闹的东西,我什么都没准备—— 我太长的头发,太不够丰满的钱包,太紊乱的情绪, 连线坏掉的DV,没有胶卷的相机,已经钝掉的剃须刀, 这让我很没谱, 但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来不及了, 行未行的歪路,说下一秒绝对开不了口的傻话, 晚节,晚节,晚节早已不保。 往更冷的地方去, 因为更多的人死于灼热的心火。 你们会到哪里?春节快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概在相近的时间里,编号223写下他的[一天]。 一天。 编号223 于 2002年1月23日 0:56:00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Diary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LOGO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Je!btIEnhz.jpg[/img] [url]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Je!btIEnhz.jpg[/url] 原来在[欲望文字]论坛上传的LOGO链接失效了。 图片显示不出来。 所以重新上传到自己的相册里。 有链此LOGO的朋友们自行修改吧。

Posted in Diary | Leave a comment

[IMG] 日光机场2 追逐一趟形而上航机

[r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Bi7RQGr7j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