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了期。

Normal
0
0
1
TOO
1
1
11.1282

0

0
0

 

钢琴声。早间无来由地怀念钢琴声。拼命翻查下拉菜单里,惯用的音乐界面。

 

很困难地终于找出一支。仅听前奏,后段声嘶力竭。演唱会。像20066月下雨后的中山路。过去的二十七八岁。

 

屋中的状况,是。鱼安睡。一夜喧腾之后,偷偷食细碎鱼食后,沉静下来。一趟旅行回来,偶数成奇,单出来的那一只,与谁共对。输氧棒的迷你电机,已经响了几月。隐隐温温,墙角来的声音。深积出来的角落里的书,纸片,糖果,零件和味道,沾染了富有的记忆。

 

旅行的最后几天,给你写的一封纪念信。埋头在细小的愉悦,忽计了遣词。十分拙劣,仅靠记忆书写本的虚拟翻阅,找些言辞。那些缜密慎微的爱呵,大概是怎么样都记叙不出来。那种揪着弄着,无止绵长的如同手腕表带的牵挂感,怎能止于三言二语。

 

我仍旧毫无犹豫写下来于你,一丝不挂的。十年。一年。仿佛俯见我们的身体,在咫尺,如胶片电影缓慢地播放。在空荡荡的候机厅,在荡动的靠窗机场,在阳光里在屋檐下,写下我们都有的过往。

 

旅行结束。离开这个屋子一个月。

 

林森北路,太平洋边。宜兰石崖上的风和亲吻,太鲁阁的清水和皮肤,石梯坪上的逆风背影,九份的声音和雨。虱目鱼和扁食,帕玛森起司煎鱼和美而美三明治。天气预报不及双手祷告,人字拖也爱自由脚踏车。等不经觉再见一纸互相寄送的明信片。原来过去了的,没有了的,都还在,身体里。

 

都是尘埃里最扎根的印样呵。

 

而后在斯里兰卡中部的Kandy小山城,我述说的白鹭,蜥蜴,乌龟,锦鲤,蝙蝠,猴子和鹦鹉,也都是借眼睛的传递,你便有感应。

 

书写本,同城快递。扉页的宝丽来,封面的日期。连同心肺里那些真念。

 

我是密封袋,你是食品。我们都还有那么多运气的架撑,在生命的途径上叮叮当当,足以走过许久。过不了期。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Diary.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不了期。

  1. 中博网友 says:

    !好美·~

  2. says:

    已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