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可·基德曼——用身体倾诉的真实玫瑰

如果从一个摄像机镜头开始,首先出现的画面便一定是5月19日法莫道不消魂国戛纳电影节上的《狗镇》
新闻发布会,新闻大厅出现了自电影节开帘卷西风幕以来的首次人群爆满现象,几乎所有的记者和影迷
聚集于此,他们甚至有些疯狂,手中的镁光灯同时不停的闪动,为眼前的惊艳明星所倾狂。她
是妮可·基德曼。她的名字让戛纳电影节上的人们为之兴奋,她的身体在拉斯·冯提尔的《狗
镇》中成为最亮点。

妮可·基德曼继续她在2002年的神话,把风光带入了2003年。整个好莱坞都为这多冷艳的玫瑰
呐喊。

然后。

关于她的画面,切换到了《时时刻刻》。她穿着黯淡陈旧的棉布裙,脸色憔悴得有些苍老,头
发枯涩蓬松,耳坠显得有些旧了,像她迷惘的眼神,手指亦若有所思地夹着半支烟,长长的烟
灰随时似要掉落下来。她的生活和精神沉重,隐忍的笑脸都悒郁所覆没。她很脆弱,过于敏感
,她对生命充满感动,可是,她溺水而亡。这么样一个电影中的女子,谁又会想到,她同样是
那个风光在好莱坞的长腿美人妮可·基德曼呢?

她确实因为一场演出,而成为了电影中的那个女作家。就算一身落拓的气质,也遮挡不住她身
体冰一般的高贵。如一朵褪了色的玫瑰,在镜头之下,便破茧化蝶般光采洋溢起来。也许其他
女子可以做到,可是妮可·基德曼却只需一个眨眼,一次转身,或者一下抬头,便轻易地将完
美的光芒焕发了出来。

现在,人们终于明白,这个灵魂里印上了汤姆·克鲁斯名字的好莱坞花瓶,已经可以用身体的
每一部分进行一次次倾诉。她用演技告诉人们,她是可以被角色感染,同时去感染电影的人。

再然后。

是那部歌舞光鲜的《红磨坊》,狂野冲动,热情如火的声色女子,在一场又一场如泣如诉的演
唱中,她的身体,她的长腿,脚,腰,眼睛和眉毛,把画面营造得无比华丽。这是一部商业作
品,可是光鲜的声色和繁茂的情感似乎全然只是为了衬托妮可·基德曼的美艳。嗯,终于找到
一个足以形容她在这部电影中表演的形容词,就是美艳。美丽而香艳,仿佛把画面凝固了的那
一刻,她从天而降,一举手一投足,便是一朵玫瑰绽放的瞬间,饱满而鲜艳。

这是红色玫瑰的妮可·基德曼,如同热烈的盛放,在终点被停滞了下来,于是随时流出浓稠的
汁液,让所有人惊叹。

《红磨坊》让妮可获得了包括奥斯卡金球奖在内的多项最佳女主角奖,尽管拍摄的过程带着疼
痛的记忆,承受婚姻破碎的负累与受伤的痛楚,玫瑰的锋芒,始终还是会流溢出来。
再再然后。

《小岛惊魂》让妮可获得的荣誉,使她的光芒开始散布出来。在库布里克的《大开眼戒》中,
她也已经是好莱坞极有气质的女明星了。妮可的风头如日中天,用她自己的话说,“如果一个
人真正的热爱表演,那么无论是社交舞台,还是电影屏幕,都可以成为他的表演场所,他都能
获奖,哪怕不获奖,他也能因自己的工作感到满足。”

这仍然是妮可·基德曼,也许在她即将幻化成另一个全然不同的角色的时候,她依然是她,一
个虚幻的美人。哪怕在所有的一瞬间,她在镜头下突然消失不见,我们知道,这朵炫目的玫瑰
,还会是那么真实地存在着。

[编号223]2003/05/29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Mosic.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妮可·基德曼——用身体倾诉的真实玫瑰

  1. 喜欢看你仔细认真的说一个人。

    鱼。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