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9月 2003

气球飘进城市的手里

[b]I.[/b] 夏天的末端我过得很粗糙。九月底快来的时候,一觉醒来,被空气告知秋天来临。有点手足无措。 我的皮肤开始恢复原色。 因为夏天走都走了,还留恋什么。 深夜时间,勿需留恋。我依旧一如往常,热恋冷天。 [b]II.[/b] 我知道这样的生活不会维持太久。 萤火虫也会有疲累的时候,所以灭了光。 听完一首[灰飞烟灭]之后,我又开始间歇性地考虑辞职。我的MSN叫嚣这个世界是神经的。S以为我失恋了,我说没有,只是又躁了。笑。 我的爱情则服了先锋四,不发炎不溃烂。胶囊很美,这样很好。 [b]III.[/b] 最近突然很想旅行。没有目的。 越远越好。 把一年前的旅行照片,整理出来。刻了光盘。 于是开始想把文字排列组合好。过期的沙丁鱼,不知道吃起来还会不会香。 我只知道,有些记忆,会一直鲜红。 这样自私的想法,为自己快乐。 [b]IV.[/b] 整整一年时间。 回到东三环,不知道还会不会掉进一场孤寂。 我带了更小的背囊出发。半个肩膀承受起回忆。 只是不知道,哪一年冬天,我可以到北方看雪。 [b]V.[/b] 我的旧耳钉在一个星期之后,即将退伍。 身体突然多出来的那个洞,我总是想方设法填补它。 有一些成为现实了的,有一些开始希冀的,还有一些随时间顺延着的, 只是,一切细节与姿态, 用福尔马林也都是挽救不了的。 时光中夭折。 [b]VI.[/b] 深夜拉出CD ROM听歌,觉得音乐好远。 许哲佩的声音很了解时间。 而最近我却淡忘了耳朵,它们冰冷,没有音乐安抚。 整个九月的寂静。 还好,哪怕失聪,我还有单一的爱情。我这样满足。 [b]VII.[/b] 2003年的最后三个月,也许 我就要像艾迪一般,闭着眼睛享受生活的磨难。 一言不发。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Diary | 3 Comments

杜鹃·48小时

[b]a) le fils[/b] 在家里看碟,刚开始的画面比心脏还雀跃。 Luc Dardenne比其他人都有本事。 电话响,放下手中正在吃的牛肉粥。 听一场还没有结局的倾诉。 我也需要倾诉,最近。 [b]b) 绿茶[/b] 一个人连看两场电影。 中间休场的时间,吃掉一碗蒸米粉,以及一个肉末蒸蛋。 我不饿,但是我还是按时吃饭。 我知道我的胃会好起来的。 U问我,吴芳跟朗朗到底是不是一个人, 我说,那已经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两个被设计出来的角色, 截然不同的性格。 被一个男人同时遭遇。 我喜欢这样的戏剧性, 尽管,我明显知道,故事编得很造作,但是很玄妙。 我想起网上有人问, 看绿茶么? 我说看。 TA问为什么看。 我说因为张元因为杜可风。 然后他笑,说我是有品味的同志。 我也笑,说可笑。 [b]c) 艾迪[/b] 听起来像某个画漫画的家伙的名字。 我已经有N年没有见到TA的作品, 我也已经有N个月没画过漫画了。 影像周开帘卷西风幕那天, 我又见到欧宁葛格, 他的光头依旧光鲜。 我跟李焯桃交换名片, 当时我觉得他的头发服帖得过于优雅。 不过我还是很兴奋。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Diary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