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2月 2003

[IMG] 一场空想的大雨

[r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jco4MZ31F9.jpg[/rimg] 冬天早晨城市的天空下起了一场毛公仔大雨。每个人抬起头看到快乐,他们纷纷打开背囊,装进一只又一只的公仔。我在一个拐角捡到没人发现的一只,抱起来,对它说,新年快乐。 因为有了这场大雨。所以。每个人,应该都是笑着笑着,然后消失在这个城市的某一处。暗地欢欣。 祝自己快乐吧。我说。 [编号223]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照片中的熊熊是平安夜在office抽奖抽中的,原以为,接下来的日子,所有一切都会梦想成真的。不知道这一年的结果会如何,总之,就快过去了。希望每个博客不博客的人都快乐。新年。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 | 7 Comments

[IMG] 多少爱

摄于深圳华侨城。涂鸦的墙壁上满满都是别人路过涂下来的留言。拍下其中一句,是为爱情留下的印迹。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N4JARoBKtt.jpg[/img]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 1 Comment

[NOVEL] 迷墙乐园 (10…)

十. 甲虫从遥远的加拿大火速给我发来一个网址,用他的原话说,就是“透明蓝是疗伤特效药,比芦荟敷还要快”。我在MSN佯笑一下,发了一个裂嘴笑的表情符号给他。装半分钟无所谓。 然后我点击打开透明蓝,一片漆黑。他妈的哪里透明哪里蓝了。我狠狠地切了一下。 我说甲虫你就别闹了我没时间陪你闹。 音乐响起来的时候我猝不及防。很熟悉的女声。在唱歌。听着听着,我就发觉我倒入一片海蓝,身体被一点一点湮灭进去。 我想变得高深莫测好让你不容易看穿我 我想变得潇洒坚强好让你不容易看扁我 我想变得温柔体贴好让你不容易离开我 我想变得快乐多变好让你不容易厌倦我 可是在你面前我无法伪装 我把自己真实地呈现给你 可你还是聪明地放弃 聪明地放弃我 我说甲虫你有病,我还不至于那么面。没等甲虫有任何反应,我断线下网。透明蓝随即也被戛然切断在思维角落里。 我感到无比绝望。我想要片刻拥抱。可是,鱼旦不见了。 那个夜里。我的床上躺着陌生女子。她的腰线很像鱼旦。我知道她只是一个影子,尽管。我从身后抱着她埋入她长长黑发中不断叫着鱼旦的名字。 一点也不透明的蓝。沉重忧伤。 十一.… [编号223]

Posted in Diary | Leave a comment

黑色年代

Leeloo打来电话向我证实梅艳芳是不是真的已经死了。 我说不清楚。香港我也没认识的朋友,就算认识,也许久没有联系。 10分钟后,又有人来询问。 我还是同样的回答。 然后他发来短信,说有圈中人证实了。 新闻没有出来。 网上的聊天,说什么都赶在了2003。 我说是啊,真是黑色年代。 黑色年代。 只要我们拥抱地活过最后一天。 我如同他们即将到来的哀伤一样,心里难过。 僵硬地打下这些字。 [编号223]

Posted in Diary | 3 Comments

[NIGHT] 靡靡之红

[l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P9RLpsPG5g.jpg[/limg] 低调的表层内潜藏着饱满的华丽与格调。这是我对红馆的第一印象,只是被它直面的设计格局所迷住,而再次去到红馆的时候,终于用心捕捉到一处处细节之美。 [r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Ccf7gC4hlM.jpg[/rimg] 如果是夜晚到达,靡艳夜灯穿透建筑小心跳出来,外表看不出内里味道。于是走进去,被色调格调情调所侵占。一楼是饮酒区,走到吧台,一眼扫过上百支红酒,点中一瓶心水红酒,坐下来便喝,音乐和谐,与共醉。身边细节,比如暗红藤灯具,比如暗红香熏瓶,比如暗红烛台,都是一个色调,靡靡之红。二楼是咖啡区,另几种情调的Mix,有在挂满了艺术挂画的墙一侧的沙发空间,有充满欧式贵族气息的另一侧空间可以叹咖啡,还有被隔离的一个包间,如富家女子的香艳闺房,满是奢靡元素——红墙,红得让人身体发烫;睡床,铺盖着华丽毛毯和枕头;镜子,宽而大地反射整个空间,巴洛克式的雕饰镜框;酒柜,填满水晶酒杯莹光四射。走到三楼,看到是两个空阔房间,红色消失了,变成被Andy Warhol和Keith Haring的Pop Art所占有的展示空间,同样可以叹咖啡可以倾谈可以赏画也可以发呆。 [编号223]

Posted in Something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IMG] 是不是我

[r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Cd!cjIvLgB.jpg[/rimg] 回程的直通车上。翻看在KUBRICK买来的书。 Nancy在旁边的偷玉枕纱厨拍,真是毫无察觉呢。笑。 对焦的失败,却是我喜欢的结果。

Posted in Diary | Tagged , , , | 5 Comments

[IMG] ROAD MOVIE - HK

香港的马路是有色彩语言的。 斑马线。下水道铁盖。栏杆。地砖。水泥地。指示标字。 颜色的掺合,是线条阡陌而成的网线。色舞纷飞。 [编号223]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mjgw$Semrq.jpg[/img]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 4 Comments

[IMG] 非旅者

临行去HK的前夜, 翻起去年最末一天。 烟花路上。地下铁。二线稀寥。被我情绪化模糊了面目的陌生人。 非旅者。只是在镜头下路过。 [编号223]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sCpa7JQLRR.jpg[/img]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 | 4 Comments

岁月长。衣衫薄。

[b]1.[/b] 没有等着谁,几多个日子就失去了。 这一年,试过想要做一个主页,读一个新专业,拍一部短片, 出一本视觉册,换一份合心水的工,去一个后殖民旧地, 到HK看黄耀明的演唱会, 与某些未知的陌生人发生交错。 年度终结时间没有告知便提前到达, 我是捉紧余尽日子,还是接着来年再开始? 时间的灰烬过后,梦想总是变得凄凉, 在生的美丽, 也会随演技退落而腐佳节又重阳败。 没有结集思绪, 没有完成任何一部畅想, 没有自动脱轨, 也没有被谁推翻。 [b]2.[/b] 每到一段日子,几乎遗忘自己存在, 就要游说躯体, 转变一种appearance。 于是耳钉换作耳环,耳环睡在购物袋几耐都不知, 幸得未残旧。 购得一件灰色迷彩,暖衣足够应付五ºC空气, 生怕穿上身大了去,后来发觉袖长却恰好。 生来不中意贼仔帽,却也买中一顶, 看不似贼仔style,仍有四种方式佩戴。 慢慢蓄长头发,每次飞发都残留半寸, 留低年后更换发型。未想好。 话过喜欢大棒针围巾, 圣诞礼物有两份,一份橙红,一份墨绿, 你同我人手一条, 大棒针的浮华温暖。 怀念窄脚而送出的Converse白布鞋, 某日行街人群中决下心再buy一对, 适合尺寸的converse,这次。 即管便宜货,也满足下身片刻虚华。 [b]3.[/b] 去看Jay的演唱会。 上千元的主人比黄花瘦席台,远远地正对舞台中心。 如孩童等着次日的出游, 雀跃地混迹人群。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Diary | Tagged , , , , | 10 Comments

漫|引力 D-MERRY X'MAS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hBgsnNh8VJ.jpg[/img] 生蛋快乐。宝贝。

Posted in Creative | Tagged , , ,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