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5月 2003

关于幸福的最新专辑

[b]01. 爱情柳丁[/b] 如果用一万个文字来写我的五月份,那会有八千九百个形容词。剩下一千一百个, 只是叙述。语言也会匮乏,无力呻吟。 所以我让文字罹患幸福的伤痕。指尖的任何方向都看不到光线。 一片黯然。 我于是无能为力地只能恋爱。 2002年快结束的时候,我终于弄懂了柳丁是什么。一刹那,我觉得人生应该是柳丁 ,而不是巧克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过于相信宿命,有时候也有副作用的。 神经会过敏。继而莫名其妙地湮灭。 或许我也应该一次次地学着上升和降落,有如搭乘电梯时的咯噔感,保持容易伤裂 的敏感。 我知道我不是林夕。 [b]02. 隐形·眼睛[/b] 深夜听窦唯的《一举两得》,突然想要开一间咖啡馆。我说过,你可以随时来喝免 费咖啡。 有这样恬淡沉稳的音乐。 有一些想要得到的。有一些想要探究的。还有一些想要迅速遗忘的。 有如我的隐形眼镜,它干渴了其实只是我的眼球脱水了。 一场对峙。眼镜败给了眼球。 所以,脱离的时候,它会笑得很更加透明。没有瑕疵。 [b]03. 第六根手指尾[/b] 五月荏苒,平淡无奇。不浮躁也不无聊。 思绪便冷了下去。幸福是一篇应用文,按着layout套落进去。笔划成一本两个人的 圣经。 很迟钝也很平缓。 在屋子里我只剩空白。所以,我只好讲述童话故事。只是,王子与公主,往往各散 东西。相爱便成了一场无名份的绝望。 我的第六根手指尾就这样夭折了下去。 [b]04. 单细胞午夜场[/b] 开始习惯性地坚持把一部电影一次看完。我知道原来的习性,只适合用来看风景。 半个月,或者半年。看风景的人不变,风景会转换。 谁叫这个五月,季候风都会来凑热闹。 只是,在别人家过一个周末,也会看到很好的片子,比如《不可撤消》。我于是开 始相信,东西都是别人的好。 那么。爱人呢?笑。 还好,我没有亚力克斯的假睫毛。我很坦然。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Diary | 1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