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8月 2003

2003夏天最后一个波子

[b]八月·青春手卷[/b] 八月的几个周末闲着的两三个小时, 都是睡到午后睁开眼的时候。 于是打开音乐, 一个人听到再次睡去。 周末一起吃饭的时候, 我问U,是不是我们长大了, 都会改变喜欢的人的菜, 变成了恋童者。 说这话的时候,我很认真, 我觉得我有这个趋势,早几年我已经知道这种轨迹。 U说那是因为我们都老了, 我很赞同。 青春不过是一个手卷, 一口入咽,就顿然消挫不见了。 不论是虾手卷,吞拿鱼手卷,还是鱼籽手卷, 其实都一样。 只是,吃手卷的时候, 我总以为自己捧着一束烟花。笑。 [b]八月·NEMO[/b] 最近总是开西蒙的玩笑, 说她就像那条神经兮兮的鱼, 抓狂起来异常地像,而且健忘。 说得我们几个人都哈哈大笑。 电影城开始积累我的一些新的记忆, 看海底总动员的时候, 两个人被逗得咯咯直笑, 那个时候我偷偷望身边的爱人, 心想就这样拖着手看午夜场电影, 很幸福的样子。 我不是NEMO,不是NEO,也不是Charlie‘s Angel, 我只是用过期学生证买学生票看电影时吃大包的爆米花而且只看深夜场的男人。 我很平凡。 一如整个平凡的八月。 [b]八月·台风来袭[/b] 这是一个狂妄的季节。 那天在的士上, 我对后排的西蒙说这个夏天有人结婚有人自杀, 她突然吃惊起来,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Diary | Leave a comment

八月私生活

[b]文化零食[/b]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whrkzk!gal.jpg[/img] 枕木吧。 我们不是在淫乱,我们只是喝着冰水啤酒打打P, 时间2003年8月11日晚9点。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r3g9fzaeev.jpg[/img] 小玛把约会定在了枕木,我于是自私地认为,她不过是在进行一场猎奇。可是,她当我是弟弟。我们是不可能的。只是那一夜的枕木,却什么也没发生。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k9hbkrtaih.jpg[/img] 我们总是带着一种诡异的笑去看周围的每一个角落。 是这处阴暗么? 还是更阴暗的地方? 不知道为什么小玛总是找不到男朋友,于是我总是说,做一个lesbian吧。笑。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o6tk4tkdop.jpg[/img] 西蒙带着封面厚硬的杂志过来,我说西蒙你今晚摇曳多姿,她笑得灿烂。我把她拍得像一个美女作家,只是指尖差了半支烟。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nlzmml9ms$.jpg[/img]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都那么古怪,老三就像天生灵异,头发出奇得长,而且乱。西蒙说我瘦了,但是老三更瘦。我咯咯地窃笑。然后大家举杯说,鬼节快乐!用西蒙的话说,我们是一群穷鬼,我说我只要做风流鬼。吓坏了一年多没见的美院jj。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lqrnoklnrg.jpg[/img] 8月8日,王磊不插电酒吧演出。我喜欢那个弹古筝的女子,她只是这样地安静,仿若rock与她无关了。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a2zlv4awf4.jpg[/img] 整个夜晚都是蓝色红色的。酒吧简陋到只有射灯,或者不叫酒吧,仅仅是一个show room。我张开嘴巴,在嘈杂的音乐中,对蒋凡大声问,什么时候你们乐队也到这里show一场啊啊啊啊?她说最近一段时间不会的,finger,我们是不适合在这里生长的花。其实,我只是有点期待地等他们的新专辑出来。尽管我爽约了,没写成词。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oodkc$d6h1.jpg[/img] 在往酒吧走的小巷碰到马蹄,黑夜里他看起来更瘦。蒋凡对他尖叫着喊着他的名字marinmartin,马蹄走过来说他今晚会上台,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话语黏糊。 台上的马蹄特别地high就像整个台子就是他的睡床,与音乐做佳节又重阳爱到不可歇止。空气很热。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6ff9hars2p.jpg[/img] 我在酒吧碰到adore师弟,他显得亢奋,全场不停地串。他站在那头音箱,我站在这头。我看到他在狂叫于是感到不屑,直到王磊唱完了第一曲后说的那些话,我终于开始有想要离开的念头。我不知道,外面的天空正在酝酿一场暴雨。这个loft空间压抑了我的周末夜。 人的叫嚣。还有音乐。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zzi57lia$w.jpg[/img] 始终认为这样的麦克风应该属于R&B歌手的。 adore在第二天问我要不要演出的照片要不要王磊的新专辑?我狠狠地拒绝了他,我实在没太大兴趣。 一群为摇滚狂的轻飘飘的人。 [img]http://photo.gznet.com/photos/1115699/1115699-vdle37!g!5.jpg[/img] 美得凄凉。 我在说黄耀明。呵呵。晚安。 [编号223]

Posted in Photo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