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0月 2003

你是我的天使

听到艾敬新歌的时候,已经是入秋。南方城市终于冷燥起来。 皮肤在空气中摩擦得生硬, 嘴唇随时就会裂开一般。 虫虫收到星文唱片公司寄来的新碟时, 我比她还兴奋。 我喜欢这个落拓味浓的女子。 她是适合旅途中认识的陌生人,彼此都是漂泊而干净的人。 跟蒋凡说起这张专辑,她对水牛66的电影心存好奇, 于是答应借她DVD,其实自己也从没看过。 碟子藏在屋子的旮旯里,已经积了灰, 许久以前苦苦寻觅的激情,在得到后磨灭殆尽。 似是这样的习惯,都是有规律的。 艾敬唱水牛66,开始的音乐特别像艳粉街的故事, 她反复唱着你的嘴唇,我的眼睫毛,你的嘴唇,我的眼睫毛…… 我反复听着写字。 看网上的评论,说2003年的艾敬就像水一样平常而又舒服。 这个平常的女子,在人们已经淡忘她的时候, 平静地回来。 就像她在《你是我的天使》里唱, 你是我的天使,声音如水划过心房, 软软地,软软地包围。 城市色彩的《是不是梦》,是我喜欢的Trip Hop, 悠扬而迷离,冷静而颓丽。 却不是十分饱满的Trip Hop,色彩便低调了起来, 变得朴实。 我知道,这就是艾敬, 她在借鉴,又不丢失自我。 关于艾敬的网页,一张一张地打开来, 脑海总是浮现许久以前,看到《卫视周刊》里拍的她, 轻快地跳起来,露出白色的Converse布鞋, 笑起来的样子,还是那样的干净, 尽管经过了许多年,我仿若依旧是那个初中生, 带着Walkman,反复地听一张老去的卡带。 卡带的名字就叫, 我的1997。 [编号223] [img]http://fm974.tom.com/images/piclibrary/aijingfengmian/d/6.jpg[/img]

Posted in Mosic | Tagged , , | 3 Comments

三小时,四个人。

其实每天生活都想要有点不同,哪怕一点点也好。 就像今天早上坐一趟巴士, 我转换了出门上车的路线,542变成了546, 起点站也从97中换成了礼岗。 坐在巴士上,习惯性地掏出3618来看时间。 巴士经过大沙头的时候,收到五饼二鱼的短信。 他说工作压得喘不过气,唯有更刺激的性才可以平衡, 昨天晚上在家开四人淫乱派对,九点开始十二点结束 干净利落,平静地睡一觉,迎接今天的工作。 他依旧用惯有的自豪语气, 我知道在那三个小时里,他很快乐,其实。 而我在想,这样的男人, 总是适合写成小说的。 这样想着,心里仿佛早已有了腹稿, 打开word就可以写成似的。 然后,设想如果有一天我没有了爱情, 是不是也会做一个勇猛的性斗士? 人总是这样彼此嫉妒和羡慕, 或者渴望过不一样的生活。 我却也偶尔想起, 如果我真的没有了爱情, 我的快乐,顺其自然地埋没在了性人比黄花瘦爱之中, 也许真的会。笑。 上网听孙燕姿的《遇见》, 有一点点感动,仅此而已。 而这个早晨,在音乐中跳到了正午, 《向左走,向右走》的电影片断,我却连一个也不愿意想起。 [编号223]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Imks7bkw5P.jpg[/img]

Posted in Diary | Tagged , , , | 3 Comments

第一天

深夜回家,丛北到南地穿越整个城市心脏。 听李泉的2046,MSN和QQ不断出错, 最后被我索性关掉。 李泉说他的唱片名起得太有炒作意味, 于是效仿, 将自己的BLOG选项栏改了名字, 又不满意地修改, 不叫2046锐利,叫数字锐利, 来证明我的一意孤行。笑。 喜欢那首《这个杀手不太冷》, 会想起LEON手持花盆,冷漠暗恋。 而每个歌手的每张唱片,几乎都有一首会让我着迷。 比如艾敬《是不是梦》里的‘你是我的天使’, 爱她干净利索的声音,犹如爱一位天使。 突然之间,觉得每一个BLOGGER, 其实都是一个孤独的自恋者。 这是给我的BLOG第一天开启的唯一一句真心话。 笑。 [编号223] [img]http://fm974.tom.com/img/assets/200310/031013143705031013liquan.jpg[/img]

Posted in Mosic | Tagged , ,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